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導演任鳴、主演馮遠征:戲劇人生
主持人:黃維    策劃/整理:黃維、王茜
  2007年04月19日20:0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馮遠征、任鳴做客現場
馮遠征、任鳴做客現場
   人民網北京4月19日訊 今天上午10:00,北京人藝副院長、著名導演 任鳴、演員 馮遠征 做客“文化論壇”與網友在線交流。點擊=〉進入話劇百年專題

  ·任鳴:曹禺先生對我的影響是一生的

  ·任鳴:我對戲劇的未來不擔心

  ·任鳴:李肇星連著看了兩遍《全家福》

  ·馮遠征:舞台是一塊“聖地”每一次演戲都像“朝聖”

  ·馮遠征談梁丹妮:話劇知音成人生伴侶
  

  以下為《全家福》導演任鳴、演員馮遠征做客人民網文字實錄

  任鳴、馮遠征談《全家福》

  
主持人:今天的訪談馬上開始。先請兩位老師跟我們的網友打個招呼。

  任鳴:大家好,我是任鳴。 

  馮遠征:大家好,我是馮遠征。

  網友小城故事:請問任導,您認為人藝的風格是什麼?需要怎樣繼承和發揚?也有創新的問題嗎?

  任鳴:我認為北京人藝是一個有自己獨特藝術風格的劇院,而且北京人藝的風格是由幾代人一塊形成的。它最顯著的第一個特點,我認為是講話劇的民族化問題。北京人藝是一個有著中國民族氣質的劇院,而且在演戲當中特別追求民族化的劇院。第二點,北京人藝是一個以現實主義為主的劇院。它演出的主要作品,比如《茶館》《雷雨》《天下第一樓》等等一系列都是以現實主義的內容和表現手法為主的,所以它是走現實主義道路最成功的一個劇院。第三點,北京人藝是一個人民的劇院。它的人民性。它反映的無論是作品的內容,還是它的觀賞,它裡面都是小人物,比如《茶館》裡面的王立發、《狗爺》劇中的狗爺等等,都不是達官貴人,都是小人物。但是這些小人物在表達出來的時候,他具有很強的大眾性。

  再有北京人藝的藝術創作風格特別講究人物的語言、人物性格的塑造,就是以塑造人物性格為主,以精彩的對白為主的劇院。

  所以,我想,作為我們這一代的導演,我們應該非常好地繼承今天人藝傳統的優秀東西,同時我們不是保守的繼承, 要在繼承的基礎上去發展。在發展當中去繼承。這樣使北京人藝的藝術風格一直能夠發揚光大。如果說談到創新的問題,我覺得第一,是繼承,第二是發展,第三是創新。北京人藝不能丟掉自己的風格。但是在繼承的基礎上創新,就需要把傳統的優秀的文化和充滿現代精神的開放的精神、創新精神結合起來。所以我們現在一直在走的是一種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道路。

  網友我沒有方向:任導:全劇總長2小時40分鐘,如何把近50年的歷程濃縮在其中又不失歷史的原貌?

  任鳴:50年的歷程在2小時40分鐘內完成是不是太短了,我是這麼想的,我力圖展現這麼多的時間跨度,兩個小時40分鐘當然是短,我也想能夠更長,可能能有更多的發揮,但是劇場藝術,是受時間限制的。一般,現在一個大劇場的話劇,控制在2小時20分鐘左右。但是,《全家福》這個戲由於跨了6個歷史時期,所以說,它留給每一段的時間相對是有限的,這個戲我們又加了20分鐘,以表達時間的跨度。

  我過去也拍過一些戲,比如《北京大爺》,劇中是寫幾天時間,但是隻表示一個歷史時期,這樣確實是很充分,《北京南院》,我拍得時候也是那樣,就那麼幾天,在非典時期。但是它很有意思,沒有這種長的歷史跨度,有時候在這種大的歷史跨度當中,是有力量的。

