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揭秘大屠殺中的南京城--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往生》:揭秘大屠殺中的南京城

2011年05月31日09:11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往生》裴指海著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發生在七十多年前的那場慘絕人寰的戰爭或曰屠殺,留給國人的是瘡深痛巨、永遠也無法平復的傷痕,每遇風雨仍使人感到揪心的疼痛。埋藏在裴指海胸中的同樣有無邊的悲憤,當他以現代人對往昔戰場的想象與感受,來描繪和重現那一幕幕曾經的慘劇時,我們透過歷史流淌在文學之中那無法承載的沉重,可一睹作者所逼視的我們民族前世與今生的靈魂。

  作者並非是以常規的結構和手法來描寫這段歷史,那樣似乎不足以表達他對這一題材的歷史思考和現實觀照。作者以一名當代軍人的身份,不斷地進入對前三○五團二連連長李茂才的採訪與追尋的過程。兩種軍人的對話與溝通,意在從血寫的往事中刻意尋找共同的民族精神。作者引領我們不斷進入歷史,又不斷地返回現實,體驗和感受兩者之間的反差與聯接。這接近於第一人稱的採訪記式的小說,既增強了小說的真實感和現場感,又造成很強的間離效果,使我們保持最大的冷靜和清醒,去回味與重溫已變得十分蒼茫卻仍異常真切的歷史。小說描寫的“往生”,是由那些無數鮮活的生命、血腥的細節與慘烈的場景所組成,讓人觸摸到的是構成歷史生活的堅韌筋骨,是在災難來臨之時的不滅靈魂,最終讓讀者沸騰的卻又是滿腔的熱血。

  小說以極凝重的筆墨,描繪出了歷史的真實圖景。當日本侵略軍兵臨南京城下時,這支歷史上最為野蠻的軍隊,隻會是奸淫擄掠、噬殺無度、毫無人性的暴行。一個作為首都的城市,尊嚴在屠刀下蕩然無存,到處彌漫著極度恐慌混亂的悲慘景象和毀滅氣氛。作品也正是以此為背景,塑造了一批以死報國、可歌可泣的士兵形象。三○五團二連的官兵在連長李茂才的帶領下,幾乎於孤獨無助的境地,以劣勢裝備和血肉之軀抗擊著日寇的入侵,成為蒼涼悲歌中的一抹沉重的亮色。這些中國士兵像這塊土地上的泥土一樣平凡普通,也都有著可笑和卑微之處,但他們又都有著自己的特質和個性,面對慘烈無比的戰爭和凶殘之敵,他們選擇血戰到底。這支最為普通的連隊,從戰前的齊裝滿員直至剩下最后一個人,但他們捍衛了中國軍人的榮譽,創造了自己的英雄傳奇:陳傻子是一個不懂得如何使槍的傻兵,但他神奇的投彈能力,能使一顆顆手榴彈炮彈般地在遙遠的敵群中開花,成為名副其實的超級戰斗英雄﹔強悍暴躁的王大猛在最后一刻把生的希望留給渴望渡江的士兵,自己則血洒疆場﹔大老馮制止戰友手刃被俘的日本兵,表現出中國軍人的仁者之心,卻在落入敵手后被這名日本兵認出后坦然地面對死亡﹔以“兵販子”著稱的趙二狗,似乎是個毫無抵抗意志的逃兵,但他在一個出人意料的戰斗場合,依托炸毀的戰車無比神勇地阻擊和痛殲猖狂進攻的日寇。這些氣貫長虹的壯舉,使他們的名字如同金屬般響亮。

  小說對戰斗過程及其真實場景的細致逼真描繪,既顯示出作者超強的寫實能力,也反映出作者試圖以戰爭的殘酷與無情來揭示其噬血的本質。從一個個鮮活個體的毀滅與消亡,表達出作者對人性、對個體、對生命的關切,流露出某種明顯的反戰傾向。但作者是站在反侵略戰爭的立場上所進行的人性思索,對侵略者的切齒憎恨,對同胞的無限悲憫,對勇士的由衷贊佩,都融入在他飽含傾向的敘述中,因而作者的反戰才是真正有力量、有價值的。

  作者還以犀利辛辣的筆觸,不僅對政府與國軍高層慌亂狀態和自私行徑進行了強烈的譴責,還揭示了某些民族個體的卑劣靈魂。大敵當前戰事緊急時,淳化鎮的鎮長和朱老板們卻表現出令人吃驚的麻木和遲鈍。面對敵人的屠刀或目睹妻女受辱,身為丈夫或父親的男人們卻不敢奮起反抗,甘做畏敵如虎的苟且偷生者。作者對此不只是哀其不幸,更表示出極大的沉痛、鄙視與憤怒,以為正是這種綿羊似的懦弱,才更助長和放縱了侵略者狼一樣的野蠻本性。而當一名國軍坦克連長不惜碾碎同胞肉體奪路而逃,作者的憤怒更是達到了頂點。作者對這些人身上所體現的某種國民性的無情解剖,到了痛揭瘡疤的程度,讓人看到的是國人令人顫栗的靈魂底色,其沖擊力幾乎超越讀者心理承受力的極限。

  小說所具有的奇特的幻覺描寫也頗為獨出心裁。由於作者有參與拍攝同類題材的影視的經歷,眼前時時出現的日軍行進於南京街頭的情景,作者似已分不清究竟是虛擬的歷史,還是真切的現實。那種穿越式的、超現實的場景,看起來似乎讓人難以理解,其時空的錯亂所暗示的其實是意識和心理秩序的錯亂。作者把筆鋒從歷史指向現實時,所揭示的現實與歷史的某種一致性的本質:公交車女售票員曾小艷職業的冷漠與傲慢,“文身男友”霸道蠻橫卻又虛弱無能的本色,那位所謂“大哥”丑惡之極的性索取,人群之中那種不屑於價值判斷的集體無意識,“再還男人雄風”之類廣告詞的低俗與無聊,小說所描寫的不只是當年遭受的屈辱與戰爭的苦難,更有現實中的人們荒漠般的精神生態與靈魂狀態。《往生》無疑有極強的警示意味,它讓我們沉痛回顧的不僅僅是“往生”,還應密切關注的是今天和未來。
(責任編輯:李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