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發現成吉思汗聖旨石刻 記錄頒給丘處機詔旨--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山東發現成吉思汗聖旨石刻 記錄頒給丘處機詔旨

2012年02月07日08:42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蒙元摩崖石刻歷經800多年風化,字跡已不清晰。周郢攝


  人煙罕至的徂徠山山谷竟隱藏著800年前的蒙元摩崖石刻,上面鐫刻著成吉思汗等蒙古大汗的聖旨,還記載了全真教在泰山的傳播情況以及與地方世侯及蒙古汗廷的關系。泰山文化學者周郢歷時23年,多次踏足深山尋訪,終於找到石刻,並將內容還原,揭開了那個年代歷史的面紗。

  探尋23年

  邃谷中找到石刻

  6日,記者來到摩崖石刻發現者、泰山文化學者周郢家中,四幅長約5米的拓紙呈現在記者面前。“這就是原版拓下來的摩崖石刻上的內容,經過對文字考証,証實內容為蒙元時期的煉神庵石刻。”周郢說。

  談起該石刻的發現過程,周郢感嘆道,共歷時23年,前后多次踏足徂徠山,並在石刻專家的幫助下,才証實這一發現。周郢說,首次發現石刻是在1987年,因為聽說徂徠山中有古代石刻,周郢與另一位泰山研究學者李繼生前去尋訪。得知兩人是來山中考古的,山中一農戶無意間透露自己屋后的石頭上,有一大塊歷史久遠的大型石刻。

  兩人記下石刻的大體位置,准備下次帶好設備再來尋訪時,卻因地形不熟找不到石刻原址。“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其間我多次到徂徠山,跟熟知的人打聽,都無人知曉。這塊石刻就像刻在我的心裡,找不到是我這麼多年來的遺憾。”周郢說。

  2010年5月的一次偶然的機會,周郢遇到《水滸》研究學者劉傳錄,因為兒時曾聽祖父聊起山中有塊帶字的巨石,在劉傳錄引導下,周郢與另一位文物專家張亞明來到徂徠山南麓。三人爬了兩個多小時的山,終於在山谷中發現幾戶民居。“遠遠看見那戶民居的時候,我就知道找到石刻了。”周郢興奮地說,當年的小院已經人去屋空,刻有千字的巨型石刻卻依然還在。

  四方摩崖石刻

  刻有成吉思汗聖旨

  周郢說,摩崖高2.16米,通長約5米,共分四方。2011年夏天,對石刻進行拓印后,周郢拿著四張長5米、寬約3米的拓紙回到家中進行整理研究。

  等全文理順后,周郢意外地發現,看似普通的拓文竟為蒙元時期的煉神庵刻石。刻石共分為記、牒及題名,其內容不僅歷代金石專書從無著錄,即使搜求徂徠古跡詳備的《泰山道裡記》、《岱覽》、《泰山志》等地方志乘也失於記載,足以証明這是一次全新的發現。

  周郢表示,根據摩崖石刻記載,此地應為一處道觀,名為煉神庵,當時主事的丁志年在蒙古太祖二十年來到徂徠山。因此前金末貞祐之亂,徂徠山煉神庵也毀於戰亂。丁志年為實現煉神庵的復興,在當地世侯的支持下,歷經十余年,在蒙古太宗十二年實現“殿堂室館、庖廚園圃,咸有倫序”。人們為其撰寫《復興葛氏岩煉神庵記》,刻於石壁上。

  除此之外,在刻文的牒中,還刻有在元史中消失已久的成吉思汗當年頒給丘處機的詔旨。不僅如此,成吉思汗之子窩闊台的皇后和兩位太子都在這則牒文裡得到身份的証實。

  談到為何蒙古可汗聖旨會刻在此石刻中,周郢介紹,在1250年,主管當地宗教的東平府路道錄司為表彰丁志年所做的貢獻,請得聖旨。而后成吉思汗賜以金襴紫服,並授其和光大師的稱號,並頒予牒文,刻石庵中。同時,還在牒文中記錄了蒙古皇帝聖旨、后妃懿旨、太子令旨等作為依據。

  徂徠煉神庵

  系一全真教傳播中心

  周郢表示,這些石刻記載的內容對了解700年前全真教在泰山的傳播情況,以及與地方世侯及蒙古汗廷的關系,都有重大價值。根據周郢最新研究,丁志年徂徠煉神庵為泰山以南的一處全真教傳播中心,摩崖文可復原泰山全真教史的歷史真相。

  石刻專家趙波平說,從書法的角度上來說,形似顏體的獨特楷書字體,加上精美的雕刻工藝,足以體現它的價值。同時,摩崖石刻中也明確記載了帝王對全真教的重視與保護。文物研究專家張亞明表示,因為蒙元代隻有百余年歷史,又歷經戰亂,能找到大型石刻實屬不易。

  道教學博士張琰告訴記者,本次發現的摩崖石刻中成吉思汗頒給丘處機的詔旨是首次被發現。“關於此詔旨的內容,之前在有的文獻中都提到過,這次石刻首次証實了這一說法。”

  談到目前石刻的現狀,周郢告訴記者,由於風化等外界因素,石刻急需保護。下一步將細化文獻研究,對蒙古史及石刻中涉及到的人物史實進一步考証。同時,向有關部門申請保護該文化遺址,並論証進行旅游項目的開發。(記者 周倩倩 實習生 時婷婷)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