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倫理”和“道德” 中國傳統的家庭

國 風 

2008年03月03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論壇雜志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人民日報 《大地》雜志 ( 2008-02-01 第三期 ) 【字號 大 小】【打印】【關閉】 
 
   既然家庭在中國社會中佔這麼重要的地位,家庭中的人倫關系自然受到普遍的重視。在家庭中,講求的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義婦順”等,每個人與不同的家人相處時,都應恰如其分地謹守一定的禮節。這不但古有明訓,也是每個中國人深切了解的道理。

   家庭是中國社會的基礎,也是中國社會的骨干。自古以來,中國人就相當重視“家”,家不僅撫養培育個人成長,也是個人精神情感的寄托,更常是個人奮斗的目標。過去甚至有些人對國家、社會的觀念較為淡薄,隻有家才是他的思想、行動的中心。既然家庭在中國社會中佔這麼重要的地位,家庭中的人倫關系自然受到普遍的重視。在家庭中,講求的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義婦順”等,每個人與不同的家人相處時,都應恰如其分地謹守一定的禮節。這不但古有明訓,也是每個中國人深切了解的道理。

   自古以來,中國人就相當重視倫常關系,常將“倫理”和“道德”並稱,似乎不講“倫理”的人,其道德即有所欠缺。事實上,社會上也常以一個人是否孝順父母,友愛兄弟或敬老尊賢,來評判他的品德好壞。而教導人們要如何謹守“倫理道德”的文句,所在多有,例如朱熹《白鹿洞書院學規》一開頭就揭示:“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右五教之目,堯舜使契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學者學此而已。”又如《禮記》“禮運”:“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夫義、婦德、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十者謂之十義。”一般說來,“五倫”是包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五項。就家庭來說,父子、兄弟、夫婦三項是家庭中最基本、最主要的人倫關系。

   由於古書中所談到的家庭禮節和應對進退之道十分繁瑣,讓人感覺中國家庭裡的“規矩”很多,於是有人認為,隻有在大家庭中,因人口眾多且成員復雜,才需要這麼多的禮節和規矩,以界定彼此的關系,約束個人的行為,而使家庭和諧、有秩序。但也有許多學者指出,中國歷史上實際存在的家庭形態,應以一對夫妻和其未婚子女所組成的小家庭佔多數﹔至多不過是折中式家庭(即由父母、未婚子女與一名已婚兒子和其妻小組成),大家庭的存在應是少數例子。有人甚至懷疑傳統中國家庭所規定的應對進退之道,在實際生活上並不普遍實行。姑不論中國歷代實際的家庭形態是大是小,至少大家庭制度是中國人的理想,為儒家所贊許,也是歷代政府所提倡獎勵的。這種代表大家庭精神的謙和有禮,克己忍讓及講求長幼有序等的規矩禮節,早已深植人心,即或生長在小家庭中,不需要那麼復雜繁瑣的禮節,也不會否定這套禮節的價值。何況,中國人安土重遷,看重家庭的力量,中國社會往往是一個宗族聚居於同一村裡,即或是每家都維持小家庭的形態,其父系親屬也常是住在同一地區,且彼此往來密切,有關親屬間進退應對的規矩,在這樣的宗族中,還是很需要的。

   父子關系與倫序

   此處所謂父子,隻是個泛稱,包括父母和子女的關系,也包括翁姑與兒媳的關系﹔此外,大凡長一輩與幼一輩的關系,如伯叔和侄兒之間,阿姨、舅舅和外甥之間等,也都包含在內,有時還由父推至祖、由子推至孫。

   子女對父母最主要的表現就是要“孝”,這是因為父母對兒女有生養之恩,兒女對父母有孺幕之情。儒家講究“親親而仁民”,故對至親的父母要竭力盡孝,《孝經》“開宗明義”第一章就說:“夫孝,始於事親。”

   《禮記》“曲禮”:“凡為人子之禮,冬溫而夏清,昏定而晨省。”這是說子女對父母,要冬日溫之御其寒,夏日清之致其涼﹔晚間要替父母安置床鋪,早晨則要向父母請安問好。另外,在《禮記》“內則”中,對事父母之禮講得尤為詳細。其大意為:凡子事父母,婦事舅姑,雞初鳴即起,漱洗完畢,穿戴整齊,到父母舅姑之住處,下氣怡聲,問父母穿得冷暖,有無疾痛不適,並為之舒解。出入則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三餐要請問父母舅姑想吃什麼,然后去准備、奉上,待父母舅姑嘗過之后,子婦方得各退就食。在父母舅姑之所,要恭敬應對,進退周旋慎齊,且不敢隨意噴嚏、咳嗽、欠伸、跛倚、睇視、唾啖 。同時,父母舅姑不命之坐,不敢坐﹔不命之退,不敢退。

