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文學:北川重生——再造一個新北川

張勝友

2010年09月29日08: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僅僅一年時間,一座北川新縣城如神話般地矗立在安昌河畔。駐足安昌河畔,抬眼望去,半城樓宇半城綠樹如扇面型展開。

  在東西流向的安昌河上,縱貫南北架起了西羌北橋、禹王橋、西羌南橋、永昌橋等四座跨河長橋。尤以上下兩層的禹王橋(風雨廊橋),橋面凸現羌族風貌和大禹文化,橋兩端則為傳統羌族碉樓造型,顯得典雅而古朴。

  安昌河水泛著粼粼的波光繞城而過。

  跨過禹王橋,沿著景觀中軸線一直往前走去,是北川新縣城的標志性建筑:抗震紀念園,具有穿越時空意義的靜思園、英雄園和幸福園。當我們一步步走近英雄廣場上的主題雕塑《新生》時,一下被震撼了,一種奪魂攝魄的震撼:一座21米高的淺色花崗石紀念碑上,粗獷的碑體為“缺而不殘”的羌族碉樓直刺蒼天,羌族,被稱譽為“雲朵上美麗的民族”,碉樓——壘石為舍,呼之為碉,是羌族原生態之建筑。青片石鋪砌,房頂四邊壘羊角、白石,那種凹凸感、錯落感、厚實感,總引發人們去探尋那個歷史悠久、文化深邃又稍許帶有神秘色彩的民族。正面男子浮雕展示出力拔山兮的英雄氣概,碑體前方的羌族母親手牽小孩的情狀,既俯瞰洒滿陽光的大地又步履匆匆地前行,充盈著蓬勃的生命的動感……

  選址——再造一個新北川

  2008戊子歲,中國經歷了一場空前的大災難。

  “5·12”汶川大地震,山崩地陷,飛沙走石,驟雨狂風,粉塵蔽日……頃刻之間,四川省綿陽市北川縣整座縣城已不復存在。

  地震后第十四天,5月25日,共和國毅然作出一項重大決策:正式批准北川羌族自治縣另選新址重建北川新縣城。

  歷史就這樣拉開了“北川重生”的大幕……

  選擇新縣城地址難上加難。異地重建整座新縣城的決策,無疑是具有社會學意義的大事件。選址是關乎能否造福一方並惠及后世的頭等大事,直接檢驗著我們對“科學發展觀”的執行力。首先是安全問題。全縣山巒起伏,必須遠離整條斷裂帶,同時要十分注重防范次生災害和地質災害,避免悲劇重演。其次是民生問題。要充分考慮到已經失去家園、失去耕地、失去林地的幾萬老百姓新的生存場所,力爭讓他們充分就業,過上小康、富裕生活,一句話,過上比以前更加美好的新生活。再次是民情、民俗問題。要守護好、傳承好源遠流長的羌族歷史文化,使之不斷發揚光大而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華。

  此刻,“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的執政理念,是如此清晰地凸現沉甸甸的分量和實實在在的支撐點!

  那是何等緊張而忙亂的日子。在北川,搶險救災與選址重建,幾乎是同步並舉、交錯推進的。

  2008年的6、7、8月間,余震不斷,塌方、滑坡等次生災害不斷,酷暑難耐,艱苦異常。其時,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華發初生的高級城市規劃師李曉江,曾參與或主持過汕頭經濟特區、珠海經濟特區、哈爾濱鬆北新區、北京、廣州、南京、杭州、寧波等城市規劃,以及“中國城市交通發展戰略研究”、“珠江三角洲城鎮群協調發展規劃”等大型科研項目,親自領著一幫專家們風餐露宿,幾乎走遍了北川全縣20余個鄉鎮和300多個村寨,勘察一道道山梁,探索一條條隘谷……

  最終,李曉江和他的專家團隊,以嚴謹的科學態度和一絲不苟的求實精神,得出如下結論:北川全境找不到適合建新縣城的地方。

  學術界也發出了另一種聲音:可借鑒外國經驗和唐山經驗,在北川老縣城廢墟上重建,或選擇離老縣城僅3.5公裡之遙的擂鼓鎮重建。科學依據是發生過特大地震災害的地方,在幾百年之內一般是不太可能再發生大地震的。不太可能並不等於不可能。而另一個擺在眼前的現實是,北川老縣城兩山夾一深谷,擂鼓鎮的壩子方圓不足2平方公裡﹔無論老縣城舊址或擂鼓鎮壩子,既狹長又擁堵難有施展的空間。這一意見很快被否決了。

