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強國博客|先鋒網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
Untitled Document


  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馬季離開我們一周年了!12月25日下午2時,中國曲藝家協會分黨組書記、副主席姜昆做客人民網文化頻道,與網友共話“緬懷馬季,把脈相聲的現狀與未來”。

  姜昆,中國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家。1985年,當選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同年,擔任中國廣播說唱團團長職務,並當選中華青年聯合會常委。1995年,辭去中國廣播說唱團團長職務,擔任了由他在1990年創立的中華曲藝學會會長。1998年出版自傳體《笑面人生》,並於當年創辦中國相聲網,把世界的笑引向了中國,把中國的笑洒向了全世界。2004年擔任中國文聯曲藝家協會黨組書記、副主席。[更多]

>>>視頻回放  >>>專題:緬懷馬季

 
 新人新作匯演:相聲后繼有人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人民網視頻訪談。今天我們邀請到的嘉賓,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他就是我們的老朋友姜昆老師。姜老師您好,歡迎您做客人民網文化頻道。今天是聖誕節,首先祝您節日快樂。 我從小聽您的相聲長大,當時覺得如果能和姜老師聊天的話,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雖然這個聖誕節,不是我們自己的節日,不過也算是一個好事,但是前一段時間,有一個真正屬於我們自己的節日,就是2007年曲藝新人新作的匯報展演。

  [姜昆]:今年應該是一個“小豐收”年。就是我們在相聲的新人新作方面,給大家展現一下。畢竟相聲一代一代的傳承,靠的就是新人不斷地出現,靠的是精品的出現。現在大家動不動就說,相聲完了,覺得現在我們的相聲落入低谷,屬於黃鼠狼下耗子——一年不如一年,看到青年人上不來,其實我們也挺著急的。我們說《如此照相》的時候是28歲,現在像28歲的年輕人,能夠在舞台上,像我們當初那樣,能夠頂起一部分責任來,現在可能確實大家感覺到不滿足。所以大家都挺著急的。

  [主持人]:觀眾也特別著急。

  [姜昆]:有了新人新作的出現,我覺得最起碼看我們的時候,覺得還有人說相聲,還有年輕人出來,就緩一口氣。

  [主持人]:有哪些亮點?

  [姜昆]:第一,我們的展演分不同的層次,老的明星,像馮鞏,甭管他長得多麼年輕,上面說多少可樂的事,畢竟他已經進入了中年,像我們這一代的人,都是老的明星。在新作方面,他有好的東西,我們一定要展現一下。第二,像真正已經成長起來的,也是通過相聲大賽,比如說像大兵,大兵和趙衛國演的節目,說大兵怎麼很成熟了,我說對啊,在十年以前,進行相聲大賽的時候,他是一個未見經傳的,活躍在湖南的一些茶社,在一些咖啡廳裡演出,但是他有特點,一開始也不被接受,他普通話還說不准,說什麼相聲?但是逐漸覺得他已經成熟了,已經成為台柱子了。當然也有正在起來的,也被人們熟悉的,像李偉建和武賓,他們在春節晚會上的《咨詢熱線》,也應該說是膾炙人口了,他們說的《彩鈴聲聲》,春節晚會的時候,差一步之遙就上去了。你也知道,春節晚會各種因素都挺多的。

  再有一個,像逗樂逗笑組合,二十多歲,他們應該擔當起來重任。現在我看,這個年齡的人也出現了,他們精神面貌很好,遺憾的是他們的技巧不算太足。兩個業余的,一個叫應寧,一個叫做王月,這是在小劇場久經摔打出來的,也是沙場上的小老將,他們演的傳統段子《八大吉祥》,把底下笑得樂不可支,他們說這個傳統相聲怎麼這麼逗啊?但是你不要忘了,他們在劇場演了上百場,那也是磨煉出來的。不同層次的新人,不同渠道成長起來的演員,我覺得至少是象征著我們相聲后繼有人。

