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沈竹白與袁世凱的“緣”與“孽”--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通訊:沈竹白與袁世凱的“緣”與“孽”

——訪辛亥革命烈士沈竹白嫡孫沈毅

2011年04月15日08:10    來源:中國新聞社     手機看新聞

  從被袁世凱賞識到棄袁投孫,從舉義被捕到袁助獲釋,從舉事反袁再到被袁殺害……這是辛亥革命烈士沈竹白與袁世凱鮮為人知的“緣”與“孽”。近日,中新社記者專訪辛亥革命烈士沈竹白嫡孫沈毅,揭開沈、袁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脈絡。

  從被袁世凱賞識到投奔孫中山

  沈嘉炎(1878—1914年),字竹白,號明甫,祖籍浙江紹興,清光緒年間遷居開封,生於書香世家的他精算術、喜書法、擅繪畫。

  “我祖父文才過人,曾經給袁世凱做過秘書。”沈毅向記者透露,“這還得從我祖輩上說起,因我曾祖父沈宣詔與袁世凱有舊交,關系不錯。”

  沈毅說,“可我祖父卻放棄了這份‘秘書’職位,毅然去天津北洋大學求學,並在此期間接觸了進步思想。”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沈竹白東渡日本求學,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並在此間結識了同是河南籍的張鐘端等人。

  從舉義被捕到袁世凱相助獲釋

  1908年,沈竹白受同盟會的派遣回國辦學、辦報,聯絡同盟會員,共圖革命。為響應武昌起義,1911年12月22日(農歷十一月初三),以張鐘端為總司令的河南辛亥革命軍在開封發動起義。由於內奸泄密,起義失敗,張鐘端等11人慘遭屠戮。

  “我通過查找有關資料、走訪一些老人,了解到當時被捕的有20多名起義主要領導人,”沈毅介紹說,“我祖父因負責政、學界的聯絡工作,也遭到逮捕。”

  史料中記載的是,經多方營救沈竹白才得以獲釋。不過,沈毅透露,沈竹白之所以那麼順利地被釋放,是由於袁世凱的暗中相助。“因為念及交情,袁世凱才會施以援手。”

  獲釋后的沈竹白並不“安分”,他因冒死收葬“辛亥革命河南十一烈士”的遺骨而再次震動了清廷,河南當局下令逮捕沈竹白,沈被迫出走。“一提到沈竹白,后人們無不知道他收斂十一烈士的義舉。”沈毅略顯自豪道。

  事后,中國同盟會認為其行為與廣州朱執信收葬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具有相同意義,故此有“南朱北沈”之說。

  從舉事反袁到被袁殺害

  中華民國成立后,袁世凱竊取了辛亥革命成果,並指使凶手刺殺了民主革命先行者宋教仁。袁世凱的這一舉動讓沈竹白等人義憤填膺,並在洛陽召集同仁開追悼會,號召大家起來反袁。“這也是沈竹白第一次在公眾場合與袁世凱‘決裂’”,沈毅說。

  1913年,沈竹白等人再次受孫中山、黃興委派,在洛陽召集國民黨部分國會議員,響應“二次革命”,密謀河南獨立。

  沈毅告訴記者:“當時河南正處於袁世凱及其親信張鎮芳的控制之下,並視我祖父為‘不安分人物’,后被張逮捕秘密監禁起來。”

  1914年1月28,沈竹白在開封英勇就義。“那一天我祖父身穿黑呢子大衣,神情自若,頻頻向路旁民眾點頭告別,許多在場的人掩面而泣。”

  新中國成立后,沈竹白烈士骨灰被官方安放在11名河南辛亥革命烈士的長眠地——開封禹王台辛亥革命烈士陵園,並為其建造了“河南版圖”狀的紀念碑。

  “我祖父一生輕財帛,把所有的家產都資助了革命事業,僅留下一架風琴、三張照片和四幀花卉繪畫”,沈毅感慨地說,“但每年都有一些海內外各界人士來祭奠我的祖父,這讓我很欣慰。”

  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際,沈毅與一些辛亥革命烈士的后裔們正在集合眾人力量收集整理辛亥革命相關的資料和文物,尋訪各地的革命遺址、革命遺物、紀念建筑、墓碑等,准備出版一本完整的辛亥革命史錄。(李貴剛)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