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2》獲好評 古天樂吳彥祖很“單純”--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竊聽2》獲好評 古天樂吳彥祖很“單純”

2011年08月23日07:5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推出電影《竊聽風雲》之后,麥兆輝和庄文強並沒有急著“攬財”,而是把劇本功夫做足,兩年后才推出以全新故事登台的《竊聽風雲2》(以下簡稱“竊聽2”),而影片能同時獲得影評人、媒體和觀眾的認可,也是對他們潛心於故事本身創作的回報。庄文強說,“竊聽2”是自己迄今為止“計算得最為精細的一部戲”。在他們看來,電影是技術,而不是藝術。這一出發點倒是也符合電影工業流程的規律。

  庄文強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曾當過攝影助理、電影資料搜集員、電視廣播公司助理編導。在而立之年正式投身電影編劇行業,首作是與馬偉豪合編的《失業皇帝》。與劉偉強、麥兆輝合作了《頭文字D》《傷城》以及經典的《無間道》系列等。近年與麥兆輝離開劉偉強后組成搭檔,並同時擔任導演和編劇,代表作有《大搜查》《關雲長》以及《竊聽風雲》的第一、二部。

  麥兆輝

  警察世家出身,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曾為杜琪峰、陳木勝擔任過多年副導演。早期代表作包括《追凶20年》《愛與誠》等。《無間道》系列的成功,使得他與劉偉強、庄文強被譽為香港電影“救市鐵三角”。完成《傷城》后,他與庄文強搬出劉偉強工作室,“鐵三角”的瓦解。近年的編劇導演作品都是與庄文強合作,代表作有《大搜查》《關雲長》以及《竊聽風雲》的第一、二部。

  初合作

  怕被庄文強纏,不敢發脾氣


  麥兆輝:差不多是1994年,有天陳可辛跟我說,一會兒有人來幫我們剪預告片。之后,有個看起來好像傻瓜的人出現了———他有時表情看起來就是這樣(做出很傻的表情),我心想,這個人想干嗎?

  庄文強:小時候我媽媽以為我是智障,帶我去測智商,我有120多還是130多,反正我是高智商(笑)。我對麥兆輝的第一印象就是,沒人告訴我誰是麥兆輝,沙發那裡突然站起來一個人,原來之前他在睡覺。

  麥兆輝:這是什麼印象!

  庄文強:這個印象就是沒有印象,但后來就是印象了。那時他很瘦,我微博上有大量他當時的照片,為什麼現在變成這樣了(笑)?他行動力很快,我寫的東西他竟然能拍出來,以前很多導演都說我寫的東西很難搞出來。

  麥兆輝:我們沒有吵過架。如果真的分歧很大,就先放下來不談。我不算是脾氣大的導演吧?至少對庄文強不是,因為他是不會放過你的,會追著你要跟你談。

  庄文強:對,慢慢談(笑)。我是很悲觀的人,覺得這個世界很不安全,什麼事情都有機會傷害到我。你可以說悲觀是膽小,但做這行還是需要這種特質。不過結了婚有了小孩子之后,我開始對很多事情看得開了。

  麥兆輝:我會樂觀一些。我們兩人能合作這麼長時間,一定是我們都喜歡對方啦(兩人大笑)。我很欣賞他的性格,永遠都是默默地把很多事情處理妥帖。你知道,演員是很奇怪的,有時候他們隻想讓自己那部分戲好看,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關於這個平衡,我們倆一直以來處理得不錯。

  “竊聽2”

  其實劉青雲的戲份很難演


  庄文強:每次我們做一部新片都希望能跟之前的作品有所不同,《無間道》第一集是雙雄片,第二集像一部歷史片,第三集就是很個人的電影。如果你拍一部跟前面一樣的,誰要看啊?其實我們寫過一個“竊聽”前傳的劇本,關於劉青雲、古天樂、方中信和張靜初的故事,沒有吳彥祖。劉青雲最近還跟我說,拍啦,一定很好看。但我覺得那個故事還是有些太隨便了。

  決定拍全新的故事后,劇本寫了三稿,后兩稿都是技術上的調整,怎樣讓情節扣得更緊。有些戲大家聊的時候都說不用拍啦,比如古天樂在劉青雲家門口那場戲是可有可無的,但對整部戲的節奏調整很重要,這場戲隻有一頁紙的劇本,但我改了三天。

  麥兆輝:跟演員談完角色時也會做一些調整,之前我們把古天樂設置成《亡命天涯》裡湯姆·李·瓊斯那樣很單純的查案的警察,沒有葉璇這個人物。跟古仔談完后,我覺得一定要加入一些他的背景故事,否則這個人物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好看。

  庄文強:古天樂和吳彥祖的角色相對更單純,其實劉青雲這個角色很難演。他的部分是順拍的,他也是一邊拍一邊調整,現在出來的效果(注:很多觀眾更喜歡古天樂和吳彥祖的表演)可能因為我們挑選得不夠精彩吧。這些天我也一直在想他這個角色,可能讓他更急躁一點效果會好一些。

