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號》抗戰劇的"奇葩" 混而不亂的"雜牌'軍--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番號》抗戰劇的"奇葩" 混而不亂的"雜牌'軍

2011年08月19日07:5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荒誕而又不失嚴肅,《番號》可謂近年來抗戰劇的奇葩。


  《永不磨滅的番號》

  本周大作

  播出:北京衛視

  導演:徐紀周

  編劇:徐紀周 馮驥

  主演:黃海波 王雷 白雨

  李健 姚芊羽

  推薦指數:★★★★☆

  從《永不磨滅的番號》(以下簡稱《番號》)中,可以看到許多影子在晃動著,有《士兵突擊》的、有《我的團長我的團》的、有《集結號》的、也有《水滸傳》的。雖然仿了很多戰爭題材劇,但《番號》沒搞得不倫不類,反而做到了獨樹一幟:說它紅色吧,又那麼搞笑﹔說它搞笑吧,又那麼悲愴﹔說它灰頭土臉吧,裡面還有N多帥哥……沒有革命的高調子卻更激勵人心,這就是《番號》的魅力。

  從九路軍與八路軍的化干戈為玉帛,到落單國軍排長陳鋒的加入﹔從李大本事和賽貂蟬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到政委張六斤與九縱獨立團的磨合﹔從喬裝日本兵破壞新型武器到假扮戲班刺殺騎兵隊隊長﹔從索要番號的三番五次、撒潑耍賴到結局的義無反顧、大義凜然,直至最后僅存的小三子代表整個隊伍獲得夢寐以求用生命換來的番號……部分情節設計雖有些瑕疵,也不乏一些扯淡段落,但是整體看無不貼近生活,跌宕起伏引人入勝。笑能讓人捧腹大笑,哭能讓人痛哭流涕,現在的紅色劇能做到這點已十分可貴。

  男主角“李大本事”,是黃海波繼“余味”(《媳婦的美好時代》)后成功演繹的又一經典角色,霸氣的胡子更突顯了他爺們兒氣質。再者其野路子的人物定位,有點類似《大話西游》裡的至尊寶,營造出一種稍縱即逝的愛情氛圍滿足小資群體的想象,在當今小眼睛型男越來越流行的娛樂圈,黃海波的星途一片光明。

  ■ 觀眾對話主創

  觀眾:全劇的情節很有設計感,步步為營,這是導演的刻意追求嗎?

  徐紀周:《番號》是我從業十年的一份成績單,集合了我所有過往經驗,故事設計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巧計安排的。大致分三個段落,前十三集很癲狂,每集安排七八個笑點,走喜鬧劇的路子﹔中段情感戲增多,適當地洒狗血,比如愛情都是反著來的,女追男,女的娶男的,還有一個得絕症的﹔到第三段,劇情走向正規,走向悲愴。第一段是滿足電視台對於傳奇、狗血的要求﹔第二段滿足小資們的情感欲求﹔第三段滿足我的個人情懷。很多觀眾說結尾部分拍得最好,最讓人感動,可要是沒有前兩段,不能吸引到他們看到這兒。

  觀眾:以前覺得黃海波隻能演出一些“二愣子”,角色基本都屬於無腦型,這次看了覺得他好像對人物吃得很透,表演方式沒變,骨子裡的東西卻變了。

  黃海波:這個角色復雜到有七八種氣質附身,匪氣、賊氣、邪氣、妖氣、神氣,更多是正氣、志氣和勇氣。觀眾說他是李逵、諸葛亮、劉邦、韋小寶、至尊寶齊上身,我覺得像李逵是因為他留了一臉的胡子﹔像諸葛亮是因為他善於打仗,善於使用“兵不厭詐”這一招﹔像劉邦是因為他善於籠絡人心﹔像韋小寶是說他善於適應環境,隨機應變﹔他的愛情也像至尊寶和紫霞仙子的。李大本事屬於復合型人才,戰爭CEO。不謙虛地說,這個角色隻有我能演。(勾伊娜)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