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老師格拉夫曼批評虎媽教育太極端--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郎朗老師格拉夫曼批評虎媽教育太極端

2011年04月15日08:14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郎朗老師 柯蒂斯音樂學院老院長來京會樂迷


  7歲進入世界音樂聖殿柯蒂斯音樂學院,不到20歲就在國際琴壇建立起了自己的聲望,追隨鋼琴家霍洛維茨學習了長達七年之久,面對右手手疾,以超人的毅力專攻左手演奏的曲目,如今每年演出100場以上……今年83歲高齡的鋼琴大師加裡·格拉夫曼的藝術道路原本就是一段傳奇,然而他擔任11年柯蒂斯音樂學院院長,親手調教出郎朗、王羽佳、張昊辰等年輕鋼琴家的經歷又讓他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明晚,加裡·格拉夫曼將在國家大劇院舉辦獨奏音樂會,而昨天下午他就從上海飛到北京,沒有任何休息就參加了晚上大劇院舉辦的“藝術1+1”活動。愛好中國文化的格拉夫曼40多次到中國,這樣的交流和講座已經成為他音樂會之外的固定內容,但格拉夫曼從未拒絕過,昨天面對幾百位愛樂者,格拉夫曼仍然毫無保留地分享了他在音樂教育領域裡的真知灼見。

  柯蒂斯音樂學院鋼琴系

  今年4名新生全是中國人

  相對於茱莉亞音樂學院,國人對柯蒂斯音樂學院的了解還不夠多,其實兩所學校不相上下,柯蒂斯音樂學院以“小而精”擅長,特別是柯蒂斯音樂學院為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在美國絕無僅有,也正因為如此學院的錄取非常嚴格。昨天格拉夫曼透露,今年一共有108個學生報考柯蒂斯音樂學院鋼琴系,最終錄取了4個新生,全部來自中國,“柯蒂斯音樂學院現在的美國學生非常少,因為美國的鋼琴教育已經不在最高的水准上了,我在歐洲教學的時候,也發現好學生都是來自俄羅斯和一些前蘇聯的國家”,格拉夫曼說。

  鋼琴學習

  學技巧也要學莎士比亞

  格拉夫曼的話讓許多致力於成為職業音樂家的孩子們感到鼓舞,但他也表示,技術絕不是最重要的:“我的學生都有很好的彈奏技巧,這不是問題。除了這之外,從他們被錄取到柯蒂斯的那一刻起,他們還要學習莎士比亞,學習許多東西,文學、藝術、歷史、文化等。藝術之間是相通的,比如你在彈一個19世紀末期或者是一個20世紀初期的法國作品,那麼法國當時的繪畫作品其實和你的音樂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柯蒂斯音樂學院的教學方法也與我們傳統的教育不同,以格拉夫曼自己為例,“霍洛維茨教會我最多的,就是認識到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你不能強迫他去接受你認為是正確的東西。所以我教學生的時候,不會強制灌輸他們這個應該怎麼彈,那個表達的是什麼情緒,這一切都由學生自己去發揮想象。我們是要培養有特點的音樂家,而不是風格統一的演奏者。”格拉夫曼還清晰地記得老師霍洛維茨教學時的情形,“當我彈給霍洛維茨的時候,他只是遠遠地坐在沙發上聽,他並不喜歡走到鋼琴旁邊去做示范,因為他並不想讓學生模仿他,而是想把更多的時間給學生思考。當時我跟霍洛維茨學琴的時候已經20多歲了,他教給我在演奏的基礎上如何呼吸,所以他是從一個歌唱家的角度教我如何像歌唱般地演奏。”

  孩子練琴不要走極端

  生活中除了鋼琴還要有電影和社交 

  學習鋼琴是一件艱苦的事情,幾歲開始接觸鋼琴、學習鋼琴最好,是不是越小越好,這些一直是人們爭論的話題,加裡·格拉夫曼認為從小學琴是正確的,“大多數的小提琴家和鋼琴家都在3歲到5歲之間開始學習,這個階段主要是來建立孩子的肌肉對樂器的自然反應,其實這跟音樂天賦沒有什麼關系。有很多人在15歲以后喜歡音樂,他可能也非常有天賦,但他已經不具備肌肉和樂器之間的這種關系了”。但是這往往也會走向另一個極端,格拉夫曼就目前爭議很大的“老虎媽媽”舉例,“有一個在美國的華裔年輕人,她教育她孩子學分永遠都要A,什麼都要做最好的,這個在美國的社會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和積極討論。很多家長,特別是中國的家長,讓孩子每天都要彈很長時間的琴,這就等於走入一個極端,小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齡要有其他的事情做,比如說要參加party,要去看電影,要去其他的社交活動,不只是練鋼琴,所以中國家長在這方面做得有點過了。”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