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開儒透露"春天的故事"歌詞變歌曲耗時一年半--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蔣開儒透露"春天的故事"歌詞變歌曲耗時一年半

2011年06月24日08:39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因《春天的故事》而聲名大噪的董文華

《走進新時代》原唱張也

蔣開儒



  《春天的故事》和《走進新時代》可謂當代紅歌的代表作,是歌唱改革開放的裡程碑式的作品,兩首傳唱大江南北的歌曲的詞作者都是著名作詞人蔣開儒。

  近日,記者電話專訪了這位76歲卻依然精神矍鑠、筆耕不輟的老人。說起紅歌,他有著非一般的感情:在遭遇坎坷的年代,是紅歌給了他信念、勇氣和力量﹔在改革開放的日子,他以紅歌禮贊黨和國家,也表達出自己的陽光心態和幸福感覺。

  昔日:紅歌讓我抵抗消極

  問:作為一名有幾十年創作經驗的詞作家,您怎樣看待紅歌?

  蔣開儒:我1951年參軍,當時聽的、唱的很多都是禮贊英雄的紅歌,它們是我生命中十分寶貴的東西。紅歌讓我總有一種積極的心態、視角,去看待、理解中國的變化。后來,很多歌唱社會主義的紅歌,如《我們走在大路上》、《社會主義好》等,也都給我以信念、勇氣和力量,讓我能夠抵抗消極。在傷痕文學最“火”的時候,雖然我當時也處於人生的逆境,但我依然感到陽光,並寫出一首感恩的歌《喊一聲北大荒》。這首歌在首屆全國征歌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當時其實有很多名家參賽,而我只是黑龍江一個縣的創作員。我問為什麼自己可以勝出,得到的答案是,文革之后,社會呼喚人性的美,而我這首詞恰恰表現出了人性的美。

  問:1992年,是什麼促使您在中年后毅然決然地來到深圳這個完全陌生的城市?

  蔣開儒:當時我已經50多歲,不可能升官或發財,我是帶著好奇、奔著很多以前聞所未聞的新觀念去的。我1979年去香港探親時,曾經路過深圳,當時是踩著田埂和沙石路走到海關的。在我的印象中,深圳就是一片水田、一個小鎮。1992年,我讀到了《深圳特區報》的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我很好奇,自己13年前看過的深圳而今會變成什麼樣。讓我驚訝的是,一下火車,看到的竟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沒想到鄧小平的講話能讓這裡發生這麼大的變化,社會主義的速度居然可以比資本主義更快,這種感覺很美好,我想,社會主義的春天來了!

  春天的故事:歌詞變歌曲耗時一年半

  問:《春天的故事》是否由此而來?

  蔣開儒:1992年12月16日,我寫下了這首歌詞,之后,我把它裝進了信封,貼上郵票寄給了《深圳特區報》。1993年1月7日,《深圳特區報》以紅色的標題刊登了這首歌詞。於是,我把報紙復印下來,交給和自己同單位的曲作家王佑貴。他看了之后說,這首歌主題很好,但詩不像詩、詞不像詞,像說話。而且從他們作曲的專業來講,既不美聲又不民族,壓根找不到旋律。

  問:所以,這首歌詞最終變成歌曲用了不少時間?

  蔣開儒: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其間,我很著急,不斷催王佑貴。他讓我改詞,但我根本改不動,因為那些都是我心裡的話。1994年5月25日,我把字體放大了3倍的原稿再次送給王佑貴,希望在視覺上“刺激”他,因為深圳市委舉辦的青春歌曲大賽到6月1日就截止報名了。他朗誦了好幾遍,帶著濃濃的湖南口音,他念著念著,我打斷他說,“就是這個調”。所以,你們現在聽《春天的故事》第一句還是湖南口音。王佑貴寫出兩句之后,說春天的感覺展不開,於是,我在原先春風、春雨的基礎上,又加了春雷和春暉,並將之變為第一段。之后,他說結尾有點打不住,於是加了“啊”結尾﹔再之后,他又說開頭有點禿,但我加不了詞,所以,就反復用了“春天的故事、春天的故事”。王佑貴后來笑說,是穿鞋戴帽豐富了《春天的故事》。他寫完之后,我當天下午就送去了音協,可惜的是一位作曲家隻能推薦一首作品,他們推薦了王佑貴另外一首。后來,深圳市青聯委員葉旭全一聽傾情,將自己的推薦權給了這首歌。沒想到奇跡發生了,這首歌在那次大賽中奪得金獎第一名。讓我特別震撼、特別感動的是,當時優秀的詞曲作家都集中在廣州,沒想到金獎第一名居然會給深圳的作品。

  問:《走進新時代》是您的另一首代表作,是為香港回歸而作?

