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山:通經斷緯織出古韻雅意--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王金山:通經斷緯織出古韻雅意

2011年09月15日13:15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王金山:通經斷緯織出古韻雅意
  王金山1939年出生於蘇州,高級工藝美術師,中國工藝美術大師。1950年代進入蘇州刺繡研究所,學習緙絲藝術,擅長緙絲花卉、山水、人物、書法等作品,藝術造詣深厚,風格獨特。先后研制、創新的緙絲藝術精品有毛主席詩詞《西江月·井岡山》和雙面異色異樣《蝴蝶?牡丹?山茶》、全異《壽星圖》等。歷任蘇州工藝美術研究所副所長、蘇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籌〉館長、蘇州市工藝美術學會副理事長、蘇州緙絲研究會會長。獲國家級突出貢獻專家稱號,享受國務院批准的政府特殊津貼。

  “一寸緙絲一寸金”,古人這樣形容緙絲作品的珍貴。“用刀刻過絲綢”則是對緙絲神奇的描述。走進王金山大師工作室的那個午后,首先面對的不是華美的緙絲作品,而是聲聲作響的木機。幾位中年女子正埋頭在木機上緙織,所謂“通經斷緯”,在木機上清晰可見:細密的經絲上下貫通,緯絲按照預先描繪的圖案,不貫通全幅,用多把小梭子按圖案色彩往返交織。

  迎面走來的緙絲大師王金山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眼睛特別亮,這位年近七十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是緙絲界的領軍人物,從他1956年開始學習緙絲算起,在這個行當裡浸淫的時間已經超過50年。“一轉眼退休都已經要10年了,時間過得真快。”頗有些感慨的王金山領著記者走上工作室二樓,這裡擺滿了工作室這兩年制作的緙絲精品,其間還有著王金山早年研制的代表作。“現在眼睛不如以前了,上木機要用近視眼鏡了。”言談間,后繼人才不足是王金山對緙絲技藝發展前景的最大擔憂。

  一條緙絲腰帶換兩三輛汽車

  “改革開放之初正是蘇州緙絲最熱門的時候。”王金山的印象裡,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為日本和服制作緙絲腰帶的外貿訂單特別多,一時間,除了蘇州城區外,東山、蠡口、陸慕、黃橋等建立起一批緙絲廠。“過去,緙絲是江南農村的一項副業,很多農民種田之余會在自家的木機上做緙絲,技術也是家傳的。所以當時很多小廠開辦起來,幾乎是家家都聞木機聲。”王金山回憶說,1979年前后,蘇州緙絲廠籌建起來,和服腰帶是這個廠出口創匯的主要產品。當時,工藝精美的高級緙絲和服腰帶在日本市場的價格高達200多萬日元,而當時日本一輛普通的小汽車不過七八十萬日元,“一條腰帶換兩三輛汽車”一時間成為蘇州工藝界的一大神話。

  緙絲由於制作工藝的特殊,圖案不同於一般刺繡那樣浮在底料之上,容易鉤絲或者鬆弛,它的成品沒有底料和圖案的分割,整幅作品渾然天成,因為比較耐用,也可以洗滌,因此開發出了包括腰帶、靠墊、桌布等在內的一批日用品。“到了80年代后期,一哄而上、粗制濫造的問題就開始表現出來了。”王金山說,當時由於訂單多、生意好,很多人轉行做緙絲,但因為質量把關不嚴,技術提高不夠,很多外銷的腰帶淪為了“地攤貨”。

  市場窄了,訂單少了,曾經的輝煌逐漸淡去。“當時全市大概有上萬台木機在工作,現在做緙絲的大概500個人都不到。”以王金山一手組建起來的蘇州緙絲廠為例,繁榮時期有七八十個工人,其中有三十多人是王金山親手帶的徒弟,后來緙絲廠並入了刺繡廠,“再后來是整個蘇州工藝系統都被‘連鍋端’了。”緙絲工人們陸續轉行,而今,30多個徒弟隻留下1人在王金山的工作室繼續做緙絲。

  織《壽星圖》那年我正值壯年

  緙絲是一種古老而稀有的織造工藝,也稱作“刻絲”,採用通經斷緯方法,用色梭往返交織,織出的作品古朴典雅,別具一格,尤其在圖案輪廓、色階變換等處,表面就像用小刀劃刻過一樣,呈現出小空或斷痕,因此得名“緙絲”。作為最早用於藝術欣賞的絲織物,緙絲有著“織品之聖”的美譽。王金山的名留“緙絲史”是因為創造出了完全不同的“雙面全異”作品。

