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滸傳》給宋江“翻案” 武鬆不再“刺虎”--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新《水滸傳》給宋江“翻案” 武鬆不再“刺虎”

2011年04月18日08:16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宋江
武鬆
潘金蓮


  新版《水滸傳》目前正在中國教育台三套播出,名著尤其四大名著的翻拍永遠是公眾熱議的話題,焦點不外乎圍繞“能否得原著精髓、是否超越老版”兩大塊,並由此衍生出對劇本、對演員的討論。新版《水滸傳》亦如此。編劇溫豪杰近日接受採訪時表示,新版在劇本上去除了原著中的一些所謂糟粕,比如濫用暴力、對女性的歧視,緊緊抓住了“情”和“義”﹔但有些案子還是不能翻的,比如潘金蓮,以今天人的眼光看可能有合理的地方,但如果幫潘金蓮翻了案,武鬆也就不是好漢了。

  有關劇本

  編劇:多些情義 少些權謀

  新版是否有新意,對小說中第一號人物“及時雨”宋江的定位是重中之重。溫豪杰表示,他在處理宋江這個人物時更注重他的領袖氣質,更多地去表現他的大仁大義,“完全按照原著呈現的話,宋江不會很有觀眾緣,一個整日隻知道小恩小惠的人,勢必讓觀眾覺得107位好漢都瞎了眼,為什麼要跟他走呢。一個不願意當強盜的人卻成了強盜頭,他必定有高於兄弟們的地方,這種人就不該被埋沒。” 至於招安的結局雖然無法撼動,但溫豪杰給了他新的解釋:“宋江心裡知道歷朝歷代被招安后,像他這樣的首惡都沒有好下場,但可保兄弟們太平無事,他是明知道這樣的結局,但還是選擇了被招安。”

  在溫豪杰看來,新版翻拍的意義在於讓老百姓看到更多的“好漢精神”,即“忠”、“孝”、“義”,而不是權謀、陰謀,因此他在改編時刻意回避了原著中的他理解的“四大糟粕”,“第一就是暴力文學,這也是‘老不看《三國》、少不看《水滸》’的原因﹔第二就是對婦女的歧視,對女性形象的描繪非淫即蕩,要麼就是母老虎,都不太尊重﹔第三就是封建迷信的東西﹔第四是大義的好漢不多,108將中,隻有魯達一個真正的好漢,所以他的歸宿也是最好的。”

  新版在“情”和“義”上著墨更多,這也讓溫豪杰有理由相信新版是能夠打動觀眾的,“老版很少有觀眾掉眼淚,但新版據說有觀眾看哭了。”

  有關表演

  演員:真打老虎 危險不小

  新版《水滸傳》此前在地面頻道播出時,“武鬆打虎”變成了“武鬆刺虎”而備受詬病。武鬆的扮演者陳龍解釋說,“很難想象一個人能徒手打死老虎,而當時武鬆身上正好有一把刀,情急之下拿出來刺虎,也很正常。但是觀眾好像都無法接受這種新的詮釋,認為武鬆之所以成為英雄就是徒手打虎。根據觀眾的這些意見,也本著尊重原著的精神,片方又修改了一個打虎的新版本。”武鬆從打虎英雄到凶犯、自首、發配、被陷害、斷臂、出家,共有十五六集的戲份,緊湊而富有看點。雖然有過為了“醉打蔣門神”而邊喝啤酒、邊練醉拳的痛苦經歷,不過最令陳龍難忘的還是和真老虎的“親密接觸”,“我騎在老虎身上的一場戲是到山東馬戲團拍的,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余悸。在一個很大的鐵籠子裡,我是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拍攝時馴獸師也不在旁邊。我要騎在老虎身上做出用拳頭打它的動作,一個鏡頭拍下來大概有十幾分鐘吧,當時感覺太漫長了,幸虧沒出什麼事兒。”

  陳龍需要克服的是拍攝中的危險,而出演潘金蓮的甘婷婷或許在接拍時需要考慮的是“傳統眼光”會作何評價。甘婷婷最初想爭取演李師師,理由是李師師沒那麼難演,勝算的把握要大一些。后來制作方提議讓她嘗試潘金蓮,她覺得可以嘗試。“接拍時還真沒什麼壓力,正好有一個機會可以証明自己,而沒有去考慮這個角色會給我帶來什麼負面影響。新版的潘金蓮不是一個符號化的人物,而是一個很豐富的綜合體,前期是一個很清純的少女、中間是一位賢惠的妻子、再到后面變成毒辣的淫婦,在短短五集半的戲份中,這個角色是很多面的。”甘婷婷說。

  有關爭議

  制作人:二度后期 

  修改完善

  針對新版《水滸》中比較集中的“賣雷、賣腐、硬傷、穿幫”等評價,制作人鄒賽光坦然面對,該修改的修改,該釋疑的釋疑,“現在教育三套播出的已經是修改過的版本了,但肯定還會不斷地有新的質疑出來。翻拍名著就是這樣,觀眾的眼光是多面的,不會百分百的滿意。”

  鄒賽光透露,修改的部分包括,“童貫對林沖‘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調侃已經改成‘堂堂儀表、凜凜一軀’﹔街市叫賣聲中去除了穿幫的‘洋傘’叫賣的畫外音﹔武鬆打虎的情節處理為武鬆用拳頭將老虎打死,還原了原著的經典橋段,去掉了用刀刺虎的畫面情節。”

  而就劇中人物的造型為何都佩戴紅花、圍巾的質疑,鄒賽光解釋說,“戴紅花第一是跟導演的風格有關﹔第二,史書上有宋朝根據戴花來區分階層的記載。至於圍巾,是跟拍攝季節有關,更多的是從取暖的角度考慮,不過從全劇80多集的長度看,應該顯得沒那麼密集、扎眼。”

  另外,劇中每一個重要人物的出場都會適時佔滿半個屏幕打出一段原著中對該人物的描寫,這麼做有無必要?鄒賽光回應說,“我們的原則是盡量少用畫外音,那是編劇沒有水平的表現。打出字幕既可以增加古典文學的涵養,也有助於觀眾能更好地理解人物。還有像台詞,廟堂之上的都是偏重文言文的,但是市井之中的就比較白話,還是為了這部劇能吸引更多年齡層的觀眾觀看。”

  晨報記者 馮遐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