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為啥留胡子 為躲避敵人還是出於無奈?--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周恩來為啥留胡子 為躲避敵人還是出於無奈?

2011年05月04日08:59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摘自《周恩來總理衛士長回憶錄》中央文獻出版社 成元功 著



  近日,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推出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成元功撰寫的《周恩來總理衛士長回憶錄》一書。本書作者在周總理身邊工作多年,他用飽醮深情的筆觸詳盡地描寫了在總理夫婦身邊的所見、所聞。以下為本書節選。(孫琳)

  說到周恩來的胡子,可以說在我見到的所有的人中,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他的胡子又黑又粗,而且長得特別快,一天不刮,嘴唇上下和下頦就會一片漆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給他當年在國民黨統治區做秘密工作帶來了很大的方便。當年,為了躲避國民黨軍統特務的監視、跟蹤,甚至搜捕,他常常留起胡子,化裝成富商和傳教士,所以當年大家都管他叫“胡公”,一提“胡公”就知道是周恩來。直到20世紀四五十年代,民主人士中仍有不少人稱他“胡公”。

留著胡子的周恩來“胡公”



  我第一次聽他說有關胡子的事

  我是1945年8月下旬被調到周恩來身邊工作的。周恩來和鄧穎超生活很有規律,也很勤勞,雖然黨中央給他們配備了工作人員,凡是他們自己能做的事,隻要工作不是特別忙,都是自己親手去做,從不勞動別人。比如洗手絹、洗襪子,周恩來都是自己動手,就是刮胡子,也都是每次刮完以后自己將刮臉刀和刀架洗淨擦干再放回到盒裡。

  1945年12月,我隨周恩來到國民黨統治區重慶。當時他受黨中央的委托和國民黨談判,並參加三人調停小組到全國各地視察,並做第三方面人士的工作。他工作特別忙,連睡眠的時間都很少,一些生活小事就不能親自動手去做了。一天,他親自示范,教我如何洗、收刮臉刀片和有關用具,並說,以后這些事就要請你幫我來做了。同時還交代說,以后凡是我不能用的刀片,就用手紙包起來放在一邊,說明我已經換了新刀片,不能用的舊刀片,你可以拿去做別的用。我都一一照辦了,他非常滿意。

  由於他胡子長得特別粗,又特別快,一個刀片用一個禮拜就不能再用了。所以他用刀片比別人要多。有一天,他的刀片用完了,要我上街去買一包新的,我便跑到南京新街口當時最大的一家百貨公司去買。櫃台裡擺著幾種刀片,由於我是第一次給他買刀片,不知買哪種牌子的好。再加我們當時都是供給制,每人每個月發不了幾個錢。盡管當時周恩來是國民黨政治部副部長、鄧穎超是國民黨參議院參議員,兩個人每個月有幾百塊銀圓的薪水,他們都交給了黨中央,和大家一樣過著供給制生活,手頭也沒多少錢,從節約出發,我給買了一包中等的。誰知這樣一來竟好心辦了錯事。第二天周恩來刮臉的時候,發現刀片不對,就把我叫去說,我胡子粗、又硬,這種刀片刮不動,你拿去給別的同志用吧!接著又指著舊刀片告訴我,你把它拿上,就照這種牌子的買。這時我才知道他刮臉隻能用“老人頭牌”的。

  1946年11月,國民黨不顧我黨和各民主黨派的反對,悍然決定召開由國民黨一手包辦的偽國大,國共兩黨談判破裂,中共代表團准備撤回延安,在撤離前,自然每個人要做些准備工作,比如買一些土特產、日用品之類。我個人倒是沒什麼准備的,因為我當時還沒結婚,光棍一個。需要考慮的倒是由我負責的周恩來和鄧穎超兩位首長。他們來南京一趟,多少得帶一點東西回去,帶什麼呢?考慮來考慮去,我覺得隻有兩樣東西最合適:一是“老人頭牌”刮臉刀片,這是周恩來需要的,是延安買不到的﹔一是茶葉,周恩來、鄧穎超兩位首長平時並無嗜好,唯有每天兩杯清茶,而且帶回去還可以作為禮物送其他中央領導同志一些。經請示領導同意,我便上街買了150片“老人頭牌”刮臉刀片和10斤龍井茶。買150片刀片是考慮周恩來每周用一片,可供三年之用,而10斤茶葉則是考慮到分送中央其他領導同志一些,而余下的周、鄧兩位首長也可喝上一陣子。事后我向鄧穎超作了匯報,她批評我說,茶葉買得太多了。我向她解釋后她再沒說什麼。

