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夢:因敬佩李敖而結婚 因其控制欲強而離婚--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胡因夢:因敬佩李敖而結婚 因其控制欲強而離婚

2011年04月11日08:13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胡因夢與李敖短暫三個月婚姻

作者與胡因夢合影



  當年的胡茵夢,今天的胡因夢﹔當年演過四十余部電影紅透台灣的影星,今天成了寫有譯有二十本書的“心靈課程導師”﹔當年的台灣第一美女,如今洗盡鉛華素面向人……

  胡因夢感情經歷豐富,但被世人牢記也令她自己耿耿於懷的,是與李敖短短三個月的婚姻。一出才子佳人童話劇,竟演成了悲喜交集眼淚與拳腳齊飛的驚悚戲!

  當年的她,“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李敖眼中那個風華絕代的胡茵夢早已遠去﹔今天的她,質朴自然,談起往事,雲淡風輕———

  “從小到大一直有人贊美我的外貌,然而隻有我自己清楚,單眼皮、平胸、大手大腳、上身的比例稍長,絕非標准美女的條件。我內在的世界永遠無法透過外表無遺地展露,上天賦予我的這一副肉身似乎是恩寵,又像是詛咒……”

  哪個女孩子不愛英雄

  郭:我感覺你真的是和很多人不一樣,一個當紅的影星會愛上一個那時的異議分子?

  胡:這很正常啊,在那種專制時代有勇氣去挑戰的人都會帶有道德的光芒,有英雄的形象,女孩子愛英雄是很正常的啊。

  郭: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當演員的女孩子都是比較虛榮的,通常不會很關心政治,何況你那時正當紅,生活應該很優越,關心那些東西干嘛呢?

  胡:生活的優越取代不了內心的追求,我痛恨專制,也許是為了尋找自己的救贖吧,那時我心裡很崇拜救國救民的義士。

  郭:你自己在那個時代應該說生活得很好,那你痛恨的到底是什麼呢?

  胡:我從小生長的環境算是一個比較特權的階級,不僅生活上優越,在社會地位上也是比較優越的,在國民黨統治年代,我們一直算是一個特權階層,用你們的話來說,我算是“干部大院”裡長大的孩子。回想起來,我們這樣家庭的孩子很有優越感,那時候很看不起說閩南話的當地小孩,結果現在我們自己成了“外省人”。(笑)

  盡管有這種優越感,但我自己一直挺叛逆的,一個敏感的人用不著非得自己遭到迫害才能體會什麼叫專制,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從成人的目光舉止中就能感受到權力的陰影。我母親就是一個挺專制的人,我在后來自己的書裡都寫到了,她對自己的孩子總愛控制,我對這種要控制他人的傾向一直非常敏感。

  郭:你當演員,在職業中也會感到受控制麼?

  胡:當演員也是這樣,我們也有“有關部門”給的一些指示,命令傳遞的方式也讓人感受到權力無處不在,這都是讓我不舒服的地方。

  你不是在和一個觀念,思想一起生活

  郭:李敖是這樣能給你帶來救贖的人麼?

  胡:那時我以為他是,那時他的文章對醬缸文化和專制傳統有尖銳的洞察,我佩服他的膽識。

  郭:后來為了什麼分手呢?
【1】 【2】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