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進城不可取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文化--人民網
人民網

古宅進城不可取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陶世安

2011年07月25日09: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浙江東陽市歌山鎮西宅村有處全省最大的古宅集散地,專門收購、修復、出售古宅。作為一個利潤豐厚的利益鏈的中轉站,這裡一頭連著江南農村的破舊古宅,另一頭連著大中城市的光鮮買家。

  應該如何看待這一現象呢?

  有專家認為,“很多遭變賣的古宅已經達到申請文保單位的條件,但由於人們保護意識不強,加上古宅大多是共有的,本身又破舊,就低價出讓,幾經轉手被賣到城裡。這是一種惡性循環。”也有人認為,“如果古宅周邊的歷史風貌已經改變,本身也已受到破壞,在維修資金存在困難的情況下,賣出后進行異地保護也是可行的方案。”

  對這些非文保建筑,目前政策還留有空白。表面上看,誰是誰非,難下定論。然而,古宅進城實不可取。

  我國歷史悠久、疆域遼闊、氣候多樣,加上民族眾多、文化各異,傳統民居也形態繁多、異彩紛呈,古宅等鄉土建筑遍布廣大鄉村,成為我國數量最多、文化內涵最豐富的文化遺產種類之一。它們看起來陳舊不堪,卻留下了前人的奮斗蹤影,沉澱著厚重的歷史文化,蘊藏著濃郁的民俗風情,撣去塵土,就會閃出耀眼的金光。它們是不可復得的瑰寶,傳承至今,彌足珍貴,必須珍惜。

  古宅等鄉土建筑是一個地方歷史的見証,留住它們對於存續歷史、傳承文化極為重要,必須善加保護。保護好古宅等鄉土建筑,就要努力保持其歷史原狀。古宅與其存在的環境,如同魚和水、花與葉,相互依存,不可分離。古宅保護應當是真實、全面、完整的保護,是原狀與價值的有效保護,是古宅與周邊環境的統一保護。即使某處古宅已經殘缺,畢竟還是原作的組成部分,包含著豐富的歷史、文化、科學信息﹔某處古宅的周邊環境已經發生變遷,畢竟還存在著原來的歷史痕跡,后人還能有跡可尋。一旦被徹底拆除、被重新打造、被異地重建,古宅的真實性、整體性就消失殆盡,無價之寶就會失去了價值。古宅保護必須以科學的態度和嚴格的程序進行,努力做到不改變原狀,重現當年的歷史風貌。

  然而,真正要做到這些,又談何容易。

  在一些古宅等鄉土建筑較多,經濟發展滯后的地區,保護的責任格外沉重,個體農戶無力承擔,地方政府財力有限也難做好保護工作。在保護工作不能放鬆,維修資金大量缺口的情況下,需要解放思想,尋找新路。前些年,江蘇省蘇州市對一些非國有控保瀕危古建修復實行“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政策,通過地方立法鼓勵民資進入,讓有經濟實力的新主人在政府的監督、指導下,在原地、原址對古建進行修復、保護,吸納6億多元的民間資本參與修復工作,使49處瀕危古建恢復了原貌。這個經驗值得借鑒。對於那些擁有大量鄉土建筑、經濟發展又較為滯后的地區,保護古建是個永恆的主題,要使其不成為當地的沉重負擔,需要尋求一條新的保護之路:吸引民資投入,保護鄉土建筑。

  在我國,鄉土建筑長期沒有被納入到文物保護的視野中,投入的保護資金也是杯水車薪。城市化建設正在向我國鄉村邁進,這就使得鄉土建筑保護工作面臨極大的困難,一些歷史悠久、文化內涵豐富的鄉土建筑正面臨消亡的危險。令人欣慰的是,這種情況已經有所改變。國家文物局牽頭制定的《新農村建設中應予以保護的建筑推薦標准》,已將具有歷史、科學、藝術價值的鄉土建筑列入保護范圍。“十一五”期間進行的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也已將鄉土建筑作為一個門類列入。保護鄉土建筑是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題中應有之義。我們應當提高認識,保護好鄉土建筑,保護好祖宗留下的無價之寶,讓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永生。
(責任編輯:許心怡)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