  [主持人]:剛才您介紹了這麼多,我們可以感覺到這場匯演非常豐富,非常精彩,這一場匯演對於曲藝界或者相聲界來說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姜昆]:這是展演的方式,我們通過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活動,展現出來的我們認為比較不錯的,給大家看。在它后面,說實在的,可以說蘊含著多少次的活動,多少次的磨煉,或者還有很多階梯不同的人才在那裡等待著。有人說,你們的影響多大?我們都沒看新人新作演出,你們搞這個有什麼用呢?我跟他們講,在50年代的時候,職工匯演也影響不大,但是走出了馬季。在60年代初期的時候,全國的工人群英會演出,影響也不大,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走出了李文華老師這樣的演員。全國曲藝表演,“文革”期間,那時“四人幫”還在,我和師勝杰在北京演出,走出了北京。那時候的奇志和大兵在石家庄的相聲大賽,誰知道呢?我們把他們選成一等獎,也是走出來了。就是說在不斷的活動當中,推出了新人,這是被歷史証明,在我們曲藝界,在我們相聲界,能夠被証明它是一條推新人的路子。所以我們搞各種各樣的活動,也有人說影響不大,沒有春節晚會影響大,但是別忘了,我們許許多多的新人,就是通過基層的,最底層的,這樣比較專業性的演出推出來的。

  [主持人]:很多風華蓋世的名角,當初都是在非常小的場面,很小的茶館裡演出,隱藏在民間的。

  [姜昆]:像我們過去說的話,“火車不是吹的,羅鍋不是?的,泰山不是堆的”,都是一點一點積累而來的。

 

 把脈現狀:老人知著急 新人知努力

 

  [主持人]:作為一個普通的聽眾,很多熱愛相聲的老聽眾,還是會抱怨,現在好相聲越來越少了。

  [姜昆]:人們的要求越來越高。比如,大家老是說,你們現在的長跑的、短跑的,中國的田徑老上不去,你們怎麼不努把力?過去世界冠軍跑十秒,現在跑九秒七都不行,比你快的還有好幾個呢,現在人們的要求高了。而且過去我說段相聲,第二天,恨不得在大街上都認識了,現在你一演相聲,這三五十個頻道,怎麼那麼可能就播到你了?

  所以現在的春節晚會,它的影響還是那麼大,就是因為大家集中的來看一個頻道,其余的頻道也不跟它去競爭了,因為它競爭力太強了,就轉播它了。在這種情況下,真正有一篇好作品,有一篇非常出類拔萃的,能夠膾炙人口的,也是在十幾分鐘,大江南北數十億的人都知道的,這確實很難。難的是現在我們的廣播途徑,我們的標杆更高了。我們敬愛的運動員朱建華再沒有跳過自己的那個高度,我想大概是不是也是這樣的象征。

  [主持人]:觀眾的期待高了,現在娛樂方式也多了。

  [姜昆]:我覺得現在有一點好的,我也想通過網上和廣大網友說,現在有一個很好的現象,就是老人知著急,新人知努力。我們當老人的著急不著急?著急。一晃兒,我就快60了,馬季老師帶我的時候,才40多歲。李文華老師謝絕舞台的時候,也就是我這個歲數。所以,現在想起來,我身上責任重大,回頭一看,舞台上沒有年輕人展現,也著急,跟大家一樣著急,但是著急是著急,要靠新人努力。

  姜昆你努力不努力?我跟大家講,我也努力。我也是和李寧似的,最后上不去,該往下掉也是往下掉。我也在為明年奧運會准備段子,我每次出去慰問演出,也有新段子出現。

  [主持人]:姜老師不止在文藝創作上很努力,您一直帶著曲藝家協會做了許多努力,我們反復談到新人,培養新人,曲藝家協會也一直致力於做此項工作,您能不能介紹一下,曲藝家協會為此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

  [姜昆]:我到中國曲藝家協會工作以后,憑著明星的一點光環,還知道有曲藝家協會。曲藝家協會主要是給曲藝家搭起政府、黨和人民之間的橋梁。我們就是為曲藝家服務,為曲藝家制造各種展現自己的平台。所以我們的任務中心就是聯絡、協調、服務。最近,在文代會上,總書記還把我們的任務加了一個要維權,要維護我們曲藝家的一些合法權益,在這些方面,它往行業協會的方向發展。我們曲藝家協會干什麼?每天就是演出,我們又不是演出團體,但是演出是我們很好為曲藝家服務的途徑。

