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姐妹>首亮長安大戲院 "國母"形象重塑造--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宋家姐妹>首亮長安大戲院 "國母"形象重塑造

2011年06月23日09:58         手機看新聞

  

京劇《宋家姐妹》劇照



  6月12日至13日,由北京京劇院創排的新編京劇現代戲《宋家姐妹》在北京長安大戲院首演。該劇由陳國峰編劇、宮曉東和石宏圖聯合執導,遲小秋、張建峰、趙葆秀、朱強、杜?、譚正岩等擔綱,匯集了程派、奚派、譚派、馬派的老中青三代優秀京劇演員,可謂是流派紛呈、群星璀璨。

  《宋家姐妹》作為一部紀念獻禮劇目,並未止步於讓領導和專家叫好的政治作品,而是力圖排演出廣大觀眾愛看的藝術作品。因此,全劇精雕細刻、“歷經磨難”,不僅是編劇先后九列提綱、十易其稿完成劇本,而且諸多名角甘當綠葉,在燈、服、道、效、化等部門的通力合作之下,大幕在胡琴和大提琴的相互應和中一經拉開,就給觀眾留下了好聽、好看的第一印象。

  以小見大

  全劇視角獨特,以1927年大革命危機為背景,圍繞著宋美齡與蔣介石的婚姻問題而展開宋氏家族的親情與矛盾,虛實相間地描繪了宋氏姐妹間、姐弟間、母女間在那個風雲詭譎的年代所發生的故事。它雖然謳歌了宋慶齡堅決捍衛三民主義的偉大情懷,但全劇並沒有落入一般紀念獻禮劇的窠臼,而是著重於人物的情感,以小見大,以個人情境的窘迫、家族親情的變化,來反映大革命的危機,折射國家的命運。

  主創們選取了1927年這個歷史的轉折點,強調對人物內心世界的把握和開掘。因而宋慶齡作為絕對的一號主人公,沒有被簡單塑造成概念化、理念化的刻板形象,而是讓她一直處在兩難的境地,面臨選擇。在壓力之下的選擇,往往會更快、更好地讓觀眾發現人物的本性。編導用宋慶齡最不願面對、最難以承受的東西,迅速地將她內心深處的矛盾揭示了出來,讓她直面自己內心的沖突——宋慶齡自開場庇護共產黨人、選擇了政治立場以來,就一直處在了親人們的輪番“擠壓”之下,不僅如此,在符合人物的性格和所處的情境的前提下,編導對妹妹宋美齡、弟弟宋子文、母親倪桂珍、大姐宋藹齡這4個人物分別來勸誘宋慶齡時的處理,也各有不同——他們分別以親情、以安危甚至以損譽來“攻擊”宋慶齡。而正是在這種被她視同生命的親情與信仰的反復磨碾之下,雖然宋慶齡堅持著自己的理想和主張,但她堅持的力量越大,反過來打在自己心上的痛苦也越深。可以說,程派青衣遲小秋以其程派深沉婉轉的唱腔,細膩傳神地呈現出宋慶齡糾結、痛苦的心理軌跡,形神兼具地塑造出了一位外表端庄優雅、內心純淨,堅持共和理想、反對獨裁倒退,如同菊花般孤標傲世、不為世俗所動,卻又因不為親人們所諒解而為情感所困的“國母”形象。

  中西合璧

  由於宋慶齡特定的身世和身份,她一直很喜歡聽世界名曲。因此,不僅在舞台上一直擺放著一個留聲機作為重要道具,而且主創們還設計了中西結合的音樂元素,樂隊伴奏中增加了小型管弦樂團,將京劇、京歌、西洋名曲等和諧融合。比如,在宋慶齡播放名曲來鎮定自己雜亂的心神時,雜糅了傳統京劇樂器與之相呼應。全劇的舞美設計則以大小兩個框架為主軸,虛虛實實地不斷組合與變化,呈現了傳統與現代感的結合,既符合戲劇發展的情境,又適合巡演所必需的簡潔。

  此外,全劇還借鑒了話劇的心靈空間的外化等表現手法來豐富舞台呈現。比如,就在宋慶齡在母親的懇求下幾乎妥協、提筆欲寫賀信之時,舞台后方兩次突現紅光,映射出哀鴻遍野的慘狀,來表現宋慶齡此時家國不能兩全的心靈掙扎與自我較量。正是對於親情的渴望與重視、對於國家興亡的深切責任感,使這位被歲月、被國事歷練得早已內心極為堅忍的“國母”幾乎妥協。再如,當親人反目,大姐宋藹齡以為小報緋聞作証來要挾她的時候,宋慶齡更感覺孤苦無依,維持她內心平衡的支點被動搖了。因而在她踉蹌昏倒后,全劇對於她的心靈幻覺加以表現,在這個心理時空中,蔣介石、孫中山先后到來……在宋慶齡痛斥蔣介石、深切表現對孫中山的依戀中,觀眾可以清晰地洞悉她對於信仰的堅持和再次堅定的過程。

  不過,如何才能既繼承傳統、又能汲取現代戲劇的成果,一直是一個困擾中國戲曲和話劇界的問題。國人往往認為不“破”不“立”,似乎隻有徹底毀棄傳統才能創造新的藝術﹔但是,新藝術往往又因為缺失了傳統藝術的給養而很快枯萎。因為諸多因素的影響,我們的創新時常會對傳統造成無法彌補的破壞。我們現在的戲劇舞台上,常常會看到一些作品,不是從本民族的文化心理和傳統方面入手,而是受到意識形態等方方面面的干擾,過於形式化,追求一種表面熱鬧的華彩,既沒有關注內在的、真正作為戲劇藝術本身的應具有的精神性的東西,也沒有去尋求一些本民族傳統心理、文化根基等方面的東西,因而缺少一種民族的和文化的積澱。這一點,可能是現代中國戲劇改革中過於注重外在形式的改變和現代化造成的。然而,長期忽視戲劇的靈魂,難免會漸漸失去根基。因此,“度”的把握十分關鍵。總體而言,戲曲長於抒情,以瞬間來展示細微的心境、以唱詞的敘述來傳達和描摹人物的心境本就是傳統戲曲的專長,但《宋家姐妹》所運用的中西樂器的配合、多時空交錯、人物內心的外化等方式,由於切近劇情、有利於彰顯人物,同時也可以令更多的、原本不太熟悉戲曲的觀眾獲得更為直觀的感受與沖擊,因此,也算是“筆墨當隨時代”的一次成功嘗試吧。

  當然,全劇在宋慶齡心理變化的推進、姐妹之間的關系、某些情節的設置與轉化等方面還可以更為深入和細致,但是,《宋家姐妹》無疑具有成為北京京劇院保留劇目的潛質。我們有理由相信,它可以經過不斷地輪演、不斷地改進,從而最終被“改”成一部經典。畢竟,“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本就是國粹所應具有的風范與氣度。(胡薇)


  


  組圖:藝術家劉斌、張凱麗、陳國星做客人民網

  《雪花秘扇》兩大看點 李冰冰演淒美感情戲

  《金陵十三釵》關機張藝謀許下年度願望

  畢加索畫作《入睡的少女》拍出2200萬美元

  朱德庸與余華"漫"趣相投 享受一筆一畫"慢"樂趣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