  比如《茶館》是講了三個時期,所以它非常的有力量,非常的典型。《全家福》等於比《茶館》還多三個時期,它確實留給每個時期的時間不多,但是我們盡力濃縮在每一個時期表現大的跨度。這個本身時間跨度,確實對我是極大的挑戰,我過去沒有拍過這麼多歷史時期的,我過去拍的都是一個時期或者兩個時期,所以,這也是對我導演、對演員表演非常大的挑戰。

  演員要演6個時期的人物,衣服就得換六套,而且他要從20歲一直演到80歲,他要經歷人生每一個時期,當然演員自己說,演得很過癮,他說我可以在一晚上,用兩個多小時,就能走完這一生。但是我們這也是一種藝術上的嘗試,也希望觀眾看的時候能夠在短短的一個晚上,通過這2小時40分鐘就回顧我們國家大的歷史時期的那種變化。這也是一種嘗試。

  網友我說行就行:請問任鳴導演,當初是怎麼想到清馮遠征出演這部戲的?

  任鳴:首先,我和遠征有很長時間的合作,加起來我估計有7、8部戲。跟他合作的過程當中,有他演年輕時候的戲,也有他演年老時候的戲,演老頭的戲也有。我認為遠征是一個演技派的演員,所以,我覺得王滿堂非常需要表演的功力,因為他要演六個時期,要從很年輕的時候演到他的老年,沒有一個能夠把握時間的50年跨度的演員是很難擔當的。

  其次,遠征的演技我是非常相信的。而且,他是一個非常體驗內心人物精神世界的一個演員。所以當時我就想,他演這個角色肯定能夠演得非常好。而且我覺得最后的結果也確實是這樣。為什麼?就因為馮遠征憑借王滿堂這個角色獲得我們話劇最高獎——梅花獎,也可以說,他得到了專家、廣大觀眾的認可。

  《全家福》這個戲目前已經演了83場了,我覺得他越演越好,因為他每一次創作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深刻的體驗。因為每次合作,我都覺得比他最開始演這個戲的把握更加成熟,老道,准確。所以這就是我選他演這部戲的原因。

  網友天啊撒旦在哪:請問嘉賓,演出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特別難忘的片斷?

  任鳴:這裡面有幾個片斷是我特別難忘的。第一個難忘是在第一幕的時候,王滿堂由於歷史的原因,造成兩個媳婦面對他,最后他的原配說了,說我回去是跟王滿堂離婚的,當時這個片斷當中,我在排的時候也特別感動。我覺得體現了中國婦女的美德。

  因為當時矛盾尖銳的已經不可能一個人有兩個愛人,但是由於歷史的原因造成了,雙方都是非常無辜的,這時候他原來的愛人能夠自己讓了,當然后來到這個戲結尾的時候,這個女的以后再也沒有嫁,她晚年80歲的時候,重新回到了王滿堂的身邊,排這個的時候讓我特別的感動。所以每回在劇場演的時候,這個地方也有人在落淚。

  還有一個片斷,我覺得讓我特別難忘在哪兒?就是王滿堂到了晚年最后的時候,他這片兒要拆遷了,他的家門口有一個影壁,這個影壁是多少代保留下來的,是他的命根子,而且在各個歷史時期,這個影壁都保護的很好,都沒有被毀掉。

  但這個時候,因為要拆遷,這個影壁要拆了,王滿堂本人在這個影壁面前有一段自語自話的對影壁的傾訴,他就講怎麼舍不得,怎麼對不起他的師傅,怎麼對不起他的妻子,怎麼對不起他死去的徒弟,以及他的那種內心獨白。這是一段全劇當中最長的大段獨白。

  但是,他就說,為了北京我能夠理解。這個時候可以說是他一生當中,內心最矛盾,也是最悲傷的時候,但是他能夠講出這些話來。因為王滿堂是一個硬漢,每次到這的時候,底下都有掌聲。遠征在把握這段的時候,回顧一個人的一生,通過一個影壁折射出他這一生的時候,排的時候也是很有感覺的。

  網友無聊的電視劇:請問嘉賓,話劇中有過去耳熟能詳的歌曲大串聯,當初怎麼想到用這些歌的?

