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作家李波質疑韓寒 稱寫作團隊或隻有韓爸一人--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旅美作家李波質疑韓寒 稱寫作團隊或隻有韓爸一人

單獨設作文考場,韓老弟,意下如何?

2012年01月31日08:12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2開年,“韓寒事件”鋪天蓋地,不僅攪動了“打假斗士”方舟子,同樣遠在美國的旅美作家李波也耐不住寂寞,隔洋吆喝起來。昨日,他給本報發來一篇長達12000多字的“致韓寒的公開信”。韓寒的“少年天才”故事,到底是不是一個騙局?為說服質疑者,也有效地給韓寒“平反”,李波建議,先給韓寒一個作文考試,並找有公信力的記者和文學評論者,對韓寒做一次電視直播訪談。然后隔離他們父子“串謀”,看他能否再寫出一本小說來。

  倍加推崇:簡直是一支“妖筆”

  “一個比自己小10多歲、雄性體征都還沒有發育完整的高中輟學生,十六七歲寫出處女作兼成名作《三重門》,一賣上百萬冊,簡直就是一支‘妖筆’。”因日前推出《我在北京有張床》而備受關注的旅美作家李波說,他曾對韓寒倍加推崇。后來韓寒一邊出書,一邊當賽車手,玩酷,玩陽剛,又成為“公民韓寒”,他更佩服了,“差一點沒成寒粉。”

  “韓寒事件”出來后,李波一開始仍相信韓寒是無辜的。他甚至以遺傳科學態度推測:“老子風花雪月,兒子必然舞文弄墨。”但是,天下之大,總有藝高人膽大的好事者跳出來。李波說,除方舟子外,還有幾篇質疑文章讓他信服,“盡管証據不十分堅實,但推理和邏輯都步步為營針針見血。”反觀韓寒和他老爸的反應,“語無倫次,進退失據。”

  設立考場:韓老弟,意下如何?

  韓寒最近在博客中晒出早年手稿並打算低價出版,以示清白。但李波認為,此舉並不靠譜,與其越抹越黑,還不如做一件事:找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現場出題,給韓寒一個作文考試。“估計韓寒也能寫,但主要是老爸修改,嚴格地說叫合著,但還是有性質不同。”至於出題人,他建議找冤家麥田或方舟子。但考場必須與外界隔絕,切斷一切網絡通信,定時3小時,雇請專業保安監考,城管負責外圍。“一句話,單獨為你設立一個考場,就像當初讓你成名的那場新概念作文大賽一樣。寫完后,為公平起見,就在網上讓網友打分,或讓有口碑的文學編輯專家無記名投票,為避嫌路金波同志最好回避。韓老弟,意下如何?”

  寫作天才,結論基本上是騙局

  李波還對韓寒三篇“論革命/民主/自由”文章給予了批駁,認為其觀點既錯誤又陳腐。文字平庸,甚至沒一個干淨利索的句子。最近讀到麥田等人的質疑博文,指出韓寒的文章可能“有人代筆”,李波於是再回頭看一遍韓寒那“新三篇”后發現,從行文到思維、心態,不像個嬉笑怒罵、滿不在乎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寫的,反而像一個老成持重、心有余悸、精明圓滑的人寫的東西。再順著那些質疑文章,去搜了一下韓寒當年的獲獎文章,以及韓寒父親韓仁均寫的《兒子韓寒》。“讀完之后,幾乎無法不得出‘少年寫作天才韓寒’基本上是個騙局的結論。”

  他反對的,正在成為他自己

  韓寒新概念作文比賽一等獎的命題作文,是引起爭議的導火索。1月29日,司馬南、崔永元紛紛轉發的王志安博客中分析說,按照韓寒和其父親的解釋,韓寒在初賽中投稿兩篇順利進入復賽,但他卻因沒接到通知,錯過了復賽機會。很快,評委會確定了一等獎名單,此時評委陳思和、葉兆言提出,萬一因為特殊原因,韓寒錯過了就太可惜了。於是,復賽的第二天,組委會得知確實沒收到通知。按照流程,當天下午2點,就要開發獎大會了。上午11點,韓寒趕到,這時復賽題目已經公開,評委們於是委托李其綱單獨為韓寒命題“補考”。最后韓寒獲得了一等獎。

