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國電視劇:高揚現實精神 彰顯主流價值--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2010年中國電視劇:高揚現實精神 彰顯主流價值

仲呈祥 張金堯

2011年01月07日08: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2010年,中國電視劇的創作者們總體上保持一種“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文化自強”的可貴意識,自覺堅守現實主義深化的創作精神,堅信現實主義藝術具有巨大吸引力和感召力。創作態勢平穩,數量可喜,質量提升,熱點頗多,亮點頻出。一些電視劇播出后反響熱烈,促人深思。從數量上來看,呈現出持續繁榮的景象。據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的有關部門統計,僅2010年1月至11月的備案申報公示劇目 1082部, 32611集,其中同意公示的劇目 865部, 26245集。這遠遠超過了2009年中國電視劇創作全年的相關數據(2009年備案申報公示劇目總部數999部, 總集數30684集,其中同意公示的劇目總部數809部,總集數24968集)。雖然報批及公示僅僅是電視劇創作的源頭環節,距離播出還有很長的創作流程,但是從一個側面說明了中國電視劇生產的吸引力以及創作者的創作熱情。 

  從歷史中汲取“詩情”

  當然,藝術創作歸根結底是以質取勝的。從質量上看,首先,本年度的重大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在宏大敘事中更加注重思想性與藝術性的辯証統一,注重作品的歷史品位與美學品位的和諧統一。中華民族有波瀾壯闊的歷史,為電視劇創作提供了珍貴的、宏闊的題材資源﹔而在這偉大歷史進程中,總是有杰出的“民族的脊梁”人物,受到人民擁戴又引領民族前進。這就向電視劇藝術的工作者提出了如何在唯物史觀導引下真實再現歷史並塑造好歷史人物形象的嚴峻課題。本年度的電視劇《解放》、《毛岸英》、《解放大西南》、《奠基者》、《新安家族》等作品的問世,再一次昭示我們,隻要認真反思歷史,小心翼翼地表現歷史,電視劇就一定能發掘出寶貴的“歷史的藝術價值”。中華民族從來就善於從歷史中汲取營養,所謂“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德”即是﹔中華民族對歷史是心存敬畏的,所謂“出乎史,入乎道﹔欲知大道,必先為史”、 “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 即是。而上述作品,則可以傳之后人,為后世“存信史”。2010年初播出的《解放》,堪稱是全景式地再現中國人民解放戰爭歷史的一部熒屏史詩性作品。《毛岸英》展示領袖之子、人民之子毛岸英短暫而偉大的一生,反映出領袖的家國愛、父子情,感人至深。《奠基者》譜寫了中國石油大軍在鬆遼地區歷時3年的石油大會戰的偉大篇章, 劇中王進喜的“鐵人”形象、“獨臂將軍”余秋裡的藝術形象塑造都堪稱栩栩如生。而《新安家族》在廣闊的近現代歷史背景下,通過一對姊妹花、兩段絕世情,以較高的審美化程度生動演繹了徽商巨擘艱難創業的傳家人生,謳歌了誠信敬業、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中華民族精神。這些優秀作品再次証明了“宏大敘事”對於再現宏闊歷史真實,塑造活躍於這一歷史氛圍中決定著歷史發展趨勢的典型人物的現實主義創作精神和方法,以及贊美真善美和大情大愛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感染力。

