《非遺法》普法工作全面展開 依法保護任重道遠--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非遺法》普法工作全面展開 依法保護任重道遠

2011年05月31日17:04    來源:《中國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以下簡稱《非遺法》)將於6月1日起正式施行。《非遺法》是繼《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頒布近30年來,我國文化領域的又一部重要法律,標志著我國非遺保護工作進入依法保護階段。近日,記者在對有關專家、非遺保護中心負責人進行採訪時發現,各地的《非遺法》宣傳工作已全面展開,社會各界對《非遺法》的施行寄予厚望,但同時也清醒地認識到,如何貫徹落實《非遺法》,以規范今后的非遺保護工作仍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

  普法工作正在有序推進

  自今年2月25日《非遺法》經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后,全國各地文化部門迅速行動起來,通過舉辦座談會、發放普法材料、舉辦知識競賽等方式,全面、深入地宣傳《非遺法》,使廣大人民群眾對這部法有了一定認識,全社會自覺保護非遺的意識有了明顯提高。

  山西省非遺保護中心主任趙中悅說,山西是一個非遺大省,《非遺法》的頒布的確讓我們歡欣鼓舞,它為我們今后開展非遺保護工作提供了堅實保障,但當務之急還是要開展普法工作。據悉,自該法頒布以來,山西已通過召開座談會、開展普法系列培訓、發放宣傳手冊等方式,深入社區、校園、鄉村宣傳《非遺法》,以期在6月11日“文化遺產日”達到一個宣傳高潮。除山西以外,河北、四川、上海等地的宣傳工作也別具特色,比如湖南啟動了首屆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系列宣傳評選活動,在省內掀起了一股“非遺熱”,成為近來全省人民關注的一個熱點。

  自《非遺法》頒布以來,許多專家開始深入一線指導普法工作。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丙安說,最近他先后走訪了7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結果發現各地動作十分迅速,普法工作已經全面展開。這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變化是,通過普法宣傳,各地政府對非遺保護工作的態度有了明顯轉變。“比如,最近我去河南洛陽調研關林廟會時就發現,當地政府對這一民俗活動的重視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服務工作到位又不越位,縣長和市長就在服務的第一線。”同時,烏丙安也強調,今后仍要加大對普通民眾的普法力度,因為法律最重要的還是要掌握在民眾手裡。

  有了“尚方寶劍”

  《非遺法》共六章四十五條,包括總則、非物質文化遺產調查、代表性項目名錄、傳承與傳播、法律責任5個方面。採訪中,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非遺法》是一部及時、有效、貼近現實的法律。它將非遺保護的有效經驗上升為法律制度,將各級政府部門保護非遺的職責上升為法律責任,有了這部法,就如同手裡握了一把“尚方寶劍”﹔另外,這部法律因為從實踐中來,也有利於糾正以往我們在非遺保護工作中的偏差。

  河北省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杜雲生說,自開展非遺保護工作以來,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也遇到了一些障礙,比如保護經費投入不足等。他表示,隨著《非遺法》的施行,相信其中的一些問題能夠得到解決。比如《非遺法》第六條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納入本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並將保護、保存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再比如,《非遺法》也進一步明確了各級政府、學校、新聞媒體、公共文化機構等在非遺宣傳、教育、傳播方面所應承擔的重要責任。相信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今后的非遺保護工作將步入更加健康、科學的發展軌道。

  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劉錫誠認為,這部法律的出台還將有效糾正以往工作中的偏差。“自開展非遺保護工作以來,我們一直在‘保護’上做文章,對‘保存’工作重視不夠。然而實際情況是,在全球化、現代化、城市化的沖擊下,一些非遺項目已瀕臨滅絕。對於這些生命脆弱的非遺項目,比如口頭文化遺產,即使實施生態性保護或整體性保護也很難達到預期效果。不失時機地以音像、數字化等手段將其記錄下來,予以出版、存檔,供更廣泛的讀者閱讀、鑒賞、參考、傳播和研究,從而使其傳之久遠就顯得十分重要。”劉錫誠說,為了讓大家重視非遺的保存工作,該法總則第三條規定: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採取認定、記錄、建檔等措施予以保存,對體現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具有歷史、文學、藝術、科學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採取傳承、傳播等措施予以保護。《非遺法》把“保存”和“保護”並列於一條之中,作為國家對待非遺的兩種方針提出來是及時、有效的,有利於糾正我們工作中的一些失誤。

  重要的是執行

  在採訪中,專家們普遍認為,《非遺法》的出台是一件令人歡欣鼓舞的事情,但重要的還是執行,如何才能真正地捍衛法律的尊嚴,還有許多細節有待完善。

  烏丙安說,首先要解決的是誰來執法的問題。比如,在文化領域我們有文化娛樂市場稽查隊,依法對違法違章行為實施行政處罰。《非遺法》出台后,是否也需要建立一支這樣的隊伍,還是將這一職能加在現有某些機構的身上,這些都是需要馬上解決的問題。

  “在今后一段時期,除普法以外,還要加強執法檢查工作。”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文化室主任朱兵說,進行執法檢查的過程既是督促各級政府依法行政的過程,也是了解和掌握法律實施情況的過程,通過執法實踐可以找到現有法律亟待完善的地方。大家普遍反映,需要出台實施細則,比如《非遺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發現保護規劃未能有效實施的,應當及時糾正、處理,但如何糾正、處理,還需出台一些具可操作性的規定。

  總之,大家普遍認為,《非遺法》的頒布使非遺保護工作有法可依,但對我們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按照法律的要求使保護工作更加科學規范,將是一項長遠而艱巨的任務。
(責任編輯:厲振羽)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