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滸》洗白四大淫婦 成追求真愛新女性(圖)--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新《水滸》洗白四大淫婦 成追求真愛新女性(圖)

2011年04月15日08:01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新《水滸》中,潘金蓮和西門慶之間有“真愛”存在

“賈氏”陳麗麗



  四大淫婦齊

  “洗白”

  ·女人篇

  在充滿雄性激素的《水滸傳》原著中,女性角色的“待遇”都很差。108條好漢裡的三條“女漢子”,除了扈三娘外都是粗鄙凶惡、毫無女人味﹔其余年輕貌美者大多“不守婦道”———潘金蓮的淫蕩和歹毒,潘巧雲的放浪和心機,閻婆惜的下賤和潑辣,賈氏的勢利及無情,令人們將她們歸類為“四大淫婦”。

  新版電視劇《水滸》中,“四大淫婦”都改頭換面,性格和命運發生了180度逆轉———她們有“婚外情”,但都是為了追求真愛﹔她們逃不掉死亡的結局,但不再血腥,甚至有點唯美﹔她們踩著韓劇風格配樂“啦啦啦”地登場,又在同樣的配樂中華麗謝幕﹔蕩婦不蕩,淫婦不淫……如此“洗白”,在網上引起了爭議,力挺派認為:“為反抗封建桎梏的女子平反,是好事!”拍磚派則覺得:“將蕩婦改成‘聖女’,有悖原著精神!”

  潘金蓮:大膽愛,主動求死殉情

  扮演者:甘婷婷

  原著嘴臉

  “武鬆卻篩一杯酒遞與那婦人吃。婦人接過酒來吃了,卻拿注子再斟酒來,放在武鬆面前。那婦人將酥胸微露,雲鬟半?,臉上堆著笑容……那婦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動春心,那裡按納得住,隻管把閑話來說。”

  在新《水滸》中,潘金蓮身上的優點,一度讓觀眾感嘆“此女隻應天上有”———她很勤勞,一出場便是在武大郎睡下之后仍辛勤?面﹔她很節約,為了省下一點油錢,寧可傷眼睛也不點燈﹔她做得一手好針線,燒得一手好菜,在家又是劈柴又是扛重物……

  潘金蓮的美貌也被著重渲染:其天仙般的容貌是陽谷縣老少的談資,她每每露臉,均會引起一陣嘩然:“太美了!”“瞧那小身段!”劇組甚至加入了一大段她跟閨密的戲份,通過閨密的口將其贊得天上有地下無:“西施見到你也要羞死了,不必照鏡子了。”

  最關鍵的是,新《水滸》為顛覆其“淫婦”形象,用了不少細節來表現潘金蓮的“堅貞不屈”———先是在張員外家,描述了她如何受到張家父子的愛戀,又是如何為保貞操拒絕二人﹔接著,嫁給武大郎的她時刻操起棍棒,驅趕前來“欣賞其美貌”的男人,還足不出戶,“天天守著武大”。她的“出軌”,實為沖破封建枷鎖束縛。她被心上人武鬆用惡語傷害,萬念俱灰之下卻找到了珍惜自己的男人———西門慶。至於最后“謀殺親夫”,根源也很簡單———武大欲求歡,她一想到自己要跟這樣猥瑣的男人上床,便一時心狠將砒霜放到了藥裡……

“閻婆惜”熊乃瑾

“潘巧雲”孟瑤



  原著死法

  “那婦人見頭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鬆腦揪倒來,兩隻腳踏住他兩隻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隻一剜,口裡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查’一刀,便割下那婦人頭來,血流滿地。”

  新《水滸》中,潘金蓮卻死得甚是唯美———就在武鬆欲殺王婆之際,潘金蓮擋在了王婆與武鬆之間,順著武鬆揮刀的方向迎上去,刀子狠狠插進其胸膛。武鬆眼眶濕潤,潘金蓮含淚狂笑:“我是淫婦?不錯,我就是天下第一淫婦!”“啦啦啦”的韓劇音樂響起,彌留之際的潘金蓮,想起了自己與西門慶的第一次邂逅、第一次對話、第一次上床……

  閻婆惜:情深深,高呼“宋江快走”

  扮演者:熊乃瑾

  原著嘴臉

  “隻見那閻婆惜柳眉踢豎,星眼圓睜,說道:‘老娘拿是拿了,只是不還你!你使官府的人便拿我去做賊斷!’”