  火熱生活的現實引領

  本年度的不少現實主義題材作品都更加注重提升思想意蘊和美學價值。“閉門造車不合轍”,生活是創作的唯一源泉,離開了廣袤的現實土壤和火熱的生活的作品,隻不過是“偽現實主義作品”。 反映當下改革開放進程的作品就取得了新的突破,例如《遠山的紅葉》、《永遠的田野》、《第一書記》、《張小五的春天》等。《遠山的紅葉》以“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工作者標兵”、四川省南江縣原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王瑛為原型,藝術地再現了一位基層優秀女紀委書記感人的生命歷程。此劇蕩氣回腸,堪稱一首用真誠和摯愛譜寫的生命絕唱,是一部將鐵骨和柔情融合的醒世佳作,是一部有思想的藝術與有藝術的思想完美和諧統一的精品。《第一書記》以安徽省小崗村第一書記沈浩為原型,展示了中國改革開放攻堅階段基層農村干部的所思所為,是一部直面人生、開拓未來的現實主義力作。這些作品的劇中人物都是具有典型認識價值的形象,是現實關系中的人、是歷史中行動的人,正如老黑格爾所說的,是特定的“這一個”。惟其如此,這些作品雖所述故事獨特,而其時代特征卻都是典型化的,其精神無不是當下千百萬基層干部“廉潔奉公”以及帶領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歷史進程中的真實生動寫照。《張小五的春天》將鏡頭對准活躍在當今中國都市的億萬農民工,透過他們的奮斗和奮斗過程中的喜怒哀樂,謳歌了他們身上所展示出來的奮發向上的創業精神。這些作品也表明:現實主義典型化形象魅力永存。

  多樣化的題材選擇

  本年度的家庭倫理題材劇較之以往,不再在“離”字而著意於“合”字上做文章。前幾年的《中國式離婚》、《錯愛》等作品僅從劇名上就可以看出其內容走向。本年度的家庭倫理題材劇更加著意表現家庭的親情與和諧,注重弘揚中國傳統家庭美德,而不是在所謂的人性探索中有意無意地呈現一種婚外情、多角戀的合理性。的確,人性的過度釋放與過度壓抑都是人的價值的毀滅形式。毋庸諱言,自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以來,中國影視劇創作曾經有一種偏差,那就是在“人性深度”的旗號下追求“個性”、在“自我”的價值中放大“小我”的存在,離婚題材遠遠多於結婚題材,對婚外情的喟嘆響過對婚姻聖潔的吟詠。可喜的是,近年的電視劇創作這種偏差匡正過來。《金婚風雨情》、《婚姻保衛戰》、《媳婦的美好時代》 等優秀作品在劇名上就體現了這種價值取向,播出后引起了熱議。《金婚風雨情》在《金婚》的基礎上又令家庭婚姻題材電視劇在現實主義深化道路上前進了一大步。與佟志相較,耿直的個性化程度更高。透過耿直與舒曼半個世紀的風雨愛情,折射出多姿多彩的人生和風雲變幻的歷史。人物的“小悲歡”通向社會的“大世界”。家庭的和諧,愛情的純真,通向了社會的穩定與和諧。此劇還為編年體電視劇創造了寶貴的新經驗。《媳婦的美好時代》頌揚了相互理解的至善,劇中潘美麗對曾有愧於她的毛峰以德報怨而不離不棄,余好“嫁定了這個軍人”楊一凡,面對“兩個爸爸、兩個媽媽、一個結婚第二天就喪夫的妹妹”的余味,毛豆豆還是選擇了寬容……最后這三個媳婦充滿信心地面對著未來的生活。這種對愛情、親情的不渝追求與精心呵護,定然會對當下一些庸俗的電視劇“婚姻就是元角分”的制作者、“寶馬女”們以警醒、淨化與啟迪。

  此外,本年度的“諜戰劇”創作亦有特色。繼《潛伏》后,《永不消逝的電波》、《黎明之前》等優秀作品擺脫了單純追求“收視率”的羈絆,著意於喚起人們的理想信仰,幫助觀眾樹立正確人生觀,使觀眾深知隱秘戰線是我黨帶領人民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的偉大進程中一條重要的戰線,也在這偉大事業中發揮著其他戰線不可替代的作用。其間性格各異、血肉豐滿的人物形象傳遞出現實社會呼喚理想與信仰,具有強大的感召力。同時,這些力作為探索此類“諜戰劇”的獨特規律,也積累了經驗。

  當然,本年度電視劇創作中的“跟風”現象,如一窩蜂而上的“神話劇”、“諜戰劇”等,仍然存在,應予根治。

(責任編輯:厲振羽)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