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角色引熱議 李幼斌:趙老嘎比李雲龍更真實--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地》角色引熱議 李幼斌:趙老嘎比李雲龍更真實

2011年08月10日08:39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不久前,在電視劇《中國地》的一次發布會上,導演閻建剛曾說了這麼一句糙話:“在這個時代,我就想借著這個電視劇告訴觀眾,什麼是真正的老爺們兒,什麼是真正的老娘們兒。”事后他在私底下說,這確實是他當時最想說的話。

  《中國地》開播后,收視率節節攀升,創下了今年央視綜合頻道黃金檔收視新高,並成為全國同時段的收視冠軍。人們不僅記住了劇中“真正的老爺們兒”趙老嘎和“真正的老娘們兒”趙妻,還記住了他們身邊的大小角色,甚至為了每個人物的命運結局而揪心。

  明晚,這部抗戰題材電視劇將落下帷幕。相比枯燥的收視數字,閻建剛更在乎來自觀眾的評價和反響:“作為一個導演,能夠讓觀眾在看完電視劇之后,留下幾個記得住的人物,這就是我最大的收獲。”

  李幼斌:趙老嘎比李雲龍更真實

  《中國地》裡的趙老嘎像不像《亮劍》裡的李雲龍?飾演了這兩個角色的李幼斌自己也說不清:“反正就是不一樣,究竟是怎麼不一樣,我也說不清楚。”也難怪觀眾會提出這樣的問題,趙老嘎和李雲龍身上都散發著一股說一不二的霸氣,時而瞪眼吆喝,時而動粗揍罵,偶爾還會暴露出貪酒的惡習。更何況,兩個人物都是響當當的抗日英雄,盡管一個是山大王,一個是正規軍,但都比傳統正面人物多了幾分邪氣。

  作為《中國地》的編劇,趙冬苓可不這麼看:“比起李雲龍,趙老嘎身上的刺更多,而且是深入骨髓的那種。舊社會農民天性中的無知、愚昧、狹隘、自私,他樣樣俱全。”最初,趙老嘎隻因八字不合,就趕走了兒媳婦﹔后來,他又因一時沖動要砍親兄弟的手指頭﹔面對侵略者,他還說過“小鬼子不好對付,能管住清風嶺就不錯了”的風涼話。但趙冬苓認為,“正因為他性格中有這麼多可批判的東西,這個人才更為真實和豐富,他在家國大事上的日漸成熟才更能打動人。”

  塑造這樣一個復雜而漸進的角色,閻建剛深信李幼斌是最為合適的人選。“他是一個優秀的演員,又是東北人,而且特別擅長表現底層人物。更為重要的,是他作為自然人的獨特性情——豪邁真誠,以及他作為演員的鑽研精神和天賦。面對更為復雜的人物關系和人物性格,他游刃有余。”現在,當觀眾們熱烈地議論著趙老嘎的時候,閻建剛更加堅信:“在《中國地》中,李幼斌塑造了一個嶄新的藝術形象。”

  王先生是重要的啟蒙者

  總是和趙老嘎作對的王先生,大概是《中國地》中爭議最多的配角。這位戴著副近視眼鏡的古生物學家,經常和趙老嘎唱反調,他在家國大事上說的那些門道,教化的意味又過於明顯。對於這個“老學究”,拍磚者質疑說,“他的人物形象和語言風格游離於‘中國地’之外,牽強、做作、別扭。”但贊揚者卻認為,王先生給守舊的清風嶺帶來了文明的清風,傳統與外來文化在此處碰撞、融合,顯示了清風嶺的博大。

  其實,早在當初的劇本討論階段,這種爭議就已經產生。閻建剛說:“當時就有人提出,王先生這條人物線,刪掉也是這個戲。”但他卻堅持認為,這個角色的出現,恰恰是趙冬苓劇本中最為出彩的一筆,“沒有他,這部劇會和很多抗戰劇雷同﹔有了他,就能刻畫出趙老嘎從‘護家’到‘衛國’的思想轉變。”從增加矛盾沖突和戲劇性的敘事需要考慮,王先生還是創作者特意給趙老嘎設置的障礙,“主要任務必須要有障礙,否則就成‘順拐’了。”

  在閻建剛看來,王先生對於《中國地》還有著更為深刻的意義:“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很有家國情懷和文人氣節,且處處彰顯著對生命的尊重。”他舉例說,趙老嘎常說“天底下沒有老子給兒子道歉的”這句話,因為他並不懂得尊重擁有獨立人格的生命,他不知道人是平等的,也沒有公民意識。但是王先生卻成了他人生中重要的啟蒙者,並最終促使他發生改變。“這個在其他同類影視作品中闕如的知識分子形象,對整部戲的提升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愚蠢敵人只是一個符號

  很多抗戰題材影視作品都有一個通病,就是習慣性地把日偽軍的反派形象塑造得簡單而愚蠢。在《中國地》中,這樣的問題似乎更為突出。每逢激戰,武器精良的日軍總是畏畏縮縮、行動遲緩﹔而偽軍更是滑稽得可笑。尤其令觀眾不能接受的是,劇中的日軍明明說的都是中國話,但偶爾還會冒出個偽軍替他們再翻譯一遍。

  針對觀眾的這一質疑,趙冬苓表示,作為反派形象的日軍在她筆下只是一個符號而已:“這不是軍事題材電視劇,在更大程度上,它是寫那時的中國人。從創作之初,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劇中的中國人身上。”閻建剛也坦言,自己不過是對日偽軍形象做了概念化、程式化的處理,“就是把大家公認的日偽軍形象搬到熒屏上去了。”

  閻建剛解釋說,塑造好日偽軍的形象並不困難,但他之所以沒有去做,一來是因為制作經費有限,得先顧全主角,二來他也有顧慮,擔心把反面形象塑造得太出彩,爭議和風險反而會更大。不過,他還是誠懇地接受了觀眾的意見:“歷史劇確實應當尊重客觀事實,在下一部片子裡,我會避免對敵手進行簡單化的處理,也不會再刻意強調征戰雙方英雄和狡詐、智慧和愚笨的對立。”

  有價值觀,才有生命力

  閻建剛一直堅信,一部電視劇除了要看重一時的票房,更存在著一個“生命力”的問題。“如何判斷作品的生命力?最簡單的辦法是看它能否經得起重播。比方說我們根據四大名著改編的電視劇,目前還在不斷播放。這表明它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他相信,《中國地》也能經得起這樣的考驗。在他看來,“作品要有生命力,最為關鍵的是要有價值觀,而且這種價值觀必須是帶有普遍意義的。”

  趙冬苓十分認同閻建剛的觀點:“每當我要寫一部作品的時候,首先要問自己:你的主題是什麼?究竟想表達什麼樣的價值理念?”至於《中國地》所要表達的價值觀,閻建剛這樣總結:“愛國主義、英雄主義就是帶有普遍意義的價值觀。即使是普通人,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也都總能挺身而出,做出英雄的壯舉,這就是我所理解的英雄主義,是我們民族文化的基因。”(韓亞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