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傳承人保護迫在眉睫 2011中國文化考察首輪告捷--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非遺傳承人保護迫在眉睫 2011中國文化考察首輪告捷

2011年07月13日08:33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傳統文化的研究、開發與保護並不是滿足年輕人獵奇的心理,也不是為了讓傳承人得到更多的經濟利益,而是要讓年輕人知道我們今天的文化、傳統、習慣是從何而來的。 

  ●從87歲的老人到80后 

  開封的諸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中,朱仙鎮木板年畫有著更廣泛的民間基礎。87歲高齡的“年畫泰斗”郭太運,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而在開封郊外的朱仙鎮上,一位1988年出生的小伙子張晨雲也在孜孜不倦地雕刻著年畫。郭老和小張,一個是年齡在八旬以上,一個是1980年后出生,彼此間互不相識,但他們卻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都在為朱仙鎮木版年畫的傳承做著貢獻。 

  幾乎與雕版印刷術同時誕生的朱仙鎮木版年畫,距今已有千年歷史,是中國木版年畫的鼻祖。它採用鏤版手工水色套印,在畫法上繼承了漢唐壁畫的傳統,構圖飽滿、線條粗獷。朱仙鎮木版年畫種類豐富,按照民俗,每戶貼畫的品種也是極其講究。 

  在採訪時,郭老告訴記者:“老太爺、老掌櫃家的門,貼的就是五子登科、加官進祿、加官進寶、保平安啊什麼的﹔可換了兒媳婦的房間,貼的就得是麒麟送子、步步高升啥的,不過對於自己的姑娘,可就不能這麼貼了。關於木版年畫,裡面的講究太多,什麼興衰脈絡、工藝流程、內容題材,幾天幾夜都說不完。” 

  時光流轉,74年前(上世紀30年代),年僅13歲的郭太運就來到了開封“雲記”門神店做了一名學徒。在那個時候,“雲記”老店可是開封城裡最有名的門神年畫作坊之一。掌櫃劉子雲,祖祖輩輩經營年畫。店內的門神年畫“領做師傅”李景運、宋金明,刻版領做師傅張文禮,染紙領做師傅徐乃禮,都是朱仙鎮最有名的師傅。郭太運就從師於這幾位老藝人,在“雲記”學徒3年后出師,很快成了師兄弟中的佼佼者。 

  1961年,開封市成立了“開封年畫社”,郭太運被吸收到該社刻版、印畫,使木版年畫這一民間傳統技藝得到恢復。1983年,開封市成立了“開封市朱仙鎮木版年畫社”,郭太運任古版研究室主任,並與專業人員一起,對不同時期、不同店號的雕版資料進行修補、復制和整理。其制作的年畫作品先后到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展出,他本人還應邀到新加坡、美國等國家和地區進行文化交流。1995年9月,他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中國民間藝術家稱號﹔受聘於開封博物館后,郭太運主要從事朱仙鎮木版年畫的搜集、搶救和制作工藝的整理工作。 

  相比郭老的傳奇經歷,張晨雲的學藝路途就平坦得多了。在他隻有6歲的時候,父親張廷旭就開始教他做年畫。在那個時候,小孩子頑皮、坐不住,根本就不聽父親的召喚。於是,父親就想了“一招”,知道小晨雲喜歡吃方便面,就以此為“誘餌”,隻要他能老老實實地刻一個版、給一張年畫上色,就能得到一包方便面。就這樣,小晨雲每天像是例行領賞一樣,刻板、上色、領方便面,慢慢地,木版年畫就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天不刻不畫都覺得缺了點什麼。 

  張晨雲說,在他所住的村子裡,80后、90后的年輕人也隻有他兄弟倆還在從事木版年畫制作了,其他人都選擇了外出打工或是做其他的工作。再往上推,村子裡會做木版年畫的就隻有50多歲的中老年藝人了。對此,郭老也比較擔心。他說不但要把這項民間傳統技藝毫無保留地傳給自己的學生,還會讓學生們把這門技術錄下來、整理成文字留給后人,這樣,這門寶貴的民間技藝就不會失傳了。 

  眼下,郭老有兩大願望,一是希望能在自己88歲時辦一場全國性的木版年畫展﹔二是希望能在年畫的植物礦物染料上做出進一步研究和探索。 

  ●學習扎燈籠的“90后” 

  作為一名在校讀書的大二學生、也是90后的李姍姍,每周還要用兩到三天的時間到位於老城區的“汴京燈籠張”家學習“扎”燈籠的技藝,雖然領她入門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張金漢爺爺已經在去年去世,但是她對這項民間技藝有著特殊的熱愛。 