  為什麼?現在有很多地方,我們的很多曲藝團體被關掉了,很多曲藝家生存狀態存在問題,什麼生存狀態?不是吃不上,喝不上,是沒有地方演出,沒有場地演出,沒有藝術生存的境地。這是一個現實。來了一個小伙子,來了一個小姑娘,他們一唱歌,非常熱鬧,票賣得很多,老藝術家一說相聲,沒人看了。這種市場規律,這種情況下怎麼辦?曲藝是不是真的沒有人聽了?曲藝是不是真的沒有人看了?所以我們講,要把曲藝家的定位找好,在哪些地方應該有你,哪些地方你不要有這個奢望。所以我們要為曲藝家搭建平台,為大家服務。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曲藝是哪來的?老百姓那兒來的。你不是宮廷藝術。你要回到老百姓跟前去。老百姓永遠支持你。昨天我們是在順德演出,上面寫著我們去慰問108歲的老大媽,現在網上就有一個評價,第一個評價就是“作秀作秀”,第二個評價叫“完了完了”,像姜昆這麼干的話,曲藝也完了,相聲也完了。第三個評論說,什麼作秀,你們作一個秀我看看,真正堅持到老百姓那義務演出,你們誰干?第四條評論說,剛才的兩個評價,你們肯定不是農村的,你們是城裡的,在農村,大家都喜歡曲藝,在你們城裡,估計曲藝相聲完了,就因為你們這樣的人多了。

  我看了以后,我就在想,實際上說實在的,曲藝藝術的發展,一定要滿足最廣大人民群眾對文化的需求。我曾經講過這樣一句話,每當我心裡委屈,有什麼事的時候,走到舞台上,大家抱以熱烈掌聲,我心裡什麼委屈都沒有了,什麼埋怨都沒有了,我就在那高高興興給大家說相聲,因為那是最基層。因為老百姓需要這個東西,你不能不考慮他們,不能考慮這幾個所謂的“曲藝虫子”的需要,我們必須以最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作為我們的最高標准。

  我們到福建寧化演出,我說我們就是15個人的小演出,我們就到這兒來義務演出,結果小板凳一擺擺了1.5萬人,那些身上帶著各種各樣獎章、綬帶的老人講,別說你們是北京來的演員,我們省的演員都沒有來過。寧化是什麼地方?那是紅軍的起源地,毛主席曾經寫過“寧化、清流、歸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毛主席專門說過寧化這個地方。我們這些老區的人民,你讓他們花錢去看,或者你讓他們在偏遠的山區裡非得架起彩色電視去看演出,他沒有那個條件。現在有這個機會,能做一點是一點,能為他們服務一點就服務一點。你說作秀,我就作秀了,最起碼我做個樣子,大家跟著去干,這不挺好嗎?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曲藝家協會要搭建這種平台,讓曲藝家們走到老百姓中間去,走到第一線去,走到老百姓的面前,給他們送去歡笑。別管你是真心的,還是組織上要求的,也別管你在這裡面究竟起多大的作用,隻要你這麼做了,我就表揚,至少老百姓得到了歡樂。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們一堅持就是三年,而且基本上我感覺到還是獲得了當地的好評。

  [主持人]:剛才您說的有兩個矛盾,第一,比如地方的曲藝協會、曲藝院團沒有演出的機會,其實我也知道很多老的曲藝家,他的工資、待遇其實是很微薄的。第二就是廣大農村人享受不到演出,經常看不到演出。一邊是有人沒地方演,一邊是需要演出,但是沒有人去演,造成這種矛盾的關鍵是什麼?