  麥兆輝:他內心一直是很緊張的,但表面上要表現得若無其事,這樣的表演是很困難的。其實他有很多場戲都演得非常好,但有一些我並沒有拍出來,因為會影響全片的節奏。

  電影論

  用技術感染觀眾和投資者


  庄文強:“藝術”這種說法是人家給你的,你自己擁有的隻有技術。技藝嘛。

  安東尼奧尼是個藝術片導演吧?但你看他的書,他拍片時從不會想“藝術”,每天都在想演員幾點到啊,要怎麼樣化妝啊,我隻有一千塊現在隻剩五百塊,都不夠吃飯怎麼辦啊。

  有些導演一上來就說“我要拍出一種后現代主義、孤獨的城市感覺”,先不說后現代,“城市的感覺”是怎樣的?導演都是在變魔術,但幕后面我們都是在搞技術。

  當然,電影也會有主觀表達,關鍵是怎樣在主客觀之間轉換,而且還要換到觀眾、影評人也看不出來。這就要靠技術,好比一部交響樂,什麼時候要鋪墊、什麼時候要往上推,達到一個高度后怎麼下來,而這個過程又不能讓觀眾覺得你的想法已經用光了。“竊聽2”是我們在時間上計算得最精細的一部戲,精細到太離譜了。我的桌子上擺了三條時間線,就是三個人物的脈絡發展,一直在不斷調整。

  不過,這並非我們一貫的做法,像“竊聽1”就寫得很隨意,寫到哪裡就到哪裡,每部電影的創作方式都不一樣。

  麥兆輝:我也認為要從技術出發。好看的電影是把技術作為基礎的,然后你才能再用你的感情去感染觀眾。

  庄文強:而且這樣做也比較省錢,不會超支嘛。我們挺驕傲的是,這還是從內地學來的,投資老板都說我們的性價比很高,不會很虧的話,你就有機會賺嘛。

  麥兆輝:對啊,我們拍片到現在,從來沒有一部戲超支。

  ■ 議同行

  韋家輝

  韋家輝是我的偶像,對我寫劇本有很大的影響。他是難以估計的一個人,《喜馬拉雅星》被大家罵得不得了,但我們喜歡。如果你了解佛學,你會覺得他是全懂的,還能用這麼簡單的方法寫出來,很厲害。《無間道》拿金像獎那年,之前有記者問我最大的對手是誰?我說是韋家輝。那年他有電影《嚦咕嚦咕新年財》(杜琪峰、韋家輝聯合執導),哇,怎麼可能賀歲片能拍成這樣子啊?每次看完后都讓我很想打麻將。但那年這部作品沒有被提名,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庄文強

  杜琪峰

  杜琪峰是我的師傅,我給他當副導演差不多有五年,很多東西都是跟他學的,后來風格不太一樣可能因為性格不同吧。《無間道》的故事我第一個講給杜琪峰聽,他聽完后很喜歡,說我們拍。之后他一直很忙,我也有其他事情,就沒有再談下去,不過后來我們拍出來他也很喜歡。我覺得杜琪峰和韋家輝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們把專注的地方全都放在演員和戲本身的張力上,不會去利用一些特技吸引觀眾。你看他們這幾年拍的戲,看起來感覺是沒什麼錢拍的,但他們可以完全放得開。——麥兆輝

  林超賢

  林超賢的風格就更像我的另一個師傅陳木勝,他們更看重動作和場面,大家對警匪片的理解不同吧。——麥兆輝

  ■ 答質疑

  【你們作品裡開槍比較少?】

  麥兆輝:全加起來都開不了20槍(笑)。如果我想要的話,完全可以開很多槍,但我覺得,開槍看起來的危險、緊張和刺激,遠不及人心的變化。

  庄文強:因為香港很小,你開了槍,警察就到了。小時候看吳宇森的電影,一直很納悶的就是為什麼每次警察到的時間都正好是大家把子彈都打光的時候。我覺得這在香港是沒可能的。

  【《關雲長》的口碑滑鐵盧?】

  庄文強:我自己感覺做錯了一些事情,拍的時候有些過分大膽。拍古裝片,應該先帶觀眾介入,讓他們看熟悉的東西,再慢慢變。其實劇本很多人看過后都說好,包括爾冬升。我們反思過這個事情。還好沒虧本。

  麥兆輝:我認同。我們常常會反思以往失敗的地方。

  庄文強:其實“竊聽2”也有遺憾。但如果拍出了一部感覺沒有缺點的電影,也就不用再拍了。

  古裝片應該還會拍,但方法會想得多一點。我們就不要拍什麼重大題材啦,武俠片的題材我們還有好幾個——當然,都是顛覆武俠的。

  【口碑、票房超過了劉偉強?】

  麥兆輝:我相信我們賺的錢不如他多(笑)。

  庄文強:我們的片酬還是原價啊,漲的都放在制作費上了。

  麥兆輝:跟劉偉強合作對我來講就是一個階段,因為那時候跟他合作才能有更多的機會,《無間道》我自己也可以拍,但主演就不會是梁朝偉和劉德華了,出來可能也不會有那麼大的效果。跟他合作的幾年我學會了很多東西,后來不再合作因為真的已經跑不動了。

  庄文強:制作費太高。

  麥兆輝:到《傷城》時已經很困難了。

  庄文強:《傷城》其實是三個導演拍一部戲,現場三個導演都在調度,這怎麼可能呢。說一個不官方點的話,如果這次是劉偉強跟我們一起拍,可能“竊聽2”就不那麼精密了。這真是個性問題,他很相信感覺,而我們相信計算。我們不是藝術家。(孫琳琳 郭延冰)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