  “這公平嗎?既然錯過了復賽,按理該取消復賽資格。合理的依據何在?”在王志安看來,“這個世界少一個韓寒不大要緊,多一份對規則的尊重才是幸事。”他認為,韓寒反對的東西,正在成為他自己。

  此地無銀:刻意回避見過面

  在麥田質疑李其綱和韓父可能串通泄題之后,李其綱立刻在“對一種誹謗的嚴正聲明”一文中反駁說,“事實是直到最后一分鐘我才知道評委們決定授權給我出題”,以此証明不存在泄題。但根據《萌芽》主編趙長天的回憶文章,“提出搞新概念作文大賽的是《萌芽》的編輯李其綱”。李波認為,點子是李其綱出的,由他出題也明顯順理成章。這種聲明,多少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韓寒反駁說,父親和李其綱直到現在都不認識。李其綱也稱,直到今天,即使韓仁均站在面前,“我也得問一句‘你是誰?’”意思是韓父長什麼樣他都不知道。韓仁均本人在1月27日的韓寒博客裡強調,出題的老師叫李其綱是后來新聞報道中才知道的。李波指出,這三個人都刻意回避曾見過面。

  比賽成名:推測題目事先知道

  為了証實自己的判斷,李波在網上找到了韓寒的成名作“杯中窺人”。文中涉獵廣泛,提到列子、老子、李白、胡適、李敖、錢鐘書、吳宓、葉公超等人及文章,還引用明朝晚期的記錄名人語錄的《舌華錄》這種相當冷僻的書。還說“也讀過大量批評、贊揚美國的書”,甚至秀了個拉丁詞。李波認為,能寫出這樣文章的,必須是個非常勤奮的小書虫。但從韓父的《兒子韓寒》一書來看,其中沒有任何他自幼就博覽群書的內容﹔而且韓寒一直是個貪玩、不用功的孩子。“該文所表現心態、思維方式,完全不像一個少年。”

  更“高級”的是,考方給3小時,韓寒1小時就交卷了。李波認為,這個迅速交卷的舉動本身,無法不令人推測:“很可能韓寒事先知道題目,由韓爸事先寫好,所以輕鬆地‘一揮而就’。”

  作者之爭:顯然中年男人口吻

  除此以外,韓寒長篇小說《三重門》也被質疑。為什麼對自己的作品那麼陌生?在央視“和韓寒對話”的節目上,韓寒連為什麼起《三重門》這個書名,都答不上來?李波覺得,無論初中、高中,1年之內在完成學校功課情況下,寫出需要構思故事、塑造人物、編織情節的20萬長篇小說,而且還寫到“足以讓成年人都汗顏”的水平。這是根本做不到的。而且韓寒還表示,他從沒看過《紅樓夢》,卻能拉出《紅》的格局,還能吸古納典?李波認為,書中語句,顯然是中年男人的心態和口吻。

  “如果一個1958年出生的人能假裝一個1982年出生的人寫文章,並獲得同齡人很多年的喜愛,稍有常識就知道這不可能。”對於韓寒的辯解,李波認為,“這話簡直外行到家了。一個明顯的事實是,絕大多數的兒童文學、寓言故事,都是成年人寫的,而且以中年作者為主。”

  寫作團隊:大概隻有韓爸一人

  那麼到底誰是《三重門》的真正作者?韓寒最近回應,在創作過程中,坐在他前后左右的同學都知道,“我幾乎是寫一頁給要好的同學傳看一頁的。”而且,韓寒在1月25日的博客中更宣布,他准備在4月1日推出該書手稿,以証明他本人是書的作者。

  對於這樣的“有力的証據”,李波則表示,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手抄一遍完全做得到。他還提出一個值得重視的環節:“韓寒父子倆的字體很像。”在《兒子韓寒》中韓仁均寫道,他曾在韓寒的休學書上簽字,結果校領導以為是韓寒自己冒簽的。韓爸的一位醫界女友也稱,韓寒的字與韓老師極像。“如果小說是他父親寫的,韓寒拿給同學們看,說是他寫的,同學也不會識破。同樣,既然父子倆的筆跡很像,那麼韓寒推出多少當年的‘手稿’,並不能証實那是出自他的手。”李波判斷,韓寒的寫作團隊,大概隻有韓仁均一個人。

 

ceshi
(責任編輯:許心怡)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