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談電影《最愛》:商琴琴拯救了我--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章子怡談電影《最愛》:商琴琴拯救了我

 

2011年05月09日09:06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面對未來,章子怡充滿理智和勇氣。本報記者張偉攝



  電影《最愛》將於5月10日全國公映。女主演章子怡近日接受本報專訪時坦承,拍攝《最愛》的時期是她人生中最特殊的一個時間段,“琴琴”這個角色讓她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出口,“我那時沒有自我,不想回到現實世界,她拯救了我。”

  琴琴是和我相依為命的人

  2009年,顧長衛把劇本給了章子怡,她被劇本所描述的群體打動了,“他們每個人渺小又偉大,接這個戲是完全無條件的,我們都應該對艾滋病患者這個群體給予關懷。”

  《最愛》開拍之際,章子怡深陷“潑墨門”“詐捐門”“誘惑門”之中。章子怡說,當時的她跌入情緒谷底,和在絕境中掙扎的商琴琴相遇,從此相依為命,“琴琴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而是和我相依為命的人。”章子怡說,琴琴是和她一樣飽受冷眼、飽嘗人世間是非的女孩,“她的掙扎也是我的掙扎,她的委屈也是我的委屈。”

  拍攝時,章子怡常常分不清究竟是在演琴琴,還是自己,“當時我好像沒有自己,完全在她身上。那時我逃脫了章子怡的世界,活在琴琴的世界裡。好像真有那麼一個女孩,在那個村子裡活了三個月,留下很多歡樂和哀愁。這個角色拯救了我,我可以通過她來釋放我的壓抑、糾結。”

  他們的淚有一些是為我流

  章子怡說,讓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是琴琴回婆家取衣服,婆婆戴著一雙白手套,因為她嫌棄媳婦“臟”,關箱子的時候婆婆是用腳踹的。章子怡說,當時她的眼圈忍不住紅了,“她踹箱子時,琴琴多難受啊,那一腳不是踹在箱子上,而是踢在她的心口上。”

  商琴琴和趙得意領了結婚証,在回家路上一遍遍大聲念著結婚誓詞,琴琴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發抖。拍那場戲時,攝像機后面的導演顧長衛經常忘記喊停,他也深深地融入了角色中,和工作人員一起泣不成聲。章子怡說她心裡清楚:“他們是被琴琴感動的,也看到了我身上情感的釋放,我能感受到他們的淚有一部分是為我流的。”

  我的倔強和骨氣一直都在

  影片試映后,不少影評人認為這是章子怡“至今為止最好的一次表演”。章子怡認為,她所演的角色都有一個倔強的靈魂,這和她本人很像。所以,在面對苛責的時候,她會糾結:“我沒有做壞事,為什麼要站出來說對不起。很多人都勸我算了吧,不要爭,這個世界沒有公平可言,別想讓大家公正地看待你。其實,講一句‘對不起’或‘抱歉’並不是很難,但這要我真正覺得錯了,我才會去做,如果被壓力和輿論逼著說這樣的話,我過不了我心裡的坎。”

  章子怡透露,她曾拒絕了多部讓很多女明星夢寐以求的好萊塢片約。她稱,她永遠以張藝謀的要求作為標杆:“他曾說,別拍電視劇,專拍電影,要接好的角色,別接爛的戲。我不會委曲求全,那麼多片酬,我可以舍棄。回過頭看,其實是有收獲的,你得到的是你自己,得到的是觀眾的肯定。因為你有一顆堅定的心,你對這個事業有一種嚴肅的態度。”

  章子怡直言,電影將是她一生的事業,“電影可以讓我體驗不同的命運,這些人物都有打動我、激勵我的地方,這是我自己的追求,也是我對‘電影’兩個字的認識。”對於過去的挫折,章子怡稱:“人生就是修行,我會更加理智,更有勇氣去面對下一個起伏。大是大非改變不了一個人的本質,我的那份骨氣一直都在。當遇到難以想象的變故時,人的情緒會退回內心最深處。我的雙眼仍然清澈,但已經看得出人性的復雜。”(本報記者 易東方)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