  [姜昆]:這是產業和事業之間的矛盾。產業的發展需要資本市場的介入,沒有資本市場的介入,要想把一個事業形成產業是不容易的。這就是說,用商業市場的運作方法去贏得市場,這是要產業化的。另一方面就是要事業,在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我們現在構建和諧文化,構建和諧社會的時候,需要政府去埋單,支持一些帶有公益性質的,為老百姓服務的。所以事業和產業不能攪在一起,如果攪在一起,很多事情搞不清楚,你用市場化的角度來看公益事業,我覺得公益事業長毛了,不純了。如果把公益事業看成產業的東西,那麼公益的東西就不存在了。什麼東西都去跟人家講價錢,那還叫什麼公益呢?

  所以,產業和事業一定要分開,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們搞我們自己曲藝團的建設,曲藝團的生存,要想盡一般辦法適合市場的需求。

  再有我們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過去,我跟女子十二樂坊演出了多少次,她們在后面演出了多少次,無聲無息,當日本的大財團看到她們的演出,馬上注資,演一場都是十幾萬,幾十萬塊錢,不僅在日本火,在美國也火,現在所有的干這個行業的都恨不得模仿她們。

  我們殘聯的“千手觀音”,也是演了多少年了,很不錯的節目,經過電視台的包裝,就在晚會上前面不斷地宣傳,后面不斷地採訪,中間不斷地告訴我們“千手觀音”是怎麼回事,她們的價格也起來了,那也是一種資本的投入。你想想,一個人要在一個電視台宣傳一個節目,這得花多少錢,如果是我們自己的話,得花多少錢才能完成這個?但是黨和政府給了這麼一個機會,讓這樣的節目在我們這樣一個公眾平台上反復的進行宣傳,他們是不用花錢的,老百姓受益了,然而他自己本身的產業價值也起來了,所以我覺得事業和產業一定要截然分開。公共事業永遠是以廣大的最基層的觀眾的公益性質是站在第一位的,產業的問題一定按照市場經濟去做。

  [主持人]:現在曲藝發展的未來走向,究竟是需要產業和事業兼並嗎?

  [姜昆]:隻是不要混在一起。產業的也要搞,事業的也要搞。我們有一個濟南的曲藝團,他們自己搞了一個情景喜劇,我一看和話劇一樣。就是加了一些相聲的包袱,其中用的演員全部都是曲藝演員,說山東快書的,演小品的,唱河南墜子的,唱山東琴書的,說相聲的,都是這些人。他們演的戲一票難求,場場爆滿,多次獲得榮譽,使這個曲藝團發展的很快。團長也高興,老百姓也高興。然而他們在城市裡演的時候,演的小品,沒有人看了,怎麼辦?不能坐那等死,兩條腿走路嘛,為了生存,我說你們可以演,絕對不可以阻攔你,你不能說為了保持曲藝的純潔性,你就不能演。我說如果不能演的話,那麼歌劇算劇還是算歌呢,能分那麼清楚嗎?芭蕾舞和雜技算舞蹈還是算雜技呢?音樂劇《貓》還有《西貢小姐》還有雨果的《巴黎聖母院》,是歸音協管,是歸劇協管呢?是不是在這個產業發展的過程中,為了自己的生存,適合市場需要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就要和真正的帶有一定公益性的純藝術的東西截然的分開,絕對不能為了所謂的純潔影響自己的生存。

  一個人連活都活不下去了,還追求什麼高尚?藝術還有嗎?首先第一一定要保証生存,一定要展現自己的平台,然后不斷的追求藝術上的高峰。這是很基本的前提和道理。所以我支持他們,絕不能一味的純,一味的正,而去抹殺生存的權利。

  [主持人]:先把路走穩了,我們才可以飛起來,說起市場化操作,我們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就是郭德綱,郭德綱十年前也是一個草根的相聲演員,說了十多年的相聲,現在很紅了。他現在開始說“天價相聲”,這是一個非常純粹的商業化炒作手法,您對這個現象怎麼看?

