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文化專題>>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文藝作品專題>>舞台藝術

八女投江的故事
  2005年08月02日16:51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黑龍江省林口縣境內,有一條激流滾滾的大河,它是牡丹江的支流,名叫烏斯渾河。那奔流不息的河水,不斷地沖刷著流逝的歲月,但卻永遠不能沖刷掉中國人民對英雄的懷念,這是因為,有8位抗聯女戰士的英靈,在烏斯渾河河水裡長存。 

  1938年春,日本帝國主義在不斷擴大侵華戰爭的同時,也加緊了對東北抗日聯軍的圍攻。在鬆花江下游地區,敵人集中了第四師團、第八師團、偽滿靖安軍和興安軍等共5萬余人,向抗聯第二路軍各部發動了規模空前的“討伐”。在“討伐”中,敵偽採取了分割包圍、“篦梳”進攻的戰術。為了破壞抗聯戰士的生存條件,把他們活活困死,敵人還在抗聯營地的周圍實行“集家並屯”的政策,逼迫群眾遷徙,進行經濟管制。 

  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東北抗日聯軍沒有向侵略者屈服。為了沖破敵人的包圍,抗聯第二路軍決定由牡丹江畔駐地向西部的五常、舒蘭一帶遠征,開辟新的抗日根據地。 

  5月,抗聯第二路軍開始了遠征。在遠征軍的隊伍裡,有一個由30多位女戰士組成的抗聯婦女團,她們跟隨第二路軍第五軍第一師行動。 

  遠征的道路充滿了艱險。前面,有敵人的重兵阻截,后面,有敵人的重兵追擊。遠征軍出發后雖然也打了一些勝仗,但為了保存力量,部隊在大多數時候,隻能避開敵人,在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中前進。 

  8月中旬,抗聯第五軍經歷了干難萬險,終於到達了五常縣的沖河,與那裡的抗聯第十軍會師。但敵人很快發現了抗聯的行蹤,派出重兵向五常縣抗聯駐地發動了凶惡的進攻。戰斗異常激烈,第五軍一師全體官兵英勇反擊,打退敵人的多次進攻,最后因部隊傷亡嚴重,被迫決定返回鬆花江下游地區。這時,第五軍一師僅剩下了100余名官兵。 

  婦女團的戰士,跟隨抗聯一師千裡轉戰,歷盡了艱難。在戰斗中,她們不怕犧牲,勇敢向前﹔在行軍時,她們不畏艱苦,從不掉隊。在人跡罕見的深山老林裡,她們風餐露宿,攀高涉險,部隊斷糧時,她們就採野果野菜,甚至啃樹皮吃野草﹔她們的衣服被荊棘剮破,成了披在身上的布條﹔她們的鞋子被碎石磨穿,墊上些干草繼續穿。在頻繁的戰斗和艱苦的行軍中,她們以極大的毅力克服了種種困難,幾千裡的遠征,沒有一個人中途退逃。這些英勇的抗聯女戰士,大部因戰斗或疾病,犧牲在遠征的途中,返回牡丹江畔時,全團僅剩下8個人了。就是這8位經歷了艱苦戰斗磨練的女戰士,在烏斯渾河留下了中華兒女以身報國的事跡。 

  8月下旬,抗聯一師襲擊了敵人在大青川、沖河的營地后,向遠征出發地刁翎東返。9月初,抗聯一師100余人在頭道河渡過牡丹江,這裡離回師目的地已經不遠了。經歷了長途跋涉和無數次戰斗,戰士們這時都很疲憊,但他們都盼望著早日到達刁翎,重整旗鼓,再與日寇決一死戰。 

  10月中旬,抗聯一師進入林口縣境內。一天夜裡,部隊行進到三家子北部烏斯渾河沿岸的柞木崗山下。此時已是深秋,冷風嗖嗖襲來,很快就把戰士們身上幾乎成了布條的單衣吹透,使他們本已疲憊的身體,不住地顫抖。為了抵御寒冷,戰士們拾來樹枝,點燃了一堆堆簧火,大家圍坐在簧火旁,背靠著背地打起了瞌睡。8位女戰士,相互依偎著,開始,她們還想彼此說點悄悄話,可沒說上兩句,就都支撐不住沉重的眼皮,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拂曉,簧火已被露水弄滅,寒風把戰士們吹醒。新的一天開始了,抗聯戰士又要踏上征程。正當大家整裝待發的時候,突然從柞木崗下傳來了槍聲。原來,是一個姓葛的漢奸發現了山上的火光后向敵人告密,日軍守備隊和偽軍連夜扑來,這時已到了柞木崗下。 

