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痛批酒井法子中國行 被指假慈善真炒作 (2)--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日媒痛批酒井法子中國行 被指假慈善真炒作 (2)

2011年04月12日08:10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酒井當年以《同一屋檐下》等日劇迷倒眾多中國觀眾
酒井法子手捧鮮花離開中國


  質疑二:

  還在戒毒中,如何擔任志願者?

  前段時間,酒井為宣傳自傳《贖罪》而登上日本節目《NEWS 7DAYS》,這是她自吸毒事件發生后第一次正式走到幕前受訪。酒井在鏡頭前的表現,讓公眾一度質疑她根本沒有戒除毒癮———節目中,電視台多次拍攝酒井的特寫鏡頭,酒井汗流滿面,網友直指她的汗量比正常人多,很可能是毒癮發作,或忍住不吸毒的反應﹔也有人指出,酒井的瞳孔放大,視線焦點不定,明顯還需接受戒毒治療。

  酒井來中國期間,日媒再度爆料,指酒井還處於戒毒康復治療的階段,需要“定期地去醫院復診,服用精神安定劑”,“戒毒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酒井還遠未能稱作‘戒毒成功’”。

  一位在日本名譽掃地的“末代玉女”,在中國卻受到盛情款待,不少中國網友也甚是不解。他們在呼吁“粉絲保持冷靜”之余,更不無諷刺地表示:“如果酒井法子能當禁毒志願者,為何蒼井空不能來當掃黃大使?”

  質疑三:借慈善之旅,為復出鋪墊走秀?

  雖然酒井再三強調自己“尚無復出計劃”,但有日媒尖銳指出,酒井的每一步都走得“深思熟慮”———先是用“懺悔”的態度,推出名為《贖罪》的自傳﹔接著以“轉型”為噱頭,打算在情色電影《花與蛇》中扮演重要角色﹔再下來,用“告白”的形式,把自己的故事改編成電影《剎那》﹔如今,又以“重生”狀態,投入慈善事業……

  遺憾的是,酒井在日本的每一步,都遭遇挫敗:《贖罪》遠不如預期暢銷,印刷了5萬冊,結果隻售出1萬冊左右,出版社相繼接到退貨的申請﹔《花與蛇》女演員名單一直遲遲未定,片方稱酒井希望不大﹔《剎那》的放映一拖再拖,好不容易上線,卻鮮有院線願意播映﹔在中國拍攝的宣傳片中的打網球造型,也遭到奚落:“與其說是做禁毒宣傳,不如稱是她的個人興趣SHOW更為合適。”

  據悉,酒井的中國行不僅沒有得到日本民眾的諒解,反而使自己在日本的復出更加遙遙無期。有媒體分析,酒井利用了中國粉絲的“集體回憶”:“似乎中國粉絲對她還停留在那個清純玉女的回憶中,酒井將來選擇中國作為復出首個舞台的可能性相當大。”

  質疑四:打公益旗號,來中國大肆斂財?

  “酒井法子以清純形象示人,從大眾那裡搜羅金錢,滿足其糜爛不堪的生活。”因為吸毒事件,向來擅長斂金的酒井,將不得不告別奢侈生活———除了SUN MUSIC與她解約外,廣告方面賠償違約金高達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200萬元),其中約四成需由酒井個人支付。有日本網友計算,哪怕酒井出獄后賣房子當衣服,要湊齊這筆賠款也難如登天!

  日媒認為,在日本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酒井,把希望寄托在中國,其中國行也被指“收費行為”,有知情人透露酒井此次出場費高達一億日元。對於這一傳言,負責活動的公關公司表示,整個“陽光之旅”都是純公益性質,不收取任何費用。但又補充說,他們並非酒井法子的個人經紀公司,具體是否有其他細節不得而知。

  早在酒井第一次接受公審時,就中國企業發現了她身上的“商機”。日本《周刊文春》也引述酒井前經紀公司SUN MUSIC相關人士的話,稱“有中國商人打算出1億日元邀請酒井法子到中國唱四五首歌,從這件事可以看出,酒井法子在中國的人氣同成龍、鞏俐一樣高”。文章分析,酒井吸毒身價不跌,折射出一些中國商人社會責任缺失,“如果一個‘毒女’影星還被以如此高的價碼邀請演出,帶給中國民眾尤其是青少年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傳遞出來的信息似乎是:吸毒這樣的惡劣行為,對錢途和星途不但沒影響,反而有幫助”。
【1】 【2】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