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語言學家周有光 因口述史糾紛將兒告上法庭--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百歲語言學家周有光 因口述史糾紛將兒告上法庭

2011年04月18日08:15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近日,106歲的語言學家周有光成了可能是史上最年長的原告,他將其78歲的獨生子周曉平告上法庭,曾為周有光撰寫《周有光百歲口述》(后簡稱“口述”)的媒體人李懷宇也被同列為被告,這場訴訟正是因為口述一書的著作權歸屬而起。

  風波起於一紙君子協議

  據李懷宇介紹,“該書從動筆到成稿,從2005年至2008年春天,我幾易其稿,幾乎所有的業余時間都花在這本書上。周有光先生全部的談話初稿整理出來共4萬多字,該書成書8.8萬字,分上下兩篇,上篇為《百歲口述》,下篇《追憶的腳注》則是我參考公開出版的著作完成的文字,並在篇末列明參考書目。從始至終,周有光先生給我的感覺是如沐春風。”

  2008年2月,為避免口述一書日后產生糾紛,撰述雙方達成了協議:1、《周有光百歲口述》由李懷宇撰寫,著作權歸李懷宇所有。2、《周有光百歲口述》由周有光口述,並由周有光家庭提供圖片,在圖書出版后,由李懷宇贈送周有光樣書壹佰本。這份協議從周有光的后拐棒胡同住處用挂號信寄給李懷宇時,協議書上有周有光的姓名、住址、電話、身份証號碼,簽名是:周有光(子周曉平代簽)。李懷宇隨后在協議書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並寄回一份給周有光。協議雙方各留一份。

  此后,按照合同,李懷宇超出協議前后共給周有光提供了120本樣書,雙方友好往來。

  據口述一書第164頁中周有光說:“我們對財產都看得很淡,覺得是身外之物。許多人都問,你們度量為什麼那麼大?有人說,你們所以那麼大氣,因為你們娘家、祖先都有錢,錢看慣了就不新鮮了,我想也有道理。佛教裡有一句話,你對身外之物看得太重,你的精神就痛苦了。”三年來,周有光本人從未向李懷宇表示對該書著作權的異議。

  看似尋常的一紙君子協議,料不到三年后平地起風波。

  獨生子竟成了父親的第一被告

  2010年10月,周曉平突然向李懷宇表示對該口述的著作權歸屬有異議。雙方溝通未果。

  2011年3月17日,周有光向北京東城區人民法院遞交民事起訴書。在起訴書中,被告是周曉平、李懷宇。周有光稱周曉平與李懷宇簽署的協議沒有征詢自己的意願,不同意協議中對口述一書著作權歸屬的約定,要求法院判定該協議無效,並認為該書的著作權應該歸原告周有光所有,由此書產生的所有權利包括報酬權等,也全部歸周有光享有。

  據李懷宇說,在他的印象裡,周有光家是書香門第,父子關系很好。記者在聯系周有光時也了解到,周曉平作為周有光獨子,雖然平時與父親並不住在一起,但經常回家探望,最近仍是如此。

  既然如此,父親為何要將兒子告上法庭?

  簽字是採取不正當手段騙來的?

  周有光的代理律師白小勇接受採訪說,其實周有光要針對的是李懷宇,“因為這件事是李懷宇造成的”。

  至於為什麼父親要告兒子,白小勇解釋說,因為李懷宇的戶口所在地是廣州,如果直接告李懷宇,就要專程到廣州的法院起訴,而口述一書的稿費不過兩三萬元,所以權衡之下,為節省成本計,起訴周曉平、李懷宇,就可以直接在北京的法院告訴。

  周有光的起訴書上寫道,“李懷宇採用不正當的手段騙取周曉平的簽字”。

  對此,李懷宇表示,第一,自己隻收到稿費1.8萬元﹔第二,希望對方舉出具體的細節說明自己採取了什麼“不正當的手段”去“騙取”周曉平的簽字。對方一再公開在媒體上表達這種說法,是對李懷宇人格極大的污辱,是一種嚴重的誹謗,李懷宇將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和解結局的可能性

  在記者與周有光的代理律師白小勇通話過程中,白小勇也沒說出李懷宇“騙取”周曉平簽字的具體細節。他只是說,簽訂這個協議並非周曉平的本意,可能是茶余飯后之際草草簽下的。李懷宇則對此予以否認,他認為,周曉平作為一個智商正常的成年人,在協議書上周曉平簽字在先,協議書從周有光家用挂號信寄給李懷宇,李懷宇的簽字在后,這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達。

  另據白小勇介紹,周曉平退休前是教授級的中科院研究員。

  記者打電話到周有光家裡,據一位自稱小徐的保姆所說,周有光“耳朵不靈”,不便接聽電話,而她“無可奉告”。記者又打周曉平家中電話,想不到此電話也直通周有光家中,接機的也是先前那位保姆。改打周曉平手機,被告知此手機已停機。

  白小勇說,打這場官司除了要收回口述一書的著作權,還要收回李懷宇手中的相關照片、張允和的題字等。至於稿酬,可以與李懷宇共同享有。他還表示,希望能以和解結局。

  收回照片、題字是無中生有?

  而李懷宇則認為,對方提出“收回李懷宇手中的相關照片、張允和的題字”,又是無中生有之事:第一、李懷宇手中絕無周有光家的照片原件,所有周家的照片都在北京掃描,當著周有光和周曉平父子的面全數歸還。第二、張允和女士於2002年逝世,何來題字在李懷宇手中?對方對周家與張家的歷史如此不熟悉,請不要信口開河。第三、《周有光百歲口述》的封面由張充和女士題字,李懷宇隻收到周曉平用電郵發來的題字電子版,從未見過原件。李懷宇表示:“對方種種無中生有的說法,我將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此案將擇日正式開庭審理。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