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封面中國》"堂兄弟"  抄襲還是剽竊?

──《〈時代〉上的中國面孔》與《封面中國》 的比較

周立民

2008年01月03日08:13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封面中國》 李輝著
    《封面中國》連載本:從吳佩孚到宋子文 《時代》封面上的中國人物

    在上海季風書園,與《封面中國》並排而立的是一本《〈時代〉上的中國面孔》,看后不禁讓人一愣,怎麼《封面中國》這麼快就有堂兄弟了?

    說“堂兄弟”是因為這兩本題材相同的書並非出自一人之手:前者的作者是李輝,《人民日報》社的編輯,人所熟悉的傳記作家和學者﹔后者是羅昶,“簡介”中說他是“中國傳媒大學博士生”。再看看《〈時代〉上的中國面孔》的目錄和作者的表述:“聽別人講一講自己過去的故事”、“這是一個對話體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我們與世界彼此注視。”這個思路怎麼與李輝的《封面中國》驚人的一致?李輝在《封面中國》的引言中就曾這樣說過:“這是一個美國刊物與中國20世紀歷史之間的故事。但在更大程度上,它也是中國歷史自身的故事,一個如何被外面的世界關注和描述的故事,一個別人的描述如何補充著歷史細節的故事。”李輝的《封面中國》之所以為我所熟悉,那是因為在2005─2006年兩年它是以同名專欄在《收獲》雜志上連載,這次是專欄結集出版。而它的這個堂兄弟是怎麼回事呢?我滿腹狐疑。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隻有李輝可以做此項研究,別人就做不得﹔不僅如此,我也從不認為因為李輝名氣大,介入此項研究早,著作出版在先,別人就不能碰同樣的題材了。學術乃天下公器也,誰都可以來發言,至於好壞、高下那還是另外一件事情。但這個“公器”是就同一研究對象發表各自不同的看法,你不能將別人已經說過的內容拿來再說一遍,更不能偷偷摸摸的“你的便是我的”。如果是這樣至少會被認為炒冷飯、鸚鵡學舌,沒有什麼價值﹔嚴重的還會被懷疑是剽竊、抄襲。那麼這本《〈時代〉上的中國面孔》算什麼呢?還沒有等我仔細打量它,已經有人在“天涯論壇”的“閑閑書話”中發帖提出了質疑,這份作者署名“林中小虎”、題為“《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評羅昶〈《時代》上的中國面孔〉對李輝〈封面中國〉觸目驚心的抄襲》”的文章中,作者舉出具體文字,証明該書的一篇文章對李輝書的三處抄襲,作者認為:

    羅昶對李輝的抄襲首先是文字上的,但羅昶的狡猾之處在於將李輝把《時代》周刊翻譯的文字從容地改頭換面成自己的東西,此種抄襲充斥其書的前半部分,可問題在於一旦追究起來,羅昶可以大言不慚地說這些都是自己的翻譯(應該承認,在引用《時代》周刊的報道時,羅昶在行文用字上還是和李輝有極細微的區別)。於是產生的一種可能性會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一旦糾纏不清,羅昶的抄襲問題就可以渾水摸魚,遮掩過去。

    粗略地瀏覽了一下《〈時代〉上的中國面孔》一書,我基本同意“林中小虎”的這個看法。不妨再舉幾個例子,看看羅昶是怎樣對李輝文章中的一些譯文“改頭換面”的:


    例一:

    佛夢特人和弗吉尼亞人彼此不會友好[1]。在中國,高個子、魁梧、慢條斯理但卻固執的北方人,[2]看不起矮個子、瘦小而精明[3]的南方人,反過來,南方人也看不起他們。上周,中國[4]又一場大規模內戰在南北之間爆發。從1911年的革命推翻皇帝以來,類似規模的大戰以不同形式一直沒有停止過[5]。觀察家注意到,此次大戰是在南北雙方四位最有名的人所領導的力量之間進行……[6] (李輝書81頁,劃線和數碼為引者所標注,以下均同)


    同樣的一段文字出現在羅書的第35頁,除了劃線部分外,其他的都一般無二(本文以下的例子中,情況也相同)。劃線部分[1]“不會友好”,羅書中改為“總是不能友好相處”﹔[2]增加“總是”一詞﹔[3]改為“瘦小、機敏而圓滑”﹔[4]為“在中國”﹔[5]改為“在進行著”﹔[6]改為“的”。


    例二:

    他是一位真正的“和平軍閥”,這是他多年來的第一次戰爭,因此,上周公眾的興趣和同情,都集中在這位偉大的、長滿胸毛的、操著渾厚嗓音的閻元帥身上。

    作為山西省的“模范督軍”,閻實際上聳立[1]在一個獨立王國之中(在中國包圍之中)[2]。目前,盡管晉西南地區還存在糧食短缺,但閻為1100萬人帶來了繁榮,在中國他們最為富裕,因而,這使他顯得出類拔萃。他[3]的嗜好不是女人、酒、鴉片,甚至也不是金錢,而是優質的道路、紡織、防御部隊、維持秩序的警察,發展優良的牛、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為他的鄉親直接帶來好處的事物。(李輝書88頁,羅書38頁)