   由以上敘述可知子女對父母應侍奉得極其周到,且對父母的態度要極其恭謹。雖然以上所言是出自《禮記》,且有人認為其僅為儒家的理想,但儒家經典對后世影響頗大,事實上,也真有人是如此實行的。如宋代張存“家居矜壯,子孫非正衣冠不見。”(《宋史》卷三二○“張存傳”)又如三國時司馬防,其“諸子雖冠成人,不命曰進不敢進,不命曰坐不敢坐,不指有所問不敢言,父子之間肅如也。”再如唐河東節度使柳公綽,每平且諸子皆束帶晨省於中門之北,至歸寢時,諸子復昏定中門之北,凡二十余年,未嘗一日變易。以上諸例,都十分符合《禮記》所載的事項。可見我國古代的父子關系較為嚴肅。

   此外,《禮記》“曲禮”和司馬光的《涑水家儀》中都說:“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其意類似當今的“出門必敬告父母,回家必面見父母。”為什麼要有“出告反面”之禮?根據司馬光的解說是:“為人親者無一念而忘其子,故有倚門倚閭之望﹔為人子者無一念而忘其親,故有出告反面之禮。”因為為人之子的,常常惦念著父母,而且惟恐父母懸念,所以出必告,反必面。這樣說來,事親之禮的產生,應是源於子女對父母誠摯的情感。

   子女對父母除了情感外,更重要的是尊敬。在傳統的中國家庭裡,父母是高出子女一等的,子女絕不可逾越父母。《涑水家儀》中即謂“凡事不敢自擬於其父”﹔《禮記》“曲禮”也說:“父子不同席”,鄭玄注:“異尊卑也”,這意思是說父子不並排坐,這種父子尊卑相異、不處一席的想法,在國家社會都受到承認。如《吳錄》中載:“景皇時紀亮為尚書令,其子紀騭為中書,每朝會,詔以屏風隔其坐。”隋時楊玄感與其父楊素俱為第二品,朝會則齊列,“其后高祖命玄感降一等,玄感拜謝曰:‘不意陛下寵臣之甚,許以公廷獲展私敬’”(《隋書》卷七十“楊玄感傳”)

   至於父母方面,按理講,是應對子女慈愛,且應以身作則的。如《顏氏家訓》謂:“夫風化者,自上而行於下者也,自想而施於后者也。是以父不慈則子不孝……”又劉宋顏延之的《庭誥》雲:“欲求子孝必先慈,將責弟悌務念為友﹔雖孝不待慈,而慈能植孝,悌非期友,而友亦立悌。”但因中國是一個父權社會,父親有絕對的權威,因此一般多隻要求兒女要“孝”,很少要求父母應有相對的“慈”。如林逋《省心錄》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相須之理也。然子不可待父慈而后孝,弟不可待兄友而后恭。”又如前人在《魏孝文論》一文中雲:“母雖不慈,子不可以不盡子道,……母生之身而母殺之死者,且不敢怨,……孝子之於親,縱受其虐,不敢疾怨。”這是因強烈的父尊子卑觀念而造成。因此縱然父母有不是之處,子女也須順從,最多是和顏悅色的相勸,《論語》“裡仁”就說:“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而不能稍減其孝敬之心。宋《袁氏世范》對父子關系也有所說明:“子之於父,弟之於兄,猶卒伍之於將帥,胥吏之於官曹,奴婢之於雇主,不可相視如朋輩,事事欲論曲直,若父兄言行之失,顯然不可掩,子弟止可和顏幾諫,若以曲理而加之,子弟尤當順受,而不當辯。為父兄者又當自省。”有句俗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正反映了這種父尊子卑的觀念。

   接著要特別談一下母親的地位與母子間的關系。通常以父母連稱,其實母親的形象與地位,與父親略有不同。就中國禮法上來講,“家無二尊”,因此父親至上,母親則略遜一等。由我國的喪服制中,可看出親屬間親疏遠近的關系﹔父與母的不同,在喪服制中也很明顯地表現出來:在《禮儀》“喪服”中,子為父固定服斬衰三年,但子為母守喪須視父的情況而定:父卒,為母服齊衰三年﹔父在,僅為母服齊衰杖期。由此可見父與母地位的不同,而母處於較疏一層的關系上。后來在唐代和明清,對母親的喪服才有所改變。不過,就母子關系而言,通常較父子關系親密,這可能因自小母親照顧子女的時間較多,另一方面傳統家庭,父母的形象常是“嚴父慈母”,故母親較易親近。於是在情感的傾向上,母子關系常較親密,超過父子關系。由此也可看出,在禮法和情感兩方面,常會有不一致處。

