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韓寒維權不是“多此一舉” 有深遠普法意義--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評:韓寒維權不是“多此一舉” 有深遠普法意義

2012年02月21日08:05    來源:《人民政協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春節期間,學術打假人方舟子質疑青年作家韓寒之父代筆為子寫作,與韓寒在網上展開了“口水大戰”。此后,韓寒委托律師,就方舟子對其名譽造成損害事宜,在上海提起法律訴訟,索賠10萬元。就這樣,韓寒與方舟子圍繞文學作品的質疑、批評與侵犯名譽權的爭論,正式升級到了“對簿公堂”階段,一場“口水戰”終於轉向成為了“法律戰”。

  眾所周知,“方韓大戰”的實質是言論自由(社會批評、監督和公眾知情權)與個人權益(特別是公眾人物的人格名譽權)如何獲得應有保障和合理平衡的問題。對公眾人物的批評和監督是公民依法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但依法保護公眾人物的人格名譽權利不受過度侵害,不僅是公認的法律原則,也是公民個人行使言論自由的行為底線。從這個角度看,“方韓大戰”無論結局如何,法律的介入都將有利於推動事態向良性發展。

  批評公眾人物的法律底線

  作為公眾人物,既然享受了其名聲帶來的利益,就要承擔公眾人物示范社會的職責,更要坦然面對社會大眾的質疑和批評。法律懲罰那些侵害他人名譽權的行為,但是名譽權具有一定的限度,如果名譽權的保護范圍過於寬泛,言論者動輒得咎,反而不利於言論自由及社會輿論監督作用的有效發揮。2002年某媒體報道范志毅涉嫌賭博而打假球,范志毅將該報告上法庭。結果法院判決范志毅敗訴,法院認為“即使原告認為爭議的報道點名道姓稱其涉嫌賭球有損其名譽,但作為公眾人物的原告,對媒體在行使正當輿論監督的過程中可能造成的輕微損害應當予以容忍與理解。”

  然而,當所謂的批評純屬污蔑或者明顯涉及誹謗、侮辱時,公眾人物有權進行反擊,通過法律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一個作家的作品如果是抄襲或者是槍手代作,顯然會嚴重影響作家的社會評價,從而影響他作品的暢銷程度。作為“公眾人物”的韓寒所擁有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身份是“作家”,方舟子在自己的微博上連續發表多篇文章,質疑韓寒作品系其父“代筆”,顯然觸及到了韓寒的名譽底線,韓寒以“侵犯名譽權”為由告上法院,顯然也是符合情理之舉。

  批評性文章內容是否構成侵害他人名譽權,關鍵問題是傳播內容的真實性。就“方韓大戰”來說,如果方舟子文章所傳播的事實是基本真實的,方舟子就無須負責(在不考慮污辱性言辭的情況下),盡管這樣會造成韓寒的名譽降低,但法律認為名譽降低是其咎由自取。如果方舟子傳播的基本內容失實,或者有不當評論以及污辱性的言辭,導致公眾對韓寒的社會評價降低,也就是侵犯了韓寒的名譽權。方舟子就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和恢復名譽、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代筆”背后的法律解讀

  “方韓大戰”的焦點集中在方舟子質疑韓寒的作品有槍手“代筆”,這和文學界常常引發爭議的作品抄襲剽竊的爭論有明顯不同,抄襲剽竊是嚴重侵犯原創者著作權的行為,因為有原創者已經發表的文章可供對比,還有原創者的維權行為,經過對比研究很快就能夠得出結論。而“代筆”是槍手和“作者”合作共贏、欺騙讀者和社會的行為,是槍手心甘情願地把作品的著作權讓給“作者”的行為。署有槍手名字的原作不可能在現實中出版,也就沒有可供比照的版本。由於對“代筆”的質疑缺少法律意義上的証據,打假者或者懷疑者隻能通過對文章的解讀來提出邏輯的疑點,論証作者不可能創作出這些文章。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著作權的轉讓,是指著作權中財產權的轉讓,署名權、修改權等人身權是不能轉讓的。也就是說,槍手是不能將署名權賣給“作者”的。但是商業化的今天,在金錢利益的驅使下,流水線制造、槍手代筆等創作方式不斷進入了文學寫作之中,使某些文學寫作成為一種欺騙讀者和社會大眾的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第四款規定:“如無相反証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單位為作者。”署名的目的是為了表明署名者是該作品的創作者,是為了表明作者的身份。一旦確認了作者身份,就是承認他創作了作品,對社會作出了貢獻,他有權享有著作權,行使著作權的財產權和其他人身權。

  在“方韓大戰”中,韓寒擁有自己署名作品的著作權,並提供了創作手稿,這是不爭的事實。而方舟子提出的“擁有著作權的人不是作者”甚至“擁有著作權且提供有手稿的人仍不是作者”等質疑,在沒有証據証實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導致法律意義上的著作權改變,相信方舟子本人十分清楚這一點。因此不難看出,方舟子通過公眾輿論質疑韓寒,並不是要從法律上置韓寒於何境地,而是要破除公眾心目中對韓寒的信任,他自己對此從不諱言——“我就是要打破韓寒的神話”。顯然,如果韓寒的文章是槍手“代筆”的表述被公眾接受,必然導致韓寒的創造力和誠信受到懷疑,導致其聲譽下降。由此看來,韓寒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自証,並不是像支持他的人認為的“多此一舉”,也不是像反對他的人認為的“此地無銀”,而是維護其名譽不得不採取的必要手段。

  尊重法律才是最佳選擇

  美國大法官布倫南說過一句很精彩的話:“錯誤在自由評論中是絕對無法避免的,犯錯誤的權利必須受到法律的保護,因為真理傳播需要這種生存空間。”

  通常情況下,許多人認為,對於公眾人物的批評或者質疑的言論必然會損害公眾人物的形象,但實際上自由、公開的批評可以增進社會大眾對公眾人物的了解,促進相互信任與社會進步。

  “批評使人進步”,然而權利也不應被濫用,批評者自身也要有的放矢,不能將批評變為滿足私欲的工具,做到以理服人,學會善意地講道理,而非不顧一切橫加指責。

  公民行使言論自由時,很可能因自己的批評言論而惹上了官司,如果敗訴,批評者作為被告可能被法院判決承擔案件的訴訟費,賠償原告的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此外,批評者還要承擔敗訴造成的名譽損失,這些費用綜合在一起,可能是相當巨大的。如果批評者勝訴了,將會大大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在社會中將會具有更大的話語權,雖然經濟收益很小,但社會效益很大。正因為如此,一個理性的言論者為了避免訴訟或者為了勝訴,他要對自己傳播的內容負責,確保傳播內容基本屬實,不能憑空捏造事實。

  在法律范圍內進行打假和解決糾紛,顯然是一個法治社會公民的最佳選擇。公眾人物在遭遇“侵權”時,拿起法律武器,本身就是對法律的信任,對真相的尊重,而此舉也具有深遠的普法意義。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