    劃線部分[1]“聳立”,羅書中改為“屹立”﹔[2]為“處在中國包圍下的獨立王國中”﹔[3]“他”改為“閻”。


    例三:

    中國的軍隊除勇敢外還有一點:忍耐[1]。當食物匱乏[2]時,他們每天哪怕隻有[3]一磅大米──這一數量僅僅[4]隻夠維持生存──也能堅持數[5]月。整個冬天,他們一直穿著薄薄的棉軍裝抵御寒冷,絕大多數人沒有鞋子[6],但[7]也能於[8]情況緊急時每日行軍四十英裡[9]。他們每個月的報酬隻有六十五美分,其中幾乎一半要支付出來[10]。另外,他們還得忍耐[11]失敗和失望,盡管如此[12],他們從未[13]喪失過信心。(李輝書217頁,羅書80─81頁)

    這段文字羅書與李書的差異,怎麼看怎麼像羅是李的文字編輯,因為同樣的文字不是句式的變化,而往往隻是用一個同義詞代替李的譯文,這也是羅的慣用技法。如[2]“食物匱乏”改為“缺少食物”﹔[5]“數月”改為“好幾個月”﹔[7]“但”改為“可”﹔[8]“於”改為“在”﹔[12]“盡管如此”改為“雖然是這樣”﹔[13]“從未”改為“從沒有”。[1]和[3]等似乎有所變化,仔細看看,不過是疏通了句意而已。


    例四:

    騎自行車是他的愛好之一。作為一個日本的傀儡,他不敢在無人警衛下走出皇宮,於是他隻好在花園裡轉來轉去,練習車技。(李輝書139頁,羅書64頁)

    這段文字,羅書與李書干脆完全相同。


    行了,相信有心的讀者還會舉出更多的例証。李書寫到1946年就結束,羅書卻寫到2005年,看來還是大有創造的,但如果我以小人之心猜度的話,這些后面的文字不知來自何方。不論來自哪裡,作者在文后不是有這樣的聲明嗎?“本書圖片資料來源繁雜,頭緒眾多,究竟哪些資料在使用上存在著版權問題,在客觀上難以一一進行核查處理。因此特在此聲明,希望資料版權的所有者給予諒解,並向他們致以衷心的感謝和歉意。凡認定自己是本書所使用的某部分資料的版權擁有者,敬請及時與上海大雅文化有限公司(021─62373108)取得聯系,我們將根據國家有關規定支付報酬。”這簡直是一個強盜一樣的免責聲明,我不知道這樣是否就可以免去法律責任,但不論怎樣這種做法和這樣的聲明,連起碼的學術道德遮羞布都懶得要了。

    善良的人一定會想,譯文嘛,都是根據同一原文翻譯出來的,這樣的相似應當不奇怪吧?事實上,對文字翻譯有所了解的人會覺得這樣驚人的相似是不可思議的,因為譯文在文風、用詞法等方面體現出的譯者的個人性遠遠超出了原文的同一。隨便舉一個例子就明白了:

    A:氣派十足、體態豐滿的勃克?穆利根從樓梯口出現。他手裡托著一缽肥皂沫,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鏡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沒系腰帶,淡黃色浴衣被習習晨風吹得稍微向后蓬著。他把那隻缽高高舉起,吟誦道:

    B:儀表堂堂、結實豐滿的壯鹿馬利根從樓梯口走了上來。他端著一碗肥皂水,碗上十字交叉,架著一面鏡子和一把剃刀。他披一件黃色梳妝袍,沒有系腰帶,袍子被清晨的微風輕輕托起,在他身后飄著。他把碗捧得高高的,口中念念有詞: 


    這是《尤利西斯》的開頭部分,A是蕭乾、文潔若的譯文,B是金隄的,盡管是同一原文,幾乎找不到一句文字相同的,但這並不奇怪,隨便翻開兩本不同譯者所譯的同一本書都會看到這種情況。那麼羅博士的怎麼就會與李輝的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呢?為了《封面中國》,李輝花費了六七年的心血,他的知識產權理應得到保護,如果說“抄襲”有些唐突的話,那麼上述的種種情況怎麼解釋,羅博士和本書的出版者是否有必要對讀者和李輝有個交代呢?

    同樣需要做個交代的是《〈時代〉上的中國面孔》的出版者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以及“策劃制作”者“上海大雅文化公司”。這本書的版權頁上有總策劃、項目編輯、文字編輯、執行編輯、出版人一大串名字,這些身在出版界的人難道真的就不知道2007年5月東方出版社已經出版了一本《封面中國》嗎?

    李輝的《封面中國》,曾在中國著名的文學雜志《收獲》上連載兩年,《收獲》的發行量超過12萬份﹔在上海出版的《文匯報》、《文匯讀書周報》都曾用大篇幅介紹過此書﹔2007年8月的上海書展上此書也是重點推薦書目﹔2006年度的華語文學傳媒大獎評選中李輝因為這個專欄榮膺散文家獎……對這樣一本在讀書界產生廣泛影響的圖書,出版者如果聞所未聞,那我真是驚訝這樣的失職﹔如果早有所聞,也恰恰如此,非要再炮制一本《〈時代〉上的中國面孔》來,那我更是震驚他們怎麼會如此視法律和學術道德為兒戲,這種屢屢為人所批評的跟風、搭車出書的行為不但降低了出版社自身的品格,而且是對讀者的戲弄。出版社可能以此獲得短期利益,但砸了自己的招牌,那不但什麼利益都沒有了,還賠盡了幾代人的心血,這樣的賬也應該算一算吧?

