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故居發現大批珍貴文獻 殘書見証日寇侵華--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3萬多冊圖書,29箱手稿、書信,150余件書畫藝術品

巴金故居發現大批珍貴文獻 殘書見証日寇侵華

馮源

2011年04月18日08: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最近在位於上海市武康路113號的巴金故居發現了大批珍貴文獻,極具價值,這是記者從15日在杭州結束的巴金故居首次專家咨詢會上獲悉的。

  殘書見証日寇侵華

  1928年12月,巴金由法國回到上海,與好友索非夫婦住在閘北寶光裡。在寶光裡居住的時間,是巴金最為難忘和愉快的日子。長篇小說《家》、《愛情的三部曲》,譯作《我的自傳》、《丹東之死》等都在這裡完成。

  1932年,日軍發動“一·二八事變”進攻上海,商務印書館成了轟炸的重要目標,毀於一旦。館中的巴金小說《新生》原稿和排印好的刊物一同遇劫,而寶光裡寓所也被炸成了廢墟。

  巴金滿懷憤慨,用兩周時間重寫《新生》。他還從寶光裡的廢墟裡找回一冊燒殘的西文書籍,收藏起來,並附上說明:“Max Nettlau的西文著作,1.28日軍炮火所毀壞。”這本燒去一大角的舊書,成了日寇侵華的見証。

  小札印照民國愛情

  在巴金藏書中,有一冊出版於1936年的《愛眉小札》,是徐志摩和陸小曼在戀愛中寫下的日記選集。它是一冊由上海良友書店出版的限印真跡手寫本,在封面上方還專門注明:隻印限定一百部售完為止。

  封面下方右側是徐志摩的西裝肖像,肖像左邊則用短文說明了出版的緣起:“志摩先生之愛眉小札寫在一本用北京連史訂的線裝簿上,字跡美麗,筆觸清秀。而且因為在戀愛中,喜怒哀樂的心緒不同,他的字體,也因之而各異。現在我們商得陸小曼女士之同意,用真跡橡皮版影印一百部,作為紀念今年志摩先生的四十周歲誕辰,敬獻給特別愛好志摩先生的文章和手跡的人。”

  書中還夾著一頁書簽,是影印了徐陸婚禮的請柬——“我們定於十月三日下午三時在北海公園……結婚,敬請光臨觀禮。徐志摩 陸小曼謹訂。”在簽名頁的上方注明了簽名本編號102號,左下角,是陸小曼的親筆簽名和印章,右下角則是巴金蓋上的“堯林圖書館”藍色圓印。

  藏品承載歷史記憶

  “時間跨度如此長,中間沒有中斷的作家藏書,國內罕見。”在這次聚會上,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巴金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周立民報告說,從2008年9月起,至2011年3月底,工作人員共整理出3萬多冊圖書,分裝476箱,還有手稿、書信等資料29箱,以及150余件書畫藝術品。目前,這批收藏已借地暫存。

  不少藏品見証了巴金與多位文化名人的友誼。“雨夜思巴蜀,光陰惜寸金”,是老舍夫人胡絜青在“文革”后書寫給巴金的老舍聯句。特制本的《普希金抒情詩集》是著名詩人、翻譯家穆旦贈送給巴金夫人蕭珊的。

  巴金一生熱愛魯迅、熱愛托爾斯泰,在藏書中有大量魯迅和托爾斯泰的著作。藏品中還保存著他參加全國人大、全國政協歷次會議的會議材料。

  而在巴金生前,他就曾多次捐贈圖書,先后數次向北京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中國現代文學館、南京師大附中、泉州黎明大學等捐贈圖書數萬冊。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