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解中國國情?郎咸平:“閑評”不平

韓曉東

2011年01月04日10:53  來源:中華讀書報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不了解中國國情?郎咸平:“閑評”不平
  “經世致用”是郎追求的問學旨歸。盡管與主流經濟學界格格不入,但在民眾處,郎咸平獲得了“良心經濟學家”,“敢於說真話”的認同。郎咸平的被認同,一方面是因為其言論迎合了彌漫在大眾間的普遍的焦慮情緒,同時他也無疑具備了放大甚至制造公共話題的能力和影響力。

  當口袋裡的錢還夠花的時候,不會有太多人關心“經濟”這麼宏觀的問題。但是當生活中處處捉襟見肘之時,通貨膨脹、CPI高企一類的經濟學術語,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普通人的街談巷議中。

  2010年於中國宏觀經濟、民眾生活而言,是別有意味的一年。一方面,中國經濟頂住全球金融危機的逆風回升向好,引國際社會無比艷羨,一方面,普通民眾被一波又一波的“豆你玩”、“糖高宗”襲擊,一個勁兒地慨嘆個人收入的增加遠遠追不上物價的上漲速度。

  當被不滿情緒支配的時候,人的信息處理系統會自動形成一種奇怪的過濾機制:負面新聞更容易被接收和聯想放大,相應的,對特定對象批評的聲音也更容易得到認同。這些年來,曾經風光無限的經濟學家們招致的質疑越來越多,但也有例外,素與內地“主流經濟學界”格格不入的郎咸平,則因其一貫的學術立場與話語姿態,在民營企業界和普通民眾間培養起越來越強的影響力。

  年初,郎咸平曾預言中國經濟將面臨三大危機:資本泡沫化、經濟停滯化、通貨膨脹。9月,郎推出新著——《郎咸平說 我們的日子為什麼這麼難》,盡管副標題“一個中國經濟學家的良心話”不免有噱頭之嫌,但新書仍被冠以“道出了百姓心聲”,大大暢銷。對於多數民眾而言,在一個“漲時代”難免會有一些想法欲歸納而無頭緒,有一些話想說而無從表達,這個時候,郎咸平恰好又一次說出了他們想說的,或者是說出了他們想聽的。是啊,為什麼我們的收入這麼低?為什麼我們的物價這麼貴?為什麼我們看病仍然這麼難?為什麼我們的房價還是這麼高?我們的日子為什麼這麼難?難道我們不該問一問嗎?

  實際上,經常收看廣東衛視《財經郎眼》節目的讀者,不難發現該書中的絕大部分章節均已在上述節目中被談論過,甚至許多段落的內容完全就是電視裡的文本拷貝。《財經郎眼》是廣東電視台在2009年6月推出的一檔聊天式新聞評論節目,在每期節目中,郎咸平擔任主講嘉賓——也是該欄目的主打賣點——國內外的熱門事件(不獨經濟領域),都會得到“郎式風格”的點評。因為是在上星的衛視中播出,節目擁有一定的觀眾群,其視頻在網絡上也很容易找到,但這些都不影響紙版圖書的熱銷。不單這一本,由東方出版社策劃出版一系列郎咸平的圖書,已經成為該社的一大品牌,本本銷量超過十萬。這個數字是國內多數經濟學家出版的著述所無法達到的,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經濟學家們在民眾間所獲得的支持率的差別。

  郎咸平的被認同,一方面是因為其言論迎合了彌漫在大眾間的普遍焦慮的情緒,不管是真是假,至少表面看上去,他更像一些行政官員所時常自我勉勵的那樣:“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一方面也得益於他的“對手”們的傲慢與偏見制造出的與公眾的距離感。長久以來,受“讀而優則仕”、“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傳統影響,我們國家的許多精英學者(尤其是靠近權勢的那一部分)保持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他們認為,精英和草根的分野是天然的,甚至認為兩者之間在很大程度上是“支配與被支配”、“被服從與服從”的關系,精英階層負責指明方向和制定路線,草根隻需跟著埋頭苦干就可以了,至於兩者之間的互動,那根本就是沒有必要的。他們更願意在自己認可的圈子裡交流和應酬,清高些的“仰天大笑出門去”,功利些的“學會文武藝,賣與帝王家”。封閉的圈子會導致話語偏於狹隘化,失去鮮活性,他們的觀點也許在學理上是站得住腳的,但是當試圖與大眾溝通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要表達的意思總不能順暢地到達被傳輸對象那裡。郎咸平顯然沒有這方面的障礙,講故事、舉實例、提供數據支持是他慣用的講演手法,由“風起於青萍之末”起,到“山雨欲來風滿樓”止,是他常見的講演套路。有時候他的話語方式甚至近似評書,比如他會在演講中說:“如果你膽子夠大,你還敢聽的話,休息15分鐘回來再談。”郎咸平熱衷於在全國各地進行商業演講,最瘋狂的時候,61天安排了62場演講,卻仍然樂此不疲。過於靠近媒體和市場,“像明星不像學者”,是郎咸平為人詬病的行為習慣之一。但郎本人顯然不諱言樂於成為一名“明星學者”,早年間他曾宣稱自己渴望成為“財經界的謝霆鋒”,后來也曾玩笑說:“我人生目標也改了,不想當教授,我現在最大的人生目標是參加明年的央視春晚……”

