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梵志等拍品屢創新高 資本之手掌握中國拍品定價權?--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曾梵志等拍品屢創新高 資本之手掌握中國拍品定價權?

2011年06月08日08:5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雙親》為劉煒創作於1990年的代表作,此前估價120萬至280萬,最終在北京保利春拍上以977.5萬元成交。

  中國藝術品市場拍賣的火爆波及了眾多板塊。昨日,北京保利拍賣落下帷幕,因此次舉辦“尤倫斯男爵藏重要中國當代藝術夜場”拍賣,中國當代藝術再度成為熱門話題。其中,劉小東、劉野、劉煒、曾梵志四人的表現更是成為本季春拍討論的熱點。事實上,自去年開始業內就以“新當代藝術F4”(編者注:張曉剛、方力鈞、岳敏君、王廣義此前一直被稱為中國當代藝術F4)稱呼這四人。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藝術品市場,資本之手真的又會托出新的奇跡嗎?

  【現場】 一場並不低調的拍賣

  自今年4月蘇富比尤倫斯專場成為黑馬,躋身千萬元俱樂部后,劉煒作品的價格曲線圖就在本輪拍賣中扶搖直上。6月2日晚,“尤倫斯男爵藏重要中國當代藝術夜場”拍賣以李山的《原始混沌》拉開帷幕,此后一直是波瀾不驚,買家表現都極為理性。三四位買家競價,十萬十萬地加價。即使到了上拍的第4件拍品,張曉剛創作於1987年的《無題》,由於是件小尺幅的作品,也並未引起場內較多的競爭。

  但拍賣會的這種平靜氣氛被劉煒的《雙親》所打破。

  當拍賣師喊出100萬的底價后,戲劇性的一幕上演了。后排一名男子大呼一聲200萬,緊接著,“300萬”,另一買家迅速回應。一般來說,拍賣場上買家都很低調,只是坐著優雅地舉舉號牌,表示自己加價多少。然而,兩位男子競價劉煒《雙親》的場面卻截然不同。場內頓時騷動起來,大家紛紛將目光回轉,想看清楚這一幕。此后,由400萬直接跳到600萬,這一競價過程才趨於平穩。“620萬、650萬、680萬……”就在拍賣師即將在800萬落槌時,場內又有一位新的買家加入“游戲”,直接加價50萬,將該幅作品以850萬拍下,加上15%的佣金后,劉煒的《雙親》以977.5萬元成交。

  【回放】 三劉一曾成“財”背后

  同樣場景也曾發生在劉小東、劉野、曾梵志身上。其中,劉小東、曾梵志2006年便成為繼當代藝術F4后的又一撥明星,而劉野則迅猛崛起於2010年。

  2006年11月,北京保利秋拍上,俏江南老板張蘭以2200萬元競得劉小東《三峽新移民》﹔2008年6月,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No.6》以7536.75萬港元成交,成為當時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拍賣的最高紀錄﹔2010年4月香港蘇富比春拍上,劉野《金光大道》以1914萬港元拍出,同年6月,劉野的《小海軍》在保利春拍上以1344萬成交,較之2007年拍出的717萬翻了近一倍。可以說,劉野成了當年拍賣市場上的最大贏家。

  至此,四人用作品叫響了“三劉一曾”的價值,去年業內甚至對他們冠之以新當代藝術F4的稱呼。不過,很多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資本由於其趨利特性,追逐新的市場熱點很正常。藝術策展人黃篤稱,以前歐美買家購買中國當代藝術作品覺得很便宜,現在這些作品都增值1000倍以上。這些藏家就會想著將其拿出來拍賣。加之金融危機對歐美藝術品市場影響很大,恢復起來慢,而華人藏家對於當代藝術的接受度則在與日俱增。策展人伍勁也表示,這些F4頭銜都是從市場價格和交易角度發明的,與學術無關,與生意有關。

  追問一:老F4拍場形成新格局?

 藝術經紀人:市場對岳敏君有了憂慮

   2006年3月31日,蘇富比首次在紐約舉辦亞洲當代藝術專場——“亞洲當代藝術:中國·日本·韓國”拍賣會,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方力鈞創造了各自作品價格的新紀錄。四人在當時的藝術市場被戲稱為當代藝術F4。“這是因為受當年台灣《流星花園》F4的影響,”中央美院美術館學術部副主任王春辰告訴記者。

   不過,中國當代藝術在2003-2007年的極度繁榮之后遭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挑戰。2008年香港蘇富比秋拍首次拉開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大洗牌,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進入盤整期間。當代藝術F4的作品在拍場上的表現也在發生著變化。

   張曉剛連續兩季通過香港蘇富比的拍賣創造自己的新紀錄。2011年4月3日,在香港蘇富比春拍“尤倫斯重要當代中國藝術收藏:破曉———當代中國藝術的追本溯源”專場,他的《生生息息之愛》更是以7906萬港元(約合6660萬人民幣)成交,成為世界上最貴的中國當代藝術品。與此同時,王廣義在同一場拍賣中,憑借85代表作油畫《毛澤東:P2》獲得了1914萬港元個人新紀錄。

   然而,岳敏君和方力鈞則被質疑有過氣之嫌。在5月28日,香港佳士得拍賣舉行的“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中,上拍的兩幅岳敏君作品均遭流拍。曾被認為有可能在本季拍賣中為方力鈞贏得聲譽的油畫作品《1996-10》,也讓市場失望。6月2日晚,保利拍賣中,方力鈞的這一作品競爭激烈,最終以1350萬元落槌。不過,王定乾等藝術經紀人表示通過幾場拍賣可以看出市場對岳敏君的作品有了下手的憂慮。

   不過,對於這一新格局,藝術策展人黃篤則持保留態度。黃篤告訴記者,藝術家作品是不是太多了,不想接盤了,炒家是不是沒有興趣了?很難就一兩年的拍賣情況做出定論。

 追問二:新舊F4的學術認同有多大?

   評論家:明星未必能進藝術史

   新舊版的當代藝術F4因為其在市場上表現突出而得名,但對其學術認同上卻一直存在爭議。

   黃篤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所謂的當代藝術F4的作品在前期恰恰是沒有市場的,他們的創作受到了來自國際藝術界的認同,參加了威尼斯雙年展、聖保羅雙年展。

   然而,在王春辰看來,國內當代藝術批評界至今沒有所謂的當代藝術F4,更別提什麼新版當代藝術F4的稱呼,“這是一個商業上的說法,是商業資本運作的系統,是一個噱頭,在學術上是不被認同的。”

   王春辰指出,嚴肅的當代藝術批評是不會涉及拍賣的,因為拍賣中存在著大量的炒作行為,目前我們所看到的這些價格都不能等同於這些藝術家的藝術價值,“現在對中國當代藝術的評判都不是定論,目前拍賣場上的明星十有八九會缺席此后的藝術史。”

(責任編輯:李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