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為啥拒絕建中蘇"聯合艦隊"--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毛澤東為啥拒絕建中蘇"聯合艦隊"

2011年09月17日09:26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958年,是中蘇友好關系受到重挫之年。因為蘇聯海軍遠洋潛艇需要岸基“長波電台”來進行通訊指揮,赫魯曉夫向中方提出,中蘇兩國在中國的南海岸合作建設“長波電台”,由兩國共同管理和使用,遭到毛澤東的嚴詞拒絕。

  恰在這時,中國海軍提出由蘇聯幫助中國建造遠洋潛艇,蘇聯軍方由此提出兩國共同建設“聯合艦隊”,赫魯曉夫認為這個主意不錯,而且“長波電台”問題也可以就此迎刃而解了。

  蘇聯駐華大使尤金受命而來,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傳達赫魯曉夫的“聯合艦隊”建議。出乎蘇聯方面意料的是,這個建議引發了毛澤東心中比單純建設“長波電台”更大的風暴,動搖了毛澤東對赫魯曉夫的全部信任基礎。

  毛澤東怒對尤金

  尤金是蘇聯第四任駐中國大使,與毛澤東私交甚厚。

  尤金是斯大林推薦給毛澤東的哲學博士。毛澤東首訪蘇聯時,斯大林要毛澤東把自己的著作出版一下,毛澤東謙虛地說,這事恐怕得請蘇聯的馬列專家來幫忙,請推薦一位蘇聯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到中國去幫助編輯《毛澤東選集》,以避免在馬克思主義哲學方面出現錯誤。斯大林立即點名尤金。尤金就來到北京,幫助編輯出版了《毛澤東選集》俄文版。尤金在北京與毛澤東關系處得相當好,因此,后來赫魯曉夫決定派已經出任南斯拉夫大使的尤金擔任蘇聯駐中國大使,以密切與毛澤東的關系。

  1958年7月21日晚上,毛澤東接見了尤金。

  尤金到中南海已是晚上21點。因為事先說是要通報蘇共中央的一個決議,事關重大,那天晚上,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陳毅、彭德懷等中共領導人都在場,列席會議的還有曾擔任過中國駐蘇聯大使、時任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的王稼祥。與尤金一起來的有蘇聯駐華大使館臨時代辦安東諾夫等人。

  尤金一見到毛澤東就開門見山地說,赫魯曉夫和蘇共中央主席團會議一致提出要在中國建立一個共同潛艇艦隊,抵御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存在,防范日本軍國主義的死灰復燃。尤金說,赫魯曉夫同志要我對您說,我們蘇聯的地理條件,使得我們海軍艦隊在東半球的活動范圍受到了嚴重限制,太平洋艦隊駐守海參崴,完全被日本扼制住了,幾乎是無法施展拳腳,從太平洋東岸到整個西伯利亞遠東地區,成了蘇聯的軍事軟肋,而中國有漫長的海岸線,因此希望中蘇共同建立一支聯合艦隊,對付共同的敵人,保衛社會主義陣營。

  毛澤東聽完翻譯后,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蘇聯的艦隊要開進中國領海,靠泊中國海岸,飄揚著蘇聯海軍旗幟的艦艇在中國領海犁浪馳騁,這種情景是毛澤東難以容忍的。

  毛澤東大口吸煙,一聲不吭,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員也沒有表態。尤金見毛澤東情緒激憤,知道事情不妙,何況“聯合艦隊”這事也不是要他現在聽結果的,便起身告辭。

  毛澤東如此激動是有原因的。根據中蘇之間的有關軍事協定,蘇聯的作戰飛機可以在中國的相關機場停留和加油,這事毛澤東本來就不太願意,現在好了,飛機來了還不夠,軍艦也要來了,領海領空全被蘇聯人佔據了,我們還干什麼?呆在陸地轉圈圈?而且,毛澤東一直想要建立自己的強大海軍,中國近百年來被西方列強欺侮,在西方列強堅船利炮的攻擊之下,喪權辱國的城下之約一簽再簽,領土一割再割,外國租界一個又一個,國之何為國?沒有一支強大的海軍能拒敵於國門之外是重要原因。所以,在新中國建立之前,中國人民解放軍就在長江邊的泰州成立了自己的海軍。盡管當時這支海軍部隊只是在岸上,但毛澤東已經把強大的海軍作為國家自立的根基。

  但是,對於成立“聯合艦隊”,赫魯曉夫的設想是什麼呢?

