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鳴:曹禺先生對我的影響是一生的
  2007年04月19日15:41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人民網北京4月19日訊 今天上午10:00,北京人藝副院長、著名導演 任鳴、演員 馮遠征 做客“文化論壇”與網友在線交流。 

    網友亨利的大炮啞火了:任導:曹禺老師對您影響最深的是什麼?能談談最難忘的一件事嗎? 

    任鳴:曹禺先生對我影響是一生的,而且是至關重要的。我記得印象最深得是95年在他北京醫院的病房裡面。因為1994年的時候我做了人藝的副院長,曹禺先生那時候是人藝的院長。我和曹禺先生之間差半個世紀,那次談話是曹禺先生跟我最后的一次談話。因為當時我沒有想到96年曹禺先生就去世了。那次我剛拍完《北京大爺》,《北京大爺》演了50場,社會效果很好。那時候曹禺先生身體狀況還是可以的。所以我到醫院去看望曹禺先生,結果曹禺先生那時候在病床上,他躺在病床上,沒有下床,我坐在病床邊上,他拉著我的手說的,當時說的挺多,但是主要談了三點:第一點,戲是演給觀眾看的,戲要讓觀眾看得懂,你作為導演來說,你心裡一定要有觀眾。第二點,任鳴,你一定要堅持人藝的風格,人藝沒有自己的風格,就不是人藝了。但是,你不要保守,要去發展人藝風格,要去創新,但是人藝就是人藝,人藝是人藝的原因,是因為人藝有自己的獨特風格。第三點,你一定要好好學習焦菊隱,焦先生是北京人藝的總導演,也是人藝的奠基人,也可以說是人藝風格的創造者。所以他當時跟我說了這三點。我覺得對我影響非常大的就是這三點。

    所以說,在這之后,在我的戲劇觀上,有了很大的變化。因為我原來拍戲的時候還是很自我的。因為當時在人藝已經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了,而且我對人藝也有很深了解了,我那時候就說,確實人藝一定要有自己的藝術風格。在那以后,應該是12、13年前了,我再拍戲的時候,我確實每一次拍戲的時候都是努力想辦法繼承人藝最優秀的傳統,或者拍戲的時候保持人藝優秀的風格。我現在認為非常重要的就是,人藝是目前中國唯一還保留自己獨特風格的劇院,如果說,我們人藝也喪失了自己的藝術風格,那我認為,中國就很難再有一個劇院有這麼鮮明的藝術風格了。我覺得這不單單本身是人藝的損失,也是中國話劇的一種損失。

    所以我當時說,我願意堅守人藝風格,我願意做藝術上的人藝的兒子。其實我最想強調的一點就是一個劇院要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我覺得戲劇的發展應該是每個劇院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這就像百家爭鳴一樣,這樣戲劇才能進入一種多元化的戲劇,一種特別好的戲劇。所以我認為曹老跟我談那次話,是我人生藝術上的一個轉折點,也可以說是我真正長時間思考的一個問題。如果最開始我在選擇戲劇上進行了思考,但是戲劇應該怎麼走戲劇之路,怎麼堅持走人藝的獨特的藝術創作道路,曹老確實給我一錘定音。對曹老也好,我願意去做這件事。因為我覺得我們中國文化的品牌也好,獨特性也好,我覺得很多東西,現在逐漸在喪失。

    所以我當時說,我們這一輩的責任就是第一繼承人藝風格,第二發展人藝風格,第三創新人藝風格。這樣使北京人藝永遠成為有自己獨特藝術風格的劇院。在這一點上,我認為曹老當時在病床上跟我談的時候非常語重心長,而且抓著我的手說的,當時他說這些的時候,手是非常用力的。所以我願意聽從曹老的囑咐。所以我到現在想來,我覺得,我在努力地去做這些事情。當然能做得好做不好,我不敢說,但是我想用弘一法師的一句話來說,“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來自勉。因為我覺得我個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但是我願意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堅持。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責任編輯:王茜(實習))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