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將發限客令?申遺后如何應對更大客流受關注--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西湖將發限客令?申遺后如何應對更大客流受關注

2011年06月26日08:47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北京時間24日晚,中國西湖在第35屆世界遺產大會上被正式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西湖進入“世遺時代”,慕名而至的游客可能更多,如何承載客流壓力,西湖會不會“限客”,成為當下人們關注的熱點。

  【當世界遺產遭遇客流壓力】

  提交世遺大會的《世界遺產大會關於西湖的決議草案及OUV聲明》中指出:西湖景區雖生機勃勃但也脆弱不堪。它能容納的游客的數量相對來說較為可觀,但如若超過平衡點,游客的需求和其對景觀的影響可能會對景觀遺產的真實性、參觀質量和景區吸引力等方面產生負面影響。在遺產整體管理過程中,對游客的管理尤為重要。

  西湖申遺前夕,杭州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了《杭州西湖文化景觀保護管理條例(草案)》。《條例》中提到,為保護西湖環境,下一步將考慮控制景區游人數量和車輛。這意味著西湖“限客”再次提上議事日程。

  也有人就此提出質疑,免費西湖的根本是“還湖於民”,“限客”是否與之相悖?

  免費,一直是杭州西湖景區的主打牌。2002年,西湖實施綜合保護工程后,西湖風景區相繼取消了60多個景點的門票,免費西湖也從此成為中國5A級旅游景區中“風景資源回歸大眾”的典范。

  然而,正是由於國內免費景區的稀缺,每逢大小長假,從全國各地蜂擁而至的游客讓整個西湖風景區不堪重負,最高曾創下一天游客量200萬人次的紀錄。

  盡管近兩年,杭州市採取自駕車換乘、單雙號限行等措施,但每逢節假日,西湖一帶的交通就會陷入癱瘓。根據杭州市旅游委員會提供的數據顯示,西湖景區的年客流量已直逼每年3000萬人次左右最佳客流容納量,對景區造成巨大壓力。

  “西湖申遺成功,可以算一個階段,那麼另起一段,就要對這一世界文化遺產范圍內的流動人員、交通容量進行總量控制。”西湖申遺的規劃人、中國建筑歷史研究所所長陳同濱,一語道破西湖“限客”的緊迫性。

  【“限客令”:世遺保護“萬靈丹”?】

  從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我國“申遺”活動方興未艾。隨著休閑旅游、文化旅游等的發展,不少旅游景區依托“世界文化遺產”這塊“金字招牌”獲得了豐厚的經濟效益。

  “客流量過大是目前世界文化遺產面臨的共同問題。”杭州潘天壽環境藝術設計研究院院長朱仁民說,目前,為了保護控制游客數量的辦法被國內諸多世界遺產項目所採用,但“限客”方式各有不同。“如河南登封的東漢三闕,採取‘一刀切’的‘限客令’,對普通游客關閉,隻對專家學者和外國政要開放﹔西藏布達拉宮通過發布《西藏自治區布達拉宮保護辦法》,將‘限客令’以法規的形式固定下來﹔而峨眉山、青城山、都江堰、九寨溝、黃龍、樂山大佛等世界遺產景區,則是通過實行先在網上訂購門票等方式控制團隊客流數量。”

  西湖如何進行客流控制?杭州市政府法制辦法規處的相關負責人表示,《杭州西湖文化景觀保護管理條例(草案)》中,對於“限客”的條文只是指導性規定,並且要在明年2月立法程序生效后,將具體方案授權西湖管理部門制定。

  “目前,有關西湖‘限客’的前期調研已經隨《條例》的推進同步展開,但何時‘限客’尚無具體時間表。”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控制景區游客量只是出於西湖文化景觀要素不受破壞的考慮,而西湖文化景觀本身則有著復雜的含義,因此哪些保護對象需要限流、如何限流,未來還將與相關申遺專家一同討論確定。”

  【要“限客”,更需“分流”】

  盡管西湖的“限客令”正式出台尚需時日,但專家認為,西湖實施最佳容量與極限容量的控制措施,必須站在整個城市的角度來實施。

  據悉,杭州市政府為西湖風景區起草了9項特別規劃。其他特別規劃也已准備就緒,如《杭州西湖南線景區總體規劃》、《西湖西進控制詳細規劃》等。正在制訂中的規劃包括《西湖風景名勝區綜合交通規劃》。

  “與其他的世界文化遺產不同,西湖與杭州城市的關系更為緊密。西湖水域面積6.5萬平方公裡,由多個景點組合而成,面積廣、容量大,而且很多都鑲嵌在城市的中心。”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博士、注冊城市規劃師鄭衛認為,西湖“限客”不能“一刀切”,更積極的措施應該是“分流”。

  為了緩解西湖的客流壓力,杭州已經在實踐中邁出了第一步。“杭州的景區半徑是模糊的,是非常大的,幾乎涵蓋了大半杭州的主城區。”杭州市旅游委員會主任李虹介紹,杭州作為“國際旅游目的地”,近兩年積極開發西溪濕地、運河、湘湖等新景點,也是為了幫助西湖景區分流,豐富杭州旅游的內容。

  此外,為保証游客的旅游環境以及出於對文物的保護,靈隱寺、六和塔等景區在超過極限容量時,也會採取暫時控制游客數量的措施﹔在每個節假日和黃金周期間,提出讓本地市民“上山下鄉”,把西湖讓給國內外游客的倡議,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文化景觀的構成中,人應該是最為重要的因素,也是文化景觀遺產保護的靈魂。”朱仁民說,西湖作為公共開放空間,參與到民眾的現實生活中,本身就是文化景觀遺產真實性和完整性的重要組成部分,既是保護對象,也應該成為保護的依靠力量。 (新華社記者段菁菁、方益波、張遙)
(責任編輯:厲振羽)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