  [姜昆]:如果市場認可的話,它就有存在的價值。他說一場賣988元一張票,但是有人買,我覺得它可以存在。如果沒有人買,光是炒作的話,就要考慮考慮他的動機和效果的一致性。因為我不太清楚這個情況,究竟賣票賣的怎麼樣。有人說賣票賣1280還是1980元,我不知道,我覺得有人買,我就為他高興,2980元,我更高興。   

 

 緬懷馬季 學習恩師貼近百姓貼近生活

 

  [主持人]:前幾天是馬季老師去世一周年紀念日,他走的時候,當時有很多媒體報道這個事情,不約而同用了一個標題,就是說“一個相聲時代的終結”,咱們的話題回到相聲來了,你說咱們的相聲時代是不是終結了?

  [姜昆]:我們媒體宣傳,隻要一個人開頭了,大家都跟著去效仿,梁左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相聲怎麼了”,現在所有的文章都說這個怎麼了,那個怎麼了,全用“怎麼了”。我曾經被好幾個記者問我“姜昆的煩惱”,他為什麼寫這個題目呢?因為曾經發表過文章叫“達式常的煩惱”,20多年前,達式常經常到公園裡被人認出來,弄得簡直沒有自己生活的個人空間了,他很煩,就寫了一個“達式常的煩惱”,被記者報出來了,所以記者都寫相關的煩惱,我就問他,你是不是想寫一個“姜昆的煩惱”?寫完了以后,姜昆走到哪都被人出來,公園裡不能去,飯館裡不能吃飯,喝著湯還得給人家簽字。我說你們要寫的話就這麼寫,“姜昆的煩惱就是走到哪沒人認識”,他說,你一個名人,走到哪都不認識你,這算什麼名人?當然我也開玩笑這麼說。就是說咱們有這種上行下效。后來我一看,也不對啊,侯耀文說馬季不是名人。人家侯耀文也沒有說。我到了《南方周末》,我問他,他說很客觀的事情,那時候我還打電話問怎麼回事,侯耀文也很無奈,我怎麼能說馬季不是大師呢?你想想我能這麼說嗎?媒體說一個相聲時代的終結,你說隨著馬季老師去了,一個相聲時代結束了,並不是那個時代結束了,新的就沒有了?不能說,1999年過去了以后,2000年沒來。

  [主持人]:這更多的體現了媒體的憂患意識。

  [姜昆]:2000年還得來,不可能說一個時代結束了,另一個時代永遠不會再來了,或者來得慢,一點都不會慢,一天都不會少,一分鐘都不會少,該來還來。

  [主持人]:我之所以這樣說媒體這樣說,更多的是體現憂患意識。因為,在我們記憶中像馬季老師、侯耀文老師,不光是他們的藝術造詣,更在於他們做人的德藝雙馨。到現在我們看到很多青年人,看到很多青年的從業人員,普遍有一種很焦躁、很浮躁的心理。可以這樣“理解相聲時代的終結”,是一個德藝雙馨、一個非常純朴的相聲時代離我們的視線已經越來越遠了?

  [姜昆]: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是一個德藝雙馨的更好的時代開始了。因為一些年輕人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他們想做得比前輩更好一點。我覺得可能是一個一個新的時代要開始了。

  [主持人]:我們如何學習前輩給我們留下來的精神財富?

  [姜昆]:我覺得這是大家經常說的話題,尤其是馬季去世一周年的時候,這個話題格外顯得更加沉重。我們專門為這個事情開了一個座談會,我想不僅僅座談會談了這些,通過紀念馬季老師一周年活動的展演,再加上新人新作的展演和少兒曲藝的展演,都說明我們有這個想法,不管是嘴上說或者認識到這個重要性,實際上我們是做了很多的。

  [主持人]:馬季老師生前經常深入民間,採集生活創作劇本。包括您也是一樣,經常深入民間,寫一些生活的段子。感覺現在的青年人沒有這個意識,或者說吃不了這個苦。

  [姜昆]:也不是吃不了這個苦,這個時代確實是變了。過去我們的作家在底下一待待一年,我們在底下一生活就生活兩個月,現在不可能,你說我在一個地方待兩個月的時間絕對不可能了。為什麼不可能?首先,已經沒有人讓你在那待兩個月了,待幾天,人家也煩了。動不動你又去招人。再說,哪接待你啊?過去政府還有這筆開支,到招待所去住,或者說團裡還有這個錢。現在團裡也沒有這個錢了,政府也沒有這個開支了,政府拿也拿不起,住房子那麼貴。過去招待所一天有10塊、8塊就夠了,現在去住招待所,住十天,一月工資就沒了。