  選址就這樣一直在爭議聲中進行著……

  “5·12”大地震發生時,曾萬明任職成都市委常委、副市長,震后第四天被成都市委緊急派往都江堰前線坐鎮指揮﹔震后第九天又被四川省委任命為綿陽市委副書記、代市長,作為一市之長,他代表地方政府向四川省委、省政府和專家們再三陳述:新址一定要遠離斷裂帶,一定要有利於今后北川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專家與地方政府,都在為新址的地質條件、區位條件、用地條件、市政基礎條件、社會服務設施、行政區劃影響、羌族文化塑造等諸多條件反復比較、論証,苦苦地探尋著。

  正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領導和專家們眼前一亮:從北川老縣城出發,沿東南方向23公裡、距綿陽市40公裡處,一片起伏丘陵,一片富庶壩區,一片開闊之地,一條安昌河由西北往東南緩緩流過,而后又不急不躁地流向綿陽市……半山半水半壩子,正是重建北川新縣城的好去處呵!

  這一塊風水寶地隸屬於安縣的安昌鎮和黃土鎮。四川省委省政府、綿陽市委市政府當即決策:顧全大局。黨中央、國務院充分尊重當地政府和專家們的意見,一錘定音,很快批准了新北川行政區劃調整方案。2009年2月6日,民政部以民函[2009]41號文批復:同意將安縣的安昌鎮、永安鎮,以及黃土鎮的常樂、紅岩、順義、紅旗、溫泉、東魚等6個村劃歸北川羌族自治縣管轄。

  這一行政區劃的調整,把同屬於特重災縣的安縣最富庶的160平方公裡土地和8萬人口,全部劃歸給了北川縣。顯然,安縣的干部、群眾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無私奉獻——此一斷然舉措,隻有在中國才能夠辦到呵!

  2009年5月,春回大地時節。胡錦濤總書記又一次來到北川,當他踏上這片昭示著新生與希望的土地時,發出了“一定要把北川建設好”的新號令。而這片希望的土地,也有了寓意“永遠繁榮昌盛”的新名字——永昌鎮。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再造一個新北川”已經有了圖紙,下一步就是大張旗鼓地施工了……

  援建——眾志成城造北川

  恢復重建與對口援建攻堅克難的關鍵時期,2009年3月,四川省委毅然作出決策,把已在涼山州委書記崗位上任職6年的吳靖平,調任綿陽市委書記。吳靖平這位畢業於清華大學的法學碩士,年富力強,此前曾分別在綿陽團市委、游仙區委和綿陽市委工作,情況十分熟悉,作風果斷,思維縝密。

  四川省委非常時期的非常之舉,為綿陽市配備的書記、市長均為40多歲敢於創新、有所作為的中年干部,顯然是為了應對即將而來的一場大仗和硬仗。綿陽市委堅持以科學發展觀統攬全局,周密部署,統籌兼顧,從農村到鄉鎮重建,從災民安置、擴大就業到產業重建,以及防治次生災害和治理地質災害,有條不紊,一路開拓進取。

  援建,全國的總動員令——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歷來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每一個省市援建一個重災縣。除深圳對口援建甘肅、天津對口援建陝西外,全國共有18個經濟較發達的省、市援建四川。

  “5·12”大地震,震中心雖位於汶川映秀鎮,但處於同一板塊上的北川,一邊是喜馬拉雅山余脈,另一邊是龍門山余脈,且兩邊都是頁岩,所以斷裂最為嚴重,以至於整座縣城被毀,5個鄉鎮被夷為平地,成為大地震中死亡人數最多、災情范圍最大、損失最慘重、重建最艱難的特重災縣。