  柞木崗緊傍著烏斯渾河,抗聯戰士要想突圍,隻有渡河一條路。在這緊急的時刻,抗聯一師指揮員為了女戰士的安全,命令師部參謀金石鋒帶領她們先行渡河。 

  這時,烏斯渾河正漲大水,河裡浪花翻滾,激流中充滿了漩渦,河床也比平時寬多了,原來的渡口,現在連個影子也找不到。金參謀隻好先讓女戰士們隱蔽起來,自己下水試探,尋找最安全的渡河路線。 

  金參謀游到河對岸后,正用手勢招呼女戰士,突然槍聲大作,敵人向一師大隊發起了進攻。抗聯指揮員一邊組織火力反擊,一邊向柞木崗山上撤退。 

  戰斗打響的時候,婦女團的戰士已經在河邊的柳條叢裡隱蔽好了。但她們見敵人向一師大舉進攻,心中都很憂慮。在這危急關頭,婦女團政委冷雲果斷地向大家發出戰斗命令。她把戰士們分成3個戰斗小組,從各自隱蔽處同時向敵人開槍,決心把敵人吸引到河邊方向,給大隊的同志們創造突圍的機會。 

  敵人本以為抗聯戰士不會冒險去渡烏斯渾河,所以沒有想到河邊還會有抗聯戰士。正當他們向柞木崗山上進攻時,突然遭到婦女團的射擊,當場有幾人被打翻在地。敵人回頭向放槍的地方望去,這才發現河邊有隱蔽的抗聯戰士,於是分出一部兵力,惡狠狠地向婦女團扑來。 

  冷雲見敵人果然上鉤,心中十分高興。她帶領女戰士們繼續向敵人射擊,不斷地擊斃擊傷敵人。敵人被河邊的婦女團打得惱火起來,顧不得再向山上進攻,全部調頭向這邊壓來。 

  山上的抗聯戰士這時都十分著急,他們都知道,婦女團的處境極端危險。大隊指揮員命令部隊停止撤退,調頭向敵人發起沖鋒,准備迎救婦女團的同志。但敵人很快發現了抗聯大隊的意圖,於是用重機槍組成火力網,隔斷了抗聯大隊與婦女團的聯系。抗聯大隊雖然發起了幾次沖鋒,但終未能沖過敵人的火力網。 

  河邊的冷雲等女戰士,見戰友們又都返回來向敵人沖鋒,已經犧牲了多人,不禁心中著急,她們不願戰友為了自己而死在敵人的機槍下,盼望有更多的人能夠活著沖出包圍。當大隊戰士又一次向敵人發起沖鋒的時候,8位女戰士齊聲高喊:“同志們!沖出去!保住手中槍,抗日到底!”她們一連喊了3次,聲音一次比一次高。大隊戰士聽到了她們的喊聲,心中像刀絞一樣疼痛,都不忍拋下她們撤退,但敵人的火力越來越猛,戰土的傷亡越來越多,為了保存抗日力量,指揮員含淚下令大隊撤退。 

  看著戰友們終於撤走了,8位女戰士的臉上,都浮出了欣慰的笑容。 

  敵人見抗聯大隊已經撤向山的深處,知道來不及追了,就發狠要報復河邊的這些抗聯戰士。從剛才婦女團的喊聲中,敵人知道對手只是幾個女戰士,於是決心要活捉她們。他們憑著人多,一步步向河邊逼近。 

  這時,8位女戰士早已把個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幾個月的轉戰,有多少個親密戰友倒在了她們的身邊?她們曾為戰友的犧牲而流過多少淚水?但是她們誰也沒有膽怯過,而是等待著獻身祖國的時刻。她們知道,這個時刻終於來了。她們決心追隨犧牲的戰友,為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獻上一腔熱血,獻上年輕生命。 

  敵人狂喊著沖了上來,8位女戰士沉著應戰。她們不斷地從灌柳叢后面向敵人射擊,一顆顆仇恨的子彈,直透敵人的胸膛。但她們畢竟勢單力薄,敵人很快就沖到了她們的近旁。正當敵人高興的時候,冷雲大喝一聲:“打!”4顆手榴彈同時飛向敵人頭頂。敵人來不及躲藏,隻聽幾聲巨響,沖在前面的敵人血肉橫飛,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也都嚇得趴在了地上。后面的敵人不敢再向前沖了,就用機槍瘋狂地向河邊的灌柳叢掃射,子彈像陣陣急雨,從抗聯女戰士的頭頂呼嘯而過。 

  在彈雨中,女戰士們冷靜地檢查自己的武器,清點著已經不多的子彈。她們知道,機槍掃射過后,敵人就會發起新的沖鋒,為了多消滅幾個敵人,她們要等待敵人走近時再射擊。 

  敵人的機槍停止了掃射,戰場上突然靜得出奇。太陽已經從東方升起,照耀著烏斯渾河翻滾的波濤,閃爍著點點銀光。在河的西岸,彌漫著一片硝煙,河灘上的枯草,大部已被炮火燃著,一叢叢灌柳,也被機槍掃得枝折葉落。女戰士們手裡緊握著步槍,冷峻地注視著陣地的前方,在那一張張被戰火熏黑的臉上,充滿了堅毅的神色。 