  演講、出書、上電視,就是在這些被學界人士斥之為“赤裸裸的撈錢”活動中,郎咸平完成了他的貢獻之一,將一些經濟學的概念和常識普及給了大眾,比如當年因一貫為中小股民說話和致力於維護中小股東權益,而得名“郎監管”時,他說:“請各位公民必須清楚一點,上市公司接受批評是應該的!因為上市公司是大眾持股公司……上市公司是屬於股民的。”這種話,對大多數懷揣發財夢隻想在股市上撈一票的小股民以及諸多上市公司的老總而言,都不啻是股權意識的啟蒙。很多時候,郎講的只是一些常識,甚至是大白話,就是這樣,也能制造轟動效應,客觀說,這反映出我們經濟學素養的基礎有多麼差。

  還有一種更極端的說法,認為內地把持話語權的“主流經濟學家”,多已投靠利益集團,成為其代言人,“走向了人民群眾的對立面”,而郎咸平則被塑造為“良心經濟學家”,“敢於說真話”。郎至少不反感被這樣標榜,他還願意時時刻刻流露出“愛國主義熱情”,比如他始終堅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甚至書都以“新帝國主義在中國”名之),不斷拋出各種各樣的“陰謀論”,認為華爾街不但控制了我國豬肉市場,甚至掌握著微至“青椒炒肉絲”區區一盤菜的定價權,而面對美國政府即將發起的“金融超限戰”,我們幾乎毫無勝算……

  他曾概括出“中國左派經濟學家沒水平,右派經濟學家沒良心!”這種刺激性極強的話,他的一貫的“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姿態,當然會招來非議。他總會被拿來與“主流經濟學家”做對比,但他們彼此間的不屑與疏離日益明顯。變化也在同一個郎咸平身上發生。“郎旋風”刮起的時候,郎咸平痛陳國企改革中的國有資產流失弊病,獨力大戰“德隆系”,炮轟顧雛軍、三叩TCL、四問海爾……從2006年開始,郎咸平與人正面論戰交鋒明顯減少,將炮火直接對准某個具體企業的情況也已不多見。一些看似犀利的言論,細考量也不過外方內圓。與此同時,其視野也更開闊,有關民生的方方面面都在關注之內,甚至連今年最火的電視相親類節目《非誠勿擾》,他觀察到的是年輕一代中滋生拜金主義的無奈,提出的是“為什麼我們的年輕人沒有出頭機會”這一類問題。盡管《財經郎眼》標榜自己“生活無處不經濟,郎眼看來不尋常”,但可以看出,超出其主攻方向(公司治理和財務分析)的一些問題上,郎的評判邏輯漏洞很多,結論也失之草率。不過無疑郎咸平已經具備了放大甚至是制造公共話題的能力和影響力,他所討論的問題,經常會引起普遍關注。這能在多大程度上喚醒公眾意識、形成輿論監督的氛圍,不好說,但會有積極的一面。

  當年有經濟學家對媒體表示:“郎咸平沒有把‘國資流失’研究訴諸經濟學界,而是訴諸媒體,由此可見呼吁的不是學界,而是公眾的反應,是炒作。”這樣的邏輯無論在當時,還是現在看,都是一樣的荒唐,但是誰又能否認,隱含在背后的力量有多強大呢。

  也許是對“中國國情”有了更多體認,也許是發現了“更大的市場”,現在的郎咸平,仿佛愈發“學術明星”化了。他的言論真正貼向了“閑評”,越來越以“輕、快”為主,往往隻經簡單的幾步邏輯推進,就給出截然的結論,並貼上“這就是問題的本質”的標簽。這為他招致了“搖滾經濟學”的嘲諷和“不嚴謹”的指責,但郎顯然不在乎:“我就是要呼吁公眾意識的覺醒,來推動我的主張實現。我根本就不稀罕經濟學家對我的肯定,我真正稀罕的是民眾和企業家對我的肯定。”郎咸平主張以“大政府”的力量建立一套以民為本的法治化社會,反對“低度開發國家”過早進行民主化,自由化,這是他與內地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派最根本的分歧之所在。