  經濟實力雄厚的廣東、浙江、江蘇、上海等省、市,都紛紛提出希望援建北川,上海的俞正聲書記曾親自帶隊前來北川,但最終還是被山東省捷足先登了。早在搶險救災最為緊張、艱難的日子裡,山東省副省長郭兆信即帶領著一干人馬悄悄來到了北川災區,既沒有給四川省委打招呼,也沒有給綿陽市委添麻煩,他們住帳篷、啃方便面,深入到一個又一個特重鄉鎮災區……北川抗震救災前線指揮長、時任綿陽市常務副市長的左代富,發生地震當日傍晚即歷盡艱險趕至北川,在災民最需要救助的時刻,奮不顧身地站到了搶險救災第一線的崗位上。當左代富指揮長得悉消息后,趕忙把自己乘坐的越野車送去給他們使用,才了解到郭副省長受山東省委、省政府特別委派,除不分晝夜地參與搶險救人外,已開始著手實地災情調查,思考災后重建問題。在隨后的日子裡,郭兆信副省長又先后9次前往北川災區,他說:“我們是來共擔風雨,重建家園的”——山東人的豪爽風骨和俠義心腸可見一斑。在災民安置階段,山東幫助四川災區總計搭建了3.6萬套板房,其中在北川災區就搭建了2萬余套板房。所以,國務院領導很快批准了山東省對口援建北川縣的特別請求。

  2008年7月3日,“山東省援建北川工作指揮部”正式宣告成立。山東省委、省政府直接任命徐振溪為前線指揮部總指揮。徐振溪,山東省濰坊市委常委、副市長,成長於基層,長期分管和主抓城市建設工作,在協調、組織、決策、指揮諸方面均表現出一流能力和對工作的高度責任心。2008年5月29日,徐振溪副市長就已率領濰坊一支隊伍奮戰在災區,在北川縣桂溪鄉搭建板房。

  受命於臨危之際,徐振溪心中十分明白:敢於擔當,還要善於擔當!徐總指揮走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走遍北川縣20余個鄉鎮的村村寨寨、溝溝坎坎,深入實地調查,掌握第一手資料。

  何其壯觀的場面啊——安昌河畔,塵土飛揚,一幅幅“高標准、高質量、高要求”和“用心、用力、用情”的紅色標語迎風飛舞﹔隆隆的推土機晝夜轟鳴,最高峰時,3.5萬多名建設者、230台高塔吊車、1000多輛工程機械雲集於此,他們都是來自齊魯大地的山東援建大軍。

  北川新縣城的大會戰,是以永昌鎮安居房和北川—山東產業園區同時舉行奠基典禮為標志而拉開序幕的。

  此時,整個山東援建指揮部都搬入板房,與工人們同吃同住,很長一段日子沒水沒電,白天吃不上熱飯,晚上漆黑一片,還要時時應對余震、泥石流、滑坡等突發自然災害……正是甘於這種艱苦環境,大家樂呵呵地稱之為“板房精神”。

  1955年出生的徐振溪,在山東所有援建干部中屬於年歲最長的一個了,兩鬢斑白,皮膚黝黑,每日不到6點即起床,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摸爬滾打,奔波勞碌。對於所有援建工程,他有一句口頭禪:“隻要有一人不滿意,我們就決不撤出北川”,這話也成了全體援建人員自律的標准。在一次溫家寶總理視察新縣城工地時,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半開玩笑地說:“振溪同志不應再叫振溪了,改名叫振川吧。”溫家寶樂了,也握住徐振溪的手,既調侃又贊許地說:“振川同志,辛苦啦!”

  北川干部、群眾,尤其深深感激和懷念山東援建新縣城建設組組長、援建指揮部總指揮助理崔學選。崔學選這位畢業於山東農業大學的山東漢子,早已把北川當作他的第二故鄉了。“5·12”大地震后,他是作為首批援建人員赴北川災區搭建板房的。在隨后的對口援建中,連喝水、吃飯、小憩都成了奢侈的生活習慣,一日三餐“礦泉水泡方便面,壓縮餅干拌大蒜”,他卻全然不顧身體病痛,沒日沒夜連軸轉,長期超負荷工作,終因積勞成疾倒在了北川重建的第一線上。

  病榻之中,崔學選對北川有著太多太多的牽挂:村民張興慧地震中失去親人而精神失常,有沒有人幫著送衣送飯?汪華、賈小兵等6個孩子成了孤兒,他們的書包、文具等是否買齊?北川新縣城能否如期竣工?