  現在條件不允許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網上的這種間接的生活一點 也不如我們當時的那種生活更直接、來得快,現在有些年輕人,還沒有走入社會呢,突然寫的小說非常好,影響也很大,好象經歷了社會的多少次變革一樣,他哪來的?他是有一種間接的生活方式,這就是這個時代和這個時候現代的資訊所給他的一些經驗產生的。如果這時候你非得要求,你才14歲,你必須得跑到哪去怎麼怎麼樣,沒有一年兩年的摸爬滾打不行。他飯還吃不上,你還讓他摸爬滾打?過兩天后,你一看,人都不在了,找不著了,給餓死了。所以我覺得有的東西還是現實一點,不要照葫蘆畫瓢,我覺得應該學更實質的東西,我還是學習馬季老師的話,我覺得他對生活的貼近,對老百姓的貼近,包括侯寶林老師,都具備這樣的精神,就是他見大不小,見小不大,見大人物的時候絕對不萎縮,見小人物的時候,絕不是以名演員自居,他和工人,和傳達室的老大爺都能結成朋友,而且能結成很好的朋友。在這一點上,確實值得我們年輕人學習。

  [主持人]:我們如何學習前輩給我們留下來的精神財富?

  [姜昆]:我覺得這是大家經常說的話題,尤其是馬季去世一周年的時候,這個話題格外顯得更加沉重。我們專門為這個事情開了一個座談會,我想不僅僅座談會談了這些,通過紀念馬季老師一周年活動的展演,再加上新人新作的展演和少兒曲藝的展演,都說明我們有這個想法,不管是嘴上說或者認識到這個重要性,實際上我們是做了很多的。

 

 
 “樂在網中”與互聯網已不可分割

 

  [主持人]:剛才您也說到很多新的方式,比如通過網絡間接了解生活,我們也知道您自己也辦了一個相聲網站。

  [姜昆]:大家都知道我的昆朋網。2004年我自從到曲協以后,也沒有去辦它了。后來有一個半官方的網站叫中國曲藝網,目前也非常活躍,基本上圍繞著很多曲藝愛好者,集中報道一些曲藝狀況,而且在網上搞一些教學,培養一些相聲、快板、評書、古曲,我覺得它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也希望它能夠在音、像、文字各個方面成為一個庫區,大家可以去搜集資料,搞一些檢索的東西。

  [主持人]:您辦網站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新鮮的感受?

  [姜昆]:我想互聯網已經成為大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天上午,也是東方衛視的過來採訪我,要談談李谷一老師,我跟李谷一老師非常熟,但讓我一下子說出她唱的那些歌,我也說不清楚,這時候馬上上GOOGLE、百度上打一個“李谷一”,唱的什麼歌也知道了、生平簡歷也知道了,信手拈來,你說互聯網離得開嗎?離不開。查一個字,查一句話,那天人家給我發表了一篇文章,把我說的“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把“徒”給我寫成圖畫的“圖”,是我寫錯了嗎?我趕緊查一查,是怎麼回事。互聯網太方便了。所以它已經成為一種工具,就像我們現在離不開手機一樣,有人把手機丟了以后,就好象找不著家了,跟誰也聯系不上了,好象損失了信息比損失了什麼都重要。 

  [主持人]:比如QQ、MSN也是。

  [姜昆]:現在寫信確實很少了。大家通過短信互動,誰還用筆寫信呢?我也不知道現在郵局過去送信的人現在大概都是送一些公文和雜志了。這都是在逐漸發展過程中,我想會對傳統的生活和生產方式都會有一種變革或者一種淘汰,這時候你要努力去適應。就像有人問我,姜昆,你們之所以寫不出新相聲來了,是因為你們都開汽車了?我說你們家有沒有汽車?他說,我家有。憑什麼允許你有,不允許我有,哪有這麼不講道理的。

  [主持人]:網絡對您有這麼大的影響,有沒有想以網絡為題材寫一些段子?

