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真實性頻遭疑 編導尷尬:不必"太當真"--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甄嬛傳》真實性頻遭疑 編導尷尬:不必"太當真"

2012年04月27日07:54    來源:《新民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電視劇《甄嬛傳》在東方衛視等播出后,包括紀連海、佟悅在內的多位歷史學者紛紛挑刺,質疑劇情與歷史不符,大聲疾呼“不要誤導觀眾”、“別把電視劇當歷史”。原著中明明是年代虛無,導演鄭曉龍卻要求改編成清代雍正年間,由此也引發了對該劇是否符合歷史真實的質疑。

  “純元皇后”不存在

  《甄嬛傳》中先出現了“孝敬憲皇后”,之前還有過一位“純元皇后”。由此,人們質疑,“忙碌的雍正皇帝,到底有幾個皇后?”清史專家佟悅說,根據他對史料的研究,雍正在位時僅有一位皇后,即烏喇那拉氏,也就是“孝敬憲皇后”。紀連海表示,他沒在滿清史料中查到有“純元皇后”,與她名字最接近的也不在中國,而是朝鮮歷史上的“純元素皇后”。

  歷史學者強調,皇帝作為一國之君,有人專司帝王的《起居注》,史官則全天跟著皇帝走,隨時記錄皇帝活動談話。因此,根本不可能出現一些影視劇中皇帝扮成小太監和宮女暗生情愫的所謂浪漫情節。雍正被史學界公認為是個勤勉的皇帝,也絕不可能有時間和那麼多姑娘談戀愛。

  皇帝不會“倒插門”

  讓專家們感到詫異的是,果郡王能隨便出入后宮,在圓明園和宮裡多次與甄嬛偶遇,劃船、躲貓貓,直至產生情愫。對此,紀連海表示不可能,清代宮規森嚴,王爺和妃子很難見面,就算參加宴會也是男女分開。就連皇帝與太后、太妃、太嬪們見面也有嚴格規定,除了皇帝的親生母親外,隻有當男女雙方年齡都超過50歲以后才有可能見面。

  在《甄嬛傳》中,雍正試過在華妃處求宿、到甄嬛處求睡,都被“欲擒故縱”的二女擋在門外。對於這一皇帝“倒插門”的行為,不少學者指出,清朝皇帝一般不會隨便到妃嬪的屋裡睡覺,而是妃嬪去皇帝寢宮。一般是皇帝晚飯后,太監呈上綠頭牌,上面寫著侍寢妃嬪的名單,由皇帝翻牌,被翻到的妃嬪侍寢。侍寢后,妃嬪要離開龍床。

  處處考証不可取

  應該說,在眾多戲說劇、宮斗劇中,《甄嬛傳》算得上是一部非常正統的戲了。其制作精良,寓意深刻,品質不俗,既贏得口碑又贏得收視。但一些歷史學家卻對此進行挑刺和質疑,這實在是治學嚴謹的歷史學家和擅長藝術虛構的影視編導之間的一場沖撞。影視劇如果完全按照歷史真實來編,處處需考証,句句查出處,恐怕誰也寫不了古裝劇了。實際上,就連《三國演義》《水滸傳》這樣的古典名著,也離不開大量的藝術虛構,而且大多是在虛實相間,這是文學藝術和歷史研究的本質區別,誰也不會把《三國演義》當成史書《三國志》,把《水滸傳》讀作《宋史》。對於這一點,歷史學家應該寬容理解。因為,若真按歷史研究來強求文藝作品的話,后者就很難生存,甚至會扼殺精彩的藝術想象。

  挑刺不必“太當真”

  對於為何要把原著小說中虛構的“大周”套到清朝雍正年間呢,這首先是因廣電總局要求被劃到歷史題材類的《甄嬛傳》“不能架空歷史,要有個歷史背景”。其次,導演鄭曉龍也希望借此能“提升歷史感”。他說:“我們創作本著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原則。比如雍正的政治活動線索,基本都是按真實歷史改編。但他跟后宮嬪妃之間的故事,本來就沒有歷史記載,這就允許虛構。”

  紀連海、馬勇等歷史學者日前針對火爆的“歷史劇”直言:希望觀眾別拿其中的故事“太當真”。雖然他們的本意是勸告觀眾別把電視劇看成歷史真實,但實際上,“太當真”的卻是這些歷史學者。記者也勸大家對他們的意見也別“太當真”,權當這些專家意見是在借此普及一點歷史知識而已,若由此對影視作品感到怒不可遏,以至“興師問罪”,就顯得很沒必要了。

  對於為何要把原著小說中虛構的“大周”套到清朝雍正年間呢,這首先是因廣電總局要求被劃到歷史題材類的《甄嬛傳》“不能架空歷史,要有個歷史背景”。其次,導演鄭曉龍也希望借此能“提升歷史感”。他說:“我們創作本著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原則。比如雍正的政治活動線索,基本都是按真實歷史改編。但他跟后宮嬪妃之間的故事,本來就沒有歷史記載,這就允許虛構。”

  紀連海、馬勇等歷史學者日前針對火爆的“歷史劇”直言:希望觀眾別拿其中的故事“太當真”。雖然他們的本意是勸告觀眾別把電視劇看成歷史真實,但實際上,“太當真”的卻是這些歷史學者。記者也勸大家對他們的意見也別“太當真”,權當這些專家意見是在借此普及一點歷史知識而已,若由此對影視作品感到怒不可遏,以至“興師問罪”,就顯得很沒必要了。(記者 俞亮鑫)

 

ceshi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