   在中國的舊家庭中,子女對父母的敬愛,也擴及與父母同輩的伯、叔、姑、舅、姨等人身上。因“伯叔,父所同出﹔母舅,母所同出”,故亦尊崇敬禮之。唐代姚棲雲“方三歲,其母再嫁,棲雲養於伯母。既長,事伯母如其母。”(《宋史》卷四五六“孝義傳”)《小學外篇》載:“及(柳)公綽卒,(子)仲郢一遵其法,事(叔)公權如事公綽。非甚病,見公權未嘗不束帶。為京兆尹監鐵使,出遇公權於通衢,必下馬,端笏立,候公權過乃上馬。公權莫歸,必束帶迎候於馬首,公權屢以為言,仲郢終不以達官有小改。”可見事伯、叔或伯母、叔母之禮,是可比擬於事父、母的。

   舅甥之間的關系尤為特殊,雖然在喪服制中,為舅舅所服的喪不算很重,這是因為我國是父系社會,而舅舅是母方的親屬﹔但在民間的習俗中,舅舅的地位是很高的,甚或超過伯伯、叔叔等父方親屬。這一方面可能是我國初民時代母系社會所遺留下來的風俗,另一方面可能因子女與母親較親近,故對母親的兄弟也產生較密切的情感,同時舅舅又是母親合法保護人的遞補者,因此有著較特殊的地位。

   至於祖孫之間的關系,是較為有趣的。祖父母在家中的地位相當崇高,因祖父母為較父母更高一輩的直系血親,且常為一家家長,故加倍受到兒孫之敬愛與侍奉。楊懋春在描寫山東某一小城的風俗時,曾說到“嬰兒在出生的第三天,由一家之家長給取個小名,假如沒有祖父母,這任務就落在嬰兒的父母身上。”可見若祖父母健在,則新生嬰兒的命名大事,是要由祖父母來決定的。

   祖父母雖在家中有著崇高的地位,但由於老人家多疼愛孫兒,因此對孫兒較為縱容,不似父親對兒女較有威儀,且嚴格管教。

   兄弟關系與倫序

   這裡所謂的“兄弟”,也是泛稱,不僅指兄弟,還指姊妹、叔嫂、伯與弟媳、妯娌等的關系。總之,包括除夫妻外,家中一切同輩人之間的關系。

   兄弟之間講求“兄友弟恭”,也就是一個“悌”字。兄弟是手足,且輩分相同,因此情感較濃,繁瑣的規矩較少﹔但因我國講究“長幼有序”,常言道:“不可以沒大沒小的。”做弟弟的須對哥哥恭敬有禮,而做哥哥的要友愛弟弟,並為弟弟樹立好榜樣,教導弟弟。

   有時弟弟為了顧全大局,甚且肯代兄死。如明代盧宗濟,父兄並有罪,吏將逮治,宗濟謂其兄曰:“父老矣,兄塚嗣(即嫡長子),且未有后,我幸產兒,可代父兄死。”乃挺身旨吏,白父兄無所預。這不但是悌道的最高表現,也可反映出中國人重嫡長子與重子嗣的觀念。

   中國自周代宗法社會以來,就重視嫡長子,把嫡長子看成主要的延續世系和繼承香火的人,因此嫡長子在家中的地位特別重要。《禮儀》“喪服”中規定,父親為眾子和未出嫁的女兒服不杖期的喪服,但若父親本身是長子,就要替他自己的長子反服斬衰,因其長子繼承祭祖的責任與義務。由此可見長子與眾子有很大的差別。再者,當父親過世后,長子常繼為家長,主持家政,因此諸弟對長兄自然敬禮有加了。

   一般來說,夫婦是一體的,婦在家中的長幼輩分隨夫而定,因此弟婦要如其夫一般恭順兄嫂,而兄嫂對弟弟、弟婦也要待之以禮。此外,又因男女防嫌,伯與弟婦、叔與嫂之間更須講求禮法,而更顯得客氣。東漢馬援,年十二而孤,后其兄馬況卒,“援行服基年,不離墓所,敬事寡嫂,不冠不入廬。”(《后漢書》卷二四“馬援傳”)由此看來,馬援必衣冠整齊,才與寡嫂相見,此一可見其恭謹,一可見其嚴男女之防。梁代范雲“性篤睦,事寡嫂盡禮,家事先咨而后行。”(《梁書》卷十三“范雲傳”)明代張幫奇“性篤孝友,事寡嫂如其母。”可見事嫂之道與事兄之道並無二致,甚至更謹守於禮。

