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侵權名家山水畫 期待成為文化界佳話--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舌尖”侵權名家山水畫 期待成為文化界佳話

許石林

2012年06月11日11:26    來源:深圳商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深圳商報 王建明/圖



  ◎許石林

  張發財是個極其聰明機靈的人,不僅平面設計做得好,讀書也多,讀的還多是古書,反應又快,他的口才和文字都將東北人的語言天賦風格發揮得極好。就是這個人,經常在微博上發言,調侃歷史,譏刺古人,狂傲不羈。常言說:人狂沒好事兒,狗狂挨磚頭。張發財恃才傲物,微博上很多人都預感:這家伙眼看要出事兒。可能是被大家咒得吧?他果真就出了事兒——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他做的海報設計,好死不死,選誰的畫不好,他偏偏在網上百度一下,就百度出了某畫家的一幅山水畫。這幅山水畫在高傲的張發財看來,不是一幅山水畫,而是一塊起了鹽花的臘肉。他給這快像極了臘肉的山水畫,加了雙筷子,這個創意其實我至今都沒留意,但是覺得這個主意的確不錯。張發財果然是個鬼才。

  《舌尖上的中國》熱播,我都追著看完了,正在品味中,就看到張發財涉嫌侵權使用那幅像臘肉的山水畫,被人追究,狂傲的張發財給人鄭重道歉的消息。而且,張發財隨后就在微博上消失了,據說是閉門思過去了——張發財如此乖巧地告別微博,實在應該算是一個網絡事件。具體內情咱不知,估計他不僅給自己惹了麻煩,也給紀錄片的制作和播出方都惹了麻煩。否則,以張發財的作派,不會乖得像個受了癟的古代二奶似的,躲在房間裡向隅而泣。他會不會想不開啊?

  其實張發財選那幅畫兒,並非因為那幅畫兒有多好吧?再好,說到天上去,也比不了剛剛拍出的李可染的《萬山紅遍》吧?可是,張發財要是選用《萬山紅遍》,瘦肉就太多了,很可能被人懷疑是給瘦肉精做廣告,所以他選了一塊肥瘦相宜的肉(畫兒)。

  調侃歸調侃,我覺得問題至今沒有結果,張發財至今生死不明,不上微博得瑟,這不是個好玩兒的事兒。

  現在人動不動就講自己的權益什麼的,權益還弱不禁風似的很容易受傷害。前些日子,陝西李新功同學的照片被數百家媒體網站誤作河南同名強奸犯李新功的照片廣泛使用,陝西李新功是我的親同學,他電話問我怎麼處理,我給出的建議是:你讓自己所在單位給各媒體發一個信函,告知他們弄錯了即可,不要在信中說什麼自己被傷害咧、被嚴重傷害咧、精神受損失咧、名譽受損害咧,咱是要臉愛體面的人,受了傷害也得說沒有、沒有!就是沒有!就跟小時候跟人打架一樣,被打疼也說沒有挨打。什麼是體面?咱陝西人說“撐體面”,體面就是撐出來的嘛。不像現在的有些人,被打一下推一下,就躺在地上裝受傷等警察。那種不要臉的事兒咱不干。也別在信尾說什麼讓人家道歉、保留追究法律責任、賠償什麼的。話說得那麼狠干嘛呢?不就是一個網站的小編輯跟張發財一樣,在網上百度一下,把同名同姓的你百度出來當成強奸犯的照片了嘛,人家跟你沒冤沒仇的,絕不是專門陷害你,咱可不能把別人的疏忽失誤當成惡意構陷,咱不丟那個人。至於道歉,是一個正常人和正常機構都會表達的,你不用申請和強調,你一申請和強調,就跟給人家要似的,同樣丟人。還有追究法律責任什麼的,咱還是“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比動不動嚷嚷追究法律責任高明。建設和諧社會,咱不給國家添麻煩。我覺得我給陝西李新功同學出的主意很好,他基本上按照我說的做了。

  盡管如此,我不看好張發財這次惹的事兒。我當然希望他能和畫家將這件事兒處理得好玩兒一點。其實,張發財這回惹的事兒是個佳話胚子,就是說,雙方將這事兒處理好了,就能成為當今文化界一個小小的佳話。但是,您知道,現在不是個產生佳話的時代,人的心被利欲熏得就跟臘肉一樣,沒有一點活血,個個都跟鵪鶉一樣好斗喜掐。深層原因是,咱們今天所奉行的文化是一種轉基因文化,不靠譜了,不靠那個好玩兒的舊文化的譜兒了。

  您看前些日子冰心的孫子出他爺爺奶奶的丑,咱扯遠一點說,漢景帝時,某地發生兒子殺死繼母慘案,原因是繼母先殺死了那孩子的父親。有司不知如何判,呈報景帝,景帝問12歲的兒子劉徹(即后來的漢武帝)怎麼看。劉徹說:繼母如母,奉繼母如奉生母,殺繼母如殺生母。然繼母殺父,則母義已絕,此人殺的不是繼母,是報仇,盡管防衛過當。直到明朝,都用這個先例處理同類案件。而今天,冰心的孫子跟他的父親是否情義已絕,沒人去考慮,只是簡單地、狠厲地批評這個孫子,沒把問題弄得豐滿鮮活一些來考慮。其實,冰心的孫子不僅出了吳家的丑,更出了整個中國人的丑。為什麼?您想:即便如吳文藻冰心這樣的詩禮之家、書香門第,文雅的喪失也是疏忽而逝的——老話說,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才到哪兒啊?百年來,文化被轉基因,很多東西失去了,別以為跟你我沒關系——您會發現,我們遇到許多困擾,需要文化給我們提供好玩的解決方案、需要一把鑰匙的時候,回首一抓,一把雞毛。

  在這樣的轉基因文化中,好利斗狠是主流,棄玉帛而操干戈是多數。小小的紛爭,會釀成膠固的訴訟,對簿公堂,最終結果多是息訟而不平怨。至於一笑泯恩仇,連做夢都夢不到了,我們跟好玩兒的事兒絕緣了。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