  “我跟別人的不同在於,我徹底地了解世界歷史,徹底了解什麼叫民主。”如同內地經濟學家通常拿“不了解中國國情”這頂大帽去扣郎咸平,后者也以“不夠了解世界歷史”攻擊前者:“你以為我們目前的主流經濟學家,就是新自由主義學派,他們講的民營經濟、自由、民主、選舉、議會、小政府,會把中國帶到富強之地嗎?這些理論是對美國或歐洲政治體制膚淺的看法,這是今天的新自由主義學派最危險的地方。”

  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發展到今天,取得巨大成績的同時也面臨著各種挑戰。內地傳統的經濟學理論面臨日漸蕭條的困窘,無法對中國經濟的運行和成長給予理性解釋和科學指導﹔新自由主義學派也陷入新的困境,其崇拜的“看不見的手”的力量並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中國經濟發展的所有問題。與此相關聯的反思在中國思想界蔓延。

  始終有批評的聲音指責郎咸平“不了解中國國情”、破而不立,實際上,“經世致用”是郎自詡追求的問學旨歸,這個出生在台灣蔣介石時代、經歷了台灣民主化歷程又游學美國主攻經濟學的中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掉入非此即彼的邏輯陷阱。他既相信強制政府的必要性,也堅決捍衛個體權利,他獲“主流”公開認可很少,但其預言卻每每坐實。他解決不了我們面臨的挑戰,但他還在自己的路上跋涉,無法預言他會在自己的方向上取得怎樣的成果,但可以肯定,郎咸平的努力和作為,在中國經濟學發展的這個階段,自有其價值。

  

(責編:文鬆輝)
更多關於 郎咸平 的新聞
· 咱們中國人的偽幸福生活:“一切皆因沒有藏富於民”
· 郎咸平出語驚天下:一部分先富起來的不是“人”!
· 假如郎咸平沒有在飛機上巧遇黃奇帆
· 郎咸平:房地產稅根本就不合法 會造成更大腐敗
· 郎咸平破解高房價困局:投機性資金推高樓市
· 郎咸平為2011通貨膨脹支招:買黃金不如買房產
· [遼寧]中國作家富豪榜閱讀變得越來越多元化
· 郎咸平:隻有“重慶模式”才能拯救中國房地產
· 郎咸平稱蘋果公司是富士康事件背后黑手
· 郎咸平:新能源汽車需避免“大躍進”思想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
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
最可能消滅的癌最可能消滅的癌
健康熱點健康熱點
   精彩新聞
·爭議優酷“泡沫”:虧損公司為何給出60倍市盈率
·在美被控虛假陳述 “網購第一股”麥考林股價腰斬
·供貨商收到廠家非正式通知 iPhone4或面臨暫時停供
·重慶移動原總經理沈長富或因張春江案被帶走調查
·李克強:建立基本藥物制度 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試點
·疾病周刊:兒童白血病不要急於治療 詳細檢查很重要
·每日“食事”聚焦:曝部分超市食品賣不出去換包裝
·冷霜難降瘋蘋果 收購價和零售價不斷創新高
·開開關關更省電?空調冬季使用四誤區
·不合格小家電公布 新飛電熱水壺上榜
·北京腫瘤醫院回應“醫生收回扣”事件
·南京現血荒10個月所有血型都缺 致手術無法進行
   博客精選
·公眾人物拿什麼為自己正名護航 中國人為何不自信
·培養孩子從畫畫開始 中國人為什麼對"啟蒙"沒興趣
·毛主席下決心定都北京的高參 馮玉祥愛搞"惡作劇"
·毛澤東林彪都曾重上井岡山 熱血譜寫的革命就義詩
·史上出現過多少位太上皇 古代最荒唐一次強奸事件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文化]質疑聲中簽約50億 “夜郎”能否助新晃脫貧
·[關注]拿暴力和黃色當笑料:低俗文藝,觀念有誤
·[批評]諾獎是面鏡子 照出中國作家的“小”
·[讀書]《溫文爾雅》:溫家寶引用詩文賞析
·[讀書連載]朱?基答記者問 毛澤東最后歲月
     頻道精選
<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
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