   而大伯與弟婦的關系,則更為拘謹有禮。楊懋春在描寫中國北方家庭親屬關系時提到:“一女子和她丈夫的哥哥之間的關系是基於尊敬,而有防嫌的距離,就像父親一樣,哥哥不能進已結婚的弟弟的臥房,除非是有絕對的必要……隻有在家人聚集或在年老父母房中,一家人都在場並自由交談時,大伯才能開玩笑,而不至令弟婦局促不安。”

   至於兄弟之妻間的關系,也就是妯娌之間,又如何相處呢?妯娌古稱娣姒,《爾雅》“釋親”中提到:“長婦謂稚婦為娣婦,娣婦謂長婦為姒婦。”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娣姒的分別,是依婦的長稚,而非夫之大小,不過她們在家中的地位,還是依其夫之嫡庶長幼而定。因為嫡長子在兄弟間的地位特別高,責任也特別重,連帶地,長婦的地位與責任,也要高出其他妯娌。《禮記》“內則”中提到塚婦和介婦的差異,塚婦即嫡長子之妻,介婦即眾婦,其他諸子之妻。其內容大略如下:“公公亡故,則婆婆傳家事於長婦,長婦雖受傳,猶不敢專行,富祭祀賓客等每事必稟問婆婆,而眾婦則每事問於長婦……眾婦與長婦分有尊卑,故不敢比肩而行,不敢並受命於尊者,不敢並出命於卑者,且坐次亦必異列。”由此可看出,眾妯娌雖並聽命於翁姑,但長婦較眾婦為尊,且地位高出一等。

   夫婦關系與地位

   《易經》“序卦傳”說:“有天地然后有萬物,有萬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婦,有夫婦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禮儀有所錯。”可見夫婦是人倫之始。

   夫婦相處之道,理想上是應相敬如賓,但因中國社會以男子為中心,自古即有男尊女卑的觀念,因此夫婦關系並不平等,《白虎通》說:“夫為妻綱”,又說:“夫婦者,何謂也?夫者扶也,以道扶接也﹔婦者服也,以禮屈服。”(《白虎通》卷三“三綱六紀”)。可見婦屈居於夫之下,從屬於夫,其榮辱尊卑都依夫的地位來決定。《禮記》“郊特牲”就說:“共牢而食,同尊卑也,故婦人無爵,從夫之爵,坐以夫之齒。”

   婦人即從屬於夫,則事夫要周到恭謹。后漢梁鴻與孟光夫婦,被認為是夫妻“相敬如賓”的典型,傳頌千古,其實“舉案齊眉”代表的是“妻對夫恭謹有禮,不敢仰視於夫,遂將食具高舉至眉奉上,可謂敬之極也”(《后漢書》卷八三“梁鴻傳”)。婦人除了要敬夫從夫,還要與夫共盡子媳之孝,料理家中大小瑣事,並協助丈夫管教子女,因此“諸婦必須安詳恭敬,奉舅姑以孝,事丈夫以禮,待娣姒以和。”所謂“男主外,女主內”,家庭的和諧興旺與否,常與主婦有很大的關系,如程頤母侯氏,正是賢淑主婦的典型,依《伊川先生文集》所載:“侯夫人事舅姑以孝謹趁改,與先公相待如賓客,先公賴其內助,禮敬尤至,而夫人謙順自牧,雖小事未嘗專,必稟而后行。仁恕寬厚,撫愛諸庶,不異己出,縱叔幼姑,夫人存視,常均己子,治家有法,不嚴而整……先公凡有所怒,必為之寬解。”這樣的婦人,真是標准的“賢內助”,雖然當家主事,但不掌權握權,無怪乎其夫對她“禮敬尤至”。

