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脊梁中軸線:從"保持發展"到全面申遺--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的脊梁中軸線:從"保持發展"到全面申遺

2011年08月11日10:07    來源:《中國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遠眺故宮

天安門





  北京城的中軸線

  探尋中華民族的歷史不難發現,在很早的時候,“中心”思想已經深入人心,甚至投射在城市規劃理的念上。而城市中心形似脊梁、貫穿南北的中軸線更是這種思想影響下最直觀的外化表現形式。考証我國悠久的建城史,那些曾經作為王朝都城的城市,大都存在中軸線,比如北京、西安、洛陽、南京。

  北京傳統中軸線形成於元代,明代時統治者將其向東移動了150米,最終形成現在的格局。中軸線上不僅坐落著諸多重要建筑,整座城市也以其為對稱軸呈現兩邊對稱的布局。自皇城以北,中軸線向西偏斜2°。在這個偏斜中軸線上的地安門向西偏離子午線200多米,而元大都的鐘鼓樓已向西偏離子午線近300米。這個偏斜的中軸線向北順延270余公裡后,即為忽必烈入主中原前的國都元上都(今錫林郭勒正藍旗兆奈曼蘇默)。

  梁思成: 保持和發展舊城中軸線

  我國著名建筑學家梁思成曾在他的文章中向人們描述北京中軸線帶給人們的審美沖擊:我們可以從外城最南的永定門說起,從這南端正門北行,在中軸線左右是天壇和先農壇兩個約略對稱的建筑群﹔經過長長一條市樓隊列的大街,到達珠市口的十字街口之后,才面向著內城第一個重點——雄偉的正陽門樓。在門前百余公尺的地方,攔路一座大牌樓,一座大石橋,為這第一個重點做了前衛。但這還只是一個序幕。過了此點,從正陽門樓到中華門,由中華門到天安門,一起一伏、一伏而又起,這中間千步廊(民國初年已拆除)御路的長度,和天安門前面的寬度,是最大膽的空間的處理,襯托著建筑重點的安排……由天安門起,是一系列輕重不一的宮門和廣庭,金色照耀的琉璃瓦頂,一層又一層的起伏峋峙,一直引導到太和殿頂,便到達中線前半的極點,然后向北,重點逐漸退削,以神武門為尾聲。再往北又“奇峰突起”的立著景山做了宮城背后的襯托。景山中峰上的亭子正在南北的中心點上。由此向北是一波又一波的遠距離重點的呼應。由地安門,到鼓樓、鐘樓,高大的建筑物都繼續在中軸線上。但到了鐘樓,中軸線便有計劃地,也恰到好處地結束了。中線不再向北到達牆根,而將重點平穩地分配給左右分立的兩個北面城樓——安定門和德勝門。有這樣氣魄的建筑總布局,以這樣規模來處理空間,世界上就沒有第二個!

  因為認識到這其中的價值,在新中國成立初期,蘇聯市政專家來我國幫助研究北京的市政建設、草擬城市規劃方案時,梁思成最先向他們提出保持和發展舊城中軸線的主張,他建議向南延伸至南苑,在永定門外建設一個特別客車分站,主要任務是“作為各地和各國來北京的貴賓和代表團的出入站。貴賓代表們在永定門下了火車,或從南苑下了飛機,可以坐著汽車,順著筆直的馬路,直達天安門廣場。這樣的計劃就更加強調了現有的偉大的南、北中軸線。”這個建議后來被蘇聯專家劃入北京城市規劃總體構圖之中,成為北京堅持至今的一項市區布局原則。

  

前門正陽門

復建后的永定門





  永恆與變遷

  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的30年間,發生了不少讓保護派專家們驚心動魄的事情,其中一件是1958年10月13日,有關部門提出了一個對故宮“進行革命性改造”的報告。報告認為需要根本改變故宮博物院的面貌,並提出兩個改革方案,其中第一個方案建議 “將紫禁城內前后兩部分劃分為二,后半部分從乾清門后由故宮博物院辦陳列,前半部分交園林局建設成為公園。這樣博物院的陳列成一線,可以大大精干,在紫禁城東西后部開辟兩個便門后,故宮可以四通八達,參觀便利。” 報告同時設想了一些具體的措施,如對故宮的宮殿建筑擬大事清除,保留重要的主要建筑,以70%以上的面積園林化等等。

  這種“躍進”的狂潮很快就受到廣大干部和群眾的質疑。時任中宣部部長陸定一在中宣部部長辦公會議上說,“我們對故宮應採取謹慎的方針,原狀不應該輕易動,改了的還應恢復一部分……故宮的性質,主要應該表現宮廷生活,附帶可搞些古代文化藝術的陳列,以保持宮廷史跡。”

  在聽取了各方面意見之后,特別是大形勢有所改觀之后,故宮博物院黨委於1959年10月12日寫了一個報告,包括對故宮博物院的方針任務問題擬定的方案(草案),方案中明確,“紫禁城范圍內的建筑必須加以保護,保持古建筑的原有面貌。修繕以復原為原則,保持原有風格。對於與建筑正體無關之后添的附加建筑物,如小牆小屋等,必要拆除時,也須採取慎重的態度。建筑周圍的空隙地區除清除積土、平整地面等工作外,要在保持古典的、民族形式的、並與宮殿建筑相協調的原則下,進行園林風景的點綴,成為觀眾的休息場所。”

  “文革”期間,故宮被首當其沖作為破“四舊”的對象。1966年8月的一天晚上,當周恩來得知一伙紅衛兵准備第二天沖入故宮去造反時立即作出了關閉故宮的決定。當天深夜,故宮博物院的幾扇大門緊急封閉,周恩來通知北京衛戍區派一個營的部隊前去守護。從此故宮大門一閉就是5年,在許多地方名勝古跡慘遭破壞的時候,故宮得以幸免。

  在歲月的流轉中,北京中軸線不可避免地發生著變化。上世紀50年代,為了疏導交通,中軸線上的地安門被拆除。同樣拆除於上世紀50年代的永定門已經於2005年完成復建。當時有專家預測,這次復建預示著保護北京中軸線理念的回歸。

  如今,北京中軸線上現存主要文物建筑包括燕墩、天壇、先農壇、正陽門、太廟、社稷壇、天安門、故宮、景山、北海、鼓樓、鐘樓、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等30余處。這些現存文物建筑中有些面臨著較為嚴峻的保護問題。因為修建北京地鐵8號線,鼓樓周邊的胡同和民居被拆除,范圍之大引起諸多質疑和猜測,至今這片區域被護欄圈圍著,周邊的居民也說不清楚這裡到底在建設什麼。

  面對問題和現狀,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提出了《關於推動北京傳統中軸線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提案》,建議北京市政府加大傳統中軸線的整體保護力度。北京市文物局也在今年6月宣布正式啟動北京中軸線申遺工作。(陳城文 盧旭攝)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