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購演出票讓人喜憂參半 需要規范而非抵制--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團購演出票讓人喜憂參半 需要規范而非抵制

2011年04月18日10:20    來源:《中國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秦岩是一個歌迷。2007年大學畢業后,他成為上海的一名公務員。到現場看演唱會一直是秦岩的願望,然而並不算高的工資讓他對動輒幾百乃至上千元的演出門票每每隻能望而卻步。從去年開始,團購之風蔓延到上海演出行業。蕭亞軒上海演唱會,團購票“起步價”是3折,折合下來也就幾十元錢,這讓秦岩第一次實現了心願。此后許巍、崔健的“許久未健”演唱會、理查德·克萊德曼音樂會,他都加入了團購大軍。

  好景不長,定於5月7日舉辦的劉德華上海演唱會的主辦方在上個月宣布,該演唱會的門票都將通過正規票務途徑銷售,不會進行任何低價團購活動。這讓之前等著團購門票的秦岩很無奈。“后來還是狠著心去票務公司買了高價票。”他對記者說。隨后,上海幾大票務公司宣告組建“反團購聯盟”並聲稱,凡進行團購活動的演出一律下架,並將該演出商納入“黑名單”。有業內人士認為,上海剛剛興起的演出票團購,很可能就此退出市場。

  演出票團購因相對低廉的價格可以帶動觀演人群的大量增長。然而,為何這個在其他領域運作得很火的商業模式在演出行業會遭遇抵制?它給演出市場又會帶來哪些方面的影響?

  會否攪亂演出市場

  去年9月,上海小劇場話劇首次植入團購售票模式,此后,上海的團購業務逐漸向音樂會、演唱會等演出領域拓展。

  通常情況下,演出商給到各大票務代理的最大折扣也隻有八五折,而在團購網站上,2至3折的折扣比比皆是。據介紹,演出商出於預熱票房的考慮,會提前提供小部分票供團購網站銷售。這些票因此往往定價低。加上團購網站分成少,故而折扣可低至2折。日前在上海舉行的卡雷拉斯音樂會,甚至打出了99元的團購票,堪稱全球最低價。

  然而,演出團購讓諸如秦岩這類觀眾歡呼雀躍的背后,卻是演出商和票務公司的“暴跳如雷”。“這不是砸人飯碗嗎!”中演票務通市場總監侯燕憤憤不平。“演出商給票務公司一般隻有10%左右的分成,我們給客戶最多也就是九五折或九八折優惠,一些團購網站以2至3折價格出售就會造成通過正常渠道購票觀眾的不滿,退票投訴現象頻頻發生。”侯燕說,這還造成了行業間的惡性競爭,很大程度上擾亂了演出市場。“我們堅決反對團購,我們絕不與參加團購的演出商合作。”

  春秋永樂票務公司總經理楊波曾撰文指出,團購網站被演出行業抵制的深層次原因是演出行業的利潤危機。“低廉的團購價格給消費者造成一種錯覺,認為以后看到喜歡的演出可以不用著急買票,等待團購。這導致票務營銷商無法與演出商良性合作,演出利潤被整體高估,觀眾錯誤理解演出定價,逐漸降低對演出消費的興趣。”楊波在文中表示,這對演出市場的發展有著極其不利的影響。

  演出商更多抱有一種既愛又恨的復雜心態。“作為演出公司,我們當然是希望出票越多越好。在這方面,我們比較認可團購的推動作用。”上海時空之旅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宣傳副總監萬彥說,在演出淡季,會考慮用團購的形式帶動票房。但他也表示,團購會讓觀眾產生演出票價存有貓膩的印象,從長遠來看會對正常的演出秩序造成沖擊,不利於整個行業的發展。

  導致演出質量下降的擔憂

  各大演出劇院更擔心團購對演出質量的影響。這也是安徽省話劇院院長唐大康最為擔心的。

  “一台好的演出節目是需要一定的成本作為支撐的,包括演員、道具、燈光設備等。一味地進行價格促銷,會導致演出商想盡辦法壓縮演出成本,結果必然是節目質量的降低,最終受害的還是觀眾。”唐大康說,作為專業院團,保質保量應是首要原則。

  河南省話劇院副院長李利宏表示,團購直觀上可以帶動演出票房的增長,但如不加以規范,會從深層次上影響演出市場的健康發展。“現在的演出市場良莠不齊,有真正想做好劇目的,也有賺一筆是一筆的。價格競爭會導致一些劇目為了盈利,不惜縮減成本、粗制濫造。長此以往,不僅打擊觀眾的欣賞熱情,也必然傷害到演出行業整體的生態環境。”

  對於一些團購給出的超低價格,中國對外演出公司文化交流中心副總監王修芹認為,不像飲食等生活消費品,演出屬於高端產品,就是要追求高質量的觀賞體驗。“現在採用團購的多是質量不好的劇目,為追求利潤而削減成本。真正好的演出是不需要搞團購的。如果大部分都搞團購,那說明演出市場出了問題。”

  需要規范而非抵制

  盡管演出票團購存在種種問題和弊端,多數業內人士卻並不贊同簡單的對其加以抵制。他們認為,團購作為一種新興的營銷手段,其本身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對於演出而言,如加以適當規范,不失為帶動演出市場繁榮的一種有益途徑。

  河北省話劇院副院長黃平安對團購帶來的票房效應印象深刻。此前,河北省話劇院曾與團購網站合作,對一些老劇目進行團購售票。“幾百張票不到一天就賣光了,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他認為,隻要掌握好分寸,團購未嘗不是一種有益的補充手段。

  “從長遠來看,團購有著大量的社會需求,這也証明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任何事情不能過度。”萬彥說,關鍵是要有適當的干預和控制。“就像味精,適當調劑可以使菜味更美,但添加過量就很難吃了。”

  中國兒童藝術劇院進行了一個成功嘗試。據中國兒童藝術劇院制作演出部主任趙寒冰介紹,中國兒藝近年來一直在做團購售票,已與20多家團購網站進行了良好合作。但與搞低價促銷的團購不同,中國兒藝致力於打造“網絡團購連鎖店”的經營模式。“有統一的合同文本,統一的營銷價格,所有的團購價格都不低於八折。這樣可以避免惡性競爭,也給傳統售票渠道以生存空間,使兩者產生良性的循環。”

  對於團購現象給觀眾所帶來的不公平感,趙寒冰表示,可以在合理控制團購價格底線的前提下,通過提供差異化的服務來加以平衡。“在價格差距不大的前提下,團購可以享受價格優惠,但不能享受自主選擇座位等服務。窗口買票不僅可以選座位,還能收到相關贈品。”趙寒冰說。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