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歷史風雲>>中國近現代史

南京總統府內的楓橋夜泊碑
陳寧駿
  2005年08月07日08:26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這首張繼的《楓橋夜泊》情景交融、千古傳誦,書寫此詩並立碑刻石者亦有數人,詩碑也都順理成章地置於寒山寺。但是,在南京總統府煦園東長廊南端小亭內,亦有一方《楓橋夜泊》碑,精雕細刻、筆意圓渾、穩重端庄、保存完好,曾有許多人認為是汪偽時期從寒山寺移置於此,兩碑一度出現真偽之爭,那麼,總統府怎麼會有一塊看似與其關系不大的《楓橋夜泊》詩碑呢?

  現在寒山寺內存有兩方詩碑,一方為明代文征明所書,可惜早已破殘,依稀可辨清的不到10字﹔另一方則保存較好,為清末著名學者俞樾在1906年受當時江蘇巡撫陳夔龍所托書寫並雕刻,書法圓渾凝重、老練流暢。總統府內的詩碑與寒山寺內的俞樾石碑,從形狀到大小及文字書體及布局基本一致。兩碑均為高約2米,寬68厘米,厚32厘米。碑額、碑身及碑座蝙蝠、纏枝等圖案也一模一樣,明顯不同的是總統府詩碑材質為漢白玉,而寒山寺詩碑則為青石制成。兩碑正面均以行草體書寫全詩正文28字,並刻跋語三行45字,文曰:“寒山寺舊有文待詔所書唐張繼楓橋夜泊詩,歲久漫漶。光緒丙午,筱石中丞於寺中新葺數楹,屬余補書刻石。俞樾。”左下角另刻有“乙丑重陽汪定執敬硯”9個小字,乙丑年當為1925年,總統府內石碑在這行字后又多一行篆書“乙酉夏日西泠王勁父拜觀”11字,並有一方印章。乙酉年為1945年。
  背面刻有俞樾行書附識,共八行135字,全文曰:“唐張繼《楓橋夜泊》詩,膾炙人口,惟次句‘江楓漁火’四字頗有可疑。宋龔明之《中吳紀聞》作‘江村漁火’,宋人舊籍可寶也。此詩宋王郇公曾寫以刻石,今不可見。明文待詔所書,亦漫漶‘江’下一字不可辨。筱石中丞屬余補書,姑從今本,然‘江村’古本不可沒也。因作一詩附刻,以告觀者:郇公舊墨久無存,待詔殘碑不可捫。幸有《中吳紀聞》在,千金一字是江村。”背面另刻有“汪定執敬觀”5字及“漢貞閣主人唐仁齋鐫字”10字。
  碑右側刻有陳夔龍跋文,共五行。文曰:“張懿孫此詩,傳世頗有異同。題中‘楓橋’舊誤作‘封橋’,‘吳郡圖經續記’已據王郇公所書訂正。詩中‘漁火’或誤作‘漁父’。雍正間輯《全唐詩》所據本如此,然注雲‘或作火’,則亦不以作‘父’者為定本也。《中吳紀聞》載此詩作‘江村漁火’,宋人舊籍足可依據。曲園太史作詩以証明之,今而后此詩定矣。光緒丙午,余移撫三吳,偶過此寺,嘆其荒廢,小為修治。因刻張詩,並刻曲園詩,以質世之讀此詩者。貴陽陳夔龍。”
  這首詩不但在我國膾炙人口、家喻戶曉,也同樣受到日本人民的喜愛。這首《楓橋夜泊》曾被編入日本小學課本,直到現在依然有許多日本人每逢新春之際,漂洋過海至寒山古寺,以在寺內敲鐘迎春為快。1937年12月日寇佔領長江下游及中國首都南京,其頭目鬆井石根還在寒山寺與石碑合影。后來日本侵略者將喜愛至極變成了喪心病狂的瘋狂掠奪,想把這塊詩碑運回本國、據為己有。為了保護這塊石碑,蘇州錢榮初老人連夜刻碑,傳出以贗碑迷惑日寇的動人傳奇。復制的石碑雕刻之真,也導致了后來數塊《楓橋夜泊》碑的難辨真假。
  總統府詩碑原來置於西花園桐音館東南假山旁邊,1981年在一次較大規模整修中而遷至長廊。在遷移中發現碑座上刻有七排文字:“大日本帝國陸軍省海軍省后援,大阪朝日新聞社主催大東亞博覽會,中華民國維新政府出品,寒山寺詩碑於大阪朝日新聞社,指導ニテ,模作ス,三月三十一日完成,日本石材工作,株式會社謹制”。由此可以斷定,總統府詩碑為寒山寺的復制品。據記載,昭和十四年為1939年,日本侵略者把近十年在太平洋戰爭中掠奪的戰利品和文物集中到偽滿首都新京(即長春),舉辦大東亞博覽會,並免費從各地組織學生參觀。1942年10月至次年1月,在南京舉辦過大東亞建設博覽會。
  1937年日軍佔領南京后,國民政府成了日軍十六師團部。后來,又成了日軍扶植的維新政府所在地。1940年3月30日維新政府解散,並入了汪偽中央政權,西花園成為考試院和“首都憲兵司令部”所在地。煦園內的這塊石碑是1939年3月,維新政府在成立1周年之際,為了博得日本主子的歡心,按原碑大小字樣,重新制作了一塊《楓橋夜泊》碑。1940年3月30日維新政府並入了汪偽中央政權,西花園成為考試院和“首都憲兵司令部”所在地。在當時,這塊碑是漢奸們奴顏媚笑、迎合奉承的道具。這碑雖為仿制,但精雕細刻、筆法細膩,以至於一度有人認為寒山寺的碑是假的,煦園的碑才是真的。這石碑從藝術價值的角度上看,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佳品。此碑是偽維新政府行政院長梁鴻志移入西花園,還是汪偽政府考試院長、漢奸文人江亢虎移入園內顯得不是很重要了,不管是誰,這石碑都是漢奸們奴顏媚笑、迎合奉承的道具。好在后來,寒山寺的原碑和總統府內的石碑都沒有流入日本。
  從跋文、附識中我們可知寒山寺詩碑共有三方:最早的詩刻始於北宋,翰林院學士、郇國公王珪(1019—1085)於嘉佑年間留居蘇州時所書,但石碑早已無存﹔第二方為明代著名書畫家文征明(1470—1559)所書,可惜至光緒年間所存已不及10字了,現在嵌於寒山寺碑廊壁間的文征明殘碑,僅存“霜、啼、姑、蘇”等數字而已﹔俞樾(1821—1907)所寫的為第三方詩碑了,此碑書於光緒32年(1907年)秋末,當時是受重修寒山寺的江蘇巡撫陳夔龍之命補書刻石,此碑制成后,又令寺廟煥發出昔日光彩。但這塊碑的鐫刻,卻不會給書寫者帶來好運。
  據載,王珪寫此詩碑時,正在喪服中,故未署名。俞樾寫此詩后數十天,便倏然長逝。1947年,蘇州名畫家吳湖帆請國民黨元老張溥泉也寫刻了一塊《楓橋夜泊》詩碑。張溥泉的大名也是繼,請現代詩人張繼寫唐代詩人張繼的詩,碑成后,一度與俞樾詩碑並列於寺中,這在當時也算是一段佳話,但張溥泉寫此詩后,第二天便與世長辭。偽維新政府1939年“出品”此碑后,次年就遭解散。如此巧合,恐怕以后沒人會輕意寫刻這塊《楓橋夜泊》碑了。

    《江南時報》 (2005年08月07日 第十五版) 

(責任編輯:張帆)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