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平談"十三釵":分賬差點被滅 逼張藝謀加床戲--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張偉平談"十三釵":分賬差點被滅 逼張藝謀加床戲

2011年12月06日08:08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張偉平



  “我和張藝謀合作到現在一共11部電影,16年。16年間拍的電影,沒有一部是我給張藝謀強加的劇本。但現在中國電影發展了,觀眾需求不一樣,我也會給他一些指導性的意見,的確是指導性的意見。”離《金陵十三釵》上映還有10天,趁著到上海錄曹可凡《可凡傾聽》之際,制片人張偉平接受了記者專訪。貝雷帽、皮衣、皮褲、神態和動作都在顯示著——這是一個大佬。盡管說和張藝謀合作從不干預劇本,但關鍵時刻他絕不含糊。《十三釵》中貝爾和玉墨的床戲,便是他連發三道金牌,催了張藝謀三次才拍成的。

  分賬之爭 同行讓我心寒

  昨天是張偉平和院線分賬之爭結束后第一次和媒體見面。作為贏家的他心情不錯。和院線提漲分賬,張偉平不是第一次。“《英雄》、《黃金甲》,這次是第三次,但我沒想到這次反彈這麼大,突然之間哥幾個成一個人了,這是要滅我呀。但我也能理解這種不滿,誰碗裡的肉被夾走了都會不開心。”可是,張偉平還是堅持,“分賬這個比例是一定要調整的。從投資到宣傳發行,全是投資方一家承擔的,大家既然是雙贏,就應該風險差不多共同承擔。”

  對於八大院線的聯合抵制,通過看片、談判,基本搞定。但讓張偉平沒想到的,是同行背后的“一刀”。對此事他至今耿耿於懷,氣憤不已。“我漲分賬比例不是為我個人,像馮小剛也說,后面一幫人會得益。可是我回頭一看,一個支持的人也沒有,還有扔石頭落井下石的。有人說你升我降,甚至說我《十三釵》被滅了,我們來補空缺,整個一丑態百出。我覺得很寒心,我為制片人爭點利益,冒著被滅的危險,也沒指著誰幫我,可也別趁火打劫呀!”(注:張偉平和八大院線鬧僵時,博納的《龍門飛甲》宣布提前上映,並聲稱絕不漲價。)

  當然張偉平也不是好惹的,有冤報冤有仇報仇。這次《金陵十三釵》上映,就沒有博納旗下影院的份。這分明是以牙還牙,盡管張偉平解釋,這是因為博納的影院在《三槍》和《山楂樹》時不遵守發行合同,不按時結票房款。“我跟他不是針鋒相對,我不認識於冬(注:博納老總),到現在一句話沒說過。我跟他實在不熟。網上不是有句話嘛,‘我跟你實在不熟。’”

  二張合作 不管劇本,但給指導性意見

  張藝謀和張偉平,合作16年,拍了11部電影。這些年來,張藝謀越來越商業,離藝術越來越遠,很多人覺得這都是張偉平“害”的。對此,這位合伙人深覺冤枉:“我很冤,人家都說張偉平是個商人,是我讓張藝謀拍商業電影。但其實我們這16年間拍的電影,沒有一部是我強加給張藝謀的劇本。包括這次《十三釵》,貝爾一到現場,都驚呆了。好萊塢是制片人制度,劇本都是制片方定的,然后才定找張三李四導演,甚至拍完之后,都不讓導演剪,直接換專業剪輯師來剪。可貝爾在現場發現沒有制片人,制片監理也沒有,我去了兩次,也沒見我對張藝謀指手畫腳,所以他很費解很吃驚。這就是我和藝謀之間的信任,我從來沒有干涉過他。”

  不過,張偉平仍然是老大,從商業角度,他坦言“會給張藝謀一些指導性意見”。“《黃金甲》的時候用周杰倫,就是我的指導性意見。”這一次《十三釵》,曹可凡和佟大為都是張偉平拍板定的,張藝謀開始並不認可曹可凡,覺得他是主持人,怎麼能演戲,但張偉平堅持覺得,曹可凡比張藝謀定的那個人合適,首先是外形與眾不同,對觀眾不是熟臉,而且那個角色英語日語上海話都要行。不會演戲怕什麼,張藝謀最擅長的就是教人演戲嘛!所以曹可凡進劇組后,首要任務是“減肥”,他從210斤減到180斤,也算下了苦功。另一個角色佟大為,張藝謀直接說“讓偉哥定吧。”《十三釵》的副導演是佟大為的同學,向張偉平推薦說他人品好,知道感恩,不是白眼狼。他很想轉型,不想再演小白臉了。於是,張偉平決定把機會給了佟大為。

  “十三釵” “玉墨”一定能超過鞏俐章子怡

  張偉平插手定的演員似乎全是男的,對“十三釵”他有沒有“指導性意見”?“那我沒有,女人戲吧,我覺得藝謀比我專業,他太專業了,尤其是玉墨。我覺得這就是張藝謀獨到的地方。其實我剛開始也有點擔心,給北美發行商看片,在戛納給他們看了20分鐘,在多倫多也是,他們看完以后對玉墨贊不絕口,回國以后給院線經理看,全國院線經理的反響大家也都知道,包括那七天的申奧點映,他們都是贊不絕口。最后你們看完片子一定會拿她和一線女演員比,你們會認為她是最合適的。”飾演書娟父親的曹可凡對玉墨贊不絕口,“她不是十三釵裡最漂亮的,但她是最有戲的,天生就是當演員的料,成就一定會超越鞏俐章子怡。而且,也很用功。像湯唯?一點也不。”拍完《金陵十三釵》,“十三釵”大多數都和新畫面簽了約。

  床戲艱難 催了張藝謀三次 貝爾總算拍了

  《十三釵》到目前隻曝出一場“重口味”床戲,還是玉墨的扮演者倪妮自述的。這篇自述被評價像小學生作文,“我知道,都有玉墨體了嘛!但的確是有感而發,沒有虛頭八腦的話,所以我才拿出來給大家分享。”張偉平笑。加入“床戲”是張偉平的得意之筆。張藝謀之前的劇本他都不看,但這次看了,畢竟是6億的投資,全是新畫面獨家投的,幾乎家底都押上去了。看完劇本,他就跟張藝謀說,劇本上,生死關頭,兩個人接下吻就完事了,這讓觀眾太失望了。應該要給力。張藝謀說貝爾比較排斥這個。但張偉平不死心,等了好一陣沒動靜。就到現場探班,晚上和老謀子曹可凡吃飯,張偉平又把這事兒提了出來,“結果張藝謀說了,當時貝爾不置可否,沒答應就等於是拒絕了。”張偉平還是不肯放棄,再去探班,拿出了老板派頭,口氣也不一樣了,“晚上把他叫來在餐廳單間裡我又反復說,我說劇本我看了,我覺得這場戲如果他們不上個床我都覺得掃興,於是張藝謀同學鼓起勇氣第三次跟貝爾說,沒想到,貝爾那天可能心情大好,破天荒同意了。(哈哈)但是,我覺得還是有點遺憾,是有點短,拍的其實不是那麼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ceshi
(責任編輯:許心怡)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