  作為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蘇聯部長會議主席的赫魯曉夫,深知蘇中關系在二次大戰后世界格局中的無比重要性。

  他之所以提出建立“聯合艦隊”,是基於這樣的考慮:蘇聯對西方的策略路線的重大變化已經啟動,即為緩和國際緊張局勢做出的與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改善關系的步驟安排,以爭取和平環境,獲得社會主義國家經濟發展的寶貴時機。然而,西方卻在劍拔弩張,繃緊 “冷戰”思維。柏林危機爆發之后,西德被重新武裝起來,並被吸納進北約組織,西方集團對蘇聯的軍備競賽已經進入瘋狂階段。是時,美國不僅擁有先發制人的核優勢,而且還在抓緊向宇宙空間進軍,准備大打一場太空戰,蘇美間的裁軍談判沒有任何進展,而巨大的軍費開支已經讓蘇聯氣喘吁吁了,美軍的軍事基地在歐洲和亞洲一步步緊逼,收縮壓迫著蘇聯的生存空間。

  向東方看,戰敗的日本並沒有真正認輸,美國已經將日本變成了自己太平洋中不沉的航空母艦,還對蘇聯的遠東西伯利亞虎視眈眈,使蘇聯如芒刺在背。赫魯曉夫感到,要形成對西方帝國主義的軍事威懾,光靠蘇聯顯然是不夠的,他對中國寄予厚望。

  毛澤東緊急召見尤金

  毛澤東緊急召見尤金

  可是,毛澤東與赫魯曉夫的想法完全不同,毛澤東想的是中國近現代的屈辱史,外國軍隊在中國的土地上馳騁是這種屈辱的最集中表現。

  第二天一早,毛澤東緊急召見尤金,除了前一天晚上參會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在場外,還增加了元帥林彪。

  尤金來后,先連聲說對不起。顯然,他已經和莫斯科匯報溝通過了,他連聲說,昨天沒有把事情講清楚,赫魯曉夫同志的目的是為了對付美國的第七艦隊。

  誰知,這樣說更觸到了毛澤東的痛處,美國的第七艦隊經常在台灣海峽附近旁若無人地游弋。赫魯曉夫這麼一說,毛澤東的感覺就更不好了,問尤金:“你們的真實想法究竟是什麼?”

  毛澤東沒有等尤金回答,又說:“中國決定撤銷關於請蘇聯為中國建造新型艦艇提供技術援助的要求,打起仗來,蘇聯軍隊可以過來,中國的軍隊也可以到蘇聯去,我們是同盟國。”

  其實,毛澤東講的是反話。

  尤金隻能聽,沒法說什麼。毛澤東繼續說,“昨天的問題我想了一下,我們海軍向你們提出過要幫助建造潛艇的事,你們卻說什麼蘇聯已經有了,我們隻要開口向你們要就行了,這事太不慎重了。這個可以不算數,潛艇我們還是自己來建造,你們提供技術援助,核潛艇是一門尖端科學技術,有秘密,也有個安全的問題,確實,這個是不能發生問題。蘇聯革命已經成功了40年,蘇聯的經濟建設成就非凡,有經驗,我們才成功8年,在許多問題上都沒有什麼經驗,需要學習,需要得到幫助……今天你幫助我,我明天也會幫助你的。可是,你們凡事都要提一個合營的問題,所有制問題是革命的核心問題麼。”

  毛澤東想想,又說:“我們和你們還是不一樣的,我們不是一黨制,還有民主黨派,我們國家還有資本家,但國家是共產黨領導的。你們就不相信中國人,隻相信你們斯拉夫俄國人,俄國人是上等人,是白種人,中國人是下等人,黃種人,毛手毛腳,干什麼都不行,所以必須靠與俄國人合營才行,一切都要合營,我們的海陸空軍隊,我們的工農業生產,我們的一萬多公裡的海岸線,我們全交給你們,我們搞游擊隊,你們就搞了一點原子彈,就要控制我們?就要租借權,這究竟是為什麼?”

  毛澤東越說聲音越大:“中蘇交往以來,波折也是有的,但都無傷大局,但我昨天被這個事氣得一晚沒睡覺,到現在也沒吃飯。為什麼?你怎麼敢向我提出這樣的事情來,這個建議是對我們民族自尊心和我們主權的侮辱,中國是獨立的國家,不是蘇聯的附屬,也不是蘇維埃的十幾個加盟共和國之一,那是高崗想的事。”

  這時,國防部部長彭德懷插話說:“我們中央討論了這個問題,既然蘇聯認為有必要建設聯合艦隊,我們同意,費用全部由我們負擔,共同使用,但所有權歸我們,否則政治上不好。”

  毛澤東彈彈煙灰,說:“你去告訴赫魯曉夫,他可以來北京找我談麼!”

  尤金吃驚非小,手中茶杯一晃,水差點潑出來,他沒想到讓毛澤東會如此動怒。

  毛澤東猛勁吸了口煙,越說越憤怒:“搞什麼聯合艦隊,我看你們一直不相信中國人,斯大林很不相信,把我們看作是第二個鐵托,是個落后的民族。你們說歐洲人看不起俄國人,我看有的俄國人是看不起中國人的。你們那個米高揚,當年來西柏坡時架子就很大,我們中央五大書記請他吃飯喝山西汾酒,他戳戳盤中的魚問是不是活魚,不是活魚就不吃,做客人有這樣對主人說話的?有這樣喝主人的敬酒的?他在中共八大上的祝詞我不滿意,所以我故意缺席,表示抗議,我們許多代表也不滿意。”

  毛澤東越講越來氣,大聲說,“你們派來的軍事學院顧問在講戰例時告訴教員隻能講蘇聯的,不講中國的,也不講朝鮮戰爭。隻有蘇聯的10大打擊是成功戰例?我們中國自己就沒有成功戰例?為什麼不能講?我們打了22年的仗,在朝鮮又打了3年,美國糾合了聯合國部隊來勢洶洶,要把金日成的北朝鮮趕出朝鮮半島,結果怎麼樣?中國人民志願軍用步槍和沖鋒槍把舉著核武器威脅大棒的美國人打趴下去了,難道我們的不是成功戰例?這不是咄咄怪事了?”