  [姜昆]: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早就寫了,寫了很多,春節晚會上的網絡相聲就是我寫的,叫“樂在網中”,基本上都是從網絡上提取的素材。

  [主持人]:最近您比較重要的新聞,就是您獲得2007年公眾形象調查的第一名,把周杰倫都甩在后面了,您對這個評選怎麼看?

  [姜昆]:一開始我覺得挺奇怪的,我覺得這種調查怎麼回事,把我弄出去了,應該選周杰倫挺合適的。后來我發現,它是一個非常科學的調查機構,和我們比較大的這些媒體,比如新浪、《天下英才》、《南方周末》,還有《北京晚報》,他們幾家媒體聯合在一起,做了若干方面的調查,它有一個綜合指數,所以后來我感覺到比較信服了,有很多人說這不是官方的東西,別把它看得太重了。

  后來,那天像濮存昕、王剛、宋春麗,還有一些老藝術家去了以后,大家都共同講了一句話,“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當時我聽了這句話,覺得很貼心,感覺到一種安慰。我說確實這是老百姓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給的這麼一個評價。說實在的,我不管出於什麼因素,我都沒想到這個榮譽掉在我的腦袋上,為什麼把我選上了,我認為不太可能,但是我通過它的調查情況一看,本人各方面還是做了一點事情,綜合指數比起來以后,可能也確實是這樣的,我覺得還是我自己也特別高興,我也特別感謝廣大群眾對我這些年來工作的認可,當然這件事,我自己不願意過多去想,很多媒體都找我,怎麼宣傳和怎麼說,我認為還是低調一些好,我想還是繼續做事吧。既然大家對我過去做的那麼多事,很認可,我繼續按照大家認可的方式去做下去。

  [主持人]:雖然現在每年都會生產出很多很多明星,有很多很多人一夜走紅,但其實真正老百姓想看的人並不多。比如說您,每年老百姓都想在春節聯歡晚會上看到您,聽到您的相聲。今年春節晚會,您會上嗎?

  [姜昆]:不會。第一,我覺得准備的東西不太適合,另一方面,確實不能像過去那樣,能拿出時間去圍繞一個題材去創作了,我畢竟還在主持工作,一天到晚的會議在開,越開,肚子越大,因為沒有坐過這麼長的時間。有些工作,因為在這個職位上,就一定要踏踏實實地做。所以已經不允許我去再做這些事情,但是我很惦念,我也希望我能有一些好相聲在春節晚會上演出。

  [主持人]:什麼時候能夠聽到您的相聲?

  [姜昆]:別著急,還是有幾個好的相聲。

  [主持人]:今天日子也比較好,年末了。馬上就2008年了,對於即將到來的新的一年,您對中國的相聲和曲藝界有什麼樣的期望?

  [姜昆]:最近經常面對我們電視機的鏡頭向不同的單位、不同的地區講的共同的話,就是祝大家新春快樂、新年快樂、五福臨門這樣的話,每一年到來的時候,大家除了歡樂以外,還有一種對自己過去清醒的認識,我認為我們曲藝去年也挺活躍的,我們的舞台搭建起來了,我們的隊伍壯大了,活動一天比一天搞得多了,但是我覺得還是應該有點憂患意識,我們給他們提供一些出類拔萃的作品,或者是能夠挑起大梁的曲藝新人。我覺得還是和老百姓距離差的很遠,在這方面,我也挺著急的,我也特別希望我們所有的觀眾朋友們,在新的一年當中,把眼光多集中在我們曲藝的身上,一方面我們可以給您送去歡樂,另外一方面您目光的集中是對我們的一種鞭策和鼓勵,讓我們把曲藝工作做得好上加上好,在新的一年給您一個新的樂吧。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興能夠邀請到姜老師做客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我們有這麼一場輕鬆而愉快的聊天,也希望在新的一年裡,你工作順利、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姜昆]:謝謝。

 
 

查看更多訪談>>>

編輯:黃維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責任編輯:黃維)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