    現在中國的圖書市場,不是出版的品種和數量太少,而是精品圖書太少,濫竽充數的太多,重復題材的出版太多,這無形中也是出版資源和社會財富的浪費,如果說出版界要為建設節約性社會做出一點貢獻的話,這樣的圖書出版就應當盡量得到控制和整治!                       

     2007年12月30日晚

   [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隻代表署名作者的個人意見。]

報告文學 民間文學 散雜文 文學理論 戲劇文學 小說
小學教輔 中學教輔 成人教育 教育事業 家庭教育 幼兒教育 小學教參
少兒古典 少兒藝術 益智游戲 低幼啟蒙 幼兒教師 少兒文學
管理學 企業管理 財政金融 會計 經濟學
青少年心理自助 大眾心理 情感
網絡 硬件技術 辦公軟件 計算機科學 操作系統
基礎醫學 內科學 外科學 藥學 兒科學 腫瘤學 皮膚性病
口腔學 眼科學 神經病學與精神病學    醫學理論
化學 晶體學 生物 天文地理 農林 自然科學 數學
政治 歷史 軍事 地理 社會學 文化傳播 哲學
水利工程 建筑科學 輕工業 電子電工 交通運輸 機械工業
美食 體育 服飾 兩性讀物 生活百科 生活保健 
音樂 舞蹈 戲劇藝術 影視藝術 書法篆刻 藝術理論
德語 俄語 阿拉伯語 日語 語言學 漢語
【法律】 【馬列】 【綜合】
(責任編輯:文鬆輝)
更多關於 《時代》  抄襲  剽竊  《封面中國》 的新聞
· 復制+粘貼 論文不論“文功”論“抄功”?
· 【音視頻復旦大學九師生造假抄襲 校方嚴查學生稱快
· 女研究生2次抄襲論文被開除狀告母校
· 一個學者與剽竊者的十年較量
· 《時代》發行量下降17.1%
· 中國工程院院士署名論文被認定剽竊
· 【音視頻視頻:樂壇抄襲風波硝煙彌漫 艾薇兒無辜受牽連
· 武大、中國民航大學兩教授抄襲論文 被通報批評
· “網民”成為美國《時代》周刊年度人物
· 郭敬明小說被判剽竊 賠付21萬
· 信息時報:普京博士學歷遭質疑
· 網上抄襲嚴重 本科生畢業論文是不是雞肋
我要發表留言
匿名發表  署名:        驗証碼: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10億元為北京四合院增壽
國家大劇院站票也“瘋狂”
嫦娥如何傳回新年祝福
“不尋常華北龍”骨架展出
   精彩新聞
·[高考]招生計劃 復習輔導 學習方法 歷年真題及答案
·[考研]招生簡章 報考指南 復習輔導 歷年考題及答案
·[文化]單曲出爐 “許三多”有望唱進春晚
·[文化]"1217俱樂部":楊麗娟"追星"悲劇背后的隱秘
·[傳媒] 年終策劃:2007中國網絡媒體走過不平凡一年
·[傳媒] 新勞動法即將實施 新聞單位用工如何適應?
·[體育]國足進世界杯足協重獎800萬 國奧奧運奪冠800萬
·[體育]第4節崩潰遭逆轉負勇士 火箭以失利告別2007
·[科技關注]張澤院士:一獎好處終生享 不動心太難
·[娛樂]今年央視春晚 趙本山宋丹丹再續"白雲黑土"情
   播客·視頻
天降皇位 入宮爭奪名分
易中天笑稱 不能見天日
   小編推薦
·[人物]文懷沙:易中天把歷史通俗化 講得蠻有趣
·[評說]2007年文娛事件盤點:被遺忘和被懷念的
·[原創]組圖:國寶佛舍利五重寶塔回歸祖國
·[聚焦]全國15省份啟動卡拉OK版權收費
·[批評]《集結號》,國產大片的自我救贖?
     頻道精選
南口抗戰史料重現
“南海Ⅰ號”入駐水晶宮
·[悅讀]熱點電子圖書免費看 

[一語驚壇]中國當前最大的難題是教育干部、教育官員
[訪談]李永森程文衛展望資本市場·張利軍談貝布托遇刺事件
[論壇]強國論壇07大盤點·一語驚壇:萬千風雲事,盡付一言中
[辯論]該不該接受兩蔣遷葬浙江奉化· 烈士陵園被毀有黑幕?
[博客]"中國崛起"為何總是伴隨著質疑?·看網民評胡溫的心聲
[博客]遏制"台獨"沿海城市咋防空·08年世界是否會爆發戰爭?
   彩信·手機報
《人民日報》手機報

人民網彩信精彩大放送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