  崔學選54歲的生命融入了北川這片熱土,他英姿勃發的身影永遠留在了北川人的心中……

  山東的整體援建工作從容落子布局,有板有眼,強力推進。

  第一階段,民生工程為先。全省17個市各自抽調精兵強將組成援建隊伍,每一個市援建一至兩個鄉鎮,主要援建社會性、公益性事業項目和部分基礎設施工程。

  臨沂市對口援建北川通口鎮,核心工程是從山上鋪設一條供水管道。指揮長程守田(臨沂縣常務副縣長)領著工程技術人員來來回回爬山越嶺查看路線,一次山雨路滑不慎拉傷小腿韌帶,但他沒停沒歇一直忍痛工作,加上長期住在潮濕的鄉下,這位北方漢子的右腿竟然引發了嚴重的關節炎,肌肉萎縮變細……至今他還兢兢業業堅守在臨沂市援建指揮長的崗位上。程守田表示:北川的災民多不容易呀,等完成了援建工作回到臨沂,再抽空去醫院治療也不遲。

  北川縣漩坪鄉地處唐家山堰塞湖附近,已被淹沒在二三十米的水下,隻能異地重建。重建的新址選在一座山下的永吉村,條件特別艱苦,沒有自來水,沒有通電、通路,沒有住房,連板房都沒有。負責對口援建的山東煙台市施工隊隻能住帳篷,夏季多雨,帳篷外大雨滂沱,帳篷內小雨綿綿﹔冬天奇冷,天寒地凍四面透風,晚上戴著棉帽才能入睡……可再苦再累,大家依然樂呵呵,能為災區群眾奉獻一份愛心,他們倍感自豪。

  2009年10月,第一階段援建鄉鎮的任務已全部順利完成。山東省援建指揮部立即將17個市的援建隊伍全部調集至安昌河畔,會戰北川新縣城。

  黨中央、國務院曾向各省、市提出“三年任務兩年基本完成”的要求,但一再強調“時間要服從質量”。

  重建北川新縣城,是所有援建項目中的重中之重,幾乎可以說“成敗在此一舉”——而真正留給山東援建指揮部的時間:隻有一年。務必快馬加鞭,爭分奪秒。

  但質量永遠是第一位的!

  山東省援建北川工作指揮部、中規院新縣城指揮部、北川新縣城工程建設指揮部,設在同一個場地辦公。綿陽市和北川縣負責總統籌,中規院負責技術總協調和總體規劃的監督落實,山東則負責援建項目和委托項目的建設,三個指揮部,團結、合作得如同一個人。每天上午分頭巡查,下午集中碰頭召開例會﹔每周召開一次現場辦公會議,綿陽市委和北川縣委會同三個指揮部溝通情況、分析問題、制訂方案。整個大工地上百支隊伍、幾萬名工人忙而不亂、井然有序,各項工程快速推進。

  為確保工程質量,山東援建指揮部採取了一系列保障措施:參與援建北川新縣城的企業必須是來自山東的企業,必須是具備一級或特級資質的建筑企業,必須是大型企業,諸如青島市的青建集團、煙台市的煙建集團、濰坊市的昌大集團等。

  嚴格把牢建材准入關。為此,專門成立了一家“魯援建材供應總公司”,歸屬指揮部直接領導和管理,並明確規定:所有的鋼材、水泥、商品混凝土等都必須來自大型企業,比如鋼材主要來自萊蕪鋼鐵廠、濟南鋼鐵廠和攀枝花鋼鐵廠,以保証質量和價格﹔所有的建材用料都必須集中供應,比如商品混凝土集中攪拌,沙石比例、水泥比例等嚴格按照質量標准實施,並全部通過綿陽、北川質檢部門的檢測﹔魯援總公司還專門自建了磚廠,最多時一天能供應幾十萬塊磚,既保証了質量,又方便各大建筑工地使用。

  山東援建指揮部提出了一條雷打不動的標准:所有援建工程,包括安居房、學校、醫院,以及一切建筑物,都必須確保“8度設防”!

