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位無人島島主:沒生態意識 別碰無人島--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第一位無人島島主:沒生態意識 別碰無人島

 

2011年04月18日08:33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朱仁民在島上修建的蓮花洋藝術館。受訪者供圖




  人物 朱仁民 號蓮花洋人,男,1949年11月生,祖籍浙江玉環。4歲跟外公潘天壽學畫,7歲隨父母下放至浙江舟山一海島生活,曾游歷15個國家和地區。1992年回國后,任中國美術學院風景建筑設計院院長。 1996年,出資9萬多元買下了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塘頭鄉一座無人島的40年經營權,成為我國第一位無人島島主。

  4月12日,國家海洋局公布首批176個可開發無人島名單,任何單位或個人均可提出買島申請,一圓自己的“島主”夢。

  其實,早在1996年,中國美術學院教授朱仁民就花9萬多元買下浙江舟山一座無人島,並持續投資數千萬元,將其打造成了一座供人永久免費參觀的藝術之島。

  開發一座無人島,需要哪些條件?作為多家媒體口中的中國第一買島人,這位已經做了15年島主的先行者,有哪些忠告留給后來人?

  昨天,本報對話朱仁民。

  -關鍵詞無人島

  即無人居住海島,指在我國海域內沒有常住戶口居民居住的島嶼。

  據介紹,我國海島眾多,面積大於500平方米的海島就有6500多個。其中,浙江擁有3061個,約佔全國海島總數的44%,而無居民海島2886個。受水電、交通等基礎設施匱乏的制約,這些無人島大多處於自然狀態。

  【當時花了9萬多元買下了這個無人島40年的經營權。】

  京華時報:你怎麼想到要買一個無人島?

  朱仁民:說來話長——我出身於國畫世家,外公潘天壽是國畫大師,母親也是美術教師。4歲起我跟外公學畫,7歲那年隨父母下放到浙江舟山一海島生活了30多年,做過漁夫、鐵匠等,但更多的是畫畫,拿了一些國家級別的獎。1978年,我創作300米水墨長卷《大道海天篇》時,一陣頭暈栽下腳手架摔斷了腰椎。當時醫生斷定我再也站不起來了。受傷后,母親讓我在普陀山一座叫隱修庵的破廟中靜養。透過窗戶我能看到一座孤島,有一天早晨,那島在海天之間的輪廓倏然間清晰,就像一座觀音像躺在普陀山與沈家門之間的海面上,獨立海天。我激奮不已,感覺自己的命運和這個島息息相關。

  4年后,我能撐拐走路了。揣著300多元,我闖了15個國家和地區,走到哪兒,畫到哪兒,做景觀設計,賺錢的目的就是為了回來保護它。

  京華時報:花了多少錢?向誰買的?

  朱仁民:1992年回國后,我就上島勘測。1996年,我與浙江東港開發區簽訂租用土地合同,花9萬多元買下了這個島40年的經營權。

  京華時報:當時的政策允許嗎?

  朱仁民:當時舟山有1793個島,沒人會買島,也沒有專門的政策。

  京華時報:這個島有多大?當時是什麼狀況?

  朱仁民:圖紙中確定的是10畝,但因潮漲潮落,每天島的面積也不一樣,實際面積要大些。島上隻有荒草礁石,原來有海桐,但都被當地老百姓砍光燒柴了。我覺得很心疼,海桐,在日本是被看做是神木的。

  京華時報:小島的名字也是你取的?

  朱仁民:這片海叫蓮花洋,小島的海天際線酷似水上臥觀音,鳧在蓮花洋上,與普陀山有1.6公裡之隔。我自幼在這裡的沙灘、海涂上玩,也在這裡長大。買下這個無人島后,我為他取名“蓮花島”,自號“蓮花洋人”。

  【很多人都不信。工人也不理解,但不理解也得執行,我是老板。同時,我還是工程師、設計師,也和工人一起干活。】

  京華時報:用了多長時間把這個島建成了你想要的樣子?

  朱仁民:1992年回國,我就上島開始踏勘了,一直到現在還在建。后來,我為蓮花島雕刻了500羅漢,建了一個藝術廣場、一個紀念館。前年還做規劃,打算建一個船博物館、一個海洋藝術館。島上現在建成的500羅漢,姿態各異,設計依據當地漁民形象,採用福建花崗岩雕刻。此外,島上的所有建筑,全用當地民居元素解構成當今世界時尚的建筑。房頂的瓦,也是在倒閉的民居揀來的。這些建筑,現在成了許多國家的教學范例。

  京華時報:開發一個無人島,水、電、煤、氣、交通等問題怎麼解決?

  朱仁民:我建島有個總體思想,就是要保護“臥佛”輪廓線,保護小島原生態。我在島上設計了水、電、暖、消防、通訊線路,請國內外專家做雷擊、地震、海嘯、台風、風洞、耐腐試驗。那時候什麼都不全,光採辦各類材料,我就來去杭州幾百趟。沒日沒夜地構思、設計、夯泥、鑿石、吊運、安裝,兩年之間,光各類圖紙數據就堆了半個面包車。

  在孤島上搞建設,成本比陸地上要大十幾倍。一開始,沒碼頭、航線,報批也難,我就借用別人的碼頭。島上用的淡水,也靠船一點點運上去。電是從碼頭處接的,需要鋪設海底電纜,成本很高。

  京華時報:買島投資很大,怎麼應對海嘯等極端自然災害?