  “不管是在刺繡研究所,還是在緙絲廠,我的主要精力一直放在制作禮品、展品等緙絲藝術品上。”從上世紀70年代至今,王金山的很多作品成為了記錄重要歷史時刻的重要載體:1972年,他創作的一幅牡丹屏風,周總理作為國禮送給了美國總統尼克鬆﹔1977年,他領銜創作的《西江月?井岡山》,放在毛主席紀念堂﹔1982年,他創作了“三異”《牡丹?山茶?蝴蝶》,至今珍藏在中國工藝美術珍寶館﹔1984年,他創作出全異《壽星圖》,獲得全國博物會金獎﹔1993年至1994年間,他成功復制宋代緙絲精品《翠羽秋荷》,呈現宋代緙絲工筆渲染最高境界﹔2003年3月,為迎接第28屆世界遺產會議在蘇州召開,王金山率領弟子以北宋蘇州儒者朱長文《吳郡圖經續記》線裝書中的高簡插圖《滄浪亭圖》為藍本,緙制完成《滄浪亭》。2004年10月,王金山應北京首都博物館之邀,帶領弟子赴京修復該館收藏的清乾隆皇帝“緙金十二章龍袍”,這件龍袍有400多處的部位或斷金缺位,或開裂。他們耗時一個多月精心修補,使之完好如初。

  而在這一系列佳作中,“三異”《牡丹?山茶?蝴蝶》和全異《壽星圖》的先后推出,體現了王金山對緙絲技藝的繼承與發展。“傳統緙絲技法達到的是紋色正反如一的效果,我受到雙面繡啟發,就一直想在緙絲上也進行嘗試。”為了實現創新,王金山不僅嘗試了很多新的緙絲技法,像移緯法、合緯法等,還專門對木機進行了改革。“緙絲的雙面不同是要在一層上表現兩種色彩和紋樣,難度比雙面繡還大。”於是,一開始,他嘗試完成了“兩面三異”(異色、異樣、異織)的《牡丹?山茶?蝴蝶》,一面是牡丹、一面是山茶,兩面都有的蝴蝶在蝶尾上也有不同。“畢竟牡丹和山茶在外形上還是接近的,不像后來創作的《壽星圖》是完全不同了。”之后,王金山整整用了兩年時間,創作出兩面底色、花紋、圖案、印章等“雙面全異”緙絲作品《壽星圖》,作品一面取材於清代畫家任伯年所作“老壽星”,以銀紅為底色,圖中站立一位手捧仙桃、須白若雪的老壽星﹔另一面取材於清代書畫家吳昌碩的篆體書法“壽”字,以金色為底,蒼勁雄渾的玄色“壽”字位居中央。整幅作品的兩面天衣無縫,成為緙絲史上的重大突破,“應該算是絕品了,現在也沒人能做出來,兩面紋樣框架不受經緯規則限制,可以隨意施梭,任意變化,難度很大。其實,就算是做一面的‘老壽星’也不容易。那時我不過40多歲,正是體力、技術最好的時段。”回憶當初,王金山閃亮的雙眼更亮了。

  緙絲大師是花時間磨出來的

  1956年1月,蘇州刺繡生產合作社恢復緙絲制作后,招收了第一批學員,年僅17歲的王金山入社隨緙絲老藝人沈金水學習。一晃50多年,如今的王金山不僅是全國知名的緙絲大師,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2002年正式成立大師工作室的他在延續對緙絲工藝的研究制作外,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培養傳承人。

  “這是一門比刺繡還要枯燥的工藝,織久了,看別人的臉都是一絲一絲的。”王金山坦言,緙絲是一門難學又寂寞的工藝,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尺見方的作品都需要一個多月才能制成,大件的甚至要一年。“最近有個朋友介紹了個20歲不到的小伙子來,想跟我學緙絲,我一聽特別高興,20來歲開始學緙絲最好了,可小伙子來了,他的父母也來了,看了以后小伙子就沒吱聲,后來他父母告訴我,孩子不喜歡。”王金山不無遺憾。

  “我這裡現在有三四個徒弟,其中一個跟了我3年多,天天做、天天學,現在做出來的作品已經很像樣了。”夸獎徒弟之余,王金山還是憂心於傳承人的培養。“培養傳承人,一是對現有隊伍中素質好的人員培養提高,二是招收沒有基礎的學員進行培訓,但負擔真的很沉重。”他告訴記者,對於緙絲懂行的人不多,現在來買緙絲的主要還是有實力的收藏者,此外就是定向為博物館、展覽會制作一些藏品、展品。一方面需求有限,另一方面制作一幅緙絲作品耗時耗力,也沒有批量制作的可能,這些限制注定了做緙絲的經濟效益是有限的,而對於剛剛起步的學員來說,三五年內只是學習,經濟收入如何保障?

  “我特別希望能夠找到有美術功底的學生。”王金山說,緙絲作品既要傳達出中國畫的意境和神韻,又與純粹用筆墨渲染的繪畫相異,懂書畫對於提高緙絲作品的藝術價值特別有益。

  來源:中國婦女網
(責任編輯:實習生伍容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