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伏在毛澤東身邊的國民黨特工:帶刺殺任務到延安--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潛伏在毛澤東身邊的國民黨特工:帶刺殺任務到延安

2011年10月28日08:04    來源:《天津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國民黨特務系統中,沈之岳堪稱戴笠之后的第二代諜王。台灣方面對他的描述是:潛入共產黨內部多年,受戴笠派遣,赴延安試圖刺殺毛澤東,大陸方面則稱他“叛徒”。晚年他到大陸治病,被中共高層當貴賓接待,以至於有關他是雙料間諜的傳聞一度甚囂塵上。

  沈之岳,有“藍色007”之稱的國民黨王牌特工。拋開政治立場不談,此人一生有太多可以拍成電影的橋段,堪稱傳奇。

  為刺殺毛澤東而混入延安

  1938年,沈之岳進入延安,第二年入黨,被認為很出色,以至於到他順利返回國民黨那邊,這邊還一直稱他為“叛徒”。直到沈醉(注:國民黨陸軍中將,長期服務於軍統局)一批人被俘或者起義以后,沈之岳的身份才暴露:他進延安之前就是軍統的人,是帶著刺殺毛澤東的任務來的。從這個任務來說,沈顯然是失敗的,但從他能夠在延安隱蔽自己這一點看,這個特務還是相當厲害。

  沈之岳在延安何止是“隱蔽自己”。他使用化名沈輝,不但坦然通過了嚴格的政治審查,進入抗日軍政大學學習,而且還是優秀學員。

  台灣有說法講沈之岳是“羅瑞卿的得意門徒”,因為羅瑞卿是當時抗日軍政大學的校長。實際上現有文獻中並無羅瑞卿對沈之岳如何器重的記錄,倒是當時另一個中央領導對沈之岳印象很好,這個人就是中央社會部負責人康生。康生曾在抗大當著羅校長的面表揚沈之岳,認為他任勞任怨,艱苦朴素,是國統區來延安青年的表率。

  大約是康生的賞識起了作用,沈之岳在抗大入黨,畢業后分配到中央機關擔任收發工作。這段經歷被國民黨方面神化,稱沈之岳當時做到了“毛澤東的秘書”。這種說法殊不可信,因為一來毛澤東的秘書史有名載,無論當時的記錄還是后來的史料,都沒有沈之岳的名字,二來當時保留下來的中央機關人員照片上,也沒有找到沈之岳的影子。事實上,沈后被派往浙江敵后工作,在途中金蟬脫殼,曾用化名“李國棟”到漢中與軍統干將程慕頤會面,時在1939年秋。所以,他在中央機關的工作時間應該很短,也是無緣深入的。

  1963年沈之岳在澳門設立特務機關,對大陸進行襲擾、情報活動,並試圖刺殺大陸當時的國家領導人劉少奇,由於消息泄露未能得逞,時任公安部長王芳披露當時曾有機會通過澳門警方生擒沈之岳回大陸,但最終沒有這樣做。

  直到蔣經國去世,沈之岳始終是國民黨當局最受倚重的特務系統元老。

  皖南事變中為國民黨提供重要情報?

  沈之岳的傳奇生涯,第一個高潮應該就是打入延安了。大概因為延安對國民黨特務的滲透一向對應有道,沈的脫身而去是件令人尷尬的事情,所以大陸史料中對此記載十分簡單。

  從現有記錄看,沈當時是隨教授蕭致平到延安考察,自稱中央大學學生,以隨員的身份於1938年訪問延安的。到達后沈偽裝“進步青年”,要求留在延安,得到批准。與此同時,中共在陝北的反特一號人物,邊區保衛處長周興(負責對所有進出延安人員的審查,曾多次破獲 在延安活動的國民黨特務案)和副處長王范都曾親自對其進行審查。沈之岳聰明的地方在於他並不追求毫無破綻,而故意給了周興一個小漏洞來抓:沈自稱河南人,可是卻帶有一些浙江口音。這引起了周的疑惑,直到某次找他談話,沈從容自若地談到曾隨舅舅在上海居住幾年,巧妙地掩飾了這個問題。這種欲擒故縱的做法讓保衛部門產生了鬆懈,但依然對他在大學讀書的情況進行了調查。但是由於戴笠預先花大功夫為沈在中央大學做了工作,他的所謂學生身份有充分的証據,所以保衛部門的調查結果完滿。以此,沈之岳通過審查,進入了抗大學習,不久入黨。

  沈在延安到底呆了多久,何時和共產黨脫鉤也是一個謎。

  根據共產黨方面的說法,沈在1939年奉命離開延安,到浙江白區工作,所以他在延安隻呆了不到一年。然而,國民黨方面則說他潛入共產黨多年,此后到新四軍軍部工作,在皖南事變中他的情報給新四軍造成了重要損失。這裡面有些矛盾。

  從軍統方面的記錄看,沈之岳曾以李國棟的化名,在1939年於漢中訓練班見過軍統大特務程慕頤,並對訓練班的特務做過指點,這符合共方的說法。不過,沈之岳的化名沈輝,是在1943年才從共產黨方面的花名冊上去掉的,並被認為是“叛徒”。這又符合國方的說法。

  皖南事變發生在1941年,沈之岳在國民黨中第一個見光的職銜,就是這一年7月被任命為軍統局第一處科長。

  由於沈醉說過,沈之岳曾經到過延安兩三次,由此推測,沈之岳很可能曾在延安和新四軍之間擔任過聯絡員之類的工作。也就是說,可能1939年他離開延安,並沒有暴露身份,照舊“為黨工作”,途經國民黨控制區,就是他和軍統交換情報的機會。只是,在共產黨面前,他是抗大二期畢業生“沈輝”,在國民黨面前,他是軍統特務“李國棟”,沒有人知道這是同一個人。1941年皖南事變,新四軍的重大損失,這大約和沈之岳提供情報確實有關系,並且他從此不敢再回到共產黨方面。

  沈之岳為新四軍工作過似乎可信,否則他在接受台灣《傳記文學》雜志採訪的時候,很難把當時新四軍內部的種種內幕和矛盾講得條理清楚。但由於他隱蔽有術,共方直到1943年才得知他已經為國民黨工作。估計是因為這一年軍統成立東南特別情報站,沈之岳擔任了這個站的站長,又兼任忠義救國軍淞滬指揮部政治部主任,從后台走到了陽光下,共產黨那邊,才終於瞞不住了。(讀者高鑫摘自《東方特工在行動》,薩蘇、老拙著,文匯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有刪節)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