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執筆話劇《我們的荊軻》 王斑搭檔“香菱”--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莫言執筆話劇《我們的荊軻》 王斑搭檔“香菱”

2011年07月20日08:45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手機看新聞

金牌導演任鳴(左二)率王斑(左一)、王雷(右一)、宋軼(右二)等青年力量的大劇場原創話劇《我們的荊軻》將於8月31日登上首都劇場舞台。
金牌導演任鳴(左二)率王斑(左一)、王雷(右一)、宋軼(右二)等青年力量的大劇場原創話劇《我們的荊軻》將於8月31日登上首都劇場舞台。
  人民網北京7月20日電 由文學界的扛鼎級作家莫言親自操刀,金牌導演任鳴加盟的大劇場原創話劇《我們的荊軻》日前向媒體揭開神秘面紗,這部齊集了王斑、王雷、於震、宋軼等青年力量的年度原創大戲將於8月31日登上首都劇場舞台。導演任鳴現場向記者闡述了這個戲擁有的四個“第一”,並表示“拒絕平庸”。

  人藝今年首個原創大戲 任鳴:拒絕平庸

  盤點今年人藝的演出計劃,古今中外的經典名作輪番上演,而純粹原創劇目這還是今年的第一部。荊軻刺秦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但編劇莫言卻表示雖然“《我們的荊軻》取材於《史記·刺客列傳》,人物和史實基本上忠實於原著,但對人物行為的動機卻做了大膽的推度。”正如導演任鳴所說,《我們的荊軻》關鍵不是荊軻,而是我們。“‘我們的’代表一種現代性,我們的語言,我們的解讀,我們的思想,代表了一種全新的角度。通過歷史題材,引發觀眾對當下生活或自身命運的聯想與思考,是這部戲的創作動因。”

  任鳴現場還向記者透露了該戲的部分台詞及舞台設置音樂等細節,“這是哪兒?這是首都劇場嗎?”一句出人意料的現代用語,拉開了這部歷史劇的序幕。“在劇中用了很多現代語匯,如荊軻和秦王的最終對話——‘秦王:你殺不死我’﹔‘荊軻:我們歷史上見’,‘秦王:好,我們歷史上見’。”導演任鳴這樣解讀莫言的創作思路,“他希望把荊軻由一個刺客變成所有人的荊軻,換言之,《我們的荊軻》關鍵不是荊軻,而是我們。”

  在莫言筆下,荊軻刺秦的動機也似乎不再只是俠義之舉。任鳴透露說,莫言對荊軻的動機給出了多元的全新闡釋,“其中之一的推斷是,他只是不遺余力地想出名。”另外,劇中的高漸離、秦舞陽等人,也不時顯露出這樣的心態。“莫言是想借此對當下給予反思和批判。”任鳴對此頗為認可。

 
主創合影

  莫言第一個大劇場話劇 “要有思想性有力量”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所有的歷史劇,都應該是當代劇。如果一部歷史題材的戲劇,不能引發觀眾和讀者對當下生活乃至自身命運的聯想與思考,這樣的歷史劇是沒有現實意義的。”昨日,莫言身在國外沒有到場,但准備了一份書面發言交由任導代讀,對於首次寫大劇場話劇,莫言表示:“小說家寫話劇,應該是本色行當。因為話劇與小說關系密切,每一部優秀的小說裡,其實都包藏著一部話劇。1999年,與朋友合作了一部名叫《霸王別姬》的話劇,曾在人藝小劇場演出過。《我們的荊軻》是我的第二部話劇。我曾經揚言要寫三部歷史題材的話劇,但第三部遲遲沒能動筆,但我想,總有一天我會把它寫出來。”

  “一直對話劇有著深深迷戀”的莫言這回首次寫作大劇場話劇自然用足了心思,將思想性可看性等元素成功化入,立體凸顯了作品的“力量”。“我們排練的目標就是要對得住莫言的用心”劇組上下表示。
王斑搭檔“香菱”

  王斑搭檔“香菱” 笑言這次要“拼了”

  陳道明、何冰主演的北京人藝話劇《喜劇的憂傷》雖未上演,但上周票房已全部賣空,驕人的成績不僅創下了人藝歷史紀錄,也給新戲《我們的荊軻》帶來了壓力。對此王斑笑言這次要“拼了”。

  據導演任鳴介紹,新戲《我們的荊軻》將有四大亮點:人藝今年第一部原創話劇、莫言與人藝合作的第一部戲、王斑在人藝主演的第一部原創歷史劇,以及女主演在人藝的第一部戲。據悉,除了王斑擔任男一號荊軻,女主演此次由人藝新人宋軼擔綱。她曾在新版電視劇《紅樓夢》中扮演香菱。
(責任編輯:黃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