  位於開封市老城區一所民宅內,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大二學生李姍姍正在為參觀者講解花燈的制作技藝。李姍姍介紹說,她在高三時無意中認識了張金漢爺爺,她學習毛筆字的培訓班就在張金漢爺爺家的對面,張爺爺隔著窗戶看到她愛寫毛筆字,小小年紀能坐得住,就開始教她制作燈籠的技藝。學了幾年后,她現在已經能獨立制作最簡單的八角燈。汴京燈籠張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有著悠久的歷史﹔但是第六代傳人張金漢老先生在去年去世后,這一祖傳絕技目前還有國家認可的傳承人。張金漢之子張俊濤雖然也繼承了父親的手藝,但是他也只是業余時間操持這些祖傳技藝。“開封燈籠”始傳於清末,家族傳承譜系清晰、准確。張氏彩燈的制燈技藝均源於開封當地民間傳承的彩燈造型,內容多為民間傳統的吉祥文化,如“龍鳳呈祥燈”、“蓮生貴子燈”、“牡丹富貴燈”、“吉祥高照燈”等。李姍姍現在還沒有以扎燈籠為事業的打算,但是在她的帶動下,已經有好幾位大學生來到“燈籠張”學習扎燈籠。 

  ●在空中舞蹈的“2000后” 

  6月9日,來自山西清徐徐溝村5歲的劉暢站在五尺多高的鐵棍上,和他的爺爺在位於太原的山西省博物館前再次表演了清徐的民俗——徐溝背鐵棍。站在細小的鐵棍之上表演,小劉暢的動作翩翩似仙。小小年紀的劉暢已經到過北京、洛陽等地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數百場演出。他爺爺介紹說,村裡鎮上逢年過節,或者紅白喜事都會有演出。他們全家就會扛起行頭走街串巷,等孩子上學了,也就不能再參加這樣的演出了。據山西省博物館專家介紹,擁有800多年歷史的“徐溝背鐵棍”是吸納了民間舞蹈、民間手工藝、民間美術、民間音樂、民間口頭文學、民間戲劇和民間雜技等藝術形式的一種獨特的綜合民間藝術,其設計巧妙,做工精細,表演洒脫被冠以無言的戲劇、空中舞蹈、流動雜技之稱,於2006年載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名錄。 

  ●聽眾隻有老人和兒童 

  山西襄垣縣的南豐溝村,數百位村民聚集在村前的場院裡聽著說書藝人的表演,73歲的鼓書藝人宋雙環從16歲開始說書,身后的這些吹嗩吶拉胡琴的都是他的徒弟。他介紹說,現在一些工礦企業、政府機關搞活動有時候還會請他們去表演。襄垣鼓書起源於山西襄垣,流行於上黨地區,又稱鼓兒詞、襄垣調。相傳清代乾隆初年襄垣的盲藝人成立了“三皇會”,借以傳授鼓書和算卦,其中作為演出掌板的鼓師手腳並用,一人可操作平板鼓、卦板、木魚、腳梆、小鑼、小?、鏜鑼、腳打大鑼等全套擊樂。其余說唱者根據自身條件及內容情節,分行當進行說唱。 

  據宋雙環介紹,由於方言的問題,外省人很少能聽懂鼓書的內容,村裡留守的老人和小孩子現在是鼓書的主要聽眾。隻要鼓聲一響,村裡人就會聚在場院中或者蹲在牆頭來聽書﹔而現在村裡的年輕人也沒有多少機會聽鼓書,這是他擔心的一個問題。 

  在河南安陽,民間文化研究者黨相魁先生表示,傳統文化對年輕人的吸引是潛移默化的,在現代生活方式的影響之下,不能強求年輕人完全理解傳統文化的真實意義。傳統文化的研究、開發與保護並不是滿足年輕人獵奇的心理,也不是為了讓傳承人得到更多的經濟利益,而是要讓年輕人知道我們今天的文化、傳統、習慣是從何而來的。 

  2011年BMW中國文化之旅日前結束,從山西太原到湖北武當山,在10天的時間裡,依次到訪安陽、開封、鄭州、洛陽等中原文化重城。在BMW和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戰略合作基礎上,中國文化之旅連續第四年被列為中國“文化遺產日”系列活動。秉承著“保護文化遺產,守護精神家園”的庄嚴承諾,2011中國文化之旅一如既往地對沿途包括襄垣鼓書、宛梆、汝瓷燒制技藝等11項重點“非遺”項目進行了總計100萬元人民幣的捐贈。至此,文化之旅已在五年的時間裡行程逾一萬兩千公裡,先后探訪了六大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和一百二十多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並對其中的46個瀕危項目捐助了超過500萬元的現金。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楊化玉先生表示:“作為‘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形式的成功范例,‘BMW中國文化之旅’到今年已經走過了五個年頭,取得了非常顯著的成果。相信通過BMW的帶動和示范作用,在未來能有更多的企業、社會團體及個人參與到我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來,共同將我們的民族傳統文化發揚光大,使更多的人感受到中華文化的魅力。” 
(責任編輯:李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