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入黨時間比建黨早? 志願軍原名“支援軍”--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毛澤東入黨時間比建黨早? 志願軍原名“支援軍”

2011年06月24日10:01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囊括《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百團大戰的行動命令、毛澤東親筆填寫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記表、周恩來擬寫的中共中央關於鄧小平任職的通知等500多件珍貴檔案……
  

1921年《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決議》俄文版和中央檔案館譯文。 



  泛黃的《新青年》記錄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最早的傳播,紅四方面軍長征使用的手繪地圖可以看出征途的艱辛,百團大戰的行動命令上標注著“萬萬火急”字樣,鄧小平在教育部《關於一九七七年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意見》請示報告上特別注明“此事較急”……

  今天,由中共中央黨校、中央檔案館、北京市委宣傳部、西城區委聯合主辦的“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檔案資料展”將在北京展覽館東側展廳開幕,對黨政機關黨員干部和廣大市民群眾有組織地免費開放。500多件高仿還原的黨史檔案勾勒出中國共產黨探尋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的歷史足跡,每一位走進展廳的參觀者將可以完整、生動地學習一次黨史。

  6位專家反復確定展品

  這是中央檔案館首次在館外系統地展示大量黨史檔案資料,其中有不少展品是首次面向公眾展示。展覽從去年上半年開始策劃,展出內容、布局由6位黨史、檔案專家經過幾個月多次反復研究才確定下來。展出內容涉及到中國共產黨的創立、北伐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全面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期等多個歷史階段,時間跨度超過90年。

  展出的500多件檔案資料,既有手寫於1920年的《中國共產黨宣言》,還有1927年《“八七”中央緊急會議記錄》﹔既有1935年陳雲同志《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記錄手稿,還有1956年毛澤東親筆填寫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記表﹔既有1973年底,周恩來擬寫的中共中央關於鄧小平任職的通知,還有新世紀以來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等重要中央文件。

  “毛澤東《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草案)》”、“中共中央關於土地問題的指示”等重要檔案資料也將展出。

  “第一個綱領”征自共產國際

  這些首次面向公眾開放的檔案內容,使參觀者既可以看到更多歷史事件背后的真實信息,還可以重溫歷史。

  在1921年7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誕生了《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綱領確定了我黨的名稱為“中國共產黨”。但由於戰爭和歷史的原因,這樣重要的檔案卻在戰火硝煙中遺失了。

  展覽中緊挨著“一大”文件的是幾份俄文文件,在各種楷書、隸書、草書的毛筆字中,印刷體的俄文顯得鶴立雞群。從一旁的中文翻譯可以看出,這些正是曾經遺失的《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決議》、《北京共產主義組織的報告》。

  中央檔案館黨史檔案資料來源主要分為四部分,有的來自上海中央文庫﹔有的是經歷了長征又轉戰延安等地,一路馬馱擔挑,歷經戰火硝煙保留下來的﹔有的來自各個中央局﹔還有一部分是國內原件已經遺失或損毀,又從共產國際的檔案中征集回來的,《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決議》等文件就是1957年從共產國際保存的中共代表團的檔案中征集回來的。當年經過董必武同志的鑒別,被認定是比較可靠的檔案資料。

  志願軍原為“支援軍”

  1927年8月7日召開的“八七”會議在危急關頭挽救了革命、挽救了黨。如此重要的會議記錄看上去卻一點不“隆重”,像是從什麼筆記本上撕下的幾頁紙,A4紙大小,邊緣不太整齊。記錄的字體也非常小,要仔細辨認才能看得清,出席會議代表的名字都隻有姓沒有名。中央檔案館工作人員介紹,因為當時正處於白色恐怖時期,字寫得這麼密是為了減少用紙便於攜帶。在現存關於“八七”會議的檔案中,這份資料是最完整的。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關於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挂在展廳最西側的牆上,文件被修改得幾乎面目全非。在印刷的文字之外毛主席又修改了很多處,隊伍的名稱原定為“中國人民支援軍”,毛主席將其改為“志願軍”。

  據介紹,在志願軍改名背后還有個小插曲。中共中央和毛澤東最初曾想以“支援軍”名義,出兵援助朝鮮人民軍作戰。在征求民主黨派意見時,黃炎培認為以“支援軍”名義出兵不合適,如果國家對外派軍支援,就等於向美國宣戰了,而“志願軍”則可以表達軍隊的非政府性質。毛澤東聽后,一邊應著,一邊從筆筒裡抓起一支筆,將“支援”兩字劃去,改成“志願”兩個字。

  毛澤東入黨時間比建黨早?