  閻婆惜這個被宋江收留的煙花女子,對付宋江的心狠手辣,讓很多人不爽。而今,新《水滸》卻將閻婆惜出軌的根源放在了宋江身上﹔而閻婆惜也成了新《水滸》中除潘金蓮之外“洗白”程度最大的女性。

  劇集一開始就糾正了她是“煙花女子”的概念,通過閻母的口道明“那些個淫詞艷曲,她是絕不可能唱的”。閻婆惜的無理取鬧,被解讀成“任性”和“執著”﹔她不喜歡的男人,怎麼追她也沒用﹔她愛宋江,就絞盡腦汁得到他,甚至不惜設下“小圈套”,為自己做媒。

  千辛萬苦進了宋家門,閻婆惜的表現跟原著判若兩人———沒有愛理不理,沒有冷嘲熱諷,沒有“背對宋江而眠”,更沒有“我正要和張三兩個做夫妻,單單隻多你這?”的想法﹔相反,她一心想讓宋江正式迎娶自己,為了獲得宋江的好感,每天都寬衣解帶服侍宋江。

  跟宋江翻臉之后,劇中的閻婆惜並非像原著中一味潑罵,而是以情動人,淚眼婆娑地相勸:“我不求名分地跟著你,你對家人仁義,對外人至親,為何對我沒有一絲的情誼?”而最后在爭奪招文袋的“高潮”戲裡,閻婆惜還在用最后一絲努力說服宋江與自己結婚。

  原著死法

  “宋江狠命隻一拽,倒出那把壓衣刀子在席上,宋江便搶在手裡。那一肚皮氣正沒出處,婆惜卻叫第二聲時,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顙子上隻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復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

  新劇中的這一段殺戮,被演繹成“誤殺”———爭奪招文袋之際,宋押司慌亂中將匕首錯捅在了婆惜腹上。宋江看著血漬滲出的閻婆惜,充滿憐愛地說:“你休要出聲,我這就救你。”而閻婆惜在臨死之際,考慮的竟然是宋江的安危!她使出最后的力氣,說了一句:“你不要管我,你快走!”音樂響起,宋江淚奔。

  潘巧雲:

  念舊情,為初戀獻出生命

  扮演者:孟瑤

  原著嘴臉:

  “那婦人拿起一盞茶來,把袖子去茶鐘口邊抹一杯,雙手遞與和尚。那和尚連手接茶,兩隻眼涎瞪瞪的隻顧那婦人的眼。這婦人一雙眼也笑迷迷的隻顧這和尚的眼。”

  “四大淫婦”中潘巧雲“騷”得最徹底,丈夫楊雄是薊州押獄兼行刑劊子手,丈夫的結義兄弟石秀也是舞槍弄棒的好手,但即便如此,她還敢主動勾搭外人。但在新《水滸》裡,“勾搭”被弱化了,反而在她與情夫的感情史上大做文章———和尚裴如海與潘巧雲是老情人,兩人重逢之后舊情復燃。

  那段在報恩寺的“傾訴”戲份,狗血程度堪比韓劇:海和尚求歡,潘巧雲拒絕,大罵“瘋和尚,我打死你”﹔海和尚流下兩行清淚:“娘子,你就成全我吧。你想打就打,隻怕閃了娘子的手。”繼而他聲淚俱下地話當年:“我就是個思凡的假和尚。我嘴裡念著佛經,心裡一刻都沒忘記過你……我知道我玷污了這佛堂,但我實在忘不了你。這些年,我天天都在十八層地獄!”潘巧雲也哭了:“你可曾想過我的感受?我回頭找你,卻發現你出了家,當了和尚。”

  在“出軌”這件事上,她並不懼怕丈夫,事發之后,更是對著楊雄大吼:“是你殺了我師兄,我要為他報仇!”楊雄想留她一命,孰料潘巧雲一心求死:“你殺了我吧,我師兄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用?”

  原著死法

  “楊雄割兩條裙帶把婦人綁在樹上……楊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頭,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婦人叫不得。一刀從心窩裡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肝五臟,挂在鬆樹上。楊雄又將這婦人七件事分開了,卻將釵釧首飾都拴在包裡了。”

  在“四大淫婦”中,潘巧雲死得最慘,被分了尸。但在新《水滸》中,她死得很痛快———她大方承認奸情后,楊雄一刀落下,在“啦啦啦”的音樂中,潘巧雲和潘金蓮一般,回想起自己和海和尚的翻雲覆雨,瞑目了。