  我們回到延安后,緊接著就是三年解放戰爭,再往后就是進城。刮臉刀片周恩來一直用到1949年進入北平城,仍然綽綽有余,而茶葉除了送其他中央領導同志外,余下的則成了周、鄧二位首長的生活必需品。為了細水長流,鄧穎超指示我,每次泡茶葉要放以前的一半。就這樣,三年解放戰爭期間,他們基本上能喝上清茶。事后鄧大姐表揚我說,小成,還是你做得對,想得周到,要不然恩來又要留胡子了。

  1949年進城后,在周恩來的生活中,第一件需要解決的就是刮臉刀片,我幾乎跑遍了北平城,后來總算在當時的王府井“王府百貨商店”買到了50片“老人頭牌”單面刮臉刀片。兩年后,“王府百貨商店”也沒有了,隻好托人到上海買。

  留胡子是對敵斗爭的需要

  1951年春,周恩來因長期超負荷工作,過分勞累,病倒了。開始是感冒發燒,后來低燒不退。中央保健委員會寫報告給中央,建議讓他到外地休養一段時間。經毛澤東主席批准休養兩個月。周恩來選定大連。5月底,我隨周恩來到達大連,住在近郊黑石礁一個有一幢二層樓的小院裡。開始,他隻在院子裡或者在院子外邊的附近散散步,一個星期后,他提出要到遠郊風景區或者公園去看看。這樣一來就給我們這些做警衛工作的出了個難題。當時,在朝鮮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和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正在打仗,大連又和朝鮮隔海相望,還有不少從朝鮮戰場回來的志願軍傷員。周恩來已是一國的總理,一旦被認出,必然招致一些熱愛中央領導同志的群眾的圍觀,而且暴露目標后,還有可能遭到敵機的襲擊和美蔣特務的暗殺。經過和地方搞警衛的同志商量,大家一致認為讓周恩來呆在家不是辦法,也達不到療養的目的,隻有從不暴露目標方面考慮。怎麼才能不暴露目標呢?大家考慮來考慮去,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化裝。可怎麼化裝,6月天又不好戴口罩,我提出讓他留胡子,大家都同意,報告了鄧穎超,鄧穎超原則上也同意。於是由警衛秘書何謙利用周恩來上午在走廊看報的機會,把我們的想法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一聽笑了:那還不容易。接著,他像講故事似地說,過去他在國民黨統治區做秘密工作時,就常常留起胡子和敵人周旋。

  不僅如此,他還講起了23年前一次遇險的故事。他說,23年前,也是這個季節,也發生在大連,當時我和小超(指鄧穎超)去莫斯科參加我們黨在莫斯科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5月初從上海乘日本輪船出發。當時周恩來留著胡子,身穿白西服,扮做古玩商。路過青島,上岸吃了一頓飯。當時正趕上日本人在濟南槍殺了我外交官,打死打傷我國群眾數千人。他買了各種報紙在船上看,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到達大連碼頭上岸時,遭到了日本水上警察的盤問。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智斗,他不但泰然地應付過去了,而且要求日本警察給他和鄧穎超找最好的旅館住,並給他們買火車票。火車經沈陽到達長春后,發現再沒有人跟蹤了,這才下了車,住進旅館。脫掉西服,換上了長袍馬褂,和鄧穎超去了莫斯科。……

  從接受我們建議那天起,周恩來就留起了胡子,由於他胡子長得特別快,一個星期兩撇八字胡就長得很像樣子了。他先是在內部活動,參觀一個工業展覽,又參觀了一個體育館,都是由大連市長韓光陪同。可是沒過幾天,他就改變了主意。一天,洗臉前他對我說,去拿開水來刮臉,這胡子不能留,哪有總理怕群眾的道理。我一想也是,一國總理怎麼能怕群眾?這有個政治影響的問題。接著,他邊刮臉邊對我說,你們讓我留胡子是從安全考慮,是好意。但這裡有蘇聯駐軍,美國飛機是不會來的。隻要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做好工作,是不會出問題的。短短的幾句話,不僅打消了我的顧慮,也打消了其他人員的顧慮。
【1】留胡子是對敵斗爭的需要 【2】長征時留胡子是出於無奈 

 


  【偉人故事:重慶談判始末揭秘 蔣介石真想殺毛澤東?】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