  在眾多展品中,那張1956年由毛澤東親筆填寫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記表,猛一看並沒有什麼特別。可是當仔細看入黨時間那一欄就會發現蹊蹺,毛澤東的入黨時間居然是1920年,比中國共產黨的建黨時間還要早。

  中央檔案館工作人員說,這就牽扯出了黨史上的一個爭議。有人認同毛澤東1920年入黨的說法,因為早在1921年7月23日“一大”召開之前,中國共產黨已經有了多個早期地方組織,其中包括陳獨秀等人在上海成立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李大釗等人在北京成立的共產黨小組、毛澤東等人在長沙成立的共產黨早期組織等。在這些組織中的50多位早期共產黨員,有不少是1920年入黨的,毛澤東就是其中的一位。但也有人提出質疑,認為毛澤東當時是社會主義青年團員,是在參加“一大”之后才成為黨員的。

  周恩來生日寫的修養要則

  在陝甘寧邊區生產熱潮的照片右下方,百團大戰主攻部署要圖的左上方,如果不仔細看,你很可能就會忽略了那張隻有一巴掌大的小紙片。紙上工整地寫著《我的修養要則》,其為周恩來所書,它還是第一次以其原貌出現在公眾面前。

  1943年3月18日,周恩來45歲的生日在重慶紅岩度過。當時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機關干部,正根據中央的統一部署開展整風學習活動。這天周恩來在南方局辦事處機關,做了一場自我反省報告。當天,同志們特意做了幾個簡單的菜准備為他祝壽。周恩來知道后,堅決不肯出席,只是讓廚房給自己煮了一碗面算是過了生日。就在這天晚上,他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寫下了《我的修養要則》。“一、加緊學習,抓住中心,寧精勿雜,寧專勿多﹔二、努力工作,要有計劃,有重點,有條理……”透過秀麗端庄的字跡,似乎能看見那個夜晚辦公室的燈光和燈下那個讓人倍感親切的背影。

  揭秘  

  數字技術再造新的“老檔案”

  發黃的信札上字跡斑駁,有的字因為墨跡暈染都看不太清楚﹔薄薄的電報紙上,藍色的油墨似乎都滲透到背面﹔涂改得凌亂不堪的批示,紙張看上去已經脆弱不堪,似乎一碰就會碎了……如果不是內行專家,大多數參觀者可能很難發現,“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檔案資料展”中的檔案資料居然都是高仿的復制品。

  主辦方解釋,為了舉辦此次展覽,也為了避免損毀珍貴的黨史原件,他們專門聘請了專業公司對將要展出的黨史文獻進行了復制。但這裡所說的復制,不是簡單的復印或謄寫,而是借助現代科技對這些黨史資料的一次再“制造”。復制中,從紙到墨都是專門研制出來的。

  怎樣讓制造出來的新紙看上去就像是歷經歲月風塵的樣子呢?“全部復制工作將近一年,其中整整半年的時間,我們40多個人都是在研究這些紙!”承擔復制工作的大唐萬邦總經理徐忠東說。這些檔案原件的紙質各不相同,有不同時期的,有不同質地的,有薄的,有厚的,有深色的,有淺色的。徐忠東和他的同事們要先對原件進行分析、測試,測試它的草漿、木漿含量,再依據當時的歷史背景,進行針對性的抄制。

  500多件黨史檔案一共抄制了30多種紙。有的紙張制作難度特別大,需要反復多次試驗才能成功。1921年7月的《北京共產主義組織的報告》俄文版的紙張很薄,剛開始制作出來的紙要麼太厚不合格,要麼太薄一碰就裂開了。工作人員就一點一點地調配方,前前后后試驗了30多次才成功。

  復制過程中,還要對每一份檔案的墨色進行專門的分析研制。看上去都是一樣的黑字,徐忠東和他的同事則要研究這個顏料或墨水到底是礦物質的還是植物的,或是其他物質的,然后再進行有針對性的配比。最后,通過3億像素的數字採集設備對檔案原件進行非接觸式的掃描,用專門特制的設備制作出了這些新的“老檔案”。

  此次展出的檔案資料共復制了兩份。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楊繼波介紹,此次展覽結束后,檔案館將利用這兩套高仿復制檔案在館內、館外分別開設長期的展覽。(牛春梅)

  


  人藝舉辦年度頒獎典禮 宋丹丹何冰獲“人藝奧斯卡”

  中國申遺剩西湖一根獨苗 五大連池選擇冷靜退出

  郭德綱怎麼了 15歲兒子退學沒人管?

  挑舋現代人"婚姻觀" 從<裸婚時代>到<家 N次方>

  張步興憶:毛主席送我一塊肉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