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歌手成名路變窄 “神曲”頻出“唱將”罕見--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歌手成名路變窄 “神曲”頻出“唱將”罕見

2011年04月15日08:10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解放日報訊 (實習生 馬凌 記者 伍斌)同樣是從網絡歌手起步,經過四年時間,加拿大男孩賈斯汀·比伯已成為風靡全球的流行天王。而中國的楊臣剛、龐龍等還是被稱為“網絡歌手”,代表作仍是當年那一兩首網絡紅歌。

  2001年以來,國內涌現出不少網絡歌手,但為什麼他們之中出不了一個像比伯這樣的“唱將”呢?

  合格歌手還是太少

  北京太合麥田曾簽約網絡歌手刀郎和選秀歌手李宇春。不論歌手是通過哪個媒介平台出道的,唱片公司看中的還是歌手符不符合行業標准。“不僅要有個好嗓子”,太合麥田CEO宋柯強調,“表演欲、外貌、談吐、舞台魅力和敬業精神都要具備。 ”

  以刀郎為例,宋柯分析說,刀郎天生一副好嗓子,沙啞中帶著清亮。2004年,他以一曲《2002年的第一場雪》唱紅網絡。太合麥田隨即簽下刀郎,為他推出了和成名曲同名的專輯,全國熱銷270萬張。盡管之后刀郎仍有佳作問世,但他最終選擇轉入幕后,擔任多位歌手的制作人。在宋柯看來,刀郎就屬於 “有創作欲、制作欲,但沒有表演欲”的歌手。

  相形之下,比伯外形佳、聲線好,在各類綜藝節目中出場毫不露怯。網絡成名后,比伯仍然與網友保持親密互動。他時不時上傳自己的視頻和網友分享,從而累積起驚人的人氣。比伯上傳的每一段視頻點擊量動輒以百萬計。線上累積的擁躉帶來了線下唱片的大賣。對照比伯,《當代歌壇》資深編輯王秒說:“中國的網絡歌手不適合傳統唱片業的正規包裝。 ”

  包裝難盈利更難

  要把草根出身的網絡歌手包裝成流行天王固然不易,更難的是靠網絡歌手盈利。北京星百納演藝經紀公司音樂制作人張超說:“現在沒人買唱片,無線升值渠道又被壟斷,賺錢主要靠商演。 ”

  星百納曾操刀創作及推介鳳凰傳奇的《自由飛翔》。張超介紹,當時星百納團隊在超過1000家音樂網站和論壇上密集推介這首歌,從而使《自由飛翔》一舉成為2008年的網絡紅歌。之后,星百納推出同名專輯,三個月裡售出20萬張。 “這已經是奇跡了! ”張超這樣說。

  網絡歌手之所以盈利難,難在他們沒有鐵杆粉絲。盡管大眾會在KTV裡點唱走紅的網絡歌曲,但他們隻聽歌,不買唱片。周倩的觀點頗有代表性:“這些網絡紅歌在QQ音樂裡聽聽就差不多了。 ”

  行業短視負面循環

  對於中國聽眾無償消費音樂的習慣,《三聯生活周刊》主筆王小峰表示擔憂。他說:“我們不尊重音樂。尊重音樂意味著尊重版權。我們不願為它消費。共享、免費,把音樂產業的商業鏈毀了。 ”

  在數字化音樂時代,唱片業盈利的前景普遍黯淡。由於數字化音樂可以通過復制得以大量傳播,在沒有相關法律保護版權的情況下,唱片公司花大價錢出唱片卻收不回本。而推廣網絡歌手成本相對低廉,見效卻快,能為唱片公司帶來些許收益。這導致了唱片公司將網絡歌手視為盈利法門,熱衷於制造網絡紅歌,但一兩首成名曲捧不出真正走紅的歌手。

  王小峰指出,隻重視眼前利益導致目前中國流行樂壇 “不只是沒有好的網絡音樂,而是沒有好音樂”。在整體創作和制作環境不盡如人意的狀況下,國內網絡歌手的成名路越走越窄,也越走越短。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