  朱仁民:買島要有風險意識。前提是要充分了解島的地容地貌、天氣狀況,對海嘯、地震、台風等毀滅性的自然災害要預先做好規劃設計及防護措施。

  京華時報:開發時,你怎樣保護海島的原生態?

  朱仁民:在施工中,我要求工人不損傷島上一根草。因為我買下這個島,就是要保護它的原生態。

  京華時報:不傷島上一根草,聽起來讓人難以置信。

  朱仁民:很多人都不信。工人也不理解,但不理解也得執行,我是老板。同時,我還是工程師、設計師,也和工人一起干活。

  當時,我所有的施工全是靠人力、靠雙手。施工中,我全程帶著工人干,材料的運輸,是用造長城、造金字塔的最原始辦法——用土堆、用圓木滾運到指定地點。可以說,島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保持著礁岸間土生土長的原始形態。

  【立了“永久免費參觀”的牌子,誰都可以上島。但令我心痛的是,有些游客上島后隨手扔垃圾,還有的把佛像的手指腳趾也弄壞了。】

  京華時報:開發這個海島,前后共投入了多少資金?這些資金從哪裡來?

  朱仁民:總共花了三五千萬吧。國內第一家景觀設計事務所是我辦的,我還有很多公司,我的團隊每年完成10億到20億的工程量。賺來的錢,除了經營這個海島,還在沙漠裡建了濕地公園等。

  京華時報:你的海島,什麼人可以上去?

  朱仁民:我認為,我是個給藝術打工的民工。蓮花島是我的一個藝術作品,融合了我在繪畫、建筑、園藝、雕塑等方面的藝術心思。島建好后,立上了“永久免費參觀”的牌子,我就出去繼續賺錢養護島。有時間了,(我)也會邀請一些窮藝術家們到島上,供他們免費吃住,並進行藝術創作。

  立了“永久免費參觀”的牌子后,誰都可以上島游覽參觀。但令我心痛的是,有些游客上島后會隨手扔果皮垃圾,還有的把佛像的手指腳趾也弄壞了。我不得不派人跟著,隨時提醒他們,並撿回他們扔的垃圾。

  京華時報:小島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朱仁民:小島面臨著被吞食的危機。2003年開始,東港開發區要填海造地,填一畝海,成本幾萬元,賣出一畝地,贏利數百萬。蓮花島被圈在開發商規劃圖中。開發商的進逼,讓我時常處於惶恐中——填海會消亡島嶼周圍的自然海岸線,小島將不復存在,我最早看到的那個海上臥佛,將永遠消匿於水泥樓林中。

  我不斷找開發商,找地方政府,甚至一路告到省裡,呼吁開發不能毀滅自然。我問他們,各地都說建文化大省,我花了幾千萬和10多年心血,做成一個永久免費的藝術品白白送給你們,你們為什麼不要?為什麼還要毀滅它?

  京華時報:結果怎樣?朱仁民:經過多次協商,開發商最后做出讓步,保留了一條二三十米寬的水溝。前幾年到小島,從碼頭坐船需駛過800米海域,現在蓮花島和大陸隻隔一道二三十米長的水溝了,勉強還算一個島吧。可填海的土方破壞了之前鋪設的海底電纜和水管,島上的水電供應問題嚴重。我精心雕刻的500羅漢,因填海工程也不得不撤到海防堤上。現在,我真擔心突然有一天我的這些羅漢像就會不見了。

  【不是有錢就能買下一個無人島,要有人文精神,要關注海島的生態保護。否則,上島之日,便是毀島之時。】

  京華時報:這一輪海島開發,要求拍賣成功者進行可持續開發,以開發換來更好的保護。你覺得,這個政策好麼?以現在的社會環境,能做到麼?

  朱仁民:政策都是好的。和過去比,社會對海島的保護意識有了很大進步。但這不是一下子的事情,對島的生態保護意識,來源於經濟的發展、民族文化素質的提高和對祖國海域的熱愛。但我個人持保留態度,在這個向錢看的時代,一哄而上拍賣海島,會造成對海島的過度開採和損傷。所以,我並不贊成全面推廣拍賣海島。

  京華時報:有人認為拍賣海島可以更好地保護海島,因為海島有了具體的主人﹔也有人認為,這會給海島帶來更多的環保隱患,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朱仁民:低層次的、粗放的開發會給無人島帶來滅頂之災。目前對海島的開發方式,也就是養殖、旅游、倉儲等,存在功利、盲目等因素,更嚴重一些的所謂開發,則是填海連島、炸島採石,這會造成海島消失。

  我認為,對海島的保護,最終還是要靠法律法規的健全。同時,政府規劃部門要嚴格審核無人島的規劃、建設和開發利用方案,進行全面的監管。而國家出台了賣島的政策,也應出台相關輔助政策,像海港、航線、通訊、水電等基礎設施必須跟上。

  京華時報:作為國內首位無人島島主,你對后來者最想說的是什麼?

  朱仁民:沒有上億的資金建不好一個島。因為島的建設成本、開發風險很大。同時,不是有錢就能買下一個無人島,要有人文精神,要關注海島的生態保護。否則,上島之日,便是毀島之時。

  這些島嶼,就像散落在海洋上的一顆顆明珠,有一些還是國家的神聖疆域界定點,少了一個島,其周邊的海域就丟了。大自然經過多少億年的沉澱,才塑造出了這些獨特的景致。沒有生態意識,別碰無人島。千萬不要為了一點有數的錢,就隨意去改變它的原始風貌。(張淑玲)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