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幫》爭議大 趙寶剛:站在坑邊上遭罵扛得住--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男人幫》爭議大 趙寶剛:站在坑邊上遭罵扛得住

王硯文

2011年10月27日09:10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記者 王硯文

  


  《男人幫》無疑是近年來,導演趙寶剛最受爭議的一部電視劇。和《奮斗》開播時看客們從猶豫到一片叫好,《婚姻保衛戰》時肯定者佔壓倒性優勢不同,《男人幫》眼下在各大衛視已經播過三分之一,網絡總點擊量也突破6000萬次,支持派和反對派卻幾乎勢均力敵:從主題到劇情,從結構到角色,從演員到服化道,幾乎每一個落點都有人愛,有人罵。

  即便是趙寶剛本人,對《男人幫》的感情似乎也頗為復雜:“這是個危險性很高的本子,我現在站在一個坑邊上——如果老這麼站著,說不定什麼時候一陣風,就把我吹掉進去了。”但“吃螃蟹”的野心,也讓他忍不住躍躍欲試,因為這部戲說的事兒——以男人的眼光說兩性的話題,以及它說事兒的方式——每集一個主題推進,都打破了慣常的敘述和欣賞習慣:“我就是不做常態戲,就要做有文化影響的戲——哪怕為此擔點兒罵,扛得住嘛。”

  主題過直白:這劇危險性太高

  決定拍《男人幫》后,趙寶剛花了10天看劇本。他看得很慢,“太狠了,危險性太高。我之前也不敢這麼大膽地剝開人物的情感。”20年的拍戲經驗提醒他,劇本對兩性關系的大膽探討,對男性心理的直白剖析,甚至把主角置於文藝圈的做法,都可能讓主流的電視觀眾難以接受。

  對於難以接受的原因,趙寶剛的分析看似矛盾:“因為它通俗不夠,又通俗有余。”在他看來,如果按大部分傳統觀眾對電視劇的接受程度畫一條線,一方面,《男人幫》裡很多對男女問題的思考、觀點,在這條線以上,“很多觀眾看第一遍時未必能注意到,或者注意到了,不一定來得及琢磨﹔而且讓我氣憤的是,有些電視台為了搶進度,還把很多延伸性、闡述性的部分給剪掉了。”另一方面,有些情節的表現卻又在這條線以下,“比如有人腳踏兩隻船,有人一晃神功夫談三次戀愛。觀眾會覺得,哪有男主角這樣的,太隨便了,不像話。”

  即便如此,趙寶剛還是決定試一把。他認為,《男人幫》用了一個以前從未用過的角度,打開一個大部分觀眾不願意面對,或沒有意識到的真實世界:“過去的電視劇多編織性,生活裡哪有那麼好的人?結果大家看完電視,都帶著想象和期盼對待人生和戀愛,這叫‘無准備人生’。”他想把生活不夠可愛的一面呈現出來,就像那條線以下的部分,然后用線以上的部分“引導”觀眾思考。

  劇情太紛亂:敘事邏輯鮮見

  雖然計劃得很好,可趙寶剛預言最終的結果肯定是“毀譽參半”:“隨著播出往后,負面評價估計會越來越強烈,因為這太打破傳統的故事結構和觀眾的欣賞習慣了。”

  果然,一集一主題的美劇模式,顧小白對每個主題的旁白闡述,三男多女的靈活劇情,這都是《男人幫》前期宣傳的賣點,到現在,卻也成為不少觀眾眼中的敗筆:話題不夠有新意,反而讓劇情有為主題強發展之嫌﹔大段大段的旁白難免顯得賣弄和造作﹔三男多女,每集故事可以單獨看?可是連著看,反而對主人公的感情走向莫名其妙啊。

  “一集要講清楚一個故事,本身就很困難,話題難免有膚淺的地方﹔加上不夠通俗,甚至還有點高深莫測的台詞,這部戲的戲劇吸引力確實不夠。”趙寶剛自認《男人幫》問題多多,“如果再多半年推敲劇本,我可能會去掉三分之一代表性不夠的主題,加入一些情感共性更強的。”

  而《男人幫》鮮見的敘事邏輯,會帶來更多的“副作用”。“電視上一對男女戀愛,你總希望從頭到尾就是他倆,把兩個人的故事方方面面都講清楚嘍——這是觀眾習慣的戲劇邏輯﹔但《男人幫》不是,王珞丹演的莫小閔,第一集就出現,抓住顧小白的心,然后竟然消失了,到了7、8集才又有她的戲——這才是真正的生活邏輯,很多人在你人生的公車裡上上下下,我們隻寫在車上的戲。”趙寶剛說,看一集會覺得莫名其妙的感情走向,也許看完全劇,慢慢明白這個人物完整的性格之后,就會恍然大悟了。

  人物“作”得慌:讓他們折騰去

  對於有些純粹抱著消遣目的的觀眾來說,主題的深淺和故事的完整也許不是那麼重要,孫紅雷、黃磊、汪俊,這三大男主角的逗樂貧嘴,才是《男人幫》給他們最直觀的印象。然而簡直像事先商量好的圍巾、眼鏡,動輒聚在一塊絮絮叨叨感情那點兒事,尤其是孫紅雷大改戲路的“娘娘腔式”搞笑,讓這部分觀眾中的不少人也無法接受:“仨大老爺們,這麼整也太‘作’了吧!”

  趙寶剛認為大家太低估男人的“臭美”程度:“男人要臭起美來,比女人有過之而無不及﹔至於聚在一塊兒討論什麼事兒,我隻能說,比這還八卦都可能。大家都不願承認,恰恰是因為這太真實了,真實得讓人不敢相信。”對於演員的演技,他沒有做更多評價,倒是說起服裝、化裝和道具來:“我知道很多人對服化道有意見,這部戲我可沒把自己的審美強加於觀眾——隻要演員穿來,不違背這戲的大背景,就都留下。”

  趙寶剛說自己的人生是一個刨坑的過程:不斷掉進去,清醒了,再爬上來。“我的第一個坑是《皇城根兒》,爬上來就拍了《過把癮》﹔然后是《錄像帶》、《給我一支煙》連著倆坑,爬上來拍《奮斗》。”那《男人幫》會不會是第四個坑?趙寶剛笑了:“我是站在坑邊上,但看現在這情形,應該能繞過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