  賈氏:有良心,后悔謀害丈夫

  扮演者:陳麗麗

  原著嘴臉

  “盧俊義跪在廳下,叫起屈來。賈氏道:‘丈夫,虛事難入公門,實事難以抵對。你若做出事來,送了我的性命。不奈有情皮肉,無情仗子,你便招了,也隻吃得有數的官司。’”

  賈氏在原著裡聯合奸夫、管家李固對丈夫盧俊義“謀財害命”。但在新《水滸》中,“謀財”不是賈氏的本意,“害命”更非賈氏的初衷———最初,端著甲魚燉枸杞出場的賈氏是一名知書達理、溫良賢淑的好妻子,無奈丈夫終日在外,對自己不聞不問,於是她和長期共處一室的李固勾搭上了。

  賈氏同意幫助李固,是因為對方的巧言欺騙,“盧俊義打算上山做他的山大王,可你我二人,要為他掉腦袋的。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拋棄你,我去報官,還不是為了你?”在李固的謀劃下,盧俊義以謀反罪被抓,這讓賈氏大為傷心,她甚至怪責李固:“你與我說的,只是要斷了燕青的口風,卻沒有說過要傷害員外。李固,你太忘恩負義了!”

  原著死法

  “盧員外拿短刀,自下堂來,大罵潑婦賊奴,就將二人割腹剜心,凌遲處死﹔拋棄尸首,上堂來拜謝眾人。”

  兩人接受盧俊義處罰,但並非遭受原著中的“凌遲”之刑———賈氏看到李固被殺后徹底崩潰,抱住盧俊義的腿懺悔說“我錯了”,盧俊義不肯原諒,大刀一落,賈氏一聲尖叫后倒地。

“孫二娘”何佳怡

“扈三娘”劉筱筱



  三大悍婦變

  “柔美”

  整部《水滸傳》女人角色很少,除了“四大淫婦”外,著墨較多的就是108條好漢中的三條女好漢:“母夜叉”孫二娘、“母大虫”顧大嫂以及“一丈青”扈三娘。其中“母夜叉”與“母大虫”都是屠夫出身,一個做人肉包子買賣,一個開賭場,毫無女人味可言。但新《水滸》中,三位“悍婦”都進行了“變身”,樣子養眼,情感豐富,“殺人越貨”神馬的,只是傳說。

  孫二娘

  ———玫瑰刺青妖嬈

  扈三娘———與王英有感情

  扮演者:何佳怡

  “眉橫殺氣,眼露凶光”的“母夜叉”孫二娘,在新《水滸》中形象大變———她的包子原來包的不是人肉餡,而是她編出來嚇人的﹔她相貌可人,胸前一朵刺青玫瑰讓其更顯妖嬈﹔早年曾遭惡霸凌辱……

  編劇溫豪杰說:“我們覺得孫二娘的骨子裡一定有嫵媚的一面,而加上這段她當過弱者的經歷,會給觀眾一種她在扮強悍的感覺,讓整個角色變得柔軟,這樣更合邏輯也更有看頭。”孫二娘的扮演者何佳怡則表示,劇中的改變是她和導演、編劇共同商量的結果,包括讓觀眾熱議的刺青:“這個玫瑰刺青是我自己要求加上去的。以往那種丑、惡的形象用在女性身上我認為不合適。”

  扈三娘———與王英有感情

  扮演者:劉筱筱

  “一丈青”扈三娘是《水滸傳》為數不多有才又有貌的女子,被俘之后,受宋江之命嫁給了好色且沒什麼能力的“矮腳虎”王英,這一設置曾讓不少讀者大呼“杯具”。但在新《水滸》中,兩人卻有了真感情———王英和扈三娘成親當晚,王英穿著鎧甲進入洞房,他擔心和扈三娘打起來,於是就想用酒把扈三娘放倒,結果自己卻喝多了。扈三娘體諒他的真情,最終兩人同床而眠。

  對於這一變化,演員劉筱筱有著自己的理解:“扈三娘畢竟是古代女子,為了報恩答應了宋江的說親。嫁給王英是身不由己,但是相處之后感情有了轉變,到最后她為王英吃醋,最終兩人相擁而死……他們之間即使沒有愛情,也有了親情。”

  顧大嫂———胖身材變窈窕

  扮演者:胡可

  此次對顧大嫂的改造,主要集中在其外形上———找胡可來演“母大虫”顧大嫂,已是從根本上顛覆了原著裡“眉粗眼大,胖面肥腰”的形象。胡可直言,剛接演該角色時,她也認為其形象與原著中顧大嫂的形象很不符,不過慢慢演下來,就逐漸找到了感覺。(記者 章琰)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