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項目遭遇“掙錢難” 市場化還需政府扶持--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非遺項目遭遇“掙錢難” 市場化還需政府扶持

2012年06月04日14:56    來源:大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彩色剪紙



  ◆對於非遺傳承來說,資金一直是個問題。非遺市場化以及融資問題短期很難解決,這就更加凸顯出政府扶持的重要性。

  ◆在保護非遺方面,要事業化和市場化兩條腿一起走路。市場培育起來了,傳承人就可以靠非遺生存下去。


  在煙台,不少中小學生節假日都會到群眾藝術館舉辦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班學習剪紙。這項已流傳數百年並被列入世界級非遺的技藝似乎開始煥發新的生機。

  “孩子們覺得挺好玩,僅此而已。”煙台群眾藝術館副館長黑強說,群眾藝術館擔負著非遺保護的工作,“這幾年大家對非遺的關注度是起來了,但多抱著一種好奇和欣賞的心態,真正想要把繼承非遺作為終身職業的人還是少之又少。”

  剪紙省級非遺傳承人李強的感知更為具體。今年53歲的李強從1985年投身剪紙傳承以來,通過群眾藝術館、中小學校以及社區老年大學等各種渠道培訓過上千名剪紙學員,“可是真正堅持到底的比較少。”李強說,正式拜他為師、花較長時間跟他學習的學生有三四十人,但以剪紙為職業的也就兩三個人。

  李強說:“僅靠剪紙為生的話,生活太難了,基本過不下去。”從藝術創作的角度來說,剪紙的收藏市場很不成熟。2008年年,他花了整整一周時間完成了一幅長1.3米、寬1米的巨幅勾繪染色窗裙“奧運大家庭”,並在當年舉辦的中國第三屆剪紙展上獲得銀獎。李強說,這樣的作品賣1000元都不算賺錢,實際上還基本沒人會花錢買。

  從大眾消費的角度來說,手工剪紙一刀最多能剪兩張,工廠生產一刀下去則能剪100張,生產效率相差太遠。同時,工業化生產出的剪紙價格低廉,也大大拉低了人們對手工剪紙價位的接受水平。“現在市場上,上檔次一點的剪紙類產品賣得最好的是禮品冊,一本也就100多塊錢。但要是純手工做,累死也掙不了錢。”

  事實上,不僅是剪紙,其他許多非遺項目也都遭遇了同樣的窘境。

  被列為國家級非遺的呂劇在我省很多地方仍有較大規模的觀眾群,但也面臨著青黃不接的難題。我省第二大呂劇團廣饒縣呂劇團藝術指導部主任趙偉說,呂劇團經常在農村表演,有時候一天3場戲,早上6點出發,晚上12點才能回家,而收入比歌舞團要低很多,因此“很難留住人”。

  1990年,東營市選了16位學生到煙台藝術學校學習呂劇,趙偉是其中之一,而堅持至今的隻有4位。

  國家級非遺螳螂拳第九代傳人於永波回憶,上世紀八十年代,紅遍大江南北的電影《少林寺》引發了一陣武術熱,當時學拳的人很多,氛圍很好。而現在,想舉辦一個活動很難,因為沒有人出錢。很多拳師的生活都成問題,有的隻好去當保安。

  今年,於永波應邀在煙台工人子弟小學開設了螳螂拳興趣班,每周兩次課。他發現,雖然有些孩子學得很起勁,但他們都把這個當做一種興趣的拓展。“現在孩子面臨的誘惑多,學習壓力也大,他們覺得學螳螂拳很辛苦,不如玩游戲過癮。家長也覺得這個將來也不能當飯吃。”

  說到底,對於非遺傳承來說,錢一直是一個問題。於永波也想過自己來辦一個螳螂拳館,但是苦於找不到資金支持,隻得作罷。

  在沒有外來資金資助的情況下,2006年,李強自掏腰包,在煙台開了一個剪紙博物館,租了一個500平方米的屋子,免費向公眾展出他的10萬多件剪紙藏品,同時還推出了同名網站。但這種模式未能長久,6年過去,李強花了40萬元,今年年初,資金鏈條斷裂,不得不將博物館和網站一起關閉。

  非遺市場化以及融資問題短期很難解決,這就更加凸顯出政府扶持的重要性。每年,政府會給國家級非遺傳承人1萬元補貼,像李強和於永波這樣的省級傳承人會得到6000元。“像我們剪紙,有很多傳承人還在農村,6000元的補貼基本一年的生活費是夠了,”李強說。

  他認為,在保護非遺方面,要事業化和市場化兩條腿一起走路。擴大宣傳能夠讓知道的人更多,面更大,找到合適傳承人的可能性就越大,而當老百姓對非遺的興趣越來越大時,也許市場就可以培育起來,傳承人就可以靠非遺生存下去。
(責任編輯:值班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