  在質量標准要求方面,山東指揮部還有一個很形象的說法“雙零雙百”:零缺陷,零遺憾﹔百分之百的滿意,百分之百的優質。口號是爭創“三杯一優”:小工程爭創“綿州杯”,大工程爭創“天府杯”或“泰山杯”,所有項目爭創優質工程。日前,40萬平方米安居房工程已榮獲四川省“優質結構工程”的授牌,所有公共服務設施項目主體工程驗收,也都一次性合格通過。

  顯然,那是充盈著激情創業與無私奉獻的日子。17個市的援建施工隊各有任務、各司其職,比質量,比速度,誰也不甘人后,整個大工地掀起了一場勞動競賽的熱潮。就連庚寅春節萬家團圓之際,8000多名山東建設者,依然堅守在工地上揮洒著智慧與汗水。

  山東舉全省之力援建北川。省委書記姜異康、省長姜大明一遍遍親臨北川新縣城工地視察、指導,無疑給山東援建大軍強有力的鼓舞。

  2010年6月23日,李長春來到北川新縣城,十分牽挂災民的生活安置,看到一排排環境幽雅、造型美觀的樓宇拔地而起,他臉露喜色,快步走進一座安居房,從廚房、衛生間的水龍頭,到牆體保溫材料和門窗玻璃,看得那麼認真、問得那麼仔細……得悉工程質量有保証、老百姓能住得舒心,李長春開心地笑了,稱贊創造出了又一個人間奇跡。

  至2010年8月底,一座布局最合理、外觀最漂亮、人居最適宜的美麗的新縣城,已站立在世人面前,實現了“建成城鎮基本框架,形成城鎮基本功能”的預期目標,“十一”國慶前后即可舉行隆重的交接儀式,向偉大祖國獻禮。

  山東省向中央主動提出援建北川之初,曾規劃投資100億元,涉及“農村、鄉鎮、新縣城、工業園區援建和人力智力支持”等諸多方面,共安排各類援建項目369個,目前已完成345個,實際投資達108億元。

  北川新縣城總計投資153.7億元,通過山東援重、社會捐建、委托建設、北川自建——“眾人托起一座城”。

  顯然,中國式的援建,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又作了一次生動的注釋。

  藍天白雲下,北川新縣城臨水而立,安昌河流淌而過,似一幅大寫意的山水畫,那樣綽約多姿,那樣安寧祥和,那樣溫馨怡人。

  我們欣賞北川新縣城的美景,新縣城的背后激蕩著的是一片新時代的雲霓……

  新生——浴火重生看北川

  2010年8月19日,老天爺對北川又一次特別考驗。

  天搖著雨,雨搖著地,豪雨如注,傾盆而下……剎那間,山洪暴漲,裹挾著泥石流呼嘯奔騰,雷霆萬鈞,大有掃平天下之勢。

  北川新縣城巋然不動。全縣新建農房和安居房巋然不動。北川全縣無一間房屋倒塌,無一人死亡。

  2010年9月1日,新北川中學舉行了簡朴、庄重、熱烈的“升國旗迎接新學期”開學典禮,標志著這所聚焦了全國乃至全世界多少灼熱目光的北川中學新生的一刻。

  此前的8月17日上午10時,一把“金鑰匙”經過中鐵二局、中國僑聯、綿陽市政府、北川縣政府等相關負責人一手一手的傳遞,最終交到了新北川中學校長劉亞春的手中……這座佔地面積225畝、建筑面積7.2萬平方米,教學樓、宿舍、圖書館、大禮堂、餐廳等一應俱全,全部建筑按抗震烈度8度設計、採用樁基施工,由海內外華僑華人和中國僑聯共同援建的最漂亮的中學宣告竣工了。此刻,聳立在學校大門旁紅底金字的語錄牌: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令人感動而格外溫馨。

  安昌小學也於同日舉行了開學典禮。一群群活蹦亂跳的中學生和小學生,榮幸地成為了美麗縣城的第一批入住者。

  歷時8個月的緊張施工,集現代教學、專業教學和實用教學為一體的北川七一職業中學,於9月9日舉行了竣工和開學典禮。這所職業中學由全國共產黨員交納的特殊黨費所援建,坐落於北川新縣城永昌鎮東南角,佔地116畝,建筑面積46490平方米。顯然,這所特殊的職業中學,一直受到中央、省、市各級領導的關愛,其校訓“修德、強技、勤學、善用”,也寄托著殷殷的期望。

  新北川醫院顯得那樣的寬闊而敞亮,樓上樓下都在忙碌地進行著最后一道保潔工序,隨時准備迎接第一批病人前來看病、治療。醫院楊院長忙前忙后喜形於色:“比起老北川醫院,規模起碼擴大了五六倍,醫院現有床位200個,設計規模可達到300個床位。山東人民不僅為我們援建了這麼漂亮的新醫院,連大型醫療器械和精密儀器設備都無償送來了,我們接手后就能馬上開業啦。”