  任鳴:確實《全家福》裡用了很多歌曲,每一個時期的典型的歌曲。其實當時我們用這些東西,主要考慮就是介紹、表現、渲染那個時代的氣氛。因為我覺得沒有比歌曲更直接的能夠馬上向觀眾來介紹這個時代的。

  這裡面所有的歌,我們統計了一下,將近一個時期用了三四首歌,加起來好象用了20多首歌。這些歌我都會唱,而且也都是非常熟悉的。但這些歌曲是從上百首歌曲裡面選出來的,最表現那個時代的精神。我覺得,每一個時代隻要你聽當時那個時代的歌,就能夠表現出那個時代當時人的那種社會環境,人們生存的狀態,以及人們心理的變化。

  所以,最開始只是從介紹時代、介紹時間、介紹大環境的背景這一點考慮的,但是在排的過程當中發現,很多東西能夠和人物的情感、能夠和人物的思想、能夠和人物的內心世界非常好的聯系起來,而且能夠非常好的去抒發。

  很多觀眾看完了以后說,這裡面的歌基本上我都會唱,我記得外長李肇星連著看了兩遍,他跟我說:“任鳴,你這裡面的這些歌我都會唱。”很多觀眾看完了以后,說我聽著這個歌就很親切。包括“文革”那場戲,我記得我用了五首歌曲。比如現在很多都聽不到的歌。它對烘托那個時代的氣氛,確實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我覺得作為導演手法來說,我很願意用音樂表達那個時代的人的一種方法。還有一點,我有的話劇用很多,比如《足球俱樂部》就是不但連歌都沒有,連音響都沒有。所以,這個可能還是跟每部洗的內容需要結合起來。

  網友我說行就行:嘉賓們,話劇對你們的生活和生命意味著什麼?這如果是一份工作的話,不賺錢,也是小眾的,是什麼吸引你們從事話劇呢?

  馮遠征:對於我來說太重要了。我現在有的時候靜下心來想,如果我不干這個,我可以干什麼。我真的想了一圈,我什麼都干不了,因為我經商沒有商業頭腦,我估計上賠得一塌糊涂。如果你讓我去坐在電腦前,我一般上網超不過兩個小時就會下來,但是隻有一個,當我在揣摩人物時,讀劇本時我可以靜下來坐一天,都不會覺得煩和累,而且演繹每一個人物時,都在體驗另外一個人的人生。

  所以從出道演戲,為什麼還這麼強烈吸引我,因為我每一次接到新的劇本我都在重新體會一個人的人生,所以我覺得,話劇對我意味著非常重要,我不能說比我生命還重要,但是真的非常重要。

  實際上我們在做都不賺錢,話劇都是小眾,但是它一定是小眾的,因為再大的劇場,比如說人藝,每天晚上隻可以有一千人,你想演十場才十萬人,可是電視劇一個晚上可能有上億人在看,這就是它沒有辦法的地方。

  話劇觀眾一定是能夠欣賞話劇才來看話劇,由於它的局限性才是一個小眾,因為電視是一個傳播很大的媒介,可以走進千家萬戶,以前我也經歷過這種苦,在沒有錢時也做過話劇,現在我們可以通過影視,其他途徑掙到一些錢,實際上我也要每年回到劇院演話劇,這也是不掙錢,可能兩三個月,甚至半年我都不出去,可能都不掙錢。

  但是反過來說,我認為在這個過程中我非常愉快,我能夠提高自己,我能夠修煉自己的表演技能,這對於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跟任鳴說,等老的以后,我們真干不動時,我們還是要做話劇,我們兩個經常會討論這個問題。

【1】 【2】 【3】 【4】 

 
 

北京人藝副院長、著名導演任鳴做客文化論壇
北京人藝副院長、著名導演任鳴做客文化論壇
演員馮遠征做客文化論壇
演員馮遠征做客文化論壇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責任編輯:王茜(實習))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