  毛澤東背著手踱著步,繼續獨自演講,說:“蘇聯來華的顧問,可以有一個任期嘛,你們的顧問現在是說來就來,要走就走,人換來換去,走馬燈一樣,事先也不打個招呼,也不通知我們,更不用說征求我們的意見了,就像派大使,你尤金走了,派個誰來,不與我們商量能行麼?這種做法是不對的。你們派到我們公安部門的顧問,如果我們不通報情況,他不就變成睜眼瞎了?能辦成什麼事?能顧什麼問?”

  這時的尤金隻有瞠目結舌的份了。

  毛澤東頓了一頓,緩和了一下語氣說:“蘇聯專家有個別人有缺點,但大部分是好的,我們對蘇聯專家在華工作是總體上滿意和感謝的。”

  毛澤東揮揮手,繼續說,“這些話,是我們與蘇聯搞核潛艇‘合作社’引起的,現在我們不搞核潛艇了,請求我們撤回,要不然,我們的整個海岸線都交給你們了,你們退出了一個旅順軍港,卻擴大成我們全部的海域,這樣是不對的。看來,我們與你們還是不要混在一起為好,你們搞你們的,我們搞我們的,我們總要有自己的艦隊。當二把手不好辦啊!”

  尤金推推眼鏡框架,眨眨眼,不知該說什麼好。

  毛澤東繼續說:“我們支持蘇聯,但我們對錯誤的東西不支持,你們的和平過渡我們不支持,但我們沒有公開說這事,在報紙上我們不提這事。我們對中蘇兩黨的團結是重視的,對一些問題是謹慎的,有問題,我們可以內部交流麼,可以協商個辦法來麼。我在去莫斯科前與你談過,鄧小平在莫斯科談了五條,都是這個意思。對有損我們主權的事我們不支持,堅決不會同意。你們幫助我們建設海軍麼,你們可以做顧問,為什麼要提出所有權各半的問題?這是一個政治問題。”

  尤金想了想,一字一句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慎重地說:“對於中共的各項政策,我們蘇共中央的態度是,中國問題怎麼解決,由中共同志自己拿主意,這是中國自己的事情,因為你們最了解實際情況。同時,我們從不議論你們的政策是否正確,因為你們是偉大的黨,議論你們是輕率的,是傲慢的。”

  毛澤東說:“你們有些人,把蘇中兩黨關系看成了父子黨、貓鼠黨的關系。”

  毛澤東繼續抨擊說:“長波電台和聯合艦隊這兩個問題都是涉及中國主權的政治問題,我這些話你們聽著不舒服,感覺不好聽,你們可以說我是民族主義,可以驚呼怎麼又出現了第二個鐵托,如果你們這樣說,我們就可以說,你們就是要控制我們麼,你們把俄國的民族主義擴大到了中國的漫長海岸線,這實際上是要租借權。向我們,在我們的領土上提出所有權各半,這不是政治問題麼?要講政治條件,在我毛澤東這裡,半個指頭也不行的。”

  毛澤東又彈彈煙灰,說:“尤金大使同志,對於我們中國來說,保衛國家的軍事力量必須在我們自己手中,核潛艇,你們蘇聯有,我們也要有,你們不給我們,就是一萬年,我們自己也要搞出來!”

  尤金認真聽著,不置評論。毛澤東又說:“你可以告訴赫魯曉夫同志,如果講條件,就不要來了,我們雙方都不必談。如果他同意,他就來,他不同意,就不要來,沒有什麼好談的,有半個指頭的條件都不成!”

  尤金吃驚地瞪大了眼,緊張得滿臉通紅,忐忑不安。毛澤東看在眼裡,緩和一下語氣,說:“我們的關系,就好像教授與學生的關系,教授可能有缺點,學生是不是要提意見,要提,這不是說要把教授趕走,教授還是教授嘛!”

  尤金回大使館后,發了一個長長的電報,將毛澤東如何大發雷霆如實上報,他還將從毛澤東那裡聽到對蘇聯、蘇聯黨的說法和盤托出。

  赫魯曉夫怪尤金無能,認為這個斯大林推薦的作為一個大使的尤金,看來不能在重要關頭完成蘇共的囑托。

  於是,赫魯曉夫決定親自飛往北京,去說服毛澤東。他把他的這次(1954年參加新中國國慶是第一次,這是第二次)北京之行定為秘密之旅,悄悄地飛去,不准備讓外界知道。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