   雖然夫的權利地位皆凌駕於妻子之上,但畢竟婦與夫是互相匹配,可等量齊觀的。有一種人在家庭中的地位卻相當低,那就是妾。古時男子可因子嗣問題或其他原因,除了正妻外,再納別的女子為妾﹔妾或可受夫愛寵,但她在家中是沒什麼地位的,這是因為我國重宗法,講名分,所以妾無法和妻相比擬,《呂氏春秋》“慎勢篇”說:“妻妾不分則室家亂,適(即嫡)孽無別則宗族亂”,故妻妾間有很大的分野。一般來說,娶妻要行大禮,要找門當戶對的女子﹔納妾則較隨便,或用錢財買得,或納家中的婢女,或納妻子的陪嫁丫頭,在《紅樓夢》中就有這類例子。另外,讀《紅樓夢》還可清楚地感覺到,妾的地位極低賤,甚至比未嫁的丫頭及年老的用人還差一截。歷史上也有個例子,可說明妾之地位:“唐代嚴挺之獨厚其妾英,其子嚴武由母處知悉其情,奮然一鐵錘就英寢,碎其首。左右驚白挺之曰:‘郎戲殺英。’武辭曰:‘安有大臣厚妾而薄妻者,兒故殺之,非戲也。’父奇之,曰:‘真嚴挺之子!’”(《新唐書》卷一二九“嚴挺之傳”)。兒子故意殺死寵妾,父親卻無責怪之意,可見妾的不受重視。

   繼室的情形則和妾不同。正妻亡故或被出,丈夫又再續弦,這也是明媒正娶,因此繼室的地位與原配差不多,此由兒子的喪服形式或可看出:《禮儀》“喪服”雲:“繼母如母。”傳曰:“繼母何以如母?繼母之配父與因母(因母意為親母)同,故孝子不敢殊也。”又據《續輯明刑圖說》看來,孝子服喪對繼母和對嫡母一樣,要服斬衰三年。而在日常生活上,子女對繼母也是很恭順的﹔“隋代房彥謙事所繼母有逾本生,后丁所繼母尤,勺飲不入口者五日”(《隋書》卷六六“房彥謙傳”)。“唐代柳公綽,事后母薛謹甚,雖姻屬不知非薛所生”(《新唐書》卷一六三“柳公綽傳”)。

   由以上所述的一般家庭中父子、兄弟和夫婦之間的關系,我們可以認識到人倫關系上,因輩分、年齡、性別等的不同,區分出尊卑、上下。而這種長幼有序的現象,在中國傳統的大家庭中表現得特別明顯。
 
  
    人民日報 《大地》雜志 ( 2008-02-01 第三期 ) 

(責任編輯:文鬆輝)
我要發表留言
匿名發表  署名:        驗証碼: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通往央視名嘴的N條專業路徑
跑兩會:小丫追代表 記者追小丫
水墨畫家張志中筆下的京劇人物
鐵凝參加浩然追悼會
最牛下崗工人 三輪摩托改裝直升機
噩夢將臨?機器人能夠自己決定是否殺人!
   精彩新聞
·[考研]08年試題 [國家公務員考試]面試題 公告與調劑
·[高考]招生計劃 復習輔導 學習方法 歷年真題及答案
·[科技關注]張澤院士:一獎好處終生享 不動心太難
·[文化]北師大教授《做回畜生》一文的前前后后
·[傳媒] 竇文濤:一個話癆的十年 一張嘴的生產力
·[傳媒] “劉羚羊”假照獲獎始末 "假照黑名單"誰是第一人
·[體育]揭秘國足名單難產內幕 新人入選暗藏滅鼠攻略
·[體育]姚明:如果不能參加奧運會 這將是我永生的遺憾
·[娛樂]秋官白玫瑰送別肥姐 葬禮在400加警密保下舉行
·[娛樂]周杰倫深夜密會女模特 否認新戀情稱是好友
   播客·視頻
剩菜打包小竅門 避免尷尬!
神舟七號下半年發射
   小編推薦
·[聚焦]奧斯卡為《老無所依》加冕與人民選擇背離
·[人物]梁羽生:象棋?武俠?詩詞 金應熙以"博"著名
·[評論]"艷照門"開千帆競 永遠退不出的香港娛樂圈
·[原創]喧囂聲中再問圓明新園:歷史能否被重建?
·[評說]面對網絡色情暴力誰更應該自律?
     頻道精選
盛世和光 敦煌藝術網展
“紅辣椒獎”畫上了完美句號
[論壇]您有啥問題問溫總理,我們給您帶到·我給總理支一招
[論壇]兩會您想邀誰來強壇做客·版主跑兩會,傳遞網友心聲
[訪談]張賢亮談改革開放對人性解放·雷抒雁談《還原詩經》
[辯論]明星有沒有資格當政協委員?·人大代表應公開電話嗎
[博客]周恩來為何感動中國呢?·張新實看山東人的"大氣"
[博客]宋祖英參會咋成佳話·從胡長清常讀金瓶梅想到…
   彩信·手機報
《人民日報》手機報

人民網彩信精彩大放送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