  敵人又開始進攻了。這次,他們先用迫擊炮向河邊的灌柳叢轟擊,企圖把抗聯女戰士逼出隱蔽處。炮彈不斷地在戰士的身旁爆炸,河邊的柳條叢全部被燒著了。女戰士的前面和兩側,幾乎沒有一點隱蔽物,地形十分開闊﹔她們的身后,就是水深流急的烏斯渾河。 

  炮火停止了,敵人從3面向河邊逼來。女戰士們一面向敵人射擊,一面准備好手榴彈。她們的子彈很快打光了,並且已有人負傷。敵人乘機擁了上來,8名女戰士,把8顆手榴彈投向了3個方向,沖上來的敵人又被炸倒了一片。在手榴彈爆炸的濃煙掩護下,女戰士們攙扶著傷員向河沿退去。 

  在烏斯渾河的東岸,金參謀看到了8位女戰士,為了讓她們盡快找到渡河地點,他向空中連放了3槍,大聲呼喊她們的名字,揮動著手臂,指點渡河的位置。 

  8位女戰士走近了河沿,她們也看到了金參謀,但是,她們卻都不會游泳。若是平時烏斯渾河沒有漲水,她們可以趟水過去,而現在正值烏斯渾河汛期,河水比平時深了許多,更何況她們的體力已經在戰斗中消耗得所剩無幾,還有受傷的戰友,要想渡過河去,幾乎沒有一點可能。 

  這時,敵人又沖上來了,他們嚎叫著,漸漸逼近抗聯女戰士。女戰士們的子彈早已打光,隻剩下3顆手榴彈。她們的前面,是面目猙獰的敵人﹔她們的背后,是水流湍急的烏斯渾河。此時此刻,她們隻有兩條路:一是被敵人活捉,一是冒死渡河。 

  面臨生與死的抉擇,女戰士們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她們珍惜生命,因為她們是那樣年輕:指導員冷雲,23歲,193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班長楊桂珍,18歲,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朝鮮族戰士安順福,23歲,中共黨員﹔班長胡秀芝,戰士郭桂琴、黃桂清、李鳳善(朝鮮族),年齡都在20歲上下﹔小戰士王惠民,隻有13歲,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呢!但是,她們更珍惜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她們願用年輕的生命去捍衛民族的尊嚴,用青春的熱血去換取祖國解放事業的成功。 

  望著戰友們眼睛裡閃爍出的神聖光芒,冷雲堅定地說:“同志們!我們是抗聯的戰士,我們寧死不能做俘虜!雖然我們沒有子彈了,但是我們還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與敵人作最后的抗爭。烏斯渾河就是考驗我們意志的戰場,無論誰能渡過河去,都要繼續抗日,為犧牲的戰友報仇。渡不過去,為祖國的解放事業而死,是我們的最大光榮!”她的話聲剛落,戰士們就紛紛響應:“一定要過河,寧可站著死,決不跪著生!” 

  這時,敵人離她們已經很近了,他們一邊向前逼近,一邊怪叫著:“投降吧!你們跑不掉了!”冷雲、安順福和楊桂珍猛然向前沖出,用力把最后3顆手榴彈甩進了敵群,敵人被炸倒了一片。乘著敵人的慌亂,8位女戰士手挽著手踏進了烏斯渾河。 

  她們挺起胸膛,一步一步向河的深處走去。敵人見沒能活捉這些抗聯女戰士,氣急敗壞地向她們射擊,並架起了迫擊炮向河面上轟擊。一顆子彈飛來,小戰士王惠民受傷向前栽去,冷雲一把把她抱住,但敵人射來的子彈又擊中冷雲的肩頭。胡秀芝扶住了冷雲,安順福抱起了王惠民,8位戰友繼續向前。河越來越深,水流越來越急,女戰士們幾乎站不住了,但是她們沒有回頭,面向著河對岸,不肯停下腳步。 

  當女戰士走到河中心的時候,突然,敵人的一排炮彈落在了她們的身旁,在巨大的爆炸聲中,烏斯渾河面上掀起了幾支高高的水柱。爆炸過后,烏斯渾河恢復了平靜,但水面上,8位女戰士的身影卻消失了。 

  抗日聯軍的8位女英雄,在烏斯渾河的急流中壯烈犧牲。她們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寧可站著死!決不跪著生!”她們的生命是短暫的,但她們的光輝事跡,卻永遠留在了中國人民抗日斗爭的史冊上,她們的名字,將永遠銘刻在人們的心中。

    來源:千龍新聞網

(責任編輯:張帆)
相關專題
· 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文藝作品專題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