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技藝遭遇人才瓶頸 借力“生產性保護”重獲新生?--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非遺技藝遭遇人才瓶頸 借力“生產性保護”重獲新生?

2011年06月13日08:55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在首屆北京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作品拍賣會上,張彥的《富貴牡丹》和《喜上眉梢》兩袖珍版磚雕作品拍得3000元,現場還有好幾家建筑工程公司主動找到他商議合作。幾年前,這一切對張彥來說,幾乎想都不敢想。2002年,身為北京磚雕張第六代傳承人的他只是偶爾外出接活兒干。“那時主要是做些修補性的活兒,更像個工匠。”2009年,磚雕被確定為市級非遺項目后,他開始自立門戶招收學徒,嘗試市場化運作。近幾年,隨著非遺保護的升溫,人們對非遺的認識加深,一批非遺產品的身價也隨之抬高。

  非遺技藝不再隻演不產

  從制胎、掐絲、燒焊到點藍、燒藍、磨光以及鍍金等工藝,景泰藍的每一步驟仍由手工制作。生產一件產品耗時不菲。這樣一個非遺項目,是如何做到讓生產性保護之路越走越寬的呢?

  “規模生產。”北京市琺琅廠辦公室主任苗永生給出了答案。“過去的景泰藍產品隨意性很大,沒法量產,而現在,我們從工藝、造型、類別方面都有精細劃分,便於大批量生產。”另一方面,琺琅廠又著力拓寬經營渠道,使企業走出困局。苗永生介紹說,廠裡改變產品以往家用收藏的定位,轉型介入高端收藏品和私人會所的室內外飾品。幾年來企業年銷售額穩定在3000余萬元。

  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孫森的牙雕作品《仕女》,在此次拍賣會上以28萬元成交。“雖然隻比最初報價高了3萬元,但我們更看重的是這個展現工藝的平台。”據了解,北京象牙雕刻廠一度20年沒有招收學徒,在列入非遺實行生產性保護后的2008年底,便獲得一批非洲象牙,進而有了穩定的原材料和人員。孫森認為,通過拍賣這種形式,可以讓公眾走近非遺項目,進而最有效化解“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局面。

  人才困境制約生產保護

  拍賣會上,無論經營者還是傳承人,談得最多的是人才瓶頸。

  作為京城生產景泰藍規模最大的企業,北京琺琅廠擁有國內該領域5位工藝大師中的3位。不過總工藝美術師鐘連盛卻倍感技術實力不夠。“一般陶瓷領域的國家級大師都有數十位。”49歲的他告訴記者,廠裡做景泰藍的師傅,不少是退休后返聘的老人。

  從事磚雕的張彥境況更要糟糕一些。“他們是少人才,我是缺人手。”由於目前沒有培養磚雕人才的專業學校,他隻能手把手地從零開始教那些前來學藝的人。因為缺少資金,張彥長期租用位於順義區楊鎮的一戶農家小院。“一些有心學習的人看到場地后,扭頭就走。”他現在比較固定的也就五六個學徒,而稍微大些的磚雕作品就需要二三十號人共同作業。

  很多非遺項目也都面臨同樣的人才問題。據了解,在上世紀90年代曾有1000多名員工的北京雕漆廠,最低谷時隻剩5人﹔北京地毯廠原有六個分廠,后來也隻剩下一個廠,共10名員工。不過,在實行非遺申報和保護機制以后,這些企業已經迎來了轉機。目前雕漆廠人數增長到20多名,地毯廠傳承人也終結了無徒弟可帶的尷尬境地。

  目前,張彥准備通過與意向企業合作大展拳腳,他堅信磚雕市場“前景非常好”。

  生產是方式,保護是目的 組織此次拍賣會的主辦方表示,希望能夠通過拍賣的形式,檢驗非遺技藝創作產品的市場潛力,而這也是對非遺的“生產性保護”。據了解,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是指在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技藝的基礎上,進行合理的生產、開發,促進傳統技藝的傳承、利用和發展。在學界,這種保護方式被生動地比喻為“活水養魚”。

  “手工技藝能否得到有效傳承,取決於其產品是否被社會接受和消費。”國家非遺中心副主任呂品田認為,提倡傳統技藝的“生產性方式保護”,是要使手工藝進入生產領域,而不僅僅是一種技藝表演。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祈慶富則認為:“要生產就需要人才,如何吸引到優秀人才是企業和傳承人都需要面對的問題。”但他反復強調,生產只是方式,保護才是目的,“如果丟掉了手工制作的工藝,機械化量產不僅不會保護技藝,最終還會扼殺手工藝人的生存空間。”(陳濤)
(責任編輯:實習生韓洋)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