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市場是“零風險”還是“臨風險”?--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藝術品市場是“零風險”還是“臨風險”?

2011年04月15日08:56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伴隨著藝術品市場的火熱,近年來中國買家卻接二連三陷入“不付款”風波,令人深感困惑和不解。2010年11月,在英國班布裡奇拍賣行舉辦的拍賣會上,一件清乾隆粉彩“吉慶有余”圖轉心瓶以5160萬英鎊(約5.5億元人民幣)的天價刷新了全球中國藝術品拍賣紀錄。然而在時隔4個多月后卻有英國多家媒體披露:該瓷器的中國買家一直未付款。該天價瓷瓶的擁有人近日表示,如果中國買家再不付款,瓷瓶將繼續拍賣。
  
  無獨有偶,2009年2月25日佳士得將曾為圓明園遺物的銅兔首和猴首拿到法國巴黎拍賣,最終兩件獸首以3149萬歐元(約合2.8億元人民幣)被一“神秘買家”以電話委托的方式買下,很快中國福建買家蔡銘超浮出水面。但出人意料的是蔡銘超卻理直氣壯聲稱:“舉牌是出於責任,但絕不付款提貨。”事發后,中國買家卻由此背上了缺乏起碼商業誠信的惡名,讓海外拍賣行另眼相看。
  
  為何內地買家會屢屢發生“拒不付款”的行為?其動機何在?筆者以為,主要是國內買家的“零風險”心理在作祟。海外拍賣有別於國內,商業誠信受到普遍共識,所以買家往往不需要預付保証金就可以參加競買。但這種不需預付保証金的規則卻恰恰被有些不講商業誠信的國內買家當成了有機可乘的“漏洞”,巧加利用鑽了空子。由於不存在保証金的損失,有的人干脆把嚴肅的拍賣視為兒戲,拍而不買。拒付的動機各不相同,有的是故意擾局,最終目的是使拍品流拍﹔有的則是為了達到商業炒作目的,人為制造驚人“天價”,謀求個人和企業“出鏡”的巨大轟動效應﹔當然也不乏拍賣時頭腦發熱一時沖動事后后悔的,索性賴賬不付。但不管出於何種理由和動機,本應遵守的商業誠信都被他們棄之腦后了。
  
  其實,“買家不付款”早已成為國內藝術品市場的一大毒瘤。2007年底,北京買家孫某在北京長風秋拍中以1715萬元競得一件清康熙御制搖鈴樽,但之后卻遲遲未能付款。迫不得已2008年北京長風拍賣公司將孫某告上法庭。據該拍賣公司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拍后不付款現象增多,雖然我們的訴訟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但從另一個角度講,我們的訴訟很具有代表性,相信可以為整個拍賣行業的健康發展起到一定的規范作用,從而維護藝術品拍賣的秩序。但該負責人同時也流露出對打官司也很無奈,勝訴可以追回300多萬元損失,但上訴成本就高達100萬元。現在訴訟成本高昂,還需要安排專人負責官司,一年的時間也耗不起,一般碰到幾萬元或幾十萬元的不付款賴賬隻有不理睬了。一些拍賣公司更擔心與客戶撕破臉皮對簿公堂,會影響其他買家對公司的信心,導致生意分流,最終隻能忍氣吞聲了。
  
  長風拍賣的訴訟代理人劉建華律師表示,之所以有這麼多買家不付款,是由於很多國內買家都抱著一種“我不付款你又能怎麼樣”的心理。拍賣公司低三下四請求對方付款的同時,還寄希望對方今后能多拍些貨品。拍賣公司的這種不平等心態也縱容了不付款行為在惡劣的環境中滋長。針對“買家不付款”的種種原因,某拍賣公司老總表示,根本原因在於商業道德秩序的淪喪。很多財富新貴並不具備起碼的道德素質,他們中的很多人並不覺得“不付款”是嚴重的違約行為,甚至有的人把這種事當成“資本”在人前炫耀,令人哭笑不得。
  
  在國外,購買藝術品而不付款是很嚴重的違約行為,要承擔法律責任。據法國《刑法》第313條第6款規定,參加競拍但最終拒絕付款者,將被判處2.25萬歐元罰款和6個月監禁。與國外的嚴厲性相比,國內對不付款行為尚缺乏相關的法律約束。我國目前的《拍賣法》在具體規定上含糊不明,給了拒絕付款方很大的可乘和抗辯空間。隻有在法律上做出明確的約束,才有望根本上遏制住不付款鬧劇的再度發生。當不付款將面臨坐牢和巨額罰款的巨大風險時,恐怕沒有誰敢把“拒付”再當兒戲。
  
  買家“拍而不買”,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些國內買家對商業誠信缺少基本的敬畏,同時整個社會對不守信者也缺乏一種懲罰機制。在國外,買家一旦發生違約,個人的誠信將受到懷疑,工作和生活面臨極大的困境和風險。這樣的故事就在一家國際大拍賣行真實發生過。某買家競得一件藝術品后因經濟問題無法按時付款,最后連保險、銀行等都拒絕為他提供服務,導致他自殺身亡,足見誠信在國外是多麼的重要。隻有在全社會樹立起高度守信的風氣,讓不守信者處處碰壁難行,才能有效約束“不付款”現象繼續泛濫。
  
  拍后不付款的屢屢發生,還折射出當下國內缺乏一個有效的“黑名單”機制。在圓明園獸首拒付事件發生后,曾有多位專家表示,蔡銘超面臨被佳士得列入“黑名單”的可能,其他外國拍賣行也有可能採取類似舉動。如果國內拍賣業內部能建立起一套大家普遍認同的“市場禁入”機制,將不付款的老賴一一列入黑名單,對拒付現象無疑是嚴厲的打擊。
  
  表面上看,競拍后以各種理由不付款好像是一種“零風險”,買家沒有什麼實在的損失,但它卻是以犧牲個人的誠信和道德為代價的。當整個社會建立起普遍守信的風氣和有效可行的約束懲罰機制時,“零風險”也就真正臨近巨大的風險了。(牟建平)
(責任編輯:實習生馮冰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