  蔣開儒:《走進新時代》是《春天的故事》的姊妹篇。1996年,深圳羅湖區邀請我去寫香港回歸組歌,一共10首。我非常珍惜這個歷史機遇,一口氣寫了9首。最后一首我想歌頌黨,因為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香港回歸。於是,我給自己定下一個高標准,不僅黨內能唱,黨外也能唱﹔不僅國內能唱,國外也能唱。這下子,我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1997年2月19日,小平同志離開了,我特別難過。直到江澤民同志報告說要“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這句話不僅給了我靈感,也讓我覺得我們的改革開放會繼續下去,春天的故事會繼續下去。中國人以前是窮怕了,黨帶領著我們搞改革開放富起來之后,就特別擔心會不會又變回去,這下好了,不會變了。於是,我在日記裡寫下“我們唱著東方紅當家做主站起來,我們講著春天的故事改革開放富起來,繼往開來的領路人帶領我們走進新時代,高舉旗幟開創未來”,這3句話后來都變成了歌詞。1997年6月15日,《香港早晨》組歌正式亮相,羅湖區決定用最后一首《中國有幸》獻禮十五大,這首歌送到央視后,央視的有關領導、同志一起參與了修改創作,並改名為《走進新時代》。

  如今:享受創作思如泉涌

  問:《春天的故事》、《走進新時代》都是一唱而紅,這是否超乎了您的意料?

  蔣開儒:是。我想,因為它們的詞、曲、唱都是最理想的,所以才能廣為傳唱。 問:通過對話,感覺您是一個既有創作激情又對國家方針政策特別關注的詞作家,能分享一下您的創作經驗嗎?

  蔣開儒:我一直將我的夢和中國夢融合在一起,將國家變化和我的生命聯系在一起,國家受難,我就受難,國家陽光我就陽光。我把歌詞當作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看到美好的東西,我就去歌頌它,而不是去迎合它﹔我就去贊美它,而不是去討好它。如今,廣東首先提出幸福感,其實,《春天的故事》和《走進新時代》之所以受群眾喜愛,就是因為唱出了每個人渴望又想表達的幸福感。《春天的故事》講述的是改革開放帶來的幸福感,《走進新時代》講述的是有中國特色的,即社會主義框架下市場經濟體制帶來的幸福感。6月8日我和張也一起接受了央視《紅歌90年》的採訪,張也說,《走進新時代》她在國外隻能唱第一段,因為唱到第二段的時候,通常都是觀眾全體起立大合唱,有的還鼓掌、抹淚,她的聲音都聽不見了。我很感謝張也,唱出了我們中國人的幸福感,並讓全世界都聽到。

  問:到深圳以后,您已經寫了好幾百首歌,現在76歲了,還一直堅持創作?

  蔣開儒:我現在是享受創作,反而靈感來得特別快,有時一個命題作文,到當地去一天就寫出來了。因為我的陽光心態和幸福感覺,我一直很健康,記憶力也特別好,1萬字的講稿都能全部背下來。

  問:建黨90周年的大日子即將到來,現在全國各地都掀起聽紅歌、唱紅歌的熱潮,而文藝圈也掀起新一輪寫紅歌的熱潮,您有什麼話想對后輩的創作者說嗎?

  蔣開儒:一定要說真話、心裡話,要表現出精神氣兒,以情動人。不浮躁、不功利,把寫歌當目的,而不是手段。

  蔣開儒其人

  1935年9月生,籍貫廣西,曾任職於深圳羅湖區文聯。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習作小說、曲藝、戲劇,80年代以后專攻歌詞。1992年來到深圳,創作了大批優秀作品,包括《春天的故事》、《走進新時代》等。其作品曾3次榮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並獲文華獎、解放軍文藝獎、中國廣播文藝獎、電視文藝星光獎、中國金唱片獎等。

  2001年以來,他多次應邀到清華、北大等地作精彩演講,他的《陽光人生》演講給了人們許多啟迪。1999年,他當選深圳市文明市民、深圳市優秀專家﹔2004年獲得中華世紀風採人物獎﹔2007年獲嶺南文化名人稱號。(蘇蕾)

  


  人藝舉辦年度頒獎典禮 宋丹丹何冰獲“人藝奧斯卡”

  中國申遺剩西湖一根獨苗 五大連池選擇冷靜退出

  郭德綱怎麼了 15歲兒子退學沒人管?

  挑舋現代人"婚姻觀" 從<裸婚時代>到<家 N次方>

  張步興憶:毛主席送我一塊肉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