  徜徉於羌族手工藝品步行街,流連於草綠花紅的街心花園,參觀羌族民俗博物館、寬闊敞亮的安居房、百畝玫瑰園、北川大酒店等,猶如穿越了一條長長的歷史隧道……

  從北川新縣城驅車馳往老縣城,六車道的公路寬闊、平坦而暢通無阻。災后的痕跡已經快速地退去,路邊山?處不時會掠過一排排村落式的新建農房,灰瓦白牆,整齊而潔淨﹔偶遇羌族民居,更是光鮮亮麗,說不出的美輪美奐。當初,北川全縣因災失地的農戶計有2萬戶、6萬人之眾,在短短兩年之內,綿陽和北川傾全力,在全縣300多個村寨大興土木修建農房,安置所有災民、流民,尤其是妥善安置孤兒、孤老、孤殘等三孤人員,使人人居有屋、食有糧﹔同時,村落式的農房建筑,也徹底改變了以往農民零星散居於山林的陋習……其工程量之浩大、耗費財力、人力之巨大遠不是建一座新縣城可比擬的呵!

  距老縣城不足5公裡處,一座書寫著“大禹故裡”四個大字、造型別致的牌樓迎面而立。大地震時,這座牌樓絲毫無損……莫非真有神靈保佑之說?

  左邊半山腰處,一座典型的吉娜羌寨映入眼帘:羌寨依山勢而錯落有致,幽邃偉岸的碉樓、古色古香的院落,點綴於樹林山水間﹔圍合、半圍合的屋宇,房前花壇,房后菜園﹔房頂,白石兀立,各色羌字旗迎風飛舞﹔大門,披挂羌紅,懸挂羊頭骨……當地流傳著一個神奇的傳說,羌族祖先曾依仗白石頭打敗了一個敵對的部落,白石頭便成了羌寨的鎮宅之寶:置於屋頂是天神,置於水中為水神,置於火邊成火神,置於樹上則變成樹神。啊,活脫脫一幅羌族民俗風情畫!

  吉娜羌寨俗稱“北川第一村”,69戶原羌寨居民全部於庚寅春節前搬回新寨,歡歡喜喜過大年。如今,家家戶戶都開設了小旅館、小飯店、羌繡培訓班﹔全寨280多人,人人都在從事民俗旅游生意,連外出打工的年輕人也紛紛回到了寨子。廣場地攤上,擺滿了手鐲、袖珍繡花鞋、琳琅滿目的羌繡等,引得游人流連忘返。吉娜是羌族美麗女神的名字,象征著“最美好”的意思。日前,吉娜羌寨正在醞釀公司加農戶的經營模式:統一制作,統一銷售,統一收益,統一分配。毋庸置疑,明天的吉娜羌寨,肯定會更加美麗,更加迷人……

  擂鼓鎮扼北川新縣城、北川地震紀念館、老縣城地震遺址、唐家山堰塞湖遺址、直至九寨溝這條新開辟旅游熱線之要沖,號稱北川老縣城與北川地震紀念館之門戶。

  擂鼓鎮全鎮上下熱氣騰騰、熱火朝天,正在全力打造山川秀美的“羌族第一鎮”:擂鼓羌城。

  擂鼓鎮的規劃設計激活了飛翔的想象力,令人振奮而神往:神羊是羌族的圖騰崇拜,整體設計布局為三“羊”開泰,喜氣洋洋﹔生態設計則為“山水之城”,依托周邊山林綠化、水體涵養等自然資源形成濱水景觀帶與水景綠化帶﹔主題設計以挖掘羌文化為主,傳承北川羌族文脈,突出擂鼓特色,打造羌族特色商業街、羌族戲台、擂鼓神台廣場、擂鼓公園等﹔產業發展規劃明確為環保型產業,即生態農副產品、農林產品加工業,以及旅游服務業,營造休閑、購物、感知等夢幻場景。

  北川縣、擂鼓鎮兩級黨委、政府均信心滿滿,表示依靠國家扶持、社會捐助和充分啟動市場機制,美妙藍圖將會很快變成美麗現實。

  擂鼓鎮黨委書記韓忠明,大地震時,他在北川縣婦幼保健醫院當婦產科醫生的愛人被活活埋在了地下,自己也受重傷被送往武漢治療了一個月。2008年8月,危難之際見忠誠,韓忠明從北川縣廣電局長崗位調任重災鎮擂鼓鎮任黨委書記。從此,韓書記一直沒日沒夜地奮戰在搶險、救災、重建第一線上。他說,隻有帶領群眾建設美好新家園,過上美好新生活,才是對九泉之下親人最好的告慰。

  在北川,干部中流行著“白+黑”和“5+2”的口頭禪,細問,才明白:從搶險救災到恢復重建,整整兩年半,干部們沒白天、沒黑夜、沒節假日、沒休息日,換來的是廣大群眾從災難陰影中走了出來,開始過上安居樂業的新生活……於是,在群眾中便流傳著這樣的順口溜:“蓋起新房子,建設新家園,找到新產業,充滿新希望。”

  在擂鼓鎮統建的安居房小區,圍牆上還貼著整整齊齊的防災宣傳畫,諸如:什麼叫泥石流?什麼叫滑坡?什麼叫崩塌?有哪些前兆?如何應急自救?……看著看著,一陣暖流襲上心頭!

  災后曾一度兼任北川重建委員會主任的左代富告訴我們,北川在快速推進大規模恢復重建工程的同時,打響了艱苦卓絕的治理地質災害和防治次生災害的戰役,攔洪壩、攔沙壩,在全縣共建起了65處﹔凡可能發生山體滑坡、垮塌的危險地帶,也都想方設法修建了各式各樣的保坎、護坡和護堤,予以除險加固……這才是創造人間奇跡的奧秘啊! 

  在災后重建展開之初,劉奇葆書記就提出了三條很高的標准:一、打破“火柴盒”,提升農房設計水平﹔二、打破“夾皮溝”,提升村落布局水平﹔三、打破“軍營式”,提升村鎮規劃水平。一句話,災后重建與城鄉環境綜合治理要結合起來,絕不是簡單的恢復,而是具有超前意識的提升!為此,劉奇葆書記先后46次、蔣巨峰省長先后57次趕赴綿陽和北川實地指導工作。

  在援建北川新縣城的規劃中,產業調整與產業升級被提升到了首要考量的位置。第一產業建設農業示范園和農產品交易中心,逐步把示范園打造成現代高山農業研發、交易、培訓、示范、信息等5個平台,以帶動農民增收、農業增效﹔第二產業建設北川—山東產業園區,招商引資,擴大工業規模,屆時可提供一萬個就業崗位,成為推動北川發展的引擎。日前,已有33家企業落戶產業園區﹔第三產業建設7萬平方米的羌族特色商業步行街,帶動商貿、物流、旅游等產業發展,將會有4000多當地農民洗腳上田,在此從事全新的工作。 

  北川新縣城建設還十分注重節能和環保。在建材的採用上積極推廣新材料、新能源、新技術﹔主要路段使用LED節能燈,垃圾和污水嚴格進行無害化處理﹔綠地面積達到163公頃,人均綠地23平方米,綠化覆蓋率高達46%,堪稱全國最美麗的縣城。

  山東的對口援建已向對口合作縱深延伸。濰坊、威海與綿陽締結為友好城市,德州與綿陽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日前,山東省與四川省簽訂了“1+7”戰略合作協議,以利於援建北川任務完成后啟動新一輪合作機制,促進兩地共同繁榮發展。

  親身經歷了如此大開大合的災后重建與對口援建,綿陽市委書記吳靖平感觸良多,他認為:“對口援建促進了東西經濟大合作、文化大交流、理念大融合、觀念大解放、民族大團結,促進了區域協調發展、科學發展。”

  這一組枯燥的數字,此刻卻充盈著詩情畫意:綿陽市整個災后重建計劃投放資金2266億、安排重建項目7318個,99.5%的項目已開工,86%的項目已完工,資金投放量超過了82%。

  災后重建、對口援建與西部大開發,無疑成為承載下一輪經濟騰飛的驅動器!

  * *       * *       * *       * *

  行走在北川,處處新房林立,最堅固的是學校,最漂亮的是民居,最現代的是醫院,因而最滿意的是群眾。而且,時時能感受到北川人知恩、感恩的情感。為了銘刻在心,北川人甚至曾提出許多新建的道路或街道採用山東地名來命名。山東省委書記姜異康得悉消息后,立即堅決制止,表示應該感謝黨中央、國務院,感謝社會主義祖國大家庭。

  地震時,正會聚於北川縣文化館的50多位“禹風詩社”的詩友不幸罹難……不足兩個月時間,僅存的十幾個老詩友從廢墟上堅強地爬起來,擦干眼淚,自籌經費,復社復刊,又開始了詩歌的吟唱。

  在北川,一首羌族民謠唱得高亢入雲:“沒有風/雲不會走,沒有水/魚不會游,沒有太陽/月亮不會發光,沒有歡樂/歌聲不會嘹亮……”

(責任編輯:厲振羽)
更多關於 北川 的新聞
· 【音視頻大型系列片《向祖國匯報》將於明天16:59在山東衛視播出
· “中國羌城”北川新縣城建成
· 北川新縣城今日整體移交 總體預算153.7億元
· 【音視頻[山東]一片荒灘起新城  魯川共建新北川
· 【音視頻[四川]李崇禧繼續在現場指導唐家山堰塞湖出水口下游搶險工作
· 【音視頻北川:唐家山堰塞湖險情排除
· 【音視頻[山東]編前:大愛鑄就新北川
· 【音視頻[山東]中秋堅守崗位  節日生產快樂
· 【音視頻北川:唐家山堰塞湖發生新險情
· 【音視頻[山東]棗庄援建北川新縣城項目竣工
相關專題
· 有聲有色 “文化·閱讀·副刊”集萃
我要發表留言  (現有留言:0條)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到強國社區注冊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華碩代言MM華碩代言MM
怪談:哪些車型油耗摻水怪談:哪些車型油耗摻水
美色通信:性感宅男女神美色通信:性感宅男女神
新婚最經濟家電選購方案新婚最經濟家電選購方案
   精彩新聞
圓明園牆外擬建圓明新園
圓明園牆外擬建圓明新園
湖南制定毛澤東塑像標准
湖南制定毛澤東塑像標准
·吳宇森參演《建黨偉業》
·新興劇種:生存,還是毀滅
·《第一書記》捐贈“沈浩日記”
·《茶館》看陳寶國“翻版”於是之
·馮小剛稱愧對妻子徐帆
·蔣介石曾孫告大陸作者侵權
·頭牌老生於魁智戲稱“沒派”
·電影《李小龍》披露絕密數據
·中芭樂團舉辦紀念舒曼音樂會
·“南澳I號”出水文物逾萬件
·賀百歲老人周有光開博
   博客精選
·語文教材不可廢盡魯迅精神 中國貪官都有蜱虫性格?
·電影<山楂樹之戀>無"純愛精神"? 傅抱石欣遇徐悲鴻
·毛澤東的家庭成分 周恩來打賭為何總能"逢賭必贏"?
·毛澤東的15個經典比喻! 中國古代性情最麻辣的太后
·令康熙至死難忘的祖孫情 姑母與花心侄兒虎狼畸戀?

   播客·視頻
李敖父子炮轟韓寒李敖父子炮轟韓寒
被偷拍的恐懼被偷拍的恐懼
   小編推薦
·[文化]中國美術館第一時間籌備吳冠中特展
·[關注]新版紅樓忠於原著似圖解 配樂陰森像聊齋
·[動態]演藝群星聯手反假唱 蔣大為痛斥假唱猖獗
·[讀書]韓寒:徐靜蕾不裝也不妝 是我很珍惜的朋友
·[讀書]為什麼夏季會得“空調病”?夏季養生重在養陽
     頻道精選
<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
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
[一語驚壇]如官員都像總書記,公款會浪費千億?!
[論壇]重慶打黑,有啥"陽謀"·黑老大"免死金牌"也沒用?
[訪談]楊翠芝、黃生留談鄭?靖·社會學家談保護孩子
[辯論]日方拒絕道歉,該咋辦?·方舟子肖傳國誰是誰非
[博客]總書記的收據咋讓貪官臉紅 吉林五廳官落馬
[博客]九成網友對房價不滿暴露啥 名妓李師師的最終歸宿
   無線·手機媒體
手機上網就上強國論壇手機上網就上強國論